輪迴紀實:語善喚神清

真音

用自己修真、修善、修忍的心去溫暖身邊的每一個生命。(Getty Images)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小時侯我經常做這樣一個夢:天地間有一座很高大的山,在那上面長滿了花,有大葉兒的,小葉兒的,還有很多很好看卻又安不上名的。樹很高,也很大。他們一起裝點著這山。站在山腳下看天也很高,可是這山連著天,一眼望去天上凸顯著各種各樣的彩圈兒,沒有星星可也有無盡的光芒。山下有個水溝,動物們常來這裡喝水,鳥兒也常來這裡嬉戲,只是這彩色的天與地顯得格外鮮明。我常想這裡會是哪裡呢?

偶爾還有一大群和我年齡相仿的肚兜兒童,我們總是從山上跑到山下來玩,有好長一段時間才從這滿山的鮮花路上回去。隱隱約約的我記得那山上有座晶瑩剔透的宮殿,他被許多祥雲環繞著,彷彿千層萬層的光圈普照著生靈。再後來,眼前的盛景消失了。我只知道我一直在一個塌陷的空間中墜落,向著一點點光飄蕩,那種完全震動的感覺至今讓我記憶猶新。就是這樣的失重感伴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童年夜晚,可每次將醒來的一瞬間,都有一種巨大的,完全慈悲的,金黃色車輪子從我身體裡進去。我看見那東西在不停的旋轉,讓能量能在瞬間充滿整個身體。所以,我一直在想這又會是什麼呢?

直到有一天,我接觸到了《轉法輪》。很奇怪,我對他有一種獨特的親切感。說來也慚愧,少不更事的我在別人的督促下短時間內讀完了他。覺得自己馬上找到了什麼,很高興,卻又說不出來。

又是一個寒暑易節時,我發現家裡有時候會飛進來幾隻鳥,它們被隔在窗外,而我在屋裡觀察。我好奇的望著它們,而它們又似乎早就認識我,任憑幾次徒勞的碰撞再怎麼難忍,直到飛不動了又開始注視我為止。還有一次正在走路,碰上好多螞蟻,很奇怪,螞蟻的行動同樣讓我費解。他們首先停下來,做著同樣的動作就像在歡迎遠方的客人。當我意識到我就是那個客人時,心想:你們也好,我會對你們負好這個責任的。於是,他們各自散開,又開始忙碌了。事過之後,心裡總是責怪自己沒有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他們是在提醒我不能放鬆學法,他們還等著呢!

日子久了,隨著明白的越來越多,才知道這是師父超越時間早就安排好了的。而現在,身邊好些人我覺得他們在某種意義上,都跟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其中,在那個曾經生活過的空間裡,有個叫茵蘭的女孩,她同我一起來到這裡,現在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對於那些小鳥及動物,我深感慚愧,因為初到三界時他們為了最大可能和我呆在一起,讓出人的肉身而做了動物。

原來這世界上的生命,都和物質世界構成了一部完整的演化關係。就像另外空間生命的演化一樣,複雜,系統而又玄妙。其實,地球的時間無法和單元世界作比較,等做好自己之後,才會明白真修的這點時間確實可貴。

所以,只有真修的心敢於正視期待的生命,沒有誰可以輕易走出自己的內心,除了時時刻刻用自己修真、修善、修忍的心去溫暖身邊的每一個生命,才有可能走好修煉之路,讓那些為得正法而不得人身的神得到救度。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默默救度眾生的未來真神,是大法的慈悲讓你我肩負起了這神的責任,所以,我們更要對沒有得法的人負責!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恍惚中,他好像來到了夢中,忽然看見一個東西,一尺多長,四五寸厚,像一塊豬肉,離地二尺,從門口來到床前,發出聲音說……
  • 中華神州大地五千年曆史中留下了許多神跡。作為神傳文化之一的中醫也是神傳的「道家醫學」。歷代「神醫」治病的神跡在正史中都有記載,而這些正是中醫的精華。現代醫學無法知其一、二,以無神論的觀點更是難窺中醫的真貌。這就是為甚麼現代沒有「神醫」出現的原因。
  • 突來的一場胡話、一陣耳光、一場夢境,竟翻轉了結局,讓眼看就要名落孫山的學士,躍升為第一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