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北京接受美聯社獨訪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8日報導】(大紀元記者沙莉編譯報導) 高智晟律師在2009年2月失蹤後,於兩週前首次現身。今天他接受了美聯社的獨家專訪。不過高智晟並未多談過去一年的行蹤,面對許多疑問也都避重就輕地帶過,讓人引發他是否已恢復自由身、是否仍在警方魔掌監控之下的疑慮。

據美聯社報導,高智晟是中國極為知名的人權律師,他長達一年多的失蹤引起國際強烈關注。兩週前他首次有了音訊。今天他接受了美聯社專訪,他對記者表示,不希望談論他的失蹤以及他是否被當局羈押和虐待。他自稱健康良好,但看上去極為消瘦和克制,不像從前魁梧和不屈的民權捍衛者。

然而,高律師說,他的痛苦經歷已經對他和他的妻子及兩個孩子造成了傷害。他的妻兒去年年初偷偷逃離中國,以逃避警方的無情騷擾。

「我沒有能力堅持下去。一方面是因為我過去的經歷。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些經歷極大地傷害了我所愛的人。經過深入和謹慎思考後,我的最終選擇是追求和平與平靜的目標。」採訪在高律師在北京北區公寓附近的一家茶館進行。高律師坐得筆直,幾次談及家人時他的眼睛都溢滿淚水,尤其當他提到昨天他首次回家時看到了家人的鞋子。

「我完全失去了對自己情緒的控制,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世界上最親愛的三個人,現在,我們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他說。

高智晟是在最無畏的人權律師群體中的一員,對獨裁政府來說在過去十年的大部份時間裏他被視為眼中釘。他主張憲法改革,並受理涉及福音派基督徒和被(中共)禁止的法輪功精神團體成員的敏感案件。他一直被關押、折磨和被警察監視,直到14個月前失蹤。對他的下落(中共)政府發表了含糊的聲明,引起了國際人權組織、美國和英國政府和聯合國酷刑調查員的抗議。

長達一小時的採訪似乎旨在消除人們關於高律師健康和精神狀況的擔憂。採訪中,高律師的言談閃爍出曾經具有的反抗精神并呼籲民主。

但是他不希望談論他的過去,並且迂迴回答提問,不免使人們懷疑他目前的人身自由狀況以及他是否仍然受到警察的監視。

高說他與美聯社記者的相見是「聊天」,不是採訪,他被(中共)在2006年判處的顛覆罪的假釋條件禁止採訪。他暗示在與當局妥協,用放棄過去的積極維權以換取和家人的聯繫和也許有一天的團聚。

高希望成為大家庭中和平生活中的一部份,」他又補充:「你知道選擇放棄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家庭的感情。」他說:「我希望我能與他們團聚。我的孩子需要我在他們的身邊長大。」

高律師在3月18日的突然重現加強了外界對他的疑問。幾天來,他和朋友、家人及媒體用手機聯繫,稱他在五台山,一著名的佛教勝地,想一個人獨處。這種解釋來自健談的高律師令人如此困惑,更加使朋友和支持者猜測,高律師受到了當局的壓力。

高承認,他看起來的回心轉意肯定會使他的支持者氣餒,他請求他們的理解。他說:「每個人都將會感到失望。一些人確實參與、關心、支持和呼籲。因此,當他們看到我的話,他們一定會感到失望。對於他們,我很抱歉。我感到非常遺憾。」

高過去遭受的監禁和警察的騷擾,包括2007年時,國家安全部門電擊他的生殖器,並用香煙損害他的眼睛。

高律師說:「我有一個特殊的特點,這就是不管發生什麼情況,我可以控制我自己的感情或情緒。就像一個機械裝置,我不允許它移動和運轉。我只是像一個物質存在。」

儘管高律師聲明放棄,但他說被緬甸民主鬥士翁山蘇姬所鼓舞,雖然她的家人在她十幾年的監禁和軟禁生涯中,始終知道她在哪裏的情形和他不同。高律師表示,即使他不再做有力抗爭,但他相信新的維權律師群體會推動促進法制和民主,不會被他的現時遭遇嚇倒。

「正因為我的痛苦經歷,就認為其他人不會像我一樣做。這不是人類的本性,」高律師說。 「戰場上多一個我或者少一個我都沒有關係。這些年來,我們已經聽說很多人都在積極嚐試。我仍想與他們交談,希望他們可以學習我的教訓。」

評論
2010-04-08 3: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