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從「吊照門」談中國司法劫難(3)

郭國汀律師:「維護人權律師的利益就是維護每一個中國人自己的利益,中國人或中國法律人有什麼理由袖手旁觀呢?」圖為郭律師在溫哥華聲援二千萬退出中共邪黨的活動中發言。(大紀元)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5月1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洛杉磯的田女士,田女士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田女士:主持人你好!我叫田璐,大連的王永航律師就是為我先生叢日旭做辯護的,我是叢日旭的妻子。我今天看了你們這節目,我真是非常有感受,尤其是一開始紐約張先生的談話,他後來說到司法獨立的問題,就說在中共司法體系裡面,公安局可以大搖大擺的抓人,然後檢察院再起訴,起訴以後法院再判刑。中共整個司法體系它是一條龍的。但是你看任何一個海外的自由社會,它的司法獨立性必須是被高度尊重的,而且始終一直被視為是社會治理的代言人和公平規範的維繫者,是這樣一種形象。

你說美國的奧巴馬總統,他是律師出身,在美國律師可以當總統,在中國,律師卻要遭受酷刑折磨,像高智晟律師,像王永航律師他為我先生做無罪辯護,他也給中央上書,寫公開信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僅僅因為這樣的呼籲,僅僅因為他做了一件從良心來說是很正義、很有道德感的事情,他卻遭受這樣的酷刑折磨,被判刑7年。可以想像一下,這7年對於一個人來講,它是多漫長的時光啊!他真的是為正義而入了冤獄。

我一直有一種感覺就是蒼天祂也都會看著這一切,將來這些人,對法輪功學員也好,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的律師也好,這些迫害人的人,他們的下場都將是非常可悲的,因為佛家有一句話叫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我覺得作為一個人來講,你不能因為現在的法律和一些不合理的條款,約束了、限制了、狹隘了自己的思維,然後讓自己變成心胸特別狹窄,就像當年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不能變成一個心胸狹窄的人,無論你是多高的職位,無論你現在是多高的權力者,你不可以這樣對待人民。

主持人:非常謝謝田女士。下一位是休士頓的高先生,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我聽了這些東西之後的感覺是,以前我們在大陸看共產黨的電影裡面描寫非常邪惡的國民黨,非常惡的舊社會,電影裡面對那些地主、資本家、土匪的描寫,這些好像產生了什麼對應,他們之間這種關係……好像不應該是他們幹的事,就是說變成他們來批判邪惡的共產黨,萬惡的舊社會,現在它們(共產黨)變成這樣,很難理解,覺得確實沒有人性。

主持人:謝謝高先生,那我們再接聽曼哈頓的王先生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元先生、嘉賓好。中共目前大談孔子以人為本之道,談及人道、人權、人學。單單這個中國的「人」字,雖然簡簡單單是一捺一撇,它這個意義是非常深遠,有著浩然天地的正氣,代表著人與義,陰與陽,風與水,風水、政治、經濟、學識與道德等等。而它這個既無法律,又無律師,不為不護,如何護國安民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謝謝。

主持人:非常謝謝王先生,那我們想請問郭律師是不是對剛剛這幾位觀眾有什麼樣的回應?郭律師?我們先請橫河先生回應一下好了。

橫河:剛才洛杉磯的田女士和加拿大的馬先生都談到了一個問題,一個是講從抓人到起訴到審判,它是一條龍,事先就安排好了的;加拿大的馬先生特別提到先定性,先定罪,然後再走過場一下。

那麼這個「吊照門」事件,當時在一年前的法庭上正好有這麼一個現象,就是法官在阻止辯護人辯護,在阻止法輪功學員自辯、自我陳述的時候,他不斷的打斷他,打斷了十幾次。而且他每次打斷他都有一個前提,就是他和旁聽席上另一個人交換眼神以後,他才去打捶子,如果他沒有看那個人的話,那個人就會咳嗽一下,聽到咳嗽了,他又去打捶子。

主持人:就好像旁邊這個人是在操縱他的人。

橫河:對,就是那個人在操縱他。那麼現在已經很清楚了,當時在旁聽席上的那些不明身分的人都是610辦公室的,也就是說表面上是二審在審判,但實際上只是被人導演的一場戲而已,誰在導演呢?610辦公室。

那麼在江津事件當中,就是我們剛才講的李春富和張凱律師被打的那件事情也是一樣,率領那批警察去打律師的是誰呢?是江津區的政法委書記或者是政法委副書記,那麼這就說明610辦公室(它是共產黨的機構,不是政府的機構)這個黨的政法系統在管著公、檢、法整個一攤子。

為什麼現在對律師打壓得這麼厲害呢?是因為在整個司法系統裡面,它已經把公安、檢察院、法院全都管起來了,律師呢,它把律協也管起來了,但是還有一些律師它管不住,所以它要把跟司法有關的全都被共產黨100%的控制。

這就是為什麼它要不斷的打擊這些維權律師、人權律師,還願意為受迫害的民眾去辯護的律師,它就要把他打下去。不然的話都在它這邊,它就可以把戲做的很像樣了,讓人都看不出破綻來。現在有律師在辯,它就有破綻,因為它辯不過律師,王永航律師當時在公開信裡面已經寫得很清楚了,說迫害法輪功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只要在法庭上容許律師辯,它就輸,所以它不讓律師說話的原因是因為只要讓律師說話,它就輸了。

主持人:各位觀眾,看了以上的介紹以後,我們發現在中國擔任人權律師或是做維權的事情時,是要擔當非常大的風險。但是很高興的是,還是有越來越多的律師願意站出來為這些弱勢團體講話。我們曉得前一陣子4月25號,就是法輪功開始被鎮壓的一個導火線,這麼多年來,不但法輪功沒有被打倒,而且有越來越多的律師站出來為他們說話。

我們接下來看一段影片,看看這些維權律師或人權律師,幫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的一些情況。

(影片開始)

中國大陸有越來越多的人權律師,不畏中共政權的打壓,公開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李春富律師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採訪時表示:

李春富:我認為法輪功他這個群體,通過我的接觸,很多成員、學員確實非常好,心地非常善良。我覺得他們應該獲得幫助,獲得正常待遇,不要讓每一個人都對他進行妖魔化。如果要是對這個群體妖魔化了,我覺得這個國家不正常,真的。

2009年7月8日北京謝燕益律師和李春富律師,在成都雙流法院出庭為法輪功學員鄧小明做無罪辯護。謝律師當庭指控,司法單位非法審判鄧小明的5項罪名。謝燕益律師在被法官打斷20次後,堅持完成辯護意見,他對參與庭審的人員說:「今天你們可能不會受到追訴,不代表未來不會受到追訴。希望司法系統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懸崖勒馬。」

2009年7月9日北京金光鴻律師在吉林磐石法院出庭,為法輪功學員劉慶田做無罪辯護:「他修煉法輪功是為了袪病健身、修心養性,我剛講完法官就打斷我了。我說我不談客觀,不談主體,我談危害性可不可以?我說法輪功的修煉者對社會沒有什麼危害,他們通過煉功提升了道德境界,鼓勵人們多行善事,不僅對社會沒有危害,反而造福社會。他(法官)一聽後:『啊!由於金光鴻律師經過我多次警告,他仍然不聽』宣佈休庭」。

而北京舜和律師事務所主任劉巍律師主要代理法輪功案件:「可能是很機緣巧合,就是跟著法輪功的案子結了緣。我不辜負我的委託人,也不能侮辱我這個律師的光環,至於打壓後會不會繼續做?我認為我會做的,不會有什麼因為打壓而退縮,不會的,這個不會的。」

江天勇:他們經常有這樣的問題,哎,法輪功案子你也接!我們就奇怪了,法律沒有規定我什麼案子不能接。好像他頭腦裡沒有法律概念,包括檢察官,我們遇到這樣的情況,他說哪兒哪兒決定的,裡面明確說了。我們說你拿出來看,結果他找不出來,他傻眼了。99年開始鋪天蓋地的媒體宣傳嘛!他一聽,啊!法輪功,所以就應該打擊,他就這樣的。

黎雄兵:亳無疑問,法輪功算是這個維權案件中重要的一個項目。比如高博隆華事務所,所有涉及的律師全部都是因為法輪功或者是其它的一些案件。

維權律師們表示,最堅守法律,最堅持依法辦案,堅持職業操守的律師遭中共打壓。而中共政府還在宣傳法制建設,真是莫大諷刺,讓全世界看笑話。

韓志廣:我們認為為修煉法輪功的人員辯護,是法律賦予我們的責任。而且現行大陸的法律,從來也沒有規定說不允許律師為他們進行辯護。就是官方,包括公檢法、有關黨委也沒有這樣的文件規定,不允許為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辯護。根據現行刑法「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的原則,既然法律沒有明文規定,那麼我們認為他們就是無罪的。

那些受到刑事追究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無一例外的聲稱自己受到刑訊逼供,並且有人還聲稱自己身上有傷。我們認為他們在受到司法追究的過程中,受到刑訊逼供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從他們當天的表現以及他們指出他們身上都帶有傷痕,我們在法庭上也提醒法官注意,並且要求追究有關司法人員的責任。

(影片結束)

主持人:歡迎各位觀眾朋友回來。我們剛才看到的這段影片中有越來越多的律師們,他們秉持自己的良心,冒著生命的危險以及各方面的壓力,還是在做順著良心的事情。我想請問一下郭律師,在目前中國大陸的司法情況之下,您覺得這些人權律師,他們應該怎麼樣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郭國汀:這個問題是個大問題。人權律師怎麼維護自己的權益?我覺得要掌握兩個原則。一個是他們不要輕易去觸犯……怎麼講?就是對自己不利吧,這種情況下,我認為人權律師做得非常好,沒有任何人權律師有任何犯罪或是違法犯罪行為。第二個原則,我覺得人權律師應當要團結,人權律師之間互相要團結,人權律師還要與商務律師與其他所有的律師聯手。也就是說在前面奮戰的律師,不能夠孤軍奮戰,而要有後盾。

目前中國人權律師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後盾,缺乏中國律師和中國法律人的後盾的支持。不光中國全體律師要支持,而且是全體法律人,特別是大學的教授、大學法律系的師生以及公檢法整個領域的法律人的支持。這一點目前做得很不夠。

當然更進一步的推論,應該是全體中國人都應該支持人權律師才對。為什麼呢?因為人權律師他們的奮鬥和犧牲,實質上是為全體中國每一個個人的人權,和每個個人根本的利益在奮鬥和犧牲。換句話說,維護人權律師的利益,就是維護每一個中國人自己的利益。中國人或中國法律人、中國律師,有什麼理由袖手旁觀呢?肯定沒有!

但目前的情況恰恰相反,絕大多數的中國人實際上是麻木不仁,或者袖手旁觀或者在等著看笑話。看笑話的人是誰?就是那些心懷妒忌之心,或者是讓別人去奮鬥犧牲,自己坐享其成的人。這個是我對中國人權律師應該怎麼辯護,怎麼保護自己利益的兩個原則的看法。

主持人:好的,謝謝郭律師。那麼橫河先生對人權律師這些事情也都非常關注,您覺得他們這些事情在國際上目前受關注的程度如何?

接著剛剛郭律師所提到的,我們今天在中國大陸上,不管你是哪個群體的,如果別的群體受到迫害,你不去關注的話,有一天面臨到自己的頭上來,那時就沒有人管你了。這兩個問題是不是可以請您回答一下。

橫河 :一個是國際關注的問題,現在國際上其實是相當關注這個的,因為律師的問題和法律的問題,這是所有西方國家要到中國做生意,要到中國去做什麼事情所必需面臨的問題。如果沒有法律,那你不可能到那裡去投資,不可能到那裡去做任何事情。

而目前在中共打壓維權律師的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看出來,它實際上是自己把所有自己制訂的法律界線都打破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它制訂法律幹什麼?既然它無視於自己的法律,那國際上去投資或者去跟它打交道的話,就沒有東西可以依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你怎麼能跟沒有規矩的政府、政權打交道呢?

所以國際上最近這幾年對中國律師的狀況一直是比較關注的,這也就是各個大報、各個主要報刊對每一件事情出來都很關注,都刊登了。這是國際上的關注。但國際上的關注最終必需落實到中國大陸去,因為最終解決在中國大陸,但至少國際上應該不和中共同流合汙,我覺得這是很關鍵的。

主持人:非常謝謝。各位觀眾朋友,因為時間的關係,非常謝謝郭律師還有橫河先生。最後我們要向中國這些律師們致敬,文天祥的正氣歌:「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我們向這些正氣的律師們致敬,謝謝,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從「吊照門」談中國司法劫難(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從「吊照門」談中國司法劫難(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5-01 7: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