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幼童慘案連連 中國父母無眠

人氣: 242
【字號】    
   標籤: tags:


南平案、雷州案、泰興慘案……近一個月來,接二連三地發生五起屠殺兒童慘案,使父母親們驚恐不安。幾乎與三十一人遭砍殺的泰興中心幼稚園血案發生的同時,胡錦濤參觀了上海世博園,兩天後被稱為史上最昂貴的世博開幕,上海一片歌舞昇平。在官員大聯歡時,中國的父母卻無眠……

文 ◎ 華明

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江蘇泰興中心幼稚園一男子持刀接連砍殺三十一人,其中二十八名是幼童,其手段殘忍舉國震驚。近一個月來,接二連三地發生五起屠殺兒童慘案,使父母親們驚恐不安。

 

四月二十九日,江蘇泰興中心幼稚園一男子持刀接連砍殺三十一人,發生血案的幼稚園外聚集了大批民眾。(AFP)

幾乎同時,二十九日上午,胡錦濤參觀了上海世博園。三十日,胡舉行貴賓歡迎宴會並致辭。三十一日,被稱為史上最昂貴的上海世博開幕,各方政要捧場,焰火通明,一片歌舞昇平。各地政府公款組織參觀世博。

可是,在官員大聯歡時,官樂民不樂。人們關注,這些被砍倒在世博之前的孩子們的生死如何?凶徒為何殺人?媒體網路及論壇上已被「抹」乾淨。有民眾質問,是誰把人變成畜生?「世博難民」又有多少?當弱勢群體備受欺凌,而無處申訴,把憤怒轉向更弱勢的孩童時,作為父母及官員,知道愧對天真無辜的孩子嗎?!

凶殺幼童慘案 震驚中國

四月二十九日早上,泰興中心幼稚園小二班教室,二十八個四歲左右的孩子呆呆地坐在座位上,任憑一男子砍殺,臉上鮮血直流,竟沒人哭,傻瞪著眼看著噩夢般的一切。「孩子們太小,都嚇傻了,叫他們跑,也沒反應。」見義勇為與凶徒搏鬥的胡亞峰痛心地說。

「太慘了,我當時就哭了。」聞聲趕來的隔壁兒童服裝店的三十六歲婦女丁桂珠說。她看到一名男童的後腦上開了一個長口,一名女孩臉部中間被劃了很深的一刀,右邊臉頰已可以看到牙齒。

據官方報導,二十九日九時四十分,一男子持刀闖入泰興鎮中心幼稚園,砍傷三十一人,其中五童重傷,凶手被擒獲。江蘇省公安廳稱,徐玉元為泰興本地一名無業人員,曾從事過違法傳銷活動。

有目擊者說,最初有四名市民勇鬥歹徒,「傷亡本來沒這麼多,凶手看見來的武警沒帶武器,不敢上來,就變得愈加的囂張才導致傷亡如此慘重,最後還是兩個退伍的老兵用滅火器噴凶手眼睛,才將凶手制服。」孩子立即被送往醫院。

聽到消息,心急如焚的家長來接孩子,「小中大班的家長們在校門口,場面很混亂,被封鎖了,連孩子也看不到,報到名字的就是活著的,沒有報到的就是死的,當說道是小二班的時候,人群中倒下了一大片……」網友說。

直到三十日,家長被拒絕入校園,醫院受傷的孩子也不讓探視,下午,一些家長和親屬上街抗議,晚上圍觀的市民全部加入聲援家長的遊行隊伍,約有上萬人,要求政府公布真相。有民眾竟掛出橫幅,「冤有頭債有主,出門左轉是政府。」


泰興萬人上街。(網友/RFA)

三十一日,有家屬告訴《大紀元》:「我小孩頸部那個氣管都斷了,昨天動完手術了,小孩醒過來,今天早上讓我們進去探視。跟我寶寶一樣情況的就兩個。有幾個比較嚴重的在監護室裡面,其餘的都在普通病房裡都沒有生命危險。家長們應該都找到了孩子。」

知情者:官方報導失實

知情網友紛紛發帖揭內幕,但遭到封貼。一位當地人說:「令我憤怒的是,泰興市政府部門竟然買通百度等網站全面封鎖消息,我姐同學在網上所透露的內幕全被刪了。」

據一份披露出來的新浪網新聞宣傳部的通知顯示,接到上級通知,泰興幼稚園傷人事件統一採用新華社稿件。考慮到世博會開幕,該新聞暫不上首頁。泰興當地網路作家顧志堅為受害家長說公道話,卻遭到公安警告,不允許再寫文章和接受記者採訪。網站設的專題也被封閉,還有專人負責刪帖。


新浪網新聞宣傳部的通知。(網路圖片)

有來不及刪的帖子上說:「我們之所以痛恨官方……隱瞞了太多事實,媒體也不據實報導,至現在(三十日)為止,網上都說無一人死亡,笑話!!!網上也幾乎找不到一張殘忍的畫面,笑話!」

「凶手專往脖子和臉上扎,這些受傷孩子不死也破相了。泰興貼吧上有人上傳了最新拍的醫院照片,孩子們進去後被丟在床上,還有一些可怖的畫面,於是,發帖的人全部被封了……找不到任何圖了,全被刪了……」

「我還想告訴廣大網友,在網上關於此次事件的照片很多是假的!幼稚園的錄影帶已被警方銷毀!他們只是想欺騙世人,讓人們以為,警方及時趕到,保護了寶寶們。他們很多真的死了!!!我想質問這些政府官員你們的目的在何?!是你們的烏紗帽子嗎?如果是,那我告訴你們:你們與凶手一樣喪心病狂,你們才是真正的的殺人犯!!!你們這種欺上瞞下的行為被世人唾棄!!!請下台吧,『市長』『公安局長』『宣傳部長』!!!」

面對如花的生命受傷或悲逝,幾天來,各大媒體網路竟無跟蹤報導,人們關心重傷孩子的生死如何?校園安全改進多少,受傷兒童及有關人員是否有心理輔導,凶手來自弱勢群體,這類人有多少,政府有無給予更多的關注,更多的救濟和庇護,避免類似事件發生?

官員們在忙什麼?

泰州,中共主席胡錦濤成長的地方、泰州中學是他的母校,應屬於第二故鄉。有網友說,四.二九令中國無眠,很多民眾組織祈福,可是,胡錦濤家鄉發生如此慘案,中共大小官員們在忙什麼?

二十九日上午,三十多人被砍殺之時,中共主席胡錦濤參觀了上海世博園。三十日晚,胡舉行貴賓歡迎宴會並致辭。三十一日晚,主題為「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的世博會開幕,室內演出文藝歌舞,室外演出大型燈光、裝飾、噴泉、焰火。媒體網路一片讚歌。各地政府公款組織去世博參觀,儘管溫家寶「不鼓勵」公款去。

在官方「大聯歡」之時,民眾與官方不同樂。有網友發帖說:「原來幾十條生命竟不如一場世博會值得關注……回到家鄉的大學生們率領憤怒的民眾,將醫院12mm厚的鋼化玻璃砸得粉碎……三十日晚,萬人大遊行。」

「人人網的管理員,你們到底是不是人!!!!這個有什麼值得遮罩的!!!!!人們自發組織的祈福活動,三十號晚,上海無眠,泰興也無眠……」

「我不覺得這件事沒有世博會重要,國家要發展,人命就不重要了?為什麼這麼不負責任?任憑在逃犯逍遙法外,然後讓這件事悄無聲息過去麼?現在我身邊有好多人在和我一起努力讓大家看清真相。我覺得這件事應該成為今後很長一段時間人們反省的事例……作為泰興人,我覺得好丟臉,中國人你們都怎麼了?真的很冷。」

「聽說當時有位領導說:『……畢竟現在世博會嘛……』聽了很氣憤。我現在很討厭世博會,太虛偽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別把人的性命當做兒戲。」

「世博難民」知多少?

近日,上海人胡燕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前拉起橫幅「保障人權,還我家園」。她說:「上海要舉辦世博會,建造世博場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把我家房子強行拆除,然後沒有給我任何賠償。」「我們在歷經五年的控訴無門及艱難困境下,無奈到聯合國總部投訴。」


胡燕在聯合國總部前拉起橫幅。(胡燕提供/RFA)

胡燕還說:「上海世博園區的聯合國展館是由上海世博會主辦方免費提供給聯合國使用的,既然聯合國享用了免費午餐,我希望聯合國知道,這個免費午餐是由上海市政府掠奪了上海百姓的私有財產而得來的。」
這類「世博難民」有多少?中國冤民大同盟沈婷三月向聯合國遞信表示:「有一百多萬原住民受到直接影響。上海當局以『世博』之名大興土木,世博工地上不斷發生違反原居民意願的強遷事件。民眾在強遷過程以及向上海和北京中央政府上訪申訴的過程中,不斷出現暴力鎮壓訪民、甚至流血衝突事件,造就一批『世博難民』」。

她質問國際展覽總局(BIE):「你們是否留意到這些歡聲笑語後面的淒慘哭聲?是否留意到上海世博難民們滿腔的冤屈?難道任由上海世博玷污文明、正義的《國際展覽公約》嗎?」

有中國媒體報導,上海世博花費可能高達五百八十億美元(三千九百六十二億人民幣),遠高於北京奧運會。但上海市長韓正否認,稱世博會的建設成本不超過一百八十億元。評論家橫河認為,這是文字遊戲,上海多少大規模建設都是以世博的名義進行的,又有多少房屋被強拆,人權被剝奪。

而當局把幾百億或者是幾千億花掉了,是納稅人付的帳單,居然沒有人能夠知道這筆錢是怎麼花掉的?究竟花掉多少?就算一百八十億,從去年開始到今年西南五省大旱,這麼多大江、大河、大湖都見了底,幾千萬人飲水困難,抗旱的經費到現在為止才一點五億。

校園慘案頻發 父母官知愧?

不知是否與中共官員們「歡歌笑語」的世博有關,近一個月來,中國校園集中爆發慘案,加上泰州的共有五起:

四月三十日上午,四十五歲濰坊男子王永來強行從山東省濰坊市尚莊小學側門闖入校園,用鐵錘追打學生,砸傷五名學前班孩子,行凶後,他將帶來的汽油澆在自己身上,並抓住兩名學生企圖要與他們同歸於盡,幸虧教師奮力搶救脫險,結果王永來當場自焚。

四月二十八日約十五時,廣東省湛江市下轄雷州市雷城第一小學一名病休男教師持刀砍傷十六名學生、一名教師,目前暫無生命危險。

四月十二日,廣西合浦縣西場鎮西鎮小學門前約四百米處發生一起凶殺事件,造成一名八歲小學生和一名老年女性死亡,兩名小學生、一名未入學小孩和一對中年夫婦受傷。

三月二十三日,南平市實驗小學門前發生特大凶殺事件,導致八人死亡、五人受傷,死傷者都是實小的學生。
有網友發帖:「無辜生命屢被侵害、弱小孩子屢成社會疾患犧牲品,美妙而浪漫的童話世界總被災禍擊得陰霾密布,我們這些成人,是不是應該在幼小的生命前湧動陣陣的愧疚?」

 
無辜生命屢被侵害、弱小孩子屢成社會疾患犧牲品,令人痛心疾首。(網路圖片)

這些慘案令所有中國人痛心。「南平案、雷州案、泰興慘案的孩子們,或許原諒我們,但作為保護孩子的父母及父母官們,能原諒自己嗎?!」

民眾問:恨從哪裡來?

有知情者披露,作案的總共四個人,宣堡鎮人,現在只抓住了一個,三個在逃,起因是非法拆遷。當地政府非法徵地,在賠償價錢上和這幾戶人家沒有達成一致,當地政府霸王硬上弓,強行拆遷,在糾紛中,導致一家庭主婦精神病復發,其他家庭成員都遭到當地政府或雇傭的黑社會的毒打。這幾戶人家先後到泰州市,乃至北京上訪,一直沒有消息,最後走投無路。

這個凶手的房子動遷,所得的錢很少,他找到警局討說法,可是當局沒人理會他,於是他打電話恐嚇要殺人報復。據凶手的鄰居透露,案發前晚也就是四月二十八日,一夥人去凶手家中將其毆打一通。為了報復社會他選擇了殺人!

知情者說,這個幼稚園是政府機關幼稚園,並非貴族幼稚園,大部分孩子都是當地官員的孩子,可憐這些孩子,他們的父母作惡多端,可孩子什麼也沒幹,冤有頭債有主,這幾人如何拿孩子下手?

在南平慘案中,據報導,凶手鄭民生原是個醫生,是個「老實本分」、「與人為善」、「非常普通」的人,官方認為他是工作上的失敗和愛情上的失意而精神變態。

可是,他在行凶時高呼:「他們不讓我活,把我逼瘋了,我也不讓大家活。」被帶走時說:「殺了就殺了!!!要打要罵隨你們便!!!!」

雷州小學慘案的凶手陳康炳原是個小學老師,其父母靠水果攤為生,事發前陳康炳被校方要求停課病休,遂生仇恨心理。

這類凶手對受害兒童素不相識、無怨無仇。他們殺人的動機是報復社會。這些偶發的慘案折射出社會矛盾,提出一個不容迴避的問題,社會到底出了什麼毛病?

這些凶手的作案工具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工具刀,倘若我們如同美國,允許公民私人持有槍支,那會不會是槍聲連連,處處血肉橫飛?

網友評:誰把人變成畜生?

有網友發帖說:「好恐怖的社會……」「可憐的孩子,這個人怎麼忍心下手,畜生!不過更值得我們深思的是誰把人變成了畜生。」

「一而再、再而三發生的這類事件,無辜的死傷者實在是讓人感到悲痛與惋惜!是什麼原因讓這類惡性事件層出不窮,我們每一個都需要深刻反思!你、我,我們都不可能永遠置身於事外!」

「福建南平事件、廣東雷州事件以及此次的江蘇泰興事件,這個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是幕後推手!」

「人活著要有尊嚴,一旦失去了活著的尊嚴,會產生不可預知的後果,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你的母親被無緣無故抓到監獄,二天後喝開水的時候噎死了,你會接受這樣的結果嗎?如果告不贏,你會對這個社會唱讚歌嗎?這個事情在某些人身上是的的確確發生過的,不要以為是在編故事。所以,政府是有責任的。」

「面對社會的不公和既得利益者施加給我們的蹂躪,我們中的許多人都選擇了無聲地承受、忍耐或是冷眼旁觀,而我們的沉默與柔順顯然縱容、甚至鼓勵了施暴者,他們對待我們的手段將會更加地肆無忌憚、更加地貪婪和瘋狂!」

「很不幸,我們社會正處於既得利益集團無窮的貪欲跟人民有限的忍耐力、承受力進行生死角力的階段!如果我們一如既往地這樣柔順而且沉默著,他們是不會主動停止正在施暴的雙手的!早晚有一天,我們群體中那些最無助最脆弱的人群會首先『發瘋』,而他們在瘋狂狀態下揮舞著的屠刀,是不會分清誰是施暴者、誰是旁觀者的!」

「有一天,鮮血與痛苦會降臨到我們每一個人的頭上!這痛苦將會成為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無法承受之巨痛!」

生命之菲薄 誰之過?

四月二十八日,南平慘案的凶手鄭民生被處以極刑。但分析家表示,這不是根治。南平的悲劇離我們並不遙遠,雷州的悲劇也不是一個句號,鄭民生們也不是一切悲劇的根源。他們生活在我們中間。如果繼續忽視他們,屠刀舉向兒童的慘案,恐怕會不斷發生。

也有分析家認為,如果我們成人世界多些務實、少些形式,多些人的教育、少些蒼白說教,多些對弱勢群體的關懷備至、少些對權貴的高抬貴手,多些社會階層之間的利益調整、少些對金錢的一味崇拜……悲劇的土壤或許越來越少,或許減少孩子們成為人禍犧牲品的機率?

評論家橫河說,中共老說最基本的人權是生存權,生存權應該是每個人的生存權,而不是部分人的生存權。高度集權統治的政權,最會用的手段就是以大眾利益的藉口來剝奪一部分人的生存權。昨天是奧運難民,今天是世博難民,明天就可能是任何一個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難民的人。

中國幾千年遵循的是「治水文化」,「宜疏不易堵」,社會矛盾應有適當和通暢的宣洩出口,遺憾的是,中共一再以「奧運安保」為模式,一旦矛盾發生,則全方位封鎖資訊,全面控制弱勢群體去尋求基本維權,以致「亂象」橫生。

欲救孩子,須治亂象;欲治亂象,須治人心;在這個以「權、錢、色」為中心的社會,以「面子工程」為救命稻草的政府,又如何指望人心歸正,道德尚存、公理尚在?當弱勢群體備受欺凌而無處申訴,把憤怒轉向更弱勢的群體——祖國的花朵時,我們每個人不是都有責任嗎?◇
 

評論
2010-05-14 8: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