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殺童慘案與病態制度(2)

中國近日一再發生殺童凶案,中共並不去找出真正的原因,杜絕犯罪的根源,而是槍斃凶手,然後給學校大量巡邏,採取「運動式」的方式。圖為北京一所幼兒園門口配備保安,父母正在接孩子放學。(法新社)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4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橫河先生您的看法呢?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橫河:我覺得這問題要是展開來看的話,這些人幾乎都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做了同樣一件事情。其實如果比較不同的社會,美國也有惡性案件,其它國家也有惡性案件,到校園裡去開槍掃射,這種案件隨機的在不同的地方都有發生。像華盛頓還有人一個開著車、一個在車後隨機的對路人進行射殺,當時在華盛頓造成非常大的恐慌。但這種心理有問題然後用濫殺來解決問題的,各個社會都有。

但是如果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出現這麼多起把屠殺的對像施放在社會最弱小的兒童身上的話,那麼這就不是用個人心理能夠簡單解釋的,個人心理壞到這個程度,對兒童、無還手之力的兒童去殘殺,這種行為在人群當中,隨機出現的機會是很少的。

你像有3起案子是連著3天,4月28、29、30日,3起案子連在一起,那麼如果說在不同的省份,由於不同的原因而造成的話,那麼真的要找一找為什麼,因為每個社會都有不公,那為什麼在這個社會裡面,對於社會的不公會轉向去對付社會上最無力的兒童?

中國人以前有句話叫作「冤有頭債有主」,誰害了你,你去找誰報復,這至少是以前正常社會應該有的事情。那麼現在為什麼不是這樣?所以我覺得這就要仔細的看,這就不是一天兩天,也不是說槍斃幾個人就能解決問題的,真的是得去仔細的去挖!

泰興的案子是特別典型的,為什麼政府要封鎖消息?為什麼要這樣不合常理、人情,不讓家長去看孩子?孩子都在醫院裡面,家長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死是活?為什麼封鎖不讓他們去?家長這時並沒有把矛頭對準政府,只是要接近自己孩子,這時政府實際上是在擴大矛盾,在製造矛盾。為什麼它會這樣做?其實當局知道如果追究下去,那麼當局是有責任的,這就是為什麼它不讓大家去追究,不讓媒體自由地去報導。

主持人:這聽起來好像和我們之前談王家嶺煤礦是一樣的,救起了人以後,哪些人被救出來?這些人到哪裡去了?好像這些東西還要保密,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橫河:對,非常不合常理。

主持人:那我們看一下影片,這段影片介紹了剛剛橫河先生所講的那一段,我們看看家長們的反應。

(影片開始)

星期五上午,江蘇泰興市泰興幼稚園發生凶殺案後,警方立即封鎖學校及醫院,不許家長探視重傷兒童。星期五下午部分傷童家屬上街抗議,到了晚上加入聲援家長行列的民眾達上萬人。一名幼童的父親,星期六告訴記者他還沒見到孩子:「小孩正在搶救,家長到現在還沒看到(孩子),大家的情緒都不好,就因為我們小孩還沒看到,現在還在搶救。」

由於凶案發生當時,世博會開幕在即,中宣部因而發布通知表示:泰興幼兒園的傷人事件統一採用新華社稿件。考慮到世博會開幕,該新聞暫不上首頁。網絡上討論泰興喋血案的帖子大多遭刪除,論壇也被關閉。當地網絡作家顧志堅因在網上為受害家長說話也被公安警告,家人因此限制他出門、上網。

顧志堅說:「我家裡的人對我安全擔心,不讓我出去。我現在連上網的權利都被我家人禁止了。我在這裡通過你們表達對受害者衷心的祈禱,我希望他們這些小孩真的一個都沒死。」

官方稱,泰興血案31人受傷,其中5人受傷,大多是4歲幼兒,至今官方沒有公布死亡案例,但有附近民眾發帖稱已有11名兒童死亡。(新唐人記者王新 特約記者駱亞採訪報導)

(影片結束)

主持人:我們接著橫河先生所講的,剛剛談到媒體報導的問題,在短短幾天之內就發生這些事情,有很多評論講到,因為媒體一報導的時候,就把這些不好的東西報導出來,然後又把一些作案手法的細節講出來,導致這個地方也學、那個地方也去學,所以好像在短短10天之內就把這事情擴展開來,有了一個渲染性。

那麼就出來另一問題,是不是對於這種不好的事情,應該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報導出來,這是我想要請問的一個問題。現在中國大陸的這個報導出來以後,當地領導第一時間就到現場去,或者把一些我們看起來不好的事情當成正面的事情來宣傳,有沒有他的道理?

李笑天:我們看到在事件的報導當中,中國跟國外有非常根本的區別,國外報導這些事情首先要把事件的過程報導清楚,大家都想知道這個過程是怎麼樣的,誰殺了人,殺了幾個人等等。還有非常重要的,大家非常關心的就是在報導過程會採訪各種各樣的人,問他到底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凶手為什麼會這樣做?

而且跟蹤報導、連續報導主要在挖這個事件的根源。比方美國維州理工學院發生過殺死32人的槍殺案,開始的時候,大家都集中在是誰殺的?開始說是華裔,後來搞清楚是韓裔,隨之媒體把焦點都集中在這個人為什麼要殺人?後來他自己有一個錄像帶寄出來了,然後又採訪他周圍的人,整個報導就把作案動機作為一個核心的東西、一個軸心在進行報導。

但在中國現在的報導當中,我們看到的是什麼?不但把事情發生後殺死了多少人講成一個都沒有死,(網上的報導講死了11個人),而且怎麼發生這事情它根本閉口不談,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這些事情的動機,殺人動機都是從網上得知,網民自己上網或者他的個別鄰居談的,都不是從官方媒體上得到這個消息。

這就說明一個問題,中共政府有意或刻意隱瞞原因,也就是第一,這個原因對它來說可能「條條大路通羅馬」,最後會指向它,比如說校園裡邊沒有保護好;第二個,這些人產生不滿,怎麼產生的?可能受到各種各樣的欺壓、不公等等,這也是原因,比方說警方要拆遷他的房子,賠償不合理等等所造成的,這也有關係。

另外,中共在這過程當中,不是很有利的找出原因去杜絕它的根源,而是發生了事情就抓幾個人槍斃,然後給學校大量巡邏,採取運動式的方式,那麼老百姓可能就認為事情過後這些就消失、沒有了。所以它整個報導的過程以及中共政府的作法,實際上跟國外是有很大差別的。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歡迎您撥打我們的電話和我們進行互動646-519-2879,Skype是RDHD2008,那中國大陸也有免費電話,我們請大家看電視的右下角。在大陸上,有一所學校掛了一個布條,上面寫說「冤有頭債有主,前面右拐是政府」,那麼也有人回頭來探討中國目前這個維穩政策是否出了問題。橫河先生,這個部分您是不是可以跟我們分析一下?

橫河:清華大學最近有一個關於維穩的報導,因為維穩這個思維方式只有中國大陸有,別的地方沒有,從來沒聽過美國有個什麼維穩運動。它現在就是因為社會非常不穩定,所以要投鉅資去維穩。根據統計,去年的維穩經費已經超過軍費,花的錢、動用的力量,你看一個北京奧運用了70、80萬人,上海這一次世博又是幾十萬人。所以清華這個報導就談到,實際上很多矛盾是由於它的維穩政策所引起的。

主持人:我想維穩這個東西可能要請您再解釋一下。我記得在台灣,可能是十幾二十年之前,那時候社會上也發生很多這種把幼稚園的小孩給綁票或是小學生綁票,發生很多起,我記得當時的郝柏村先生是軍人出身,他當了8年的參謀總長,後來當行政院長的時候,就進行了所謂的「一清專案」,真正開始整治黑社會、打擊黑社會。我想那就是我們一般認為的維穩,由於他的這種鐵腕政策,當時的確把社會的治安改善得非常多。那麼大陸上的維穩,如果花了這麼多錢,它真的是在打擊犯罪,真的是在消弭犯罪原因嗎?」

橫河:這就是維穩概念在大陸和台灣不一樣的地方。你剛才說如果有綁票兒童的事件發生,如果有綁架的案子發生,這種是屬於刑事案件。那麼這種刑事案子呢,實際上只是一個執法的問題,如果沒有這種法律就立法,如果有了這個法律就執法。但維穩不是這個概念,維穩是什麼呢?就是整個社會處於一個不穩定的狀態,它要把這個不穩定的狀態給壓住,這是它維穩的概念。

那為什麼會不穩定?這不是由於刑事犯罪所引起的,真正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實際上是因為政府不合理的政策,當局不合理的政策和措施所引起的。你看像現在到美國、到聯合國來上訪的已經有三個人──「麻雀護巢行動」,最早是上海的胡燕,現在又增加了湖北的一位先生和加州的一位,加州的是替他母親上訪。這種情況是由於政策錯誤所造成的。

而對於這個不穩定因素,中共不是改變政策來把這個不穩定因素消除,而是動用大量的金錢和大量的人力、物力,把對這個不好的政策不滿的情緒壓下去,或者把受害者壓下去,不讓他們發出聲音。所以這個錢它是用在這上面,情願把錢用在壓制民眾上,而不把錢用在解決矛盾上面。

你比如說這個人是因為拆遷補貼不合理而去上訪,理論上你給他一個合理的補貼,他就可以不上訪了,對不對?那它不是,它要花10倍、20倍的錢,派人去跟蹤他,全中國去追他,怕他到北京去,所花的錢比給他補貼的要多得多了。

主持人:這是非常非常愚蠢的方式,你把請這麼多人去找人的錢,把這麼多費用拿去補貼這個人,可能皆大歡喜。

橫河:並不皆大歡喜,為什麼?因為當局這些官員侵犯了普通人的利益,獲取了他人的利益,這個錢是進了他自己的腰包,而維穩的經費是來自於國家財政,並不是他腰包裡面的錢,所以這兩筆錢是不一樣的。就像上海的官員,上海官員剝奪了像胡燕這樣的一萬多世博會的房產,以後他們指望把這些地再重新賣一次,把這個錢又賺回來。但是問題在於世博會這個錢花的是財政預算,但是在重新賣地的過程當中,他們個人可以得到很多很多好處。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它認為我解決了你一個人的問題,我就得解決所有人的問題,只要一讓步就會全面要讓步,一全面讓步的話,這個賠償它就賠不起了。這就等於特權階層和人民分利的問題,能不能把賺到的這麼多錢分一部分給人民的問題。因為它不能做這樣的事情,所以就必須把他們壓下去。

李天笑:我簡單說一句話,維穩其實是個政治概念、制度性的概念,為什麼這麼說?國外沒有這個東西,中共的統治在資源上的占有是完全不公的,也造成了分配上的不公,我們首先看到的是分配不公,但實際上根源在於資源的不公。比方所有的財產都是所謂的國有,國有就是各級政府所有,老百姓沒有,這樣政府就可以強拆民宅,因為土地是我的。這就造成了官民對立,也是造成所有這些衝突的根本原因。那麼由於這種制度性、政治性的原因,中共就要動用國家機器來進行鎮壓,進行維穩。

而國外為什麼沒這種概念?國外是有這種個別現象,可能跟衝突的表象有所相同,但它不是資源性的衝突所造成的,都是個人刑事犯罪或是個別的人跟公司之間的關係,或者人與人之間的不合等等這些東西造成的,都是這些個人的因素。所以,我覺得政治根源和制度性的根源才是維穩的一個基本特徵。

主持人:那麼我們剛剛在影片裡看到一位加拿大的觀眾朋友,他講到中國大陸都是無神論,所以人沒有報應這種概念。另外,我們看有神論在西方國家裡面,比如美國,我覺得他們在處裡一件事情的時候,就像您剛提到的維吉尼亞校園血案中,他們的這種寬恕心態。我們是不是可以從這方面來談一下?

李天笑:特別明顯,在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校園凶殺案裡死了32個人,但是我們看到的是33個名字,為什麼呢?凶手也被美國民眾做為一個受害者列上了紀念碑。為什麼這麼做?原因就是大家覺得這個人本身很可憐,他採取這麼凶殘的手法殺了32 個人,他本身一定受到了某種刺激,比方說他在錄像裡講到富人的不公,對富人有一種仇恨心態。

第二個,我覺得在整個維吉尼亞凶殺案當中,人們很少使用譴責的字眼,當然這有文化上的差異。那麼為什麼很少人用譴責字眼,大家都覺得要寬容他?因為社會首先覺得沒有盡到責任,當這個凶手已經在他的論文當中顯出暴力傾向的時候,沒有人把他送到醫院裡去,就算他不去也硬要送他去,或是社會對他採取某種措施,使他的心態能夠平復。沒有人這麼做,所以大家覺得也有一份責任。

在這種情況下,整個社會又是信神的,信上帝的人都有寬恕別人的心態,所以在這種心態驅使下,我覺得這種現象跟中國民眾對事情的反應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說在南平凶殺案中,有的人說這個鄭民生該槍斃,應該千刀萬剮,一刀一刀的活剮,這當然是以報制暴,但這個東西最後能夠防止和杜絕殺人暴力行為的根源嗎?很難說。

所以我覺得剛才那位觀眾講的還是有道理的,信不信神,道德觀念是不是成為社會的主導,這是一個很大的差別。

主持人:當然,我相信李博士對這個事情所做的分析,並不是要在這邊呼籲從輕發落。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殺童慘案與病態製度(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殺童慘案與病態製度(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5-14 1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