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回憶「溫酒斬華雄」

大陸法輪功學員龍兒口述,伍玉整理

關羽(圖:大紀元)

  人氣: 195
【字號】    
   標籤: tags:

《三國演義》中,關雲長的故事家喻戶曉,婦孺皆知。這要感謝羅貫中和後世作者們的厚愛,把關雲長寫的如此轟轟烈烈、氣貫長虹。

《三國演義》中桃園結義、三英戰呂布都是真實的故事,但情節有所不同。這裡僅舉「溫酒斬華雄」一例和三國愛好者們切磋。

古時候的武將,大多有一個共同的性格,就是講義氣。兩軍相對,各為其主,勝要勝的堂堂正正,輸要輸的明明白白,死要死的轟轟烈烈。

「溫酒斬華雄」一幕中,作者為了突出關雲長的正面形象,對華雄略有貶義。其實華雄也是一位頂天立地的漢子,堂堂正正的英雄。

十八路諸侯兵發洛陽,第一仗就是遇見汜水關守將華雄。那時的華雄在兩軍陣前已斬了幾員大將,心中不免有些沾沾自喜。當他和關雲長交手時,才知道今天遇見了勁敵。

關雲長和華雄在汜水關前大戰三百回合,未分勝負,同時雙方對對方的武功都很佩服。那麼為什麼關雲長最後勝了呢?問題就在兩人的坐騎上。

華雄的戰馬是沒有任何特點的戰馬,兩馬錯鐙時,由於慣性華雄的馬要跑一段距離才能回轉馬頭再行第二回衝刺。關雲長的馬叫對鐙拐彎馬,此馬有一種工夫,兩馬剛錯完鐙,就可以很快轉過來。有時會用一隻蹄點地,其餘三隻用力一轉,動作更快。等關雲長的馬轉過身來,華雄的馬由於慣性還在往前跑。關雲長就處於追擊之勢。關雲長用刀背砸了一下華雄的馬尾椎,那馬負痛,沒命的往前跑,華雄敗了一個回合。

第二回是華雄追關羽,關羽的對鐙拐彎馬還有一個特點,只要關羽在馬上俯下身體,輕拍馬頸,那馬便知道主人的意思,把前身往下一俯。此時的華雄還認為關羽馬失前蹄呢,就舉起大刀,向關羽後腦勺劈來,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關羽來個就地十八滾,舉起大刀將華雄戰馬的前蹄劈下,那真是馬失前蹄了,華雄戰馬轟然倒下,把華雄的一隻大腿緊緊壓住。就在此時關雲長的青龍偃月刀早已架在華雄的脖子上,千古歷史瞬間成為定格。

要說此時的關雲長,要取華雄項上人頭,那是易如反掌。他為什麼又遲遲不動手呢?因為關羽要聽聽華雄有何話說。華雄見關羽還不動手,就知道關羽的用意。華雄心想:「關羽者,義士也,不如趁此機會和他結為異姓兄弟,再死不遲。」於是華雄說:「關將軍,兩軍相對,各為其主,我從軍以來,未見能與我大戰三百回合者,今日能死在關將軍刀下,也算死得其所,死得英雄,關將軍在動手之前,我有事相求,不知將軍可否答應。」關羽看華雄一副英雄氣概,是條漢子,就說:「請華將軍但說無妨。」華雄說:「我今生所恨之事就是和關將軍相見太晚,關將軍若不嫌棄我這個敗軍之將,我願和關將軍結為異姓兄弟,不知將軍意下如何?」關羽見華雄說的懇切,也就答應說:「關某正有此意。你死後,你的妻兒老小,我會像照顧我的家人一樣照顧他們。你的遺體,我一定按軍中規定,以禮厚葬。請問將軍那第二件呢?」華雄見關雲長心直口快,也很感激,於是說道:「謝關將軍,第二件事,我被斬後,十八路諸侯可能乘勝追殺我的士卒,我軍又不知要丟下多少妻兒老小。我死後就算十八路諸侯贏了,請關將軍阻止十八路諸侯,不要傷害我的士卒。」關羽一聽,原來華雄也是一位義士呀!當即就答應了第二件要求。要不是在兩軍陣前,難徇私情,關羽早就把華雄放了。

關羽把手一伸:「拿酒來!」後營軍士立即端來兩碗熱酒,華雄右手拔出寶劍在左臂上一劃,將鮮血滴入碗中。華雄眼含熱淚,激情滿懷的說:「大哥,今生相見恨晚,如有來世,我願和大哥酒巡千盞,醉臥沙場,我先敬大哥一碗。」華雄高舉酒碗,咕嚕一下全部喝完。關羽也感慨的說:「賢弟,你我雖各為其主,但賢弟慷慨激昂,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關某深受感動,在場全軍將士也深受感動。我答應的事一定照辦,如有一件違賢弟之意者,天誅地滅!我也敬賢弟一碗。」說完關羽高舉酒碗一飲而盡。

此時殘陽西斜,蒼煙落照,一陣晚風刮的黃沙滾滾,軍旗飄飄,戰馬嘶鳴。兩軍將士親眼目睹了這兩位蓋世英雄的生死離別,慷慨悲歌的壯烈情懷。

華雄眼含熱淚,雙膝跪地,大喊一聲:「大哥,請受小弟一拜!」華雄對著關羽做了三叩首。關羽也淚流滿面,膝落塵埃,對華雄拜了三拜:「賢弟,一路走好!」華雄跪地不起,對著關羽說:「我和大哥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大哥,就請動手吧。」

那時人真義氣,在兩軍陣前,關羽也沒有捆華雄,華雄完全可以伺機撒腿跑回陣地,撿條活命,或者是華雄撿把兵器偷襲關羽,說不定還轉敗為勝呢,但倆人都非常誠實、義氣。

關羽站起身來,解下綠色戰袍,舖在華雄面前,手舉青龍偃月刀,只見一道寒光掠過,華雄首級落入戰袍。關羽對著華雄的遺體拜了三拜,將戰袍提起,跨上戰馬。

此時十八路諸侯盟主袁紹,發出命令,全軍出擊。不料關羽橫刀立馬,大吼一聲:「誰敢向前一步,休怪關某刀下無情!」兩軍將士早被哥倆的英雄氣概感動的五體投地,哪還有心思打仗。袁紹見軍心被關羽所佔,不如賣個人情,於是下令收兵。

其實關羽斬華雄,並沒有滅華雄的威風,而是讓華雄死的風風光光,轟轟烈烈,氣壯山河。華雄的犧牲也襯托出關羽的寬廣胸懷,高風亮節,義薄雲天。我想這就是《三國演義》中「義」的含義吧。

如今歲月滄桑,歷史如輪,此事一去兩千多年,「溫酒斬華雄」的故事至今歷歷在目,記憶猶新,恍如昨日之事。

兩千多年後的今天,我已多次轉世,來到大法洪傳的人間,正遇李洪志師父廣施善德,濟世救人。但不知我那位當年沙場結義的華雄賢弟今在何方,但願他能分清善惡,排除干擾,得法修煉,返本歸真,同回家園。

華雄賢弟,你能聽到我發自心靈深處的呼喚嗎?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