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打甲流疫苗死亡 母致信衛生部討說法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3日訊】(大紀元記者方飛採訪報導)江蘇鹽城人士尤志華的女兒費晶銘,在接種甲流疫苗後患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死亡。費晶銘治療所花55萬元醫藥費,對其一家無疑是天文數字。在求助疾控中心、衛生部等多個機構無果後,近日,她上書中共衛生部部長陳竺,期待公正說法。她表示,不希望悲劇重演,維權路再艱難,也要走下去。

指問中共衛生部部長陳竺

本報之前曾報導尤志華維權案。18歲的費晶銘生前就讀鹽城文峰中學。費晶銘經過每天學校體溫測量、健康檢查後,於去年11月17日由學校衛生部門注射甲流疫苗,12月7日初診為再障性貧血,12月9日確診為急性重症障礙性貧血,在蘇大附一院血液科28病區急救,2010年3月8日突然去世。

尤女士在4月21日致信中共衛生部,她在信中表示:其女兒接種的甲流疫苗出自於正在接受調查,整頓的企業。而鹽城市職能部門向她保證疫苗百分百合格,這一切不能不令尤志華想到「是不是早就定好的調」,「裡面有多深的水」。對血液科頂級專家出身的衛生部長陳竺,尤女士指問其:不合格疫苗是否會攻擊免疫系統,導致急性再障性貧血?期待陳某能責成相關部門予以一個符合事實的公平鑑定。

尤志華說:「12月7號小孩生病住院了,12月11號就開始向當地疾控中心匯報了,15號鹽城市疾控中心打電話過來給我們說了,『這個是國家行為,我們只是具體的操作者,目前並無注射甲流疫苗導致再障的報導,我們不可能到蘇州調查,甲流疫苗不可能導致你小孩這個病的。』」

她還表示:「他們做了哪些工作?而且在這個調查過程當中啊,一沒有打電話去學校詢問老師小孩的情況,二沒有到醫院裡面去瞭解小孩這段住院的情況。就把調查診斷書拿出來說我小孩是偶合症,你說,我這麼優秀的小孩在他們眼裡算什麼呀!」

隨後記者電話聯繫了江蘇省疾控中心陳主任,對方說,採訪需要報批程序,而後掛斷電話。記者又撥通鹽城市疾控中心沈主任電話,隨即被掛斷。

各地疾控中心:偶合症

尤女士經過調查得知,全國多省都出現了注射甲流疫苗後患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的病例。她對記者說,湖南懷化市10歲女孩張榮,河北冀州小寨鄉中學14歲女孩岳榮麗,都是在注射甲流疫苗後不久被確診為急性重症再障性貧血;湖北孝感市文昌中學905班的顏小悅,在接種兩星期後被診斷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廣西梧州的張藝萍,接種後被查出急性淋巴白血病;還有黑龍江大慶的一個初三男孩,現在北京301醫院治療;蘇州兒童醫院也有一個患者,他們都是打了甲流疫苗以後患病住院的。

記者從正在石家莊平安醫院住院的湖北懷化市迎風路三完小學張榮的母親處瞭解到,孩子在學校於去年11月份中旬接種甲流疫苗。患病住院後,家長上報市疾控中心,省疾控總心,一直沒有結論。「如果全國只是一個那是偶合,但是我聽到院長查房時說,天津也有這樣的病例,那就不只是一個了,就這個醫院裡面還有一個河北的,像我女兒都是隨時有生命危險的,都是病危不能動的。」

在石家莊平安醫院住院的湖北女孩岳榮麗的父親告訴記者,他們當時也向疾控中心匯報,只說是偶合症,不予理睬。因為沒錢看病,就向當地媒體求援,但沒敢說是疫苗引起的,因為說疫苗引起的媒體不肯幫助他們。

問題疫苗來自江蘇延申等多家生物藥業

鹽城市疾控中心提供給尤女士《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調差診斷書》顯示費晶銘注射的疫苗是由江蘇延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產,批號:200909L13,生產日期:2009-09-11。

江蘇延申生公司在2008年7月-10月4批次18萬人份人用狂犬病疫苗存在質量問題的醜聞被曝光後,該公司獲得甲型H1N1流感疫苗企業的資質也受到質疑,而且其獲得甲流疫苗生產資質的時間正是問題狂犬疫苗出現前後。2009年,延申拿到630萬份甲流疫苗訂單,2009年10月,首批160萬人份送往江蘇、安徽。人們擔憂甲流疫苗存在問題,費晶銘等案例的出現,驗證了人們的憂慮並非空穴來風。

湖北懷化張榮所注射的甲流疫苗,據當地疾控中心透露是來自浙江天元藥業,而河北冀州的岳榮麗所注射的疫苗則來自長春生物製品所。

維權路艱辛

失去愛女的尤志華痛不欲生,精神出現幻覺接近崩潰邊緣。3月8日費晶銘去世後,家人分別打電話到江蘇省衛生廳和省疾控中心,匯報孩子已去世,鹽城市亭湖公安分局24小時對尤女士一家進行監控,不讓外出信訪,鹽城市秘書長於3月8日和3月12日,召集了兩次協調會,不承認甲流疫苗導致再障、不承認疾控部門失職,3月9日晚市衛生局官員和省疾控中心的兩個專家,來解釋有關事件,一專家對尤女士及家人說:我不能下是由於注射甲流感疫苗引起再障和死亡的,這是國家行為等。3月11日晚尤女士準備乘火車進京,在中共兩會期間反映情況,被3輛警車強行押回旅館,而且道路出口都被封鎖。3月12日,家人化裝後才得以脫身乘飛機進京。

尤志華對記者說:我為什麼要這樣,一個是追究責任,另一個是要引起政府重視。「我的小孩已經沒了,我沉浸在這個痛苦當中,已經夠難受的,我不希望其他的小孩出現這樣的悲劇,再在其他家庭發生,這個悲劇在一個國家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對於我們一個家庭來說內心真是……」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5-03 11: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