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學者警告中國工潮將惡化

《城市論壇》昨日討論內地連串工潮事件。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右三)指出,未來10年中國工人數目將逐漸下降,如中共繼續走低工資路線,工潮勢將越演越烈。除低工資因素外,近年內地社會矛盾愈深,工人猶如二等公民,得不到應有福利,也是工潮成因。(攝影:孫青天/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6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路思香港報道)號稱世界工廠的中國內地企業近期接二連三發生工潮,台資富士康出現連環跳樓自殺驚魂,《城市論壇》昨日就工潮事件進行討論。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表示,現時世界工廠轉型已沒市場,遠看歐美出口價已越來越低,中國的出口率低就應該擴大內需,工人才是消費者,而不是老闆。他說,現時及未來10年,中國工人逐漸減少,如果中共政權不處理好,繼續走低工資路線,相信工潮越來越厲害。

有在場市民說,如果資方自律,事情根本不會發生,中共要做世界工廠,要做一個經濟強國,但是,如果國家或國內的公司需要靠剝削工人令經濟發展,這絕對是國家的羞恥,而不是光榮。

加工資不是萬能之鎖

《城市論壇》主持人謝志峰提供數據顯示,深圳工人工資為月薪1,100元(人民幣,下同),北京960元,廣州1,020元。據媒體報道,內地工人的工資是美國工人的二十分之一,是日本工人的二十四分之一,增加工資是否是改變工人命運之鎖呢?

陳文鴻說,提升工資固然重要,但近年內地社會矛盾越來越深,農民工到其它省市打工卻無戶籍,如二等公民沒有應得福利。而新一代工人由鄉村到城市打工,除著重工資高低,亦希望確保生活質素,與當地人生活看齊,因此會以不同方式向廠方及政府施壓。

內地自由撰稿人余以為表示,加工資不是唯一的辦法,工人的工資和政治制度有很大關係。而工人的工資不會因一次工潮改變中國廉價勞動力的現狀。他表示,內地的最低工資制度化之後,中共政權將內地工潮政治敏感化,傳媒報道罷工沒障礙。所以,工潮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工潮也不會對工資宏觀改變有影響。

工業總會副主席劉展灝表示,企業亦要面對國際市場及競爭者的壓力及與日俱增的生產成本。他表示,企業未來的出路要自動化、機械化,盡量將勞工密集型的工序外判,會向內陸遷移。

工會代表資方難保工人利益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邱梓勤表示,工潮事件反映工人漸漸醒覺,工人最需要的是談判權,但中國基層工會的談判權主席大多是資方老闆,不能代表工人,難保工人的利益,並透露本田氣車公司的基層工會,居然在罷工潮發生時毆打工人,甚至要求工人簽署不罷工同意書。他說,本田工人的工資1,000元一個月,但本田汽車一架要買15萬,工人的關注轉型為廠商是否尊重工人權益。

陳文鴻則不認同工業總會的工廠轉型自動化之說,認為自動化不能保障質量,在任何情況下,關鍵都在廠商是否重視員工待遇,生產商不能夠僅靠低薪維持產業。他說,而中國工人罷工是合的,不能視為過激行為,罷工目的僅僅要求生產商和工人談判。解決的方法不僅是解決低工資問題,還應提高工人待遇和應有福利教育。◇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14 3: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