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中國罷工潮如何挑戰中共(2)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22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我們先接一下芝加哥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陳破空教授好,還有李天笑博士好。今天這個話題就是中共面對大陸天南地北、四處滿布的罷工潮,要面對很容易,它只要徹頭徹尾地發自良心的把大陸同胞真正的當人看。不把別人當人看,它是永遠無法面對如此龐大,甚至於很小的罷工潮,因為沒有人會相信它。

大陸在聯合國及國際人權組織的記錄很差,這也是不爭的事實。那我請問三位,它現在要改善人權會不會太遲了?因為它向來都否定別的國家對它所做的人權指控。還有,很多善良的大陸同胞知道它做過不好的事或者壞事的話,也許不幸就被它關起來,就被它殺人滅口,我不曉得我說的對不對,我離開大陸很久了,請三位尤其安娜跟陳教授評論評論,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我們接下一位觀眾朋友,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您好,兩位教授好。第一個呢就是想談中國國內的問題,一個就是中國在最近很多國際金融會議上,還有一些會議上都談了一個「炒中國」,炒就是炒賣的炒。當然啦,錢湧入中國以後,人民幣增值那是一個必然的規律,但中國把復興精力整個弄到了股市和房市,而股市已經跌破了2500點,所以它整個房價也在開始走低,而人工在增加,這個人工增加與人民幣增值與整個泡沫化,就看誰去捅破它了。

而且國際資金都在外流,比如說流到印度、越南、巴西,比如說Google的撤走,本田、郭台銘都在想把這些產業逐漸撤走,這就成國際上的問題了,結論就一個,共產黨氣數已盡。

國內這種工人,你可以看清很明顯的一個問題,工人不是向資方要權利,是向共產黨要權利,那麼多大學生失業也在向共產黨要權利,那麼多老人和住房的問題也在向共產黨要權利。這個問題到底是罷工也好,整個是推翻共產黨的最後一夜也好,我想聽聽兩位教授的高見。

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中國的罷工潮如何挑戰中共?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或者從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那麼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兩位觀眾朋友的問題和他們的意見。李博士。

李天笑:丁先生講得很有意思,他講共產黨不把人當人看,所以產生這個結果。確實是這樣,30年以來,共產黨一直說它的發展是藉由外資、改革開放,或者是摸著石頭過河也好,總的來說,它好像是為了讓人民生活提高這麼一個目的來進行的,實際上現在整個罷工潮從內到外,指出一個非常實質性的問題,30年來,中共是以非人性的、出賣人權的、低人權、人權劣勢,用血汗工廠的這種方式來發展它所謂的成就,到今天它欠債要還了,所以這是對它的一個報應。

那麼第二個還有一點,今天的80後跟原來早期他們的父輩有不同的想法,他們接受外界的東西比較多,你再用同樣的東西對待他們,他們不買你的帳,不買中共的帳,所以他們要起來,不管是通過罷工也好、跳樓也好,以各種方式來反抗中共這種血汗發展模式,這是一個。

再有,我覺得高先生說得也非常好,共產黨確實氣數已盡,原來我們在六四的時候,或在其它場合,我們看到向中共挑戰的是學生或者學術方面或其它方面,但這次是工人大規模的罷工,跟共產黨早期對國民黨採用同樣的方式,今天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實際也說明到了這個時候,中共真的是氣數已盡。

主持人:好,陳破空先生。

陳破空:剛才丁先生說到,中共改善人權是否太遲了?我覺得中共沒有打算改善人權,談不上太早或太遲的問題,因為對中共來講,像這次出事,導火索是台資企業富士康有連續13跳,13個工人自殺,以生命、鮮血喚起了社會的注意力,喚起了加薪,喚起了罷工,就像剛才我講的,中國的變革都以人的生命為代價、以鮮血為代價。

這時我們看到政府什麼呢?在30年來,早就有中外的許多專家學者和民眾在反映,中國工人工資太低是個嚴重的社會問題,這個遲早要解決。而這個政府基本上是最被動、最懶惰、最無能的政府,也就說到了這個懸崖上,它都還沒有去考慮解決的方案,所以談不上它要改善人權的問題。

而中國的工資低到什麼程度呢?中國在1978年的時候,個人消費占國民生產總值GDP的50%,結果發展了32年,個人消費占GDP的總量現在下跌了35%;另外一個,整個中國工人的工資水平只占GDP國民生產總值的40%,跟所有發達國家相比,跟所有的新興發展中國家相比,數據是最低的,這反映了中國巨大的貧富分化或者是地區的差距。這樣的情況下,工人的工資低、勞動力廉價就是一個定時炸彈、火藥桶,是遲早要爆發的事。

主持人:那今天我們在線還有一位嘉賓,在線嘉賓是美國南卡羅萊那大學的商學院教授謝田先生,謝教授您好。

謝田: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謝教授,我想問您一個問題,這次的罷工潮,您認為跟當時國企的重組、解散、改制有什麼不同嗎?

謝田:有很多不同。首先這次的罷工潮,因為互聯網和很多其它的媒體,我們才知道這些罷工,在海外也有大面積的報導。剛才李先生也提到,事實上以前我們沒有聽見過中國有罷工,共產黨甚至把罷工取消掉了。以前是有過大規模工人反抗,但這種反抗很快就被鎮壓下去,所以對外界來說,對城市的其它單位、其它工資的人來說,一般都聽不到。

你剛才問到說,這跟當年國企改制的時候有什麼不同?國企改制從90年開始,那時候他們是把國營企業改變成國有企業,以股份折合國有制的過程來改變公司企業的擁有權。在這過程中,當然因為國企效率太低、冗員太多,所以裁減了大批的人,那些裁掉的工人當然也不是真正罷工,因為已不是裡面的工人,已經被解雇了嘛。那當年也有過大規模的抗議,要求在改制時要分配公平,但是那時候我們也沒有看到太多的報導。

這一次你如果看平頂山的罷工,可以看出平頂山罷工跟富士康和本田那些罷工不一樣,在於除了因為低工資要罷工以外,同時對股份制的改革或者國有企業的產權轉讓,或者被那些權貴集團或有裙帶關係的外資企業給吞併、兼併,對這種財富轉移現象也提出了抗議。我想從這點上和當年罷工是不太一樣。

主持人:剛才我們談到現在中國工人的工資相對比較低,他低到什麼程度?比如說他的工資跟他的購買力跟其它國際上不同的國家、地區相比,是在一個什麼樣的程度呢?

李天笑:現在的工資,整個來說不單單是外資企業、國營企業,除了那些大企業的中上層,他工資都是很低的。有個材料就講,一般的低層跟美國工人相比是1/20,相當於日本的1/24。當然這是跟國際上來比,實際上在中國本身平均工資水平來說,這些人的工資,即使富士康漲到兩千多塊,還是低,為什麼?2008年的平均年薪,中國城鎮職工的年薪是2萬9千多,如果除以12的話還不到那個水平,所以說現在還是低,實際上這也回應了一種說法,說這次可能是血汗工廠的時代結束了或者是低薪時代的結束。

實際上只要是在中共統治下,它是不會結束這種低薪水平的。按照統計資料反映,在發展過程中的好處,絕大多數都被中共的官僚階層拿走了,因為國際上最新的資料是說,百分之一的人占有百分之四十一點幾的國民財富。這些少數人從發展過程中撈到的是最大頭,而絕大多數的人在所謂30年改革當中,撈到的是小頭或者是殘羹剩飯。

這不單是一個分配現象,我強調這一點,不是一個分配現象。是因為中共非法占有了權力資源,我有權力來進行這種分配,在這種情況下,發生了分配上的貧富差距,發生了整個廣大的工人農民還有一般的民眾跟中共少數的權貴之間,在發展過程非常不平均,有隨著發展越來越貧富不均這種趨勢。

主持人:那麼像李博士說的,這種不平衡其實在30年前改革開放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在發生,那為什麼到現在才爆發這麼大規模的工潮呢?

陳破空:鄧小平說讓少數人先富起來,作為這種模式,發展的過程是30年後比30年前貧富分化更深重。我們就舉深圳市為例,深圳因為這次的罷工潮、加薪潮,普遍地調高了本市工人最低的工資水平,調高到一千一百元,以前比如說七、八百元,八、九百元,現在一千一百元就是深圳工人的最低工資,那麼這個最低工資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七、八百元?什麼叫一千元?這只相當於貪官污吏的一餐飯而已,或者是打一個球而已。

在深圳最近有一件事,深圳市政府在香蜜湖區修了兩個高級的豪宅區,叫僑香村和深雲村,總共有7千多套住宅,分給深圳市政府官員或者公務員,就以4,800元賣給他們,而當地的房價是每平方米5萬到6萬,它只以每平方米4,800元賤賣給他們,叫作福利房,而這所謂的福利房就是豪宅,非常頂級的豪宅。

這7千多套豪宅,深圳老百姓非常不滿,就提出質疑,這個房子怎麼來的?這一百多萬土地是怎麼圈的?結果他們現在就拿在手上,有七千多套房子不敢脫手。而這些所謂的官員或者幹部,據深圳老百姓反映,他們手上已經有幾套房子,最少每人有兩三套房子,而他們還在拿豪宅,而這個豪宅的豪華程度在深圳是頂級的,在香蜜湖區最豪宅的地方,最有錢人住的地方,這是它們官員的享受。

而另一方面,深圳的老百姓、深圳的工人,深圳是一個特區,是最早開發的、物價是最高的,而這些特區的人居然拿的是所謂的七、八百,富士康底線是六百,是這麼一個工資,所以這樣的貧富差距可以寫照它這30年的發展,所謂的中國模式,也就是中國政府的整個貪污腐敗,包括它在外商、港商、台商所獲得的行賄所得,全部建立在工人的血汗基礎之上,以工人的犧牲為代價。

主持人: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中國的罷工潮如何挑戰中共?那麼這一輪的罷工潮對各方有什麼樣的影響?會不會引發新一輪的外資撤離中國大陸?對中國的經濟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如何挑戰中共?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那我們接一位加拿大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安娜好,兩位嘉賓好!首先我要說,中國共產黨是附在所有中國人身上的吸血鬼,中國共產黨所謂30年的改革開放就是壓迫中國的工人,現在中國的物價飛漲,中國工人那點可憐的工資可以說是活不下去,我覺得中國工人罷工,要求加薪是合情合理。現在就是怎麼樣聯合所有中國的工人發動一次史無前例的大罷工,讓共產黨下台,如果真能辦到,那真是天大的喜事,那中華民國的第三共和是指日可待,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題目是:中國的罷工潮如何挑戰中共?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再接一下紐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您好,主持人,兩位教授你們好。法輪功的「真善忍」就是當今中國以至世界的普世價值觀,但邪惡土匪的中共認為裡面的「忍」是錯的。當今中國大陸奴隸工廠、黑磚窯、血汗工廠全國比比皆是,工人本來是共產黨的先鋒隊,如今是破壞穩定、製造動亂的奴隸,可憐可悲無奈的中國人,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世界第一殺人犯毛澤東有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這幾天我和幾位朋友都在談蝴蝶效應、多米諾骨牌效應。今天中國是六四以來最好的契機,就用共產黨《國際歌》裡面所說的:「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還給馬列子孫──中共,公平、公義、公道,我說對不對?謝謝。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那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王先生和這位陳先生所說的,陳破空先生?

陳破空:加拿大王先生說到共產黨是吸血鬼,這是毫無疑問的。共產黨的理論和它的實踐在任何地方都是背道而馳的,也就是說一套做一套,包括對工人這個問題上。共產黨從它字面上所宣言的是「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而在實踐中是什麼呢?「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這句話根本就談不上,工人階級連自主階級都不是,連自主權利都沒有,還能領導誰呢?自己能被領導就不錯了。

比如這次的罷工潮中,工人有兩項訴求,一項訴求是加薪;另一項訴求是重組工會。這個重組工會,工人的要求是不要政府的介入,不要政府所主導的工會,這是很多工人提出來的。比如以廣東省為例,廣東省政府對加薪的要求有所容忍,但是對重組工會卻不予容忍、不予接受,因為這個是中共的要害,它要控制工人。

中共對它建立的黨組織之下的工會提出3個要求,所謂3個任務:第一個叫「及時發現」;第二個叫「有效控制」;第三個叫做「妥善處理」。「及時發現」就是監視,當間諜,去把信息告訴它們,工人要幹什麼。工會就起了間諜組織的作用。第二個叫「有效控制」,就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把工人給控制起來,把工人給監控起來。

第三個叫做「妥善處理」,它是兩頭討好,一邊敲詐資本家,一邊敲詐工人,就看哪一邊對它有好處,它從中權衡,它在權衡的時候,儼然它是一個仲裁人,事實上中國工會所扮演的角色是站在政府一邊,甚至站在資本家一邊,所以跟它所宣傳的背道而馳。它最早是殺富濟貧、打土豪分田地、打倒資本家起家的,最後它跟資本家站在一起來剝削中國的工人。

另一個就是剛才紐約的陳先生提到,就是「骨牌效應」的問題。這次中國的工潮的確產生了「蝴蝶效應」或者說「骨牌效應」,究竟如何發展我們還要拭目以待。因為對中共來說,這次的確是燙手山芋,如果它要鎮壓工人的話,這有個深層次的問題,它可以鎮壓工人,甚至可以鎮壓下去,工人罷工或不加薪它可以拒絕,但接下來中國會出現勞力短缺的問題。

工人可以消極抵抗,比如工人不幹了,現在很多在沿海的工人已經回家去了,願意去種田,願意去自主發展。中國出現了嚴重的民工荒,從2000年就出現了,2004年更加劇了,而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使工人斷代了,在這種情況下,世界工廠就難以為繼了。剛才紐澤西的高先生提到了,外資會撤走,而且外資已經明確表示,像富士康要撤回台灣,或者撤到越南、印尼、印度、甚至孟加拉。在這樣情況下,中共的經濟基礎就可能動搖,因為鎮壓的話可以導致消極抵抗,但它不鎮壓的話,罷工潮會蔓延下去,所以目前對中共來說是個非常頭痛的一個局面。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罷工潮如何挑戰中共?(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中國罷工潮如何挑戰中共?(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22 9: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