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看不見的 「恐愛」瘟疫

第175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

人氣: 537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6日訊】最近幾年,中國大陸突然出現大量有類似愛滋病、但沒有愛滋病毒的患者,此病被政府與醫院冠以「恐愛症」,不施予任何醫療,大部分患者最多兩年左右便會死亡。

「恐愛症」的嚴重性絕不亞於癌症、愛滋病、薩斯、H1N1,甚至更為可怕,因為其傳播範圍已經蔓延到中國的每一個省份,而其傳播形式——隱性無形和具有高度的傳染性,其治癒率更是零。此超級病毒傳染迅速,儘管未浮出檯面,有病友表示已感染親戚數戶人家、也有感染全油田職工者,把其形容為瘟疫似乎並不為過。

翻開肆虐人類數千年的傳染病史,每每令人怵目驚心。時光流轉到二十一世紀,科學劃時代的發達,物質財富極大的膨脹,照樣擋不住可怕的瘟疫。為什麼瘟疫總是與人類同行?這是個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死亡幽靈在中國徘徊
文ˍˍ陳怡蓮、韋拓

「如果這個病無藥可救,那可能將是人類的滅頂之災。」一個HIV陰性感染的患者道出他沉重而又無奈的心聲。在中國無以計數類似愛滋病發病症狀的患者在垂死掙扎,面對政府、醫院的漠視,他們只能靠著自己的力量,找出病情的真相。

年四十九歲的上海居民林峰,二零零八年五月身體狀況突然惡化了。之前一向健康的他,首先出現的症狀是肌肉跳、關節響、耳鳴、飛蚊症,胸腺全無,內臟痛得厲害。本身在醫藥公司工作的林峰到醫院檢查,被診斷為肝壞死、乙肝;後經胃鏡檢查,發現胃內出現豆瘡樣皰疹,又被診斷為糜爛型胃炎;吃每一頓飯都嘔吐。零八年五月發病時他一百六十五斤(八十二點五公斤),到十一月僅剩一百零五斤,半年消失六十斤。


陰性HIV患者典型症狀之一:舌白苔。(新紀元)


至今長達一年半的時間之內,林峰自述內臟發硬,走路艱難、疼痛,關節嘎吱作響;皮膚肌肉全部纖維化,淋巴管疼痛;皮下像沙化了一樣,脂肪似乎成了顆粒狀。每次洗澡,皮膚沾水就會被泥巴一樣的物質包裹,洗完澡用紙擦手也擦不乾,總是黏黏的。


陰性HIV患者典型症狀之一:經脈粥樣化呈泥狀(新紀元)


「人已經是垂死狀態……」林峰告訴《新紀元》記者,他已經基本陷入了絕望。

今年也是四十多歲的退役軍官平安,二零零九年一次與軍中同胞聚會之後,也出現了同樣的症狀:「從沒有過的那種頭痛、頭暈,然後是身上長癬,長真菌,下顎的淋巴全部腫起來。我先後住了五次醫院,也不見好轉。渾身疼,骨頭疼、骨頭響,舌苔發白,可看不出原因。我現在胃賁門又長了腫瘤;渾身發黑、發紫,胸、肺、食道發硬,口水都嚥不下去,每天幾次發生呼吸困難,心臟病每天發作一次。發病的時候全身肌肉跳動。我真沒想到能活到今天。」平安對《新紀元》這樣描述他的情況。

最近幾年,中國大陸突然出現大量有類似症狀的病患。在記者調查過程中發現,同樣病徵的病人在網路上組成的群組有幾十個,每個群組數十人到數百人不止。這種有些類似愛滋病發病狀況的病人,大部分是因為各類性行為而受到感染。

林峰和平安,是記者調查過程中僅有的兩個非性行為感染者。

他們在HIV檢測當中,檢測結果都是陰性,這意味著他們得的並非愛滋病,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的論斷,這些人得的是:恐愛症。也就是說,這些病人因為恐懼罹患愛滋病,導致精神異常,進而發展出和愛滋病接近的症狀和病情。

這是一種官方的暫時和敷衍的診斷名稱。然而「恐愛症」這種怪症,目前正在中國這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迅速蔓延。事實上,「恐愛症」的嚴重性絕不亞於癌症、愛滋病、薩斯、H1N1,甚至更為可怕,因為其傳播範圍已經蔓延到中國的每一個省份,而其傳播形式——隱性無形和具有高度的傳染性,其治癒率更是零。

「我們這個群組中,來來去去,很多早期的人已經死了,而新患者不斷加入。我們除了知道這不是精神疾病,而是一種病毒傳染之外,對這種病的其他內容一無所知。」一位患者表示:「我估計全國有上千萬人」。

恐愛症——新的大瘟疫?

「恐愛症」,顧名思義,就是由恐懼愛滋病而引發的心理疾病,雖然查不到是誰起的名字,但是包括中國國家疾控中心在內的所有醫療機構,都在頻繁使用它。

八十年代初,美國舊金山和紐約的醫生發現有很多年輕人死於肺炎,一個顯著的現象就是,這些患者都是年輕的男同性戀者,有著非常複雜的性伴侶。醫生確定了這個病是從精液和血液中傳染。科學家對病毒進行了分離,最後,定名為人類免疫不全病毒(Human Immunodefiency Virus,簡稱HIV)。

二零零零年前後,一種新的感染症狀在中國流傳,也與性亂有關,但被官方輕率地稱為「恐愛症」——心理疾病。因為與愛滋病症狀類似,而其「HIV」的檢測又呈陰性,所以又被病患稱為「陰性感染者」。但其傳染性更強,有保護的性行為、接吻、共用餐具、汗液等都可能被感染,而後免疫系統被攻擊,造成CD4和白細胞下降。

此病有六個典型症狀,是大多數HIV陽性患者沒有的:舌苔白,略帶絨毛狀,皮膚易起壓痕,關節響,肌肉跳,有蟲爬感。

感染初期患者出現低燒、咳嗽,後期全身出現各種症狀,患者在生與死之間備受煎熬,大部分患者最多兩年左右便會死亡。殘酷的現實是:從二零零零年「恐愛症」出現到現在,患者中尚未聽說誰被治癒,流傳最多的是誰又「掛了」、「死了」。更為恐怖的是,一人得病,全家感染,所以又被患者稱作「斷子絕孫病」。感染者大多數是青壯年以及被他們傳染的孩子,最小的孩子在娘胎裡就被感染。

幾乎所有的感染者在初期都有淋巴腫大、疼痛的症狀。從醫學上講,人的淋巴腫大就是感染了病毒。還有一些患者查出感染了鉅細胞病毒,而鉅細胞病毒的出現,一定是身上已有了另一種病毒才會產生。這是個不變的定理。

這一極為特殊的情況引起本社記者的高度關注,隨後查閱了相關資料、訪問了一批相關網站和患者群組與博客,採訪了這個龐大群體中的若干人。為保護患者隱私,以下配合調查的患者名均為化名。

調查案例

虎年,遼寧鞍山人,二十七歲。在網上與一小姐結識,並在今年二月和她吃飯後發生性關係,第二天就出現病狀。脖子、腋下、腹股溝淋巴痛,痛得哆嗦,站都站不住,甚至睡覺都哆嗦。事後該小姐人間蒸發。回憶他們相識和發生關係極其勉強、不自然的過程,虎年懷疑該小姐是有意傳染一族。

之後十多天他眼睛就看不清東西了,發病僅兩個月,他便從頭到腳全部被病毒侵蝕。舌頭白化,下唇內出現皰疹;身上出現紅疹、瘙癢,皮膚嚴重老化,以前皮膚很白,現在發紫,發黃、發黑,很多出血點、曝皮,臉上也是紅疹;連腳後跟用力踩,都會出現豆粒大的疙瘩;整天昏昏沉沉,而且頭痛得直跳;記憶力明顯下降;最奇怪的是,十天不吃飯,也不知道餓。在接受採訪時,患者已十一天沒吃飯,只喝水,每天吃兩支雪糕。一米七的人,僅兩個月,體重由一百斤驟降到八十斤,皮包骨,渾身沒勁;全身沒完的跳,從頭到腳的血管裡總有東西在跳,並不停哆嗦。最近已經發展到總想吐,胃像要被吐出來,疼得不行。

虎年透露自己不是生長在一般家庭,不愁醫藥費,但家人已經知道,都躲他遠遠的,生怕被傳染,他精神幾近崩潰,每次上完廁所,都要清洗好幾次,什麼都不敢碰。他自言,到醫院什麼都檢查不出來,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剩下一把把的亂吃藥了。

開朗,黑龍江七台河郊區人,大學學歷,三十多歲。在廣東東莞十一年,一次高危(高危險性行為)失守,註定他痛悔一生。在四個月的潛伏期中,他把病毒無意間傳給了所有的同事,之後是他的全家、妻子的全家、姐姐的全家、姐夫的全家幾十口人。他不知道這樣呈幾何級數傳下去,將會貽害多少人!現在他的心、肝、脾、胃,全部內臟、全身骨頭、肌肉都在痛。這還不算,他看著被病魔折騰的三天兩頭發高燒、額頭上佈滿吊針孔的九歲女兒,比自己遭受折磨更加痛苦。他絕望地告訴記者,現在滿腦子都是怎樣自殺的念頭。

天晴,學生,在福建廈門讀大四,二十三歲,獨子。第一次在髮廊找小姐,儘管採取了安全措施,三個月後還是出現了症狀。開始嘴上起個泡,至今都沒消掉,舌頭長白斑,長泡。然後是關節痛,肌肉跳動。現在整天犯睏,睡十六小時都不夠,老師和同學都還不知道。一開始根本就沒想到,出現病症以後,在百度搜索,才知道自己得了這個所謂「恐愛病」。他說,自己的病不是恐懼造成的,跟恐懼沒有關係。其父母是下崗工人,他本指望以後能報答父母。

害怕,在深圳事業有成,但輸在一個吻上。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在桑拿時被小姐強行接吻。他平時很善於保護自己,以為接吻不會得愛滋病。發現小姐神色不對勁後,他匆匆離開,但還是沒逃脫被感染的命運。十天後出現嚴重鼻塞,之後是全家都傷風感冒。現在他已是全身酸痛、遊走性刺痛、肌肉跳動。

詹慶,福建人,三十八歲,教師。平時為人師表,但一次酒後失態亂了性,三天後出現症狀。抱兒子時,兒子的頭挨到他脖子後面的皰疹被感染,隨後生殖器出現皰疹。然後是妻子被感染,和他症狀一樣:皮下有出血點,肌肉不停抽動,舌苔發白,便血兩個多月。

妹妹的兒子、鄰居的兒子和他兒子一塊玩耍時,也被傳染。家鄉多人共喝一杯茶的不衛生習慣,使他們全村人都出現了程度不同的病症。原來他還覺得愛滋病離自己很遠,從來沒放在心上。感染之後產生了一種恐懼心理,從此以後,他調動了自己的全部智慧,尋找病因真相。

懺悔,三十多歲,大學法律專業畢業,曾在公安系統工作。因婚外戀被傳染。後又感染了妻子和兩歲半的孩子。開始是連續五天發高燒達四十度,半個月後出現生殖器皰疹、嚴重的咽喉炎,CD4下降到三百,低於正常人水準。為了不牽累父母,他理性地斷絕了與老人的來往。不能解釋的理由,使他只能獨自含淚吞嚥絕情的苦果。

李二,上海人,二十二歲。七個月前嫖娼,第二天皮膚癢,一個月後開始腰背痛,進而發展到全身肌肉和下肢疼痛,肌肉跳;長期腹瀉、腹痛、腸鳴;全身皮疹,低燒、口腔皰疹、咽喉炎、舌頭側面開裂;肚子脹,無飢餓感,扁桃體位置和右耳長出淋巴結,鼻子頭上長瘡,整個舌頭全白,舌頭根部長小肉球。渾身無力,有時堅持出去跑步,跑不到一百米。患病後,沒和女朋友接過吻,也無性接觸,只在一起吃過一頓飯,一個月後她竟也被傳染,也發生腰背痛、肌肉跳。其姨夫也被染上,皮膚出現紅疹。他曾經詢問過疾控中心,「他們都不搭理的」,檢測沒有「異常」,我說有症狀,他們說去醫院看。醫生診斷我得了前列腺炎,吃了一個半月抗生素,沒有效果。現在老家我也不敢回。我們「病友」群裡有大學生,還有高中生,很多人受不了精神折磨,就自殺了。群組上還有很多人相約一起去自殺。我知道不少網友死了,還有許多病友長久沒上線了。

左小丁,女,二十多歲,四川綿陽人。早幾年的婚前性行為,讓她付出的代價是一歲多的孩子和丈夫被傳染,口腔查出白色念球菌;眼睛刺痛,不敢去超市,看到琳琅滿目的貨品會覺得很累、很暈、眼睛會很痛,得找個地方閉眼休息;晚上睡覺會被眼睛痛醒。現在渾身無力,吃完一碗飯後,沒有力氣去盛第二碗。丈夫至今還不明真相,以為自身的盜汗、渾身無力,都是感冒引起的。

先恐懼還是先感染?

恐愛症到底是病毒感染?還是一種精神心理問題?

林峰的案例或許可以說明問題。二零零八年,林峰的母親因為胃病在上海某醫院做手術接受了輸血,回家之後幾天,開始出現淋巴結腫脹和皮膚胞疹,關節脆軟,渾身無力,身體狀況急劇下降。隨後,雖然林峰妻子和孩子也出現了一些問題,但林峰並沒有太擔心。

一次母親手背被打碎的玻璃劃破,林峰收拾玻璃時也劃傷了手,不幸沾上母親帶菌的血。三天之後,林峰出現了同樣的症狀。「我到醫院去檢查,他們說肝有問題,後來又說胃有問題。」林峰回憶說。由於他有一定的醫藥和健康知識,因此對自己的病狀有客觀的認識。

因為無法確診自己的問題,他在互聯網上搜索時發現了「恐愛症」的群組。「病友的談話充滿絕望和哀怨,我還告訴他們說不用擔心,有病最後一定會查出來,不要害怕,結果病友認定我是CDC(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派來的,把我踢出了群組。」但後來病情逐漸加重,中國醫學界束手無策,林峰的恐懼和絕望也隨之而生。

「今年一月份的時候國家CDC要搞網絡調查,然後CDC就和我聯繫了。他說你不來吧,我們也不清楚,你來吧,我們也知道你症狀,給你看一下,你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我說如果你光是檢查HIV(愛滋病)我是不來的,我們是陰性的,不是HIV。他說我們是對不明病毒調查,我們不僅是做HIV,還要做其他的。

「一月十七日我就到了北京。最後利用半天時間還是給我們檢查了HIV,其他什麼東西都沒給我們查,然後給我們做了個體格檢查。我們的黏膜系統、皮下系統、皮下脂肪系統全部壞掉了。關於我們的精神方面,寫的是我們精神正常。」

「然後北京地壇醫院,在二月十一日出了一個報告,他說:我們精神不正常其他都正常。顛倒黑白。說我們是精神不正常造成的因素。」

自稱原來幾十年沒感冒過的退役軍官「平安」的感染過程也相當奇特。「去年(二零零九年)的一次聚會中,我認識的一個人在我的飲料裡吐了口水。他自己後來也承認了,我回家就發病了。從那以後出現了一個個症狀,短短幾個月里,我又將病毒無意傳染給所有的家人、親戚、同事、朋友上百號人。很多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

「我到衛生部反應,他們說:這東西沒聽說過,不知道;國家疾控中心說:不可能是傳染病啊,中國有,外國怎麼沒報導啊?所以他們都當作精神病。它在靜悄悄中傳播,大家都沒有防範意識。」平安說。

官方態度令患者絕望

不肯就範的人們,一直在用自己的生命,搏最後的時間,死也要弄清楚自己到底得的什麼病,因為他們絕不相信自己生不如死的症狀是嚇出來的。而且,不會說話的幼兒也會恐愛嗎?

病友一批批走了,一批批又接上。遺憾的是,從初期恐慌、怕死,到不斷加重的病痛折磨,使很多人尋求速死。這些人想,我死都不怕,還說我是「恐愛」嗎?越來越重的病狀是專家、國家都不能推翻的鐵的事實。

更可怕的是,有患者根據多群組多區域多階層的考量估計,此一人群數在千萬之眾!但,人們無從核實,因為,沒有人比政府更有能力統計核實,而在中國,十年了,沒有看到任何政府級的關注。

早在二零零三年,一個網名叫天問的小夥子,去了CDC,並找到疾控中心趙玉民(音)主任,但沒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二零一零年一月, CDC搞了一次網絡調查,邀請患者做HIV和其他不明病毒的調查。滿懷希望的林峰和其他病友共五十九人,十七日到達北京後,沒想還是HIV檢查和一個常規體檢,什麼額外的都沒查。CDC報告上的結論是:精神正常。之後,他們又被安排到北京地壇醫院檢查。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二月十一日結論出來了:精神不正常,其他都正常。與CDC完全相反!

一樁國家立項調查的事情,竟由一個傳染病醫院下結論,使本來就痛苦不堪的病患心理雪上加霜。別小看這事!因為得不到論證,他們就不能像愛滋病人那樣享受國家免費治療,儘管他們的症狀比愛滋病更嚴重、更具傳染性,而且存活期越來越短,從以前的五至六年,縮短至兩年多。HIV過了急性期以後會無症狀,以後會再出症狀;陰性感染者的症狀、包括咽炎卻會一直存在。暫時沒出現的症狀會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出現。因此,令人傷感的是,他們很羨慕愛滋病人。

官方固守著以愛滋角度解釋此症的立場,不願從新型病毒感染去考證,從而開展這方面的研究。面對無數患者,從政府、醫院到媒體,統一了一個自欺欺人的口徑:你恐愛。這很讓人困惑。當年的愛滋病毒,也是經過了十年的時間才被確定的。「恐愛症」也已經被叫了十年。十年間,為什麼就不可能產生新的病毒?這個奇怪的稱呼還要誤人多久?!

《京華報》記者吳鵬(音)曾採訪過林峰。那天,林峰怕傳染到他,謝絕了室內喝茶的邀請,堅持站在寒風凜冽的北京街頭接受採訪,講述他發病以來的整個經歷。而主編看過吳鵬幾千字的採訪報導後,冷冷地說:「你如果報導的話,就別在這兒幹了。」

台灣著名醫師王元甫判斷,這可能是一種新病毒,因為它有傳染性,會引起免疫系統的反應,這跟愛滋病毒很類似。精神疾病的症狀都是行為方面的,如焦慮症、憂鬱症等,不會引起那麼多免疫系統的反應;慢性病毒攻擊免疫系統,會造成免疫系統的破壞。這群人都有相似的免疫系統症狀,可能就是病毒感染引起的。

一位美國華人,不忍心看到這些患者的慘狀,請來一位醫生開展這方面研究。之後得出結論:變異皰疹病毒,或是HPV「尖銳濕疣」和HSV「皰疹病毒」組合後的新病毒。不是HIV感染。是一種對人傷害力極大的病毒。目前沒有特效藥物。

高精度圖片
愛滋病防治觀念才剛建立,看不見的HIV陰性感染殺手卻更嚴峻。(AFP)


患者最迫切的願望是,國家和世界衛生組織能開展這方面的病毒研究。他們願意獻出自己的身體,成為研究的物件;他們知道,自己可能趕不上攻克這種病毒就已死去,但至少能為被他們感染的親朋好友帶來生存的希望。許多後期患者至今沒有自我解脫,是想在自己生命最後為親人或社會做點什麼;許多人已經自殺,是因為心裡承受不了親人所遭受的痛苦。

政府和醫院逃避不了這一責任,後者竟拒收這些病人。當他們站在醫生面前時,醫生會抬頭看他們一眼說,你這是恐愛,便不再開口,也不給開任何藥物。再堅持問下去,就會被罵成神經病。

政府為什麼這樣做,很多患者都料到了。從奧運到世博,「維持穩定」是當局頭等大事,一切不穩定因素、各種社會問題,都成了被掩蓋的物件,包括所謂「恐愛」。那麼,誰來拯救這些生命,他們的忍耐還能維持多久?!

兩百四十位病友集體獻血報復社會

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一個號稱「港灣」群組,有兩百四十多名「恐愛症」患者曾到北京協和醫院求治,結果現在沒剩一個,陸續在協和醫院死去。正是這些人,當年為得到政府重視,想盡辦法擴大感染面,首選了捐血。而後集體參與了一個群組,從深圳至上海沿途在各大城市捐血。

因為「恐愛症」病友並沒有愛滋病毒,也沒有其他可檢測出來的傳染病毒,因此在捐血過程輕易通過了血液檢測。然而進入了血庫的血液,卻包含了會傳染的不知名的「恐愛症」病毒。林峰母親在上海某醫院手術中接受輸血染病,進而傳染全家,或可從另一個方面證實「港灣」的行動已經產生了效果。

「港灣」的成員也在繁華的城市間遊走。一家一家住店,傳染所有的小姐。到二零零九年,很多夜總會按摩小姐和站街賣淫的暗娼都被傳染。

一個網名叫「末路」的深圳女子,因全家染病死光了,就開始以身體報復男人;有意傳染上文叫「害怕」的那個女子姓張,來自湖北襄樊,目前還在報復世人;那次參加CDC體檢的五十九人中的一名感染者,承認捐過血,並向同事杯子裡吐過唾沫,造成同事感染。

一位在大企業食堂工作的病患在群組裡宣佈,他讓上千職工都染上了自己的病。

某油田一位病友說,其感染了全油田的職工。

這是一個極易自殺和殺他的群體。當他們承受不住害了自己也害了親人的雙重痛苦的時候,極易走上自殺之路;當他們對官方的不作為憤怒到極點時,他們也可能會去殺人。他們又是個自我封閉的群體。除了在群組裡跟病友探討各自的症狀,他們不讓周圍的人知道自己的病情,即便是自己也被感染的親人。他們怕遭到歧視、怨恨和拋棄。

人類滅頂之災將臨?

高精度圖片
如果二零零三年中國第一例「恐愛」病例受到重視,並預防監控,七年間能挽救多少生命和家庭?(AFP)


如果二零零三年,國家CDC能重視網友天問的病情報告,預防監控,七年間能挽救多少生命和家庭?

如果七年間,國家CDC、衛生部沒有以精神因素為藉口,推阻無數病友的上訪,會有查出病因的多少次機會?

如果一開始,國家除了對患者做HIV檢測,更以嚴謹的科學態度,明察患者陰性的其他可能,「恐愛」的可笑名字會出爐嗎?

然而,這只是如果。人死不能復生。

很多病友,因為一次次檢測都是陰性,又相信了醫生的話:「你們沒事了,可以過正常生活,跟家人一起吃飯了。」取消了防止別人感染的措施,把親朋好友也拖入痛苦的深淵。

在生命被漠視、尊嚴被踐踏的痛苦中,他們開始採取極端的行為。

由於被封閉和自我封閉,很難確定這個群體有多少人,只知道他們來自各個地區、各個階層,年輕人居多。寬廣的網路上有許多這樣的族群,有的已存在多年。一個網名叫「尋找真相的人們」的群組,已有六年多網史。

對富士康「十二連跳」自殺事件、多起砍殺孩童血案、殺光全家再自殺等近幾年陡然升高的極端案例,他們有著不同於官方的獨特見解:人沒有必要為了財產去殺人;事情沒有危及到自己和親人生命的時候,也不至於這樣;戀愛失敗,不可能造成這種心理扭曲的做法;工作壓力大,可以去別的地方做,生命是寶貴的,為什麼非得死呢。由於有著特殊的經歷,或許他們看出了其中端倪。

他們無法理直氣壯地為自己的生命抗爭,因為他們永遠羞於啟齒。他們似乎只有默默地等待奇蹟,以珍貴的生命押寶。他們在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或準備提前離開世間的時候,有一個悲涼的約定,他們會把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告訴下一個人。就這樣,一個個傳下去,延續著他們的悲慘世界。

「我想探索一條路,試驗吃各種藥,記錄下來,我哪天不行了,還能告訴孩子、家人。」退役軍官平安這樣表示,「如果這個病無藥可救,那可能將是人類的滅頂之災。」◇

========================================================================================

中外專家談HIV陰性感染
文__華明

高精度圖片
愛滋病毒(HIV)的疫苗研究取得進展之際,在中國另有一群人正受HIV陰性感染肆虐。(Getty Images)


目前「恐愛症」在中國已經演變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個別患者的報復心理導致整個社會遭殃,令感染者日益增多。專家表示中國的「恐愛症」很可能是由一種未知的病毒所引起的,國家應該擔負起檢測和治療的責任,不能用「恐愛症」一推了之。

八十年代美國檢測出第一例愛滋病人後,愛滋病毒(HIV)以驚人速度蔓延,目前全球數以千萬計的人受感染。中國已成為世界愛滋病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官方的數字是感染人數已近百萬,而據現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做訪問學者的河南民間抗愛滋病專家高耀潔醫生的估計,中國的感染者人數可能高達千萬。

伴隨著愛滋病毒(HIV)的陽性感染,在中國另有一群人鮮為人知的病:HIV陰性感染。他們大多經歷過不良性行為,並出現類似愛滋病的病症,卻不為愛滋病醫生所確認,被定為「恐愛症」。有專家認為:此定論過於牽強,大面積的心理疾病不太可能,很有可能是未知病毒,國家應該展開研究,責無旁貸。

官方醫院檢測報告

「這個人群數目龐大,並產生愈來愈多的社會心理問題,已經嚴重困擾著臨床工作者。」衛生部愛滋病專家諮詢委員會臨床組組長和愛滋病臨床專家組副組長李太生早在二零零七年就撰文稱。

杭州第六人民醫院每年接待四、五千這樣的病人,《南方都市報》去年十月報導,按中國三十個大城市至少一個醫院接收來估算,這個人群至少有數十萬人。

今年一月,國家CDC性愛中心調查了五十九例自疑為「不明病毒感染」者,在北京地壇醫院對他們進行臨床體檢,包括常規體檢(含內科、外科、腫瘤科、五官科和皮膚性病科)、實驗室檢查(肝功能、腎功能、血糖及血常規),並在該中心進行性病愛滋病特異性檢查(HIV病毒載量測定、CD4+T淋巴細胞計數、HIV核酸定性測定、HIV抗體檢測ELISA法、抗-HCV檢測及梅毒特異性抗體檢測TPPA法)。

檢查結果報告:這五十九例體檢者均出現不同程度的非特異性臨床症狀,如低熱、乏力、皮疹、淋巴結腫大等,並影響了患者的日常生活,愛滋病相關檢查無一例陽性。報告總體分析,該組人群多數無明顯器質性病變,少數生化檢查異常者,亦與其主訴的臨床症狀不相符合。報告評估,考慮主要為精神因素所致。

據此報告,國內愛滋病專家給這類人群下了「恐愛症」的結論。但也有質疑者。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科研部的助理研究員萬延民表示:「我接觸了一些朋友,說他們完全是恐出來的,似乎解釋不通」。「不能完全排除新的病原體感染。」

恐愛症?專家:過於牽強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傳染病問題專家胡宗義博士接受採訪時表示,從這個報告上看,中國官方醫院能做的愛滋病檢測都做了,就目前的醫療檢測手段,應該可以排除是愛滋病。但並不能排除有其他未知病毒或其他疾病。

對於中國的HIV陰性感染現象,胡宗義認為,很難用「恐愛症」解釋。他說,這個人群的基數很大,而且不斷擴展,已經不是個別的心理現象,而是已成為一種社會現象。

高精度圖片
中國「恐愛症」人群基數龐大,且不斷擴展,並非個別的心理現象,而已成為一種社會現象。(AFP)


而且,心理疾病會導致失眠乏力等症狀,個別嚴重到死亡也有可能,但不會有這麼明顯的淋巴腫大等類似愛滋病的特徵,以及大面積的傳染性。如果都用「恐愛症」來解釋,恐怕過於牽強。

美國「恐愛」治療 HIV陰性研究

據胡宗義介紹,「恐愛」現象是存在的。在美國,也有一些人患有恐愛症,他們的HIV的檢測是陰性,並有一些類似愛滋病的輕微症狀,通常伴隨著憂鬱和恐懼感。

但美國有完整健全的心理檢查體系,相應的治療措施,這種個別現象,通過心理醫生治療,大多緩解,並沒有形成像中國這樣大的人群聚集,也沒見到這樣嚴重的「恐愛」病症和傳染性。

對於HIV陰性研究,據美國相關研究機構介紹,自從愛滋病和HIV發現後,美國出現症狀很像愛滋病但抗體陰性的人,約有三萬多人。隨著人數增加,美國CDC逐漸重視起來,加大了對這部分人群的研究力度。

二零零六年,他們發現了一種類似HIV但又不是HIV的病毒。這個病毒破壞人體的所有系統——神經系統、血液系統、消化系統、免疫系統等。感染此病毒的人少則活六個月,多則生存十二年。任何一種抗病毒藥物效果都不明顯,在三個月後全部失效。許多科研機構和公司一直在研究藥物,但毫無進展。

此病毒具有傳染性,以性傳播為主,在急性感染期唾液、汗液都能傳染。不過,奇怪的是,此病毒在不同的人種身上表現不同。黃種人和黑種人症狀很明顯,存活期很短,白種人極不明顯,從一九八三年到二零零九年發現的三萬多病例中,僅有一例白種人,症狀輕微。

未知病毒?國家展開研究責無旁貸

而在中國,很多專家也認為很可能是一種未知病毒。「目前還不能判斷它究竟是不是愛滋病病毒的新型感染,但我們傾向性的意見認為,很可能不是愛滋病病毒感染,有可能是其他的一些新型的或者是未知的病毒,像肝炎病毒,或者是一些其他的病毒感染的可能性也存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愛滋病預防控制中心辦公室主任、主任醫師趙文立表示。

浙江東陽市孫氏本草中醫藥研究所的孫傳正認為,愛滋病可由多種病毒引發。愛滋病的全稱是「獲得性免疫缺損綜合症」,而不是「HIV綜合症」,所以認定愛滋病的前提並不限於HIV抗體陽性。只要具備「獲得性免疫缺損」諸多症狀,不管是何種原因,何種病毒所致,都符合「愛滋病」的定義。「如果你有全身的愛滋病症狀,HIV陰性有意義嗎?」

他認為,愛滋病症狀顯著而HIV抗體長期陰性有三種可能。一是有可能感染了HIV變異病毒。例如零五年一月,美國首先發現了新變種「3-dcrHIV」。該病毒的潛伏期可以很短,症狀出現僅需幾十天時間。而中國檢測不了,所以如果是HIV-3型感染,HIV抗體的檢測結果只能是陰性。二是有可能感染了成人T細胞白血病病毒(HTLV)。當感染了該病毒後,其症狀與HIV/AIDS十分類似,但檢測HIV抗體是陰性。三是有可能感染了與HIV/HTLV相類似的未知病毒。

胡宗義認為,不管是精神上的疾病或是未知病毒感染,國家應該擔負起檢測和治療的責任,不能用「恐愛症」一推了之。

據大陸的這些患者介紹,在中國,所有的治療管道都不通,胡宗義表示不可思議。實際上,目前在中國已經演變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個別患者的報復心理會導致整個社會遭殃,令感染者日益增多。而國家則不能再繼續「視而不見」,展開病理研究刻不容緩。◇

===================================================================================

病友,別哭!
文—— 九天劍

高精度圖片
愛滋孤兒的眼淚令人心碎,而未知的新型病毒其危險和「威力」遠超過愛滋。(AFP)

極度錯愕地讀到一則檄文,讓我深感悲涼。

這篇「告全國、全世界類HIV病友書」帶我走入一個垂死的龐大人群。他們得了同一種病,像愛滋又不是(HIV陰性),因為醫療機構查不出,又無意下工夫,近年情況嚴峻。

十年來,中國就像一鍋沸水,上下翻騰。明白的,冷眼旁觀大戲,糊塗的,在裡面醉生夢死。

在包二奶、泡小姐、婚外情的紅塵濁浪中,他們一時慾念,做了以命換性的傻事——高危,追悔不及,在病痛的折磨中耗盡「濃縮了的人生」。他們愛父母孩子、妻子丈夫、親戚朋友,可他們不敢再愛,不能再愛,連住在一個屋簷下,一個鍋裡吃飯,共用一個浴室,抱一下孩子,握一下老母親的手,都成為奢侈,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沒有高危行為、卻被故意感染的人更冤。有一句話叫「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他們的情況正是這樣,不同的是,糟糕一萬倍。現在,他們不只是有苦,不只是說不出,他們面臨的是——死亡。

愛滋病是我們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可他們卻羨慕愛滋病人!因為,愛滋病在明處,被醫院、國家乃至聯合國看重,處處防範,免費救治;他們在暗處,沒藥吃,沒院住,甚至沒有醫生願意正眼看他們,還把他們喚作神經病。雖然事實告訴我們,這種新型病毒的危險和「威力」遠超過愛滋,而病人卻一再遭到冷遇,就像文中所述「生命不能與富貴者的寵物狗相提並論」。

這樣的一大群人,活在一個「爭做」世界第一大國政府的陰影裡,十載輪迴,自生自滅,毫無尊嚴。他們悲痛欲絕,進而化悲痛為激憤。

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就在人們為房子心焦,為票子發燒,為孩子哭嚎,為N奶風騷的大環境下,這股肅殺潛流,正悄無聲息地在漸漸做大。

有人選擇了自殺、濫殺,有人破罐破摔,組成同歸於盡的「敢死隊」,以一當十,以一當百,把病毒和怨恨撒向已經夠爛的社會,企圖用生命敲擊當局的良知;千百萬人的厄運隨之降臨……

縱觀中外歷史,對強大的瘟疫,沒有哪個政權敢如此輕視;而今,世界上最集權,最虛榮、最在嘴上代表人民的中共政府,竟麻木到眼看一批批病人奔走呼號,而後撲倒,又一批批呼號力盡,又倒下,十年而無動於衷!於邏輯不符,於情理不符,於智力不符!只與它的本質相符。

網上讀了病友的悲慘故事和咬牙活下去的生死相約,幾近落淚。過去有一部電影叫作《被愛情遺忘的角落》,感動了一代生活在情感沙漠裡的人;今天,大批生命已經或即將被未知病毒帶走,我們卻只能看著,這是多麼令人痛心的事!

不知道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發文的那位叫「長久」的作者是否仍在世,因為,從這一群體的短暫歷史看,活過兩年的人不多。我在心中暗暗為「長久」祈禱,希望這個在痛苦中仍然愛心不滅的年輕人生命長久。

為了不使中華民族遭受斷代的威脅,我們把他們的泣血故事拿出來警世。希望生命的香火得以延續,氾濫於世的無煙性產業從此絕跡,百姓的女兒回歸家庭、學校、田園。

在這無法謀面的文字中,我想對病友說,病毒和瘟疫再強大,也強大不過人心。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只要一息尚存,心中願存善念,甚而走進宇宙大法的光焰,奇蹟就有可能發生。◇

本文轉自【新紀元週刊】175期「封面故事」欄目(2010/06/03出刊)
http://mag.epochtimes.com/b5/177/index.ht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06 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