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社會矛盾頻發 維權抗暴加速升級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6月9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我是伍凡,現在是《伍凡評論》第188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社會矛盾頻繁爆發 維權抗暴加速升級。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維權抗暴在中國最近這10幾年來持續不斷的發展,我們大概可以分為3個階段來分析這個維權抗暴。第一個階段開始於上一個世紀的1998年到99年開始,當時中共使用國家暴力對待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迫害,廣大的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思想自由,進行了英勇的長期的反抗。這場維護修煉者權利的運動受到了中共的殘酷鎮壓,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關押、逮捕、判刑,被割去器官最後喪失生命,這個階段使得中國的民眾承受了重大的壓力。

第二個階段開始於本世紀的2002年到2003年期間。當時從河南的鄭州、開封等城市開始,緊接著從大慶油田、遼陽鐵合金廠爆發了大規模的下崗工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勞動權利、生存權利的工潮,引起了全國各地的呼應,他們工潮就開始靜坐、罷工、示威、遊行等等。但是那次工潮被中共鎮壓下去了,工人運動的領袖姚福信、蕭雲良等就被中共逮捕判刑,有的長達十幾年徒刑。

國內有很多維權人士認為維權運動的「維權」這兩個字的概念開始於「孫志剛事件」。2003年湖北青年孫志剛,他在廣州街頭因為沒有辦法提供他的身分證,在被拘留期間,在收容所被廣州的公安活活打死。這件事情引起了全國非常密切的關注,有三位學者是許志永、滕彪和俞江上書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指出收容遣送辦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規定是違反中國憲法和相關法律的,要求把收容規則要撤銷。

大概一個多月以後,溫家寶就簽署了國務院命令,公布新的有關在城市流浪和生活有困難的人士的救助管理辦法,要原來的收容遣送的辦法被廢止。這件事情在中國近期的維權抗暴運動中起了相當大的作用,就維護個人權益起了很大的作用,並且法律專家學者在這個事件中維護人權、改善法規都起了積極的作用。

可是從那之後,就是2003年之後,中國大地上維權運動興興勃勃的興起,不但是下崗工人維權,在職工人、公教人員、知識分子、復員軍人、被拆遷戶、家庭教會的教友、地下教會的信仰者,以及數量巨大的農民工,都逐漸走上維權的道路,參加了維權的隊伍。

第三個階段是從08年開始的,7月1日楊佳在上海襲擊了上海公安局,殺死和殺傷將近10名公安人員,這就標誌著中國的維權運動轉向了暴力反抗。2008年9月4日開始,吉首市又爆發了上10萬人的抗暴,他們因為被非法集資的案件所困擾,並且他們所繳納的錢拿不回來,所以這些民眾就高喊口號:「還我血汗錢!」有的爬上高樓要跳樓,有的是堵住各個主要街道街口,使得火車站不能用,火車停擺。

中共調動幾十輛的武警軍車來逮捕這些民眾,可是當時民眾並沒有想到要用武力反抗,但是有十萬民眾來抗議政府,民眾還沒有想到要武力反抗。但是到2009年5月10日發生了鄧玉嬌事件之後,使很多人們腦筋打開了,他們想一個弱小女子敢為了維護自身權利以死相抗,難道這些男子漢們不敢起來反抗嗎?人們都在想。所以從楊佳事件一直到鄧玉嬌事件,是中國維權運動轉向了暴力反抗的重要的轉折點。

根據中共公安部門的統計,從1993年開始,中國發生的社會群體事件一年就有8700起,到了05年上升到8萬7千起,06年超過了9萬起,到了2008年,一年超過12萬起,所以中國的維權運動遍布大江南北,維權運動正是方興未艾。

可是我們分析一下,到08年之前,中國的維權運動基本上還是上訪,個體上訪、集體上訪,請願、靜坐或者步行,後來就發展到自焚、自殘、下跪等等,一直到了楊佳、鄧玉嬌和湖南的吉首群體反抗之後,才打開人們的思路,知道對中共政權你自焚也好,下跪也好,請願也好,上訪毫無用處。所以現在中國的維權抗暴運動也已經走上了個體的或者群體的武力反抗,他們所採取的方式,一個就是群體性的暴力反抗,或者是個人的武裝襲擊,再一個就是採取罷工的形式。我們看看幾個例子。

2009年11月13日,成都市有位婦女叫唐福珍,她為了保護自己的房產,自焚而死,最後還被加一個罪名:「非法抵抗執行公務」,臨死還加這個罪名在頭上。2010年4月13日,在遼寧省莊河市政府面前有大批的群眾跪在市政府門口,要求市長出來解決貪污腐敗的問題,市長拒絕。

這兩個事件在中國大地給人們很大的刺激,當自己受欺負,受迫害,還要去自殺還要下跪,這是人過的日子嗎?所以從那以後,人們就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要求。2010年5月25日,開封市有一位婦女叫李艷君,她是回族人,她的家 被強拆掉了,所以她非常生氣,說:我們絕不自焚,絕不下跪,我們要求開封市政府法辦瀆職,抓捕罪犯,拆除違建,還我家園,市長道歉!

你看人們思想已經在轉變了,覺得自焚也好,下跪也好,不能解決你的問題的,只有奮力反抗。那麼進而更有,到了今年6月1日,鄭州市管城區十八里河鎮南劉莊一個村民劉大孬,他開了一部箱型車,撞向了那些上百個要來強拆房子的強拆隊伍,當時就撞死了6個人,撞傷了二十幾個人。這位村民劉先生他講:你要拆我的房子,不讓我活了,那我也不讓你們活,我以命抵命。這是非常明顯的武力或者是暴力反抗。

那麼在同一天6月1日,發生另外一件槍擊案的事件,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郵政分局保安隊隊長朱軍,他領了衝鋒槍和手槍,進到了零陵區法院4樓辦公室,朝著正在開會的6名法官開槍,當場打死了3名法官,另外3名法官受傷,而他也自殺了。

這兩件事情表明什麼呢?一件是農民開車撞死公務人員;另一個是保安隊長拿著衝鋒槍打死法官,這兩件事情充分的說明了中國社會崩潰的前兆,它一個強烈的信號給人們,就是民眾的承受能力的壓力已經到了極限,也就是社會的弱勢團體,弱勢群眾以及弱勢的個人,他們已經鋌而走險,他們的權益不能得到保障,那麼鋌而走險,以命抵命,用仇恨報仇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這是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

有位學者把中國最近這幾年來殺人的、自殺的事件做個歸類,他分成3類:第一類是有目標、有目的的殺人和自殺,比如楊佳事件;還有一個自焚的唐福珍女士,為了自己的房子而自焚;還有富士康的跳樓,「13跳」的事件,有目的的。第二類是沒有目的的濫殺,就從今年的元月份開始,一直有6起到7起的殺幼兒園,殺小學校的學童和小孩,這是沒目的的濫殺,洩發自己的憤怒心情。

第三種,目標不是很明確的,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去殺人,比如像殺這個法官,你是真正為了報仇嗎?他並沒有報仇到他要殺的那個法官,而把別的法官,無辜的法官給濫殺了。但是儘管如此,那個農民劉大孬和這個保安隊長朱軍,被人們稱為英雄,尤其是朱軍成為「楊佳」式的英雄。而那個農民人家也替他叫好。那個朱軍殺過之後,幾百個民眾拿了花圈衝進法院去悼念那個自殺的朱軍。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中國的民眾對中共政權是恨之入骨,能夠殺官員,殺貪官,是拍手叫好。

以上我所講到的,近幾年來中國社會所發生的這些殺人的事件,比如楊佳、鄧玉嬌、劉大孬和朱軍,這些事件在在表明了中國社會積蓄了一種憤怒的能量,這種能量的積蓄已經到達了高度危險的程度,並且隨時會以一種匪夷所思的,異乎尋常的方式洩露出來,爆發出來。這種這種爆發的程度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個體現象,而實際上他們一個共同特點,他們都是弱者,他們用弱者的手段向強者挑 戰,他們不服輸,即便死了我也要以死抵命來爭取我的權利,要發洩我的仇恨。那麼上面所講的都是一些殺人,最後以旁人看來都是失敗者,但是我們講有沒有成功者呢?有。

在中國近幾年來,以武力反抗,以武裝起義的形式反抗中共政權的,有一樁值得大書特書的事件,那就是黑龍江省富錦縣的農民,他們為了保護他們自己的土地,跟中共政權鬥了好多年,甚至有幾千個農民包圍了幾百個武警、公安,他們用棒用棍,用鐵鏟,打得這些官員們抱頭逃跑,最終他們贏了。

最近中共富錦縣的政府不得不宣布,把被中共官員所貪污所沒收的8千張土地還給了農民。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事件,農民以鮮血和生命保衛了自己的財產,保衛了自己的土地,這是他們的命根子。由此可見,中國老百姓你只要挺身而出,集結力量向中共政權反抗,在一定的條件下中共不得不低頭,因為他們知道老百姓死都不怕,他還怕你中共什麼呢?

所以在這裡我一再想,中共欺負的是弱小者,欺負的是沒有勇氣或者膽量反抗他們的,一旦中國老百姓真正豁出命跟它們拼的時候,共產黨不得不讓步,因為他們也是人,他們也怕死,當以死相待的時候,勇者為勝。是啊,一個人拿著衝鋒槍把3個法官打死,又打傷3個,等於是1條命換6條命,可見中共現在在面臨這種局勢下,它一定要深思,也不得不深思。

中共統治下的這個社會究竟會暴亂到什麼程度,因為老百姓看到了我再求你是沒有出路的,唯一的生路,唯一能夠生存的道路,就是奮起反抗,爭取自己的生命、財產和尊嚴。上面所講的是維權抗暴中的一種形式,武力反抗。

現在有另外一種形式出來,那就是工人罷工,這個罷工潮正在中國的大江南北轟轟烈烈的興起,已經形成了一個連鎖反應。罷工首先是從哪些工廠開始的?是從國營工廠,還有一個就是台資、外商這些公司他們爆發了罷工潮。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在廣州佛山南海日資的本田汽車公司,他們一個月的薪水平均只有一千五百塊,而同樣的工作從日本聘請來的日本工人,一個月是5萬塊,幾乎是33倍的差別;中國工人拿1塊錢,日本工人要拿33塊,這差別太大了!

做同樣的工作,為什麼中國工人和日本工人差別那麼大呢?難道中國工人技術不行就不是人嗎?所以這些本田公司的中國工人他們罷工了,而中國的工會、中共工會的工作人員,不但不去幫助罷工的工人,反而雇人來打這些罷工的中國工人,這是很混帳的!中國共產黨所豢養的工會是幹這種壞事。

至今為止,這些工人還沒有完完全全接受日本資本家所提出的條件,光在五月份,在中國各地所發生的罷工事件將近有15起,其中包括河南、山東、江蘇、廣東、雲南、北京、甘肅、上海、重慶,都是一些沿海地區和一些富裕地區,這些工人他們看到外國工人的生活的時候,他們也知道如果我不爭取、不罷工,那我就得不到改善生活的機會,所以他們接二連三的罷工。

河南平頂山上萬名紡織工廠的工人罷工,已經超過了20天,這樣罷工有沒有效果?完全有效!因為中國工資太低了,共產黨一直講說要建立內需市場、內需市場,占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工人、農民和農民工,他們的收入不能提高的話,怎麼有內需?怎麼樣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所以只有通過罷工,這是一種維權的方式。

這個罷工首先不會傷害自己的身體,我不做工了,也不許別的工人進來到這工廠來做工,接著跟工廠爭取談判,或者和外商資本家談判,才可以復工。那麼富士康「13跳」之後,它的老闆郭台銘不得不提高工資,改善工人生活,開始提高22%,到了最後決定提高到30%的工資。儘管如此,工人是不是都滿意呢?不見得,因為他的工資壓的實在太低了。

那麼這條路是中國維權的一條方式,一條道路,除了以死相抗之外,我覺得以死相抗不是最好的方式,萬不得已不走這條路,而用罷工的方式占領工廠、佔領土地,因為這些都是中國老百姓支持的,把這些資產占領住跟工廠來談判,再不行才用以死對抗的方式來對付他們,殺共產黨的狗官。這兩個方式結合起來,就能夠改變中國的面貌。現在共產黨知道,如果不再提高工資,不再改善工人的生活,將會引起一連串的全國的大罷工。

所以我在這裡對中國的工人們、農民工們,向你們提出建議,你們要運用自己罷工的手段,罷工的武器提出要求。首先,第一個要改善自己的生活,提高工資,並且提高勞保,提高工傷福利,受了傷以後要有福利待遇,並且要提出養老保證金等等,這些不但能夠保證你家庭的生活,還能保證你下一代教育的資金。這是第一條,從經濟上來達到這個目標。

第二你在組織上要達到目標,要有能夠成立工會的地方,都要成立獨立自由工會。這工會是不受共產黨操縱的,不要讓共產黨的黨支部在裡面秘密的操作,完全由工人自己組織起來成立工會。成立地區性的工會,最後成立全國性的獨立自由工會,這樣工人才有力量。

第三點你要盡到社會責任,一旦你工會成立之後,壯大起來了,首先是保護自己工人的利益。第二,並且你要關心和關懷社會上的弱勢群體,要參與人道和人權的事業,要救護、愛護別人。再一點,你們要提出環境保護的要求,要求中共政權以及資本家保護你的生產、生活的環境,整個水土、空氣、噪音、溫度等等,都要提出合理、合情、合法的要求,保護你們能長久的在自己土地上生活和工作。

最後你們要參與世界各國的國際性的工會活動,參與工會的國際事務,這樣你們工人有尊嚴的生活,有體面的生活。溫家寶不是講要給老百姓幸福和尊嚴的生活嗎?共產黨不會給你的,你們要爭取,通過組織工業會這個手段來爭取你的經濟利益、社會地位以及生態環保的生活環境和生產環境,這一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如果你工人自己不起來保護自己的權利,共產黨不給你,你怎麼辦呢?只有靠自己組織起來。所以我在這裡再重述一遍,組織起來、聯合起來、團結起來,和共產黨進行維權抗暴鬥爭。維權抗暴走到現在十多年了,現在有一個新的曙光,那就是人們覺悟了,看到了共產黨那麼邪惡,你不給它施加壓力,它是決不退讓的。你看那唐福珍女士,為了保護自己的房子,把自己燒死了,共產黨根本不關心你,它不會掉眼淚的,掉眼淚的是你們自己的家屬。

我們不需要走那種自焚下跪的道路,那是沒有尊嚴的,要走一條有尊嚴的道路。了不起你是用命抵命、以命拼命,共產黨在這種狀況下它不得不害怕,共產黨它也要它的命,它也會想要財產。在這種狀況下你逼著它退讓,那麼在這種前提下,逼著共產黨退讓之後,要求政治改革,結束共產黨的專政,這才是中國工人、農民工、其他各行各業的弱勢團體最好的出路。

結束共產黨專政,徹底改變中國的社會現狀,才是中國弱勢團體、普羅大眾最好的前途。好吧,今天我談到維權運動的現狀,以及他的轉變和變化。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09 1: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