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沉淪幾十秋 烽煙滾滾血橫流

鳳凰論壇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猛回頭
大地沉淪幾十秋,烽煙滾滾血橫流。
  傷心細數當時事,同命何人雪恥仇?
控房價,年年談,不見成效;
軟著陸,騙人民,如坐火箭;
房產稅,年年拖,拖到何年?談公平,只空談,不付執行;
潛規則,竟比那,法律可信;文體界,更是那,烏亂不堪;
巨斂財,留後路,離國而去;只留下,穢空間,痛何以堪;
這議論,都是個,隔靴撾癢;當時事,全不道,好像顛狂。
倪若是,現政府,勵精圖治;保得住,下一代,不遭凶殃。
俺青年,就吞聲,隸他宇下;納血稅,做房奴,也自無妨。
怎奈他,把國事,全然不理;滿朝中,除斂財,別無他長。
俺青年,再吞聲,真不得了!
好像那,千里堤,滿是鼠穴。
文體界,假爭光,財色兼收;房產商,官勾結,奴我三代;
房地產,一業興,制廢百業;高耗能,高污染,弱我國力。
現政府,假調控,毒計中藏;自享樂,結果是,國禍民殃;
這中國,哪一點,我還有分?
這朝廷,原是個,代理奸商。
替奸商,做一個,守土官長;壓制我,眾青年,幸福嚮往。
俺青年,自應該,想個計策;為什麼,到死地,不慌不忙?
房產稅,不實行,拒國影視;不欣賞,國聯賽,足籃尤重;
庚寅年,青年人,我要發言;不成功,不是我,中華兒女。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等待》與《自由生活》的作者哈金,應書香社、作協會長陳翠英邀請,將於7月27日的聚會中,與亞特蘭大地區的文友以電話訪談交流。
  • (大紀元記者關式明香港報道)陳應祥三代都在香港新界石崗菜園村生活,他出生、讀書、結婚在菜園村,這裏是他的根。他婚後,把太太Suki接到菜園村居住。今年尾,他們將迎接小生命的誕生,他寄望孩子能在大自然的環境中長大,對大地有更親暱的接觸和體會。他還在花園種下結婚時過禮用的椰子,現長約有3尺高。與其他村民一樣,他們都寄望菜園新村的新生活到來,希望政府能盡快發出建屋牌照,落實農業復耕計劃。
  • 7月28日是唐山大地震34週年紀念日,在此期間,全國各地都在上演電影“唐山大地震”,據媒體報導,幾天來,該電影催淚效果驚人,票房也相當驚人,賺足了金錢和眼淚,甚至說,熱映堪比“阿凡達”。但有很多網友評論,“唐山大地震”中有一樣東西被淚水沖走了,那就是真實的歷史。
  • 「國際環保歌手」馬修連恩即將在8月10日發行睽違2年的全新音樂專輯《傾聽‧大地的聲音》,首波推薦曲《Live Arrives》找來新師姐溫嵐擔任MV女主角。溫嵐以裸妝上場,髮型則清湯掛麵,化身為大地女神,與馬修連恩演父女。兩人雖首次合作,但默契十足。
  • (據民視新聞報導)雖然黨務、選舉兩頭燒,不過為了實際了解新北市民的心聲,蔡英文日前悄悄變裝,到永和河濱公園去騎腳踏車,沒想到認出蔡英文的竟然是個嫁到台灣的日本人,當場還跟蔡英文反應,在附近騎腳踏車會聞到臭味。
  • 《唐山大地震》上映之後勢如破竹,劇情引人熱淚。在第一天的首映,就繳交出3300萬元的票房佳績,打破了之前《赤壁》所創下2700萬元國產影片的首日最高票房紀錄。而受到矚目的是在片中飾演母親的徐帆,她是電影中催人熱淚的主要原因,對此,徐帆表示自己只是將自己能感受到的,盡量地表現出來。
  • 建築物屋簷、雨遮是否納入地籍測量、計算房屋權狀坪數引起爭議。內政部長江宜樺今天表示,關於屋簷、雨遮的測量登記方式,將在3個月內找出可行的折衷方案。
  • .dbp.sz.or-史瓦濟蘭生命力專題之1 非洲大地東南角靜靜的躺著一顆待琢磨的鑽石─史瓦濟蘭。這個生性和平的民族正努力從金融風暴轉型,萬哩外的中華民國也從各方伸出援手,協助友邦展現最原始、強盛的生命力。
  • 各位來賓,女生們,先生們:大家好

    截至今天,三退人數已經持續穩步增長到77,176,824(7月20日)。沒有任何事情比這個更有意義來紀念720反迫害十一週年了。無聲的數字包含千千萬萬動人的傳說,也成為解體中共的威力巨大的銳利神劍。藉此機會,讓我們對77萬三退勇士表示衷心的祝賀。也向推動這次退黨浪潮的千千萬萬的退黨服務人員、媒體、正義人士表示深深的敬意。

  • 湖北省委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副廳級幹部黃仕明的妻子陳玉蓮進省委大門時被當作訪民遭受武昌區公安局駐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暴毆,一時間在神州大地成為特大新聞。得知是省委的人後,立馬有公安領導趕去道歉、送禮。陳家表示,不斷有來人說情說打人的還是先進單位,要求輕處理或不處理,不然會影響單位的聲譽。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六名警察先是被下崗停職反醒等候處理,據說還有更嚴厲的處罰等待,有些人可能連警察都當不成了。這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而中共卻是常常有此等大水,也就常常會有龍王廟被沖。對所有的警察來說,這個事件,以及這個事件的處理,都是個嚴重的警示,不知警察們看清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