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四

一家三代親歷法輪大法的神奇

曉理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提起法輪功,也許你會問: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不讓煉還煉,抓、打、關也不放棄?」

其實,有這個疑問是因為你還不了解法輪功。這也不能怪你,因為中共要想打倒誰,就會編造謊言、動用一切輿論工具、調動整個一部國家機器為其服務,不給人說話的機會,所以,老百姓腦子裏都是被中共灌輸的造謠污衊之辭。謊言重複一千遍好像就成了真理,有的人就被矇蔽了。

本輯幾位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也許你能找到問題的答案。(為了他們的安全,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林玉娟:修煉大法不僅讓我健康,也讓我成為婆婆誇讚的好兒媳

林玉娟,眼睛特別明亮,雙手結實有力,一看就是個精明能幹的人。她修煉法輪功已經有十六年了,有太多難忘的經歷,這裏只講了一點點。

我今年五十歲,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我是個生活在疾病痛苦中的人,渾身是病。腦供血不足,洗澡時經常昏死過去;慢性胃炎,遺傳性心臟病,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藥;風濕,夏天沒脫過線衣,沒穿過裙子;還有多種婦科病。我到處求醫,中醫、西醫、偏方,都試過,也治不好。社會上興起氣功熱,我也去,一個一個的試,目的想祛我的病。今天這個功,明天那個功,練了一溜十三遭,也沒治好。對我來說,疾病和痛苦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我母親得乳腺癌,煉法輪功真的就煉好了

一九九三年,我母親得了乳腺癌,別人介紹她煉法輪功,她就去煉了,真的就煉好了。她們那當時有幾個乳腺癌病人,那些人都先後去世了,只剩下我母親一個,而那幾個人還都是家庭條件好的,營養、保健都有條件,也用的起好藥。我母親的經歷使我動心了,法輪功真有這麼神奇呀,我也想學法輪功。

剛煉了幾天,就趕上師父辦講法班。我幸運的買到兩張票,就和女兒一起參加了師父一九九四年五月七日到十七日在吉林大學鳴放宮禮堂辦的講法班。由於參加的人多,禮堂盛不下,就分成白天和晚上兩個班,我和女兒參加晚上班。

參加法輪功講法班結束後,我感到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怎麼活了。

講法班結束後,我感到一身輕,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真是不翼而飛,因為不知不覺的就好了,再也沒有病痛了。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怎麼活著了。以前不知道怎麼活著,以為追求錢,有錢就是幸福,自己活的很累,總想追求錢總也達不到,痛苦的折磨自己。不知道生活的意義是甚麼,整天渾渾噩噩。學了法輪大法,知道人生的意義了,知道怎麼樣做好人了,很多事情能想的開了,生活輕鬆、有意義了。

修煉後,我女兒遇到一件事,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那是二零零零年,女兒上初中。一天中午放學,女兒正走在十字路口,被一輛汽車撞出去十多米遠。周圍的人都說:完了,這下撞完了。女兒從地上爬起來,手錶表蒙子摔壞了,胳膊擦破了皮。司機嚇壞了,說:「送你上醫院吧。」女兒說:「不用。我沒事兒,我媽媽是煉法輪功的。你送我回家吧。」司機和周圍的人都很驚奇:「法輪功這麼厲害(東北方言:神奇,了不起)。」

我親歷中共為迫害法輪功找藉口,編造所謂「一千四百例」謊言

真正修煉法輪功,師父就保護。可是是不是真修,只有自己知道。就在九四年五月,我剛剛得法的時候,我父親得了肺癌。為了給他治病,家裏花了好幾萬元,幾乎把家裏所有的積蓄都花光了。父親看我母親煉法輪功乳腺癌好了,也要煉功。他只是打坐,不學法,心裏想:藥我也吃著,功我也煉著。他以為這樣保險,根本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來對待。自己都不能誠心誠意的修煉,還想要師父保護,這怎麼可能呢?七月,我父親病情加重,就去世了。

一九九八年前後,有人來找我母親調查我父親病逝的情況,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煉的。我母親告訴他:「我丈夫決不是煉法輪功沒的,他五套功法都做不全,書也不看,他也沒把自己當煉功人。我們家為了給他治病花了幾萬元,這事你可以到單位去問,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乳腺癌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沒吃一粒藥,你也可以去問問。」那人一聽,沒說甚麼,就走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為迫害法輪功找藉口,編造了所謂「一千四百例」,有不少都是像我父親這樣的,還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根本就沒有走進來,得了絕症的,到處去治,比劃過兩次法輪功的動作,最後去世了。這不是迫害法輪功的理由,醫院的病人沒治好死了,就該迫害醫院和大夫啦?像我母親那樣,由於修煉法輪功,真正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去做,絕症煉好了的又有多少?為甚麼不去調查這些人呢?

所以,我父母和我本人的親身經歷,使我更相信法輪功。十多年來,我一直在修煉著。法輪功給我帶來的變化太大了,可以這麼說:沒有法輪功就沒有現在的我。

學法輪功以後,我不再計較不公,看淡了錢財,主動為人著想得人信任

就說我和婆婆的關係吧。人說婆媳關係最不好處,我說那是我學法輪功以前。學法輪功以後,我不再計較婆婆曾經對我們一家的不公,而是主動替她著想,因為法輪功要求修煉人按照「真善忍」去做,無私無我。我也懂得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不能冤怨相報,而應與人為善。我買了房子,把舊房讓給婆婆住,婆婆從外地搬來,我伺候。婆婆患有老年痴呆,理智不清,非常偏執,糊裏糊塗,有時連我也不認識,說話顛三倒四。我本來是個急性子,個性很強,不讓人。自從學法修煉以後,我去掉了爭強好勝的心,耐心伺候婆婆。婆婆小便失禁,我也不嫌棄,給她擦洗,照顧她。我做家務,給她做好吃的飯菜,給她講故事,陪她說話,念書給她聽,告訴她法輪大法好,教她念「法輪大法好」。

慢慢的,婆婆意識清楚些了,尿失禁也好了。我陪她坐著念書的時候,她常摸著我的腿說:「我這命怎麼這麼好,攤上你這兒媳婦。」我說:「你得感謝法輪大法,沒有大法就沒有我,我是修真善忍」才變好的。」她說:「嗯,大法好,你也好。」

我家經濟上比較緊,丈夫工資不高,我下崗多年,靠打工維持生活和孩子教育。但是,大法修煉使我對錢財看的很淡,無論做甚麼,都講誠信,時刻記著「真善忍」。我批發電話卡的時候,有兩次,顧客多給我二百塊錢,我都如數返還給他,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會佔人一點兒便宜。」他很感激,說:「以後給你付貨不用數,這樣的好人現在沒有。」是啊,對於小本微利的買賣來說,二百塊錢也不是小數。常人都奔錢,只有修煉法輪功的才能做到誠信無欺。

十多年來,我在很多地方打過工,無論我在哪兒,老闆都很信任我,讓我管帳,錢都放心交給我。一個老闆說:「修法輪功的都給我,我都要。」

我丈夫,家裏的小叔子、小姑子都支持我修煉,也都接受我給他們講的真相。他們還經常告訴我:「嫂子,你幫我念法輪大法好啊。」小叔子拿錢給老人裝修房子,最後剩下壹千塊錢,他說:「這錢給嫂子買電腦吧,她煉法輪功好,讓她好好煉吧。」

以前的同事見了我都說:「她以前性格可爆了,現在變的可是真好,煉法輪功變化可真大呀。」

我遇見甚麼人,只要有緣,就把我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親身經歷講給他,告訴他:「法輪大法好」,教人做好人,與人為善,講「真善忍」,要是人人都真誠、善良、寬容、忍讓,那社會不就和諧了嗎?告訴他不要相信中共廣播、電視、報紙上的假話,那是騙人的。我對每個人都很真誠,把他們當親人一樣,所以我一講大夥兒都相信。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共產)黨、團、隊。」@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提起法輪功,也許你會問:「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不讓煉還煉,抓、打、關也不放棄?」本輯幾位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也許你能找到問題的答案。
  • (shown)提起法輪功,也許你會問:「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不讓煉還煉,抓、打、關也不放棄?」本輯幾位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也許你能找到問題的答案。(為了他們的安全,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 (shown)我來到的這個煉功群體中有很多老年人,他們是因為生病才來修煉法輪功的。從他們的身心變化,我見證了修煉「真、善、忍」的奇效。陳太太煉功兩個月後,原來又黑又瘦、連喘帶咳的病態消失了,完全變成了滿面紅光、健步如飛、神采奕奕的新人;一次她在外面走路時,一位以前的同事看到她,驚呆的以為大白天碰到王太太的鬼魂,因為同事根本沒想到她能康復,以為她早已經離開人間了。
  • 我於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七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身心受益、脫胎換骨。雖然九九年「七•二零」江××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但我得法修煉後脫胎換骨的變化,我的三十多位親戚、孩子的老師、我的很多同事同學都親眼見證了,他們都明白真相,都認同法輪大法好,也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很多人也走入了修煉,也都受益匪淺,在此不能一一詳述,只記述幾個典型事例。
  • 當一個人身患絕症,現代醫學已無藥可醫時,那種恐懼、無奈、不捨、不甘心卻又無力回天的心情,伴隨著整日生不如死的折磨,那是無法用語言來準確表達的,是人生最不幸的時刻。
  •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一身病…修煉不到半年,我一身輕。我沒有見過師父,只是看大法書。懂得了按「真善忍」修煉做好人的道理,我不發火了,時時提醒自己處處做好人。家庭和睦了,鄰里關係也好了,心裏很舒暢。
  •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公園鍛練。看見掛著一塊大布,上面有「法輪功簡介」,而且是免費教功。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身體沒有哪個地方感到不舒服了,也想不起來吃藥了…我講一講我的家人因為相信大法的福報的故事。
  • ...此時我的父母已經修煉了法輪功,他們不但沒有向姑姑們爭遺產,反而告訴姑姑、姑夫:錢財我們一分都不要,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就不要再提了,我們不放在心上。姑姑、姑夫們被震撼了,震撼於父母在利益與親情面前選擇了維持親情、放淡利益...
  • 人生道路的坎坷,輕生的念頭一直纏繞著我。我開始尋找人生的真諦,後又皈依佛教,但從沒改變相信黨,它抹黑法輪功的罪名我都信,江×× 要三個月消滅法我也相信。因為我知道這個黨歷次搞運動的手段,不管是對、錯,幾乎沒有失敗過。我想:除非真有神在…
  • 我弟弟五十二歲,在腎移植六年後,也就是零八年九月開始出現尿毒症狀態,病情急劇惡化,全身浮腫,頭腫的像大頭人,肚子腫脹像扣了個盆…僅學法輪大法七、八天就絕症全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