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五(完)

學大法後身心轉變 眼鏡也不用了

曉理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提起法輪功,也許你會問: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不讓煉還煉,抓、打、關也不放棄?」

其實,有這個疑問是因為你還不了解法輪功。這也不能怪你,因為中共要想打倒誰,就會編造謊言、動用一切輿論工具、調動整個一部國家機器為其服務,不給人說話的機會,所以,老百姓腦子裏都是被中共灌輸的造謠污衊之辭。謊言重複一千遍好像就成了真理,有的人就被矇蔽了。

本輯幾位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也許你能找到問題的答案。(為了他們的安全,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楊潔的故事

楊潔個子很高,身材像個籃球運動員。她說話聲音清脆,性格爽朗、直率,非常隨和,易於相處。她講述自己的故事的時候,眼睛裏閃著真誠的光,讓你看到她的心。

以下是她講述自己的故事:

我屬羊,今年四十四歲。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得法前我身體不好,渾身是病,嚴重風濕、肩周炎、腰疼、頭痛,胳膊、腿冒涼風,天天早晨都得讓人抬才能起來。還有家族性遺傳的鼻炎,治不好,天一冷就犯,一到冬天就感冒,單位裏任何人感冒都能傳染上我,老遭罪。身體不好使我整天心情不好,性情暴躁,總跟我丈夫吵架,他不跟我吵,我找碴跟他幹,瞧不起他,他的一舉一動、為人處事處處不順我心。我也瞧不起婆家人,跟婆婆、小叔子不說話,家庭關係搞的很緊張。整天生活在痛苦中,覺得活著沒意思,甚至有輕生的想法。

我那時在紡織廠工作,單位活兒不多,閒著沒事,很無聊。我就想:這麼浪費時間,白瞎了(東北方言:可惜),不如學點兒啥。我婆婆煉法輪功,就借書給我看。她借我一本《悉尼法會講法》,我一看,講的太深奧了,看不懂。過了不長時間,我媽媽過生日,在家裏遇見我姐姐,她也在煉法輪功,就提起來,她說:你快煉吧,真好啊。我回家跟婆婆說我要看《轉法輪》,婆婆就給我請來了一本《轉法輪》。

一看《轉法輪》,我驚呆了: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嗎?以前想做好人,不知道怎麼做,也不知道人為甚麼活著,更不知道甚麼是修煉和修煉的道理。正像《轉法輪》裏講的:「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看完一遍我就想:這功法這麼好,我一定得學。我跟婆婆說:「教我煉功吧,我也學。」就這樣,我開始走入修煉。

婆婆教我煉功,帶我去看師父講法錄像。我眼睛近視,戴眼鏡,看東西看半個小時就眼睛疼,搞得腦袋也跟著疼。那天看錄像,走到半路想起來忘了戴眼鏡。婆婆說:時間不早,別回去取了。我沒戴眼鏡看講法錄像看了三個小時,沒事兒。從那以後再沒戴眼鏡,看東西也不疼了,腦袋也不疼了。

我一直堅持煉功,身上的病全好了,早晨起來也不用人抬了。從打看完師父講法錄像回家,就再也不感冒了,鼻炎也好了。二零零三年「非典」大傳染時期,不但我沒事兒,我丈夫、孩子都沒事兒。這是親身受益的,是實實在在的。

紡織廠女工多,在一起經常罵人,背後議論別人,婆婆長媳婦短的,說別人的壞話。以前我也是其中一員,學法以後,我想:我知道了「真善忍」,我可不罵人了。一下子就改變了,感覺自己素質一下子就提高上來了,不同流合污了。

我修煉法輪大法了,師父要求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幹活越糊弄、越輕巧越好,我認認真真地幹活,多幹了也不吱聲,利益上不跟別人計較。紡織廠的活兒一般都是兩個人一班,和我搭伙的人總離開,不幹活。我不吱聲,她不幹我幹,沒有和她計較。幾年後,我回單位,她拽著我的手說:「姐呀,再也找不到你這麼好的人了。」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

在單位,同事總出去玩兒、吃飯,整個風氣就是吃喝玩樂、佔別人便宜。有一次他們又要去,我真不想去,可是又不好說,因為整個社會風氣都是這樣,也不能怪單位這些人。我心裏說:求求師父,幫幫我,我不想去,真不想去,我要回家。結果他們也有事沒去成,我就順利回家了。我如果不是學了法輪功,真的就要和他們一樣學壞了,我們單位裏有不少夫妻反目,家庭破裂的。我對丈夫說:「咱能有今天,是法輪大法救了我,也救了你,否則非學壞不可,那就沒有今天了。」

我跟丈夫的關係也好了,就算他不會說話不會辦事我也不怨他,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明白道理了:夫妻之間是緣份,同時也有責任,我能善待別人,為甚麼就不能善待自己的丈夫呢?隨後,我跟婆婆、小叔子的關係也好了。

以前我總自卑,覺得自己不如人,學法以後我覺的自己活的幸福、充實,感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學了法輪大法以後身體健康,心靈淨化,家庭和睦了。我丈夫看到我身體好了,性格變好了,對他也體貼了,更支持我修煉了。

婆婆去世以後,留下一套房子。丈夫兄弟三人,除了我們家都有自己的房子。叔叔說房子給我們,兩個媳婦爭來爭去。問我,我說:怎麼處理都行,我沒意見。她們說甚麼難聽的話我也不吱聲,修煉人不計較。我以前是個急脾氣,得理不饒人,沒理辨三分,還記仇,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非和她們打起來不可,也絕對不跟他們再來往。現在,我能夠心平氣和的對待家裏的矛盾,發自內心的不去計較利益得失,我反而覺的很輕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可是,他們只能去造謠編謊,也只能毒害那些對法輪功不了解的人,和那些昧著良心想要從中撈取甚麼東西的人。那時我就想:「修大法沒錯,師父講的都是真的,否則我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變化和感受。這個法我要煉一輩子,永遠都不能放棄。」」

*****
本輯五位大法弟子的故事說完了,她們講完自己的故事後,都說:我的事太平常了,沒啥好說的,像這樣的事在大法弟子中到處都是,太多了,說也說不完。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創造了很多看似平凡的神奇故事,是人類永遠值得珍惜的財富。唯願世人了解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願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提起法輪功,也許你會問:「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不讓煉還煉,抓、打、關也不放棄?」本輯幾位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也許你能找到問題的答案。
  • (shown)提起法輪功,也許你會問:「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不讓煉還煉,抓、打、關也不放棄?」本輯幾位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也許你能找到問題的答案。(為了他們的安全,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一身病…修煉不到半年,我一身輕。我沒有見過師父,只是看大法書。懂得了按「真善忍」修煉做好人的道理,我不發火了,時時提醒自己處處做好人。家庭和睦了,鄰里關係也好了,心裏很舒暢。
  •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公園鍛練。看見掛著一塊大布,上面有「法輪功簡介」,而且是免費教功。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身體沒有哪個地方感到不舒服了,也想不起來吃藥了…我講一講我的家人因為相信大法的福報的故事。
  • ...此時我的父母已經修煉了法輪功,他們不但沒有向姑姑們爭遺產,反而告訴姑姑、姑夫:錢財我們一分都不要,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就不要再提了,我們不放在心上。姑姑、姑夫們被震撼了,震撼於父母在利益與親情面前選擇了維持親情、放淡利益...
  • 法輪功師父妙手回春的神奇事蹟。從1992年5月13日至1994年12月21日,李洪志老師應各地官方氣功科學研究會邀請先後在中國各地共辦班講法傳功五十六次,每期約十天,數萬人次親自參加傳授班,所到之處,均受到學功者的熱烈歡迎和大力支持。實踐證明,法輪功的功效奇特,已產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本文摘錄自:【徵稿選登】專題: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好。
  • 我默念了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心裏不想停下來,還想默念,繼續默念下去,覺得心裏順暢了。連續默念兩天後,心裏清亮了,神情變得理智了,再回想往事,也沒氣了,也恨不起來了,幾天後,藥也停了,從此身心都變得好起來了,直到出獄,沒出現過一次休克和不適現象,渾身輕鬆,像沒有過任何病史的人一樣精神。
  • 學法輪大法前,我每天早晨晨煉,大風大雨下雪天都要去,二十多年下來,仍然天天吃藥,卻沒三天好日子過,活的很累很苦。學法煉功一個月零三天,我就不再吃藥了,達到了無病一身輕,高血壓、心臟病、低熱、支氣管炎、腰疼等將近二十種病都不翼而飛了。
  • “沒戴眼鏡,字怎麼那麼大呢?每個字還亮晶晶的呢,我還以為戴著呢。”…彭大媽學法輪功學法練功不到兩個月,全身病不翼而飛。
  • 我的丈夫是一個具有功能的人,上至天堂,下至冥王殿他都去過,他說他去過的星球像個西瓜,可看到的地球像個芝麻,到那邊想吃甚麼,一想就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