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魚保羅和四年上演一次的大童話

7月6日,章魚保羅「預測」德國隊輸給西班牙(Getty Images)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7月8日訊】本屆世界盃最著名的預言大師章魚保羅大概應該去警察局申請24小時人身保護了,因為有些德國球迷揚言要殺掉章魚保羅,燉肉吃,就是因為在德國和西班牙爭決賽權之前,保羅「預言」西班牙會贏,更要命的是,西班牙的確贏了。

保羅是條見過世面的章魚,2008年就憑藉著觸角開始了預言師的生涯,「燉肉威脅」不是什麼新鮮事,比如上個星期六,阿根廷球迷就揚言要把它燉肉吃,因為它預言了阿根廷的敗北,而阿根廷雄鷹也很配合,0比4大比分被德國隊大炮轟了下來。當時的保羅在德國球迷眼裡可是個大紅人,大福星呢,阿根廷球迷如果真的要來「燉肉」,德國球迷肯定和他們幹起來。

現在德國球迷恨不得和阿根廷球迷聯手把它燉了,分了吃了。所以說,這個大大的身子上頂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的章魚其實是非常酷的,在德國人的地盤,居然敢預言德國隊輸,難道他不知道嗎?飼養他的人也是德國人啊,或者是它早已經預知這個人不是鐵桿球迷,不會對它動手?

本來想在昨天德國隊輸給西班牙以後就寫一篇關於章魚的文章,結果有事情拖到了第二天,早上一看柏林晨郵報,我樂了,想起了章魚保羅。

頭版頭條沒有懸念,寫的是德國0比1負於西班牙,世界盃夢碎。讓我樂的是淹沒在後面第30版世界盃專版裡一篇關於荷蘭進入決賽的文章中的一句話,也是最關鍵的一句話:「這是一場『德國製造』的質量品牌的勝利。」原來荷蘭隊裡有5個人在德國甲級聯賽踢球,在這篇佔了半版的文章裡大書特書這些荷蘭隊員是如何誇在德國踢球的環境是多麼的好,從醫療護理,對球員的關心,到飲食等等等等都是一流的。還借用了Zastrow的話:「德國足球甲級聯合會(Bundesliga)是世界盃最大的贏家。」

看到這裡,我笑出了聲:德國隊輸了,沒關係,咱們德國人還是贏了!你說了半天,不就是一定要贏嗎?管它贏的是什麼呢。怎麼有點像我兒子和女兒搶玩具?兩個人都要一個毛絨狗狗,哥哥力氣大,搶到了手,妹妹哇哇哭,哭了幾聲沒有意思了,睜開眼睛,看看四周,啊,那邊還有一個毛絨貓咪,她三步並作兩步衝過去,把貓咪抱在懷裡,一邊挑釁地回過身,鼻子翹得老高,像個勝利者似地沖哥哥說:「哼,我有貓咪!」我兒子今年五歲,女兒三歲。

那篇誇德甲的文章和章魚有關係嗎?表面上沒有,但其實關係很大。直到我看了這篇文章,才明白了幾個我一直都沒有能夠搞明白的問題:為什麼一個小小的足球能夠讓這麼多人如此癡迷?在柏林的球迷大街上,30萬人在暴曬高溫下居然能夠堅持幾個小時,我只要想一下這樣的情景就已經要暈倒了,他們卻樂在其中。而且,為什麼一向理智的德國人那麼熱衷討論那個章魚的觸角伸向貼著哪個國家國旗的瓶子?

因為愛國情懷?太牽強了,得諾貝爾獎也夠給國家爭光的了,怎麼就沒有30萬人聚集在大街上看頒發諾貝爾獎呢?因為對體育的愛好?說不過去,德國人慢跑和騎自行車鍛練的人不比踢足球的人少多少,可也從來沒有因為哪個德國運動員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得了賽跑金牌而人們放鞭炮慶祝的。

足球之所以讓柏林足球大道上的30萬人一起歎息,一起歡呼,就是因為,足球就是大人的童話,大人什麼時候能夠像孩子似的又跳又叫?又哭又笑?什麼時候可以像幼兒園的小朋友一樣,在不生病,又沒有任何其他原因的情況下不去上班?

正是因為這就是一個大童話,所以大人們盡可以放心地去「相信」章魚的「預言」而不用擔心被人笑話,盡可以因為一條章魚用觸角預言了對手的勝利而任性兼搗蛋地說「我要把它燉了」,也盡可以像小孩子似地大聲說:「我輸了,可是我還是贏家啊!」

四年一次的這個大童話裡,最冷靜、最酷,但是又身處最中心的應該算是章魚保羅了。它被球迷愛死,也被球迷恨死,而在它面前,即使是最會裝酷的球迷都得露出本相。我的一個朋友,一個一直自稱不偏向任何一個球隊的德國華人,在聽說保羅預測西班牙勝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2008年歐洲盃決賽上,保羅預測德國隊贏,結果西班牙隊贏了。這次該不是又沒有預測准?--呵呵,這個話,你怎麼不在保羅預測德國隊戰勝阿根廷隊的時候說啊?

當然我不會去質問他了,不過就是在這裡偷笑一會,大童話嘛,誰會把它那麼當真啊?三天之後,流出了河道的河水就要回來了,世界盃也會一步步淡出人們的談話。人們再次穿上西裝革履,提著公文包步入辦公室,回到家裏還是要挽起袖子下廚房,話題又會回到油鹽醬醋,老婆/老公孩子。直到四年以後大童話再次降臨,人們的臉上再次畫上各色的國旗,烈日下再次忘情歡呼,或者相依痛哭。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7-08 1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