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真的路

最真的路

只有最真的路,它才能重新帶動社會新的歸正潮流。(clipart.com)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最近,在幫朋友找有需要代筆的人,然後上網查了相關的關鍵字想要了解了解。赫然發現,原來「代筆」已經被現代人說成所謂的「寫手」。

也許我總是很單純的覺得,有些人很想出書,想找到比較能寫的人,由他口述,就像採訪一樣記錄下來,然後再一一的修改,最後整理成書。

因為我有另一個朋友的書是別人代筆的,我的朋友快接近視障的程度了,如果都由他寫,要寫到什麼時候呢?但是他覺得他的生命故事是可以感動人,給這個社會一點正的能量,所以想到要出書。

這種單純的想為社會付出的這個出發點,真好。可能我接觸到的都是很單純的吧!

在現代人所謂的「代筆」、「寫手」的出現,被現代的一部分出版商為了錢、為了名,把書的文化都變成了一種怎樣的現象呢? 那就是代筆者連訪問都不用訪問,只要作者掛個名人、給個肖像權放上他的照片等,其它居然由代筆者自己想辦法編寫出來??? 於是書變成了一文不值,不值得看的情況被批評著。

市面上的書成為了很多的不真實,而那些書居然有很多都是暢銷書,有多少讀者把其編寫出來的內容奉為圭臬,可是有時連書的作者都不知他出書的內容是什麼,因為是被編寫出來的,其實看了真的很感慨。感慨連書的文化在前幾年出現了這種不真的假相。這種現象把很多用心寫書的人,都被擠到不知哪去了。

我現在再回頭來看,從大紀元時報一開始發行的時候,我就一直看到現在,也已經習慣了,外面怎麼樣,我也只是知道媒體的情況有比較大的差別,其它在文章或書籍的部分倒是沒想過那麼多。可是現在讓我再對照看看大紀元的文章,我才驚覺,原來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呀!

而到現在,剛好我也已經開始投稿文章一段時間了。

我想投稿大紀元文章的筆者,可能都會像我一樣,要寫出一篇文章之前,都會先想想,這樣寫,對別人是否有正面能量的幫助?這樣寫是否有符合大紀元這個報紙的一股清流,是否配放在大紀元時報裡面?其實作者都該為自己寫的文章負責。

看著大紀元裡面的文章,有時除了感動之外,還會到落淚的程度。有人曾看完大紀元時報跟我說,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用心寫的文章了,並不是指我的文章,他指的是大紀元裡面的所有文章。

這樣的對比,我很感謝,感謝自己一直有機會看著大紀元,看了那麼久,甚至還投稿了。以前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怎麼配放在大紀元,現在覺得可以了,可以放了。

之所以投稿,也只是想說常常看文章,總該回饋一些什麼所以也就參與寫一些文章。

每當我檢視完自己發表的文章之後,再去看看其他人寫的文章時,總是感到有在其中互相提升的感覺,每次都逛到不想出來,太好看了,常常感動在其中。感謝一股清流在這社會中成長茁壯,那些曾經對現代亂象失望的人,都希望你們再等等,都希望哪天你們有機會看看大紀元。每一篇,都打動人心最深處,每一篇都讓人在無形中提升正的能量。

當你習慣在大紀元之中一段時間後,如果不小心去看了其他地方的文章,然後再回來看看大紀元,也許你會察覺很大的不同。可能真的是要比較才知道,在某個地方看久了不太有感覺,可是去另一個地方再看一看,便會發現竟是如此的不同。

這是我從大紀元創立以來,一直以一個讀者的身份到現在的一小部分心得。

在感慨中也同時感謝,感謝大紀元每個人的努力,日久見人心,久了人家會看到他的努力的。其實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社會的各個層面中,有很多不正的,一直在繼續的敗壞下去,與此同時卻有著覺醒的人,不斷的堅持走最真的路, 不怕困難的堅定走下去。

因為只有最真的路,它才能重新帶動社會新的歸正潮流。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孔子的忠恕思想,對中華民族誠實不欺、寬以待人、與人為善的傳統美德的形成,影響深遠,至今仍有深刻的教育意義。
  • 話要從九五年說起,當時我正在讀初中三年級,老師們每天都說初三是關鍵的一年,人生的轉折點,考上重點高中就等於有一隻腳跨進了大學校門的門檻。偏偏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我得了腸潰瘍,肚子脹的難受,每天要跑幾次茅廁,也可能上課時間去,也可能午休晚休時間去。雖說不是什麼疼痛難忍的大病,但當時年齡小,心理承受能力小,醫生囑咐不能吃冷酸辣甜,油膩食物,當時在學校吃住,吃的哪能達到醫生的要求,於是在食物上特別注意,簡直是小心翼翼,人也消瘦了很多,臉色也發黃。
  • 樊噲發問劉邦:「沛公是想有天下呢,還是只想當一個大富翁?」
  • 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全面金融改革法案上月底在眾議院獲得通過,但由於該案在參議院尚未得到足夠的支持,表決被延至七月中旬。所以,在美國民眾享受獨立日假期的烤肉和焰火之前,奧巴馬看來沒法簽署此一法案。
  • 可能沒有人能會料到,自從胡錦濤提出要「堅決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風」——「反三俗」的短短時間內,一直順風順水的相聲演員郭德綱第一個被拿來「祭刀」。
  • 我們先看一個具體的事例:

    在黑龍江新肇監獄有一個因搶劫被判無期徒刑的罪犯叫張奎武。他是一九九七年送到監獄開始服刑的,也就是在這一年,在獄中,他開始修煉法輪功。儘管他是一個失足浪子,但是想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真正修煉者的信念使他決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 我和他是高中同學,一直都是還不錯的朋友,今年我們分別考上大學後,我有一次開玩笑要他當我男朋友好不好?他說好。過幾天我又問他是不是真的把我當女朋友?他說是。可是自從確認男女朋友關係後,他以前會天天打電話給我,現在一個禮拜都不連絡,打給他就說他在忙。等到了假日打給他,他才會和我一起去吃飯,但也不會安排一些什麼活動之類的。我們這樣到底算不算男女朋友?他真的喜歡我嗎?
  • 曾在亞特蘭大執教、寫作、得獎的哈金(本名金雪飛),與亞城書香社以及寫作協會的文友於7月27日電話訪談甚歡,為文友留下深刻的感受與迴響。
  • 近日由馮小剛指導的電影《唐山大地震》在大陸熱播。劇中母女32年愛與恨的情感交織,引發了無數人的垂淚,然而也有人指出,似乎電影應該叫做《唐山一家人》更為恰切。因為地震中真實的災情和地震所引發的人禍中,帶來巨大人員的逝去,遠比電影中所報導的悲涼更令人垂淚。影片中究竟是藝術還是真實?是天災還是人禍?是對生命的珍視還是對生命的漠視?
  • 世界上沒有幾個國家像今天中國大陸這樣亂象叢生的。十天裡:南京大爆炸驚天動地。同一天吉林永吉縣水庫因未預警洩洪,幾千人被淹死。長沙稅務局爆炸案、遼寧男子手刃交警、河北煤廠工人開鏟車肇事、山東淄博市又發生砍童案……這只是網友從民間渠道曝光出來的消息,那些被官方捂蓋著,封鎖扼殺的消息就不知道還有多少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