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長青:一位波蘭記者對米奇尼克的評價

曹長青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9日訊】波蘭團結工會的重要參與者、波蘭最大報紙《選舉日報》的主編米奇尼克,最近到北京訪問,跟一些中國知識精英座談,並上網回答問題。圍繞著米奇尼克對中國現狀的判斷和建議等,在海內外的一些知識份子中間引起了一些爭論。

支持者認為,米奇尼克是“波蘭反對派運動的設計者、靈魂人物”。他在波蘭的經驗,尤其是他給中國知識精英的建議(跟共產黨抗衡要講究策略,注重妥協等),對當今中國的民主運動具有重要意義。

但批評者認為,米奇尼克提出中國的反對派“應該是當權者的合作者”,“只要民間社會採取暴力,就會激起政府暴力,最後的結果是內戰。”“現在我們需要等待,等待共產黨人意識的變化”。“面對專制要採取革命的話,那必然是實施專制的革命者”等等,不僅和中國現實脫節,更等於是讓中國人做順民。在共產黨嚴酷鎮壓異議聲音的當今中國,反抗和鎮壓的力量完全不對等的現狀下,根本談不到什麼跟中共妥協、合作、討價還價;反而是應該啟迪和呼喚更多的中國人覺醒,認識到共產黨是邪惡這一真實,才可能有機會結束共產統治。

雙方的爭論逐步升級,最後支持米奇尼克的人提出,海外的流亡人士不如米奇尼克“懂中國”。而批評者則指出,國內的一些知識精英,由於資訊無法完全自由等,可能也不真正瞭解米奇尼克和波蘭。

在雙方爭論之際,波蘭駐臺灣的記者沈漢娜(HannaShen),在網上讀到我的文章“米奇尼克給中國開錯藥方”之後,來信表示,她完全認同我的觀點。沈漢娜在共產波蘭出生、成長,後留學美國,近年則常住臺灣。她為波蘭的報刊寫稿,也不時在中文報刊和她的博客(http://hannashen.tripod.com)上發表關於波蘭、臺灣和歐美等問題的文章。最近在臺灣《自由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是談米蘭.昆德拉被揭出當年曾做共產黨線民問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從這個網址看到(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oct/19/today-o6.htm)。

跟波蘭知識界有密切來往,對當今波蘭情況非常瞭解的沈漢娜說,米奇尼克非常左傾,希望中國人不要聽米奇尼克的建議。她撰文表示,米奇尼克也給波蘭開錯了藥方。我把她這篇英文短文譯成中文,希望中國人也瞭解一下波蘭人怎樣看米奇尼克。下麵是譯文:

自1989年起,作為《選舉日報》的主編,米奇尼克嘗試在波蘭社會左右輿論、建構標準。他一度曾被稱為波蘭的政治正確之父。但在最近幾年,他的影響力消失,他的報紙的銷售量也驟減。為什麼那麼多的波蘭人,包括一些波蘭知識份子聽不進去米奇尼克的話?回答很簡單:米奇尼克給共產主義垮臺後的波蘭開的藥方沒有效果。他開的是什麼藥方呢?

第一,反對“除垢法”(除垢法是限制前共產黨人,尤其是曾給共產黨打小報告的秘密員警或線人,謀求政治和公共服務領域的位置)。除垢法在德國和捷克都做得很成功。但在波蘭,米奇尼克領導的報紙指控除垢法的支持者有獨裁者傾向。那些主張司法追究前共產黨高官責任的人們,也受到米奇尼克的指責。米奇尼克和他的報紙非常虛偽,他們的報紙甚至雇用了前共產黨的秘密員警。

第二,跟共產黨人密切合作,持續試圖描繪共產黨人是管理國家的專家們。自1989年起,米奇尼克和許多共產官僚成為朋友,比方說雅魯澤爾斯基將軍。雅魯澤爾斯基曾在1981年實施軍管,但米奇尼克強烈反對追究雅魯澤爾斯基的責任。發表在《選舉日報》1990年5月1日的一篇文章中,米奇尼克表示,波蘭共產黨的財產不應退回給人民,後共產黨人有擁有那些財產的權利!由於這份資源,前共產黨精英得以繼續主導波蘭的銀行、工業和媒體。

1989年之後,有一個對波蘭共產黨人實行的“愛的政策”,米奇尼克是創建者之一。由於這個政策,導致波蘭在轉型過程中缺乏司法正義的追求,此舉阻止了我們重新構建信任社會、修復被摧毀的司法制度、以及促進各方和解。

現在,波蘭人民開始懂得,米奇尼克給我們開的藥方是錯誤的。但我們花了二十年才意識到這一點。

附:沈漢娜的英文原文:

Startingfrom1989AdamMichnikastheeditorofGazetaWyborczatriedtocreateopinionsandstandardsamongPolishpublic.HewasoncecalledthefatherofpoliticalcorrectnessinPoland.Inthelastfewyears,however,hisinfluencesvanishedandhispaperhasfacedasuddendropinsale.WhydidmanyofPoles,includingsomeofthePolishintellectualsaredeaftowhatMichnikissaying-TheanswerissimplethemedicineheprescribedtoPolandafterthecollapseofcommunismdidnotworkout.

Whatwasthismedicine?

First,anti-lustration.Lustration(excludingofparticipationofformercommunists,andespeciallyinformantsofthecommunistsecretpolice,inpoliticalandcivilservicepositions)hasbeensuccesfullydoneinGermanyandinCzech.InPolandthenewspaperledbyMichnikaccusedsupportersofthelustrationofdictatorialinclinations!ThosewhoadvocatedtheideaofbringingtojusticetheformercommunistshighrankofficialswerecondemnedbyMichnik.Heandhisnewspaperweresohypocriticalthattheyevenemployedinthepaperformerinformatsofcommunistsecretpolice.(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oct/19/today-o6.htm)

Second,closecooperationwithcommunistsandconstantattemptstodescribecommunistsasexpertsinrunningthecountry!From1989MichnikbefriendedmanycommunistapparatchiksforexamplegeneralWojciechJaruzelski.

MichnikstronglyopposedtheprosecutionofJaruzelskiwhoin1981proclaimedmartiallawinPoland.InthearticlewritteninhisnewspaperonMay1st1990MichnikclaimedthattheassetsofthePolishCommunistPartyshouldnotbereturnedtothepeopleandthatthepost-communisthadtherighttotheassets!WiththissupportcommunistpartynomenklaturacontinuedtodominatePolishbanks,industryandmedia.

After1989Michnikwasoneofthecreatorsofthethe“lovepolicy”towardsPolishcommunist.AstheresultofthisstrategyPolandhassufferedfromlackoftransitionaljusticeandthathaspreventedusfromrebuildingsocialtrust,repairingafracturedjusticesystemandpromotingreconciliation.

Nowadays,PolishpeoplestartedtounderstandthatthemedicineMichnikprescribedforuswaswrong.However,ittookusalmost20yearstorealizeit.

HannaShen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8-19 1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