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揭竿而起為哪樁?

葉淑貞編譯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1日訊】中國的第二代農民工在各地掀起罷工潮,相較於溫和的第一代農民工,他們顯得更大膽、更果敢,也更自我。究竟這些特質是好?是壞?會對中國造成什麼影響呢?

中國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開始進行改革,對外開放外資創辦工業。城市需要工人,而農民想要致富,因而大量的農民來到城市工作,這些農民被稱為農民工。然而,第一代農民工與在1980年代出生的第二代農民工有許多顯著的不同,這些差異導致了最近的罷工潮,也為中國的未來埋下難以預測的因子。

第二代農民工 不是省油燈

與第一代相比,第二代農民工大都受過較好的教育且生活經驗更豐富,他們外出工作大多數是為了改變生活方式和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去年的《中國農民工調查研究報告》一書中指出農民工正在發生三大轉變:由亦工亦農轉向全職非農、由城鄉流動轉向融入城市、由謀求生存轉向追求平等。從第二代農民工身上,我們可以看到這些鮮明的轉變,他們認為在城市獲得平等待遇,比只在城市生存更重要。

研究中國勞動力的專家說,那些幫助國家經濟大幅成長的第一代農民工,大多是未完成高中教育的男人,工作只為了寄錢回家,很多人覺得生活在城市就像離水的魚一樣,經常渴望農村的生活;今天的二代農民工有將近60%是女性,許多有大學學位或者是職業訓練背景,他們不像父執輩那樣把賺來的大部分錢寄回家去,且從未有回到農村家庭的意圖,他們都想在城市安身立命,而網路的接觸也使得他們更有世界觀。

高精度圖片
第二代農民工認為獲得城市的平等待遇,比只在城市生存更重要。(Getty Images)

中國人經常談到「吃苦」的能力,這也是過去農民工能在城市的混亂和匱乏中生存的重要原因。但是,相較之下,出生在1980年代及1990年代的人,即使是身處窮苦的農村地區,他們的成長環境也普遍比前一世代更繁榮些,他們想追求的是遠比第一代更好的生活。

從江西搭公車到廣州、整整站了十個小時的陸海華(Lu Hehua)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雖然身為農夫的女兒,陸小姐不認為自己最終會回到農村去。「我不想回家,想要長期留在這裡。我覺得我能夠改變自己的生活。」

外向且聰明的陸小姐,很快就在廣州科學城(Science City)一個製造投影機公司的銷售部門找到一份工作。中國兩億多移民中有三千萬在廣東,因此廣東可以說是世界的工廠。

以當地的水準來看,陸小姐每月薪水1,200元人民幣(大約是185元美金)的新工作算是好的了,這是許多資深工人才有的薪水。但是,她認為這只是她的第一步而已。

「這個公司沒有國外貿易部門。我喜歡說英文,且想到國外去。我想做國外部門的經理,最終可以有我自己的事業。」她以在大學學到的英文如是說著。

沮喪之火 點燃罷工潮

雖然第二代農民工比第一代農民工有更好的教育且生活經驗更豐富,但是他們仍發現自己被困在工廠裡工作,就像進入死胡同一樣。雖然身處都會,卻無法獲得合理的認同,也無法再往上爬升。

如今,他們的沮喪燃燒成一股史無前例的罷工潮,成為可能顛覆這個國家經濟模式的潛藏勢力。如果這股抗爭延燒起來,甚至可能威脅到共產黨最為重視的「社會穩定」。

共產黨很焦慮。在二十七個省份及城市,作秀式的偏袒工人且提高最低工資。在廣東省,三月時,每月工資最少增加了20%,達到150美元。

那看起來似乎還是遠遠不夠,因為廣東省從5月25日到7月12日之間就有三十六起罷工。

高精度圖片
雖然第二代農民工比第一代農民工受到更好的教育且生活經驗更豐富,然而,他們發現自己被困在像死胡同的工廠裡工作,且處在限制極嚴的戶口制度裡,無法讓他們往上爬。(Getty Images)

然而,當陸小姐還在作著改變生活的大夢之際,農民工們已經在這場罷工贏得勝利,也顯示除了體面的薪資之外,他們擁有更珍貴的東西──影響力。

但是,他們的生活水平改善不夠快。即使他們在外國人開設的公司擁有高階的工作,仍然持續面臨著低薪及社會福利受到限制的狀況。

廣東社會科學院的勞工專家左曉斯(Zuo Xiaosi)說:「新一代農民工正在城市生活,但是社會對待他們的方式並沒有比上一代好。這是一個大問題。這些罷工是因為薪水而起的,但是也是因為他們希望能獲得更好的生活待遇。」工人們希望他們的生活能改善一些,而不是只能輪班工作和住在擁擠的宿舍裡。

自我的一代 禍福難料

然而,《金融時報》的一篇報導指出:中國年青人所獲得的評價普遍不佳。在大多數人眼中,他們是「小帝王」、「自我的一代」。這些被寵壞的年青人多半是獨子,除了跑車、視頻遊戲和設計師商品之外,鮮少對其它東西有興趣。

但是,自我的一代正在開始齜牙咧嘴。對于飛漲房價的抗議,及最近一波汽車工廠與其它工廠的罷工中,可以看到他們一觸即發的不滿。這說明了中國年青人的期待與沮喪都升高了。這些年青人希望他們的生活比他們的父母所能夢想的還要好。這個現象對中國的未來可能會有許多不同層面的影響。

現代的中國青年更愛國,但也更自我、要求更多了。雖然他們對於中國的成就感到驕傲及自信,但對於生活也有很高的期待。各種跡象顯示:中國青年處於心神不安的境地,而這會使得中國政治的未來更加難以預測。◇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86期【西方看中國】欄目(2010/08/19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b5/188/8376.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8-21 1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