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靜:從《1936希特勒的奧運》看極權體育

沉靜

人氣: 10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3日訊】2009年11月23日,德國田徑協會宣佈,猶太裔前女子跳高運動員格勒泰爾‧貝格曼在1936年所創下的1米60的跳高記錄,將重新載入史冊,以糾正她在納粹德國期間所遭受的不平等待遇。時隔73年,貝格曼對這份遲來的正義心存感激,但95歲的她早就不能跳了。

電影《1936希特勒的奧運》(《Berlin 36》)改編自貝格曼女士的真實經歷。

種族歧視的陰霾

1933年納粹上台後,由反對奧運轉為積極支持,撥出2600萬馬克專款,傾全國之力,精心打造氣勢恢宏、形式壯觀的奧運,粉飾和諧景象,掩蓋迫害猶太人、擴軍備戰的現實,彰顯強國姿態和希特勒的種族優劣論。

國際上,杯葛柏林奧運的浪潮洶湧,美國聲明,如果德國運動員中沒有猶太人,將抵制奧運會。納粹政府不得不吸納一些猶太運動員,做做樣子。

貝格曼17歲就打破了德國跳高記錄,但因是猶太人而處處受到排擠,被體育俱樂部開除。按照納粹政府1933年頒布的「雅利安化法」,猶太身份的職員都將被開除,臭名昭著的達浩和奧蘭寧堡集中營裡,還關押著數以萬計的猶太民眾。貝格曼被迫逃亡英國。

1934年的英國田徑賽中,貝格曼榮獲冠軍。在慶功會上,遠道而來的父親告訴她,納粹對家人施壓,逼迫貝格曼回國效力。父女淚眼相對,縱千般不願也無奈。

回到德國後,貝格曼參加奧運集訓,中途猶太教練遭撤換,新教練設法阻止她練習,其他選手對她嫉妒又敵視。

1936年6月30日,貝格曼以1米60的成績打破全國跳高記錄,但並沒有被納粹領導下的體育組織承認,顧忌到這位奪冠熱門人選的成功,會引起全世界對猶太人命運的關注,以技能和水平不足為由,剝奪了她的參賽資格並從國家隊除名。想採訪貝格曼的美國記者神秘失蹤,教練恐嚇貝格曼不要輕舉妄動。

1936年8月1日,第11屆奧運會開幕,在萬字旗下,希特勒現身,10萬隻胳膊斜舉朝前,鋪天蓋地,瀰漫著軍國主義和納粹主義的氣息。

德國奧組委向全世界承諾的21名優秀猶太運動員,一個也沒出現。當組委會聞知美國奧運團已經啟程,當即把這些猶太運動員從選手名單上抹掉。只有美國的半個猶太血統的擊劍女選手海倫娜‧邁爾來了,她的父母在德國作人質。

貝格曼逃往美國,1937年和1938年兩次贏得美國女子跳高冠軍。1939年希特勒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年僅25歲的貝格曼宣佈退役,並加入美國籍。直到今天,貝格曼依然拒絕說德語,只回國德國兩次。現在,柏林和貝格曼家鄉都有體育場以她的名字命名。

男扮女反串頂替

本片對歷史背景、重大事件匆匆閃過,著重於講述兩位主角的故事,人物性格刻劃得細膩生動。

因為猶太身份,貝格曼在集訓隊中備受歧視與孤立,她在英國奪冠的照片被隊員當眾撕毀,只有聲音低沉、胸部平坦的多拉‧拉特廷待她好。

奇怪的是,拉特廷卻從不與女選手共用浴室。姑娘們心照不宣地嘲弄男性化的拉特廷,單純的貝格曼蒙在鼓裡。她們捉弄貝格曼和拉特廷,貝格曼赫然發現拉特廷的秘密,同住一個寢室上下鋪的,竟然是一個男子。

貝格曼驚愕極了,教練凝視著她,語帶威脅:「你看見了什麼?」「沒……沒什麼。」貝柏格曼猛然意識到面臨的危險。

拉特廷向貝格曼誠懇道歉,自己來此也是迫不得已。他生長在貧窮的農家,偏偏母親喜歡女兒,讓他穿女孩衣裙,粗暴打罵是家常便飯……

漸漸的,兩個被排斥的年輕人,惺惺相惜,互相扶持。

貝格曼被取消參賽資格,拉特廷同情又不安。納粹寧可讓反串女人的男子上場,也不讓真女人——猶太女人拿獎。但在柏林奧運會上,被視為跳高金牌殺手鑭的多拉‧拉特廷只得了第四名。

影片這樣詮釋拉特廷的心理,每一次的助跑起跳,拉特廷都覺得好像是貝格曼在比賽,輕鬆躍過橫竿。他回望看臺上的貝格曼,在最關鍵的一跳中手碰竿落,納粹官員大失所望,拉特廷慢慢回頭仰望貝格曼所坐的方向,一絲難以覺察的笑意閃過,在他心目中,真正的冠軍是貝格曼,他寧願失誤。會心的微笑綻放在貝格曼臉上,兩位競爭對手相知的默契,超越種族的友情彌足珍貴。

1938年,多拉‧拉特廷打破了世界記錄,獲得冠軍,卻被查出原來是男兒身,這一醜聞成為奧運史上抹不掉的羞恥。實際上,拉特廷是希特勒青年團團員,據他透露,正是納粹強迫他男扮女裝參加女子比賽的。


高精度圖片
男扮女的多拉‧拉特廷(歷史檔案照,非演員劇照)。

極權體育的變態

頗具諷刺的是,美國黑人運動員傑西‧歐文斯在跳遠和短跑項目上連破4項世界記錄,給了竭力向世人展示雅利安人種至高無上優越性的希特勒當頭一棒,坐立不安,拂袖而去。隨即希特勒懲罰了他寄予厚望的德國運動員盧茨‧朗,這位被譽為雅利安驕傲的短跑名將接到入伍通知書,幾年後戰死沙場。聯想到朝鮮足球隊教練因世界盃慘敗而被金正日勞改的傳聞,真是如出一轍。

1989年,柏林牆倒塌,東德體育帝國內幕曝光。1萬多名前東德運動員被迫服用各種類固醇和其它增強體能的藥物,許多受害的運動員在退役後沒多久就出現癌症、肝病變、不孕以及一系列心理問題。女子鉛球選手海蒂‧克列格便是其中一個,日趨魁梧雄壯,並長出體毛,她曾不止一次自殺,最終不得不做變性手術,變成男人。

2000年5月,前東德體育部、國家安全局官員以及部份科研人員因涉嫌運動員服藥案被控上法庭。「在他們眼裡,我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台機器。」克列格控訴說,「為了成績,他們根本不會在乎我們受到的傷害。為了各自的利益,我們就像是實驗室裡的小老鼠。」

中國有一位叫鄒春蘭的女舉重運動員,因為服用大量類固醇雄性激素,導致粗大的喉結、濃密的體毛,不能生育,依靠藥物來維持女性特徵,每隔幾天就要用鑷子拔掉唇邊的鬍鬚。退役後在浴池給人搓澡養家餬口,這就是曾打破世界記錄的全國冠軍的生活寫照。

亞特蘭大奧運會上風光無限的馬家軍,為何忽然在2000年悉尼奧運會上銷聲匿跡?袁偉民出書爆料,獲奧運會參賽權的7名馬家軍隊員,2人尿檢呈陽性,4人血檢超標,6人被證實使用了興奮劑或者有強烈的使用興奮劑嫌疑。

有「東方靈鹿」美譽的體操運動員董芳霄,因超強度訓練、多次忍痛打封閉上賽場,得了股骨頭壞死病。退役後動8次手術,幹臨時工月薪微薄。無奈,申請特殊人才到新西蘭執教。「年齡門」事發,董芳霄曾效力的國家隊很快發表了聲明:「改年齡是個人行為」。失去悉尼奧運獎牌的董芳霄,也失去了在異國生存的資本,處境堪憐。

眾所周知,這是一條龍的組織系統在運作,中國體育總局的奧運戰略、主管部門、教練……一連串的利益鏈條,是發自內部自上而下的不正之風!

沒有民主、不尊重人權的專制體制,是腐敗罪惡之源,靠的是非正常、不文明的崛起、不擇手段的畸形發展和虛假繁榮。在心虛中竭力維持輝煌,因而格外變態殘酷。

由金字塔結構搭建的舉國體制當中,在既得利益者的政績下,在金牌的背後,是數以萬計的運動員沉沒的成本和巨大的犧牲。被利用搾光後,一腳踢開,落魄潦倒、傷痕纍纍,不被關注,他們是金牌戰略的最大受害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8-23 10: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