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中國人都曾被黨文化毒害,看《九評》擺脫邪黨控制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8月27日訊】傾聽民心:在人前人後,羞於說自己是黨員,怕人家把自己和腐化官員聯在一起

自幼受黨文化的灌輸,把入隊、入團、入黨當作一個好的標準。步入社會,發現現實與課本差距很大,開始懷疑。看看別人開口黨員,閉口黨員,也就入了黨。其實我已經不是黨員了,在心裏早與它劃清界線,在人前人後,已羞於說自己是黨員,因為害怕人們把自己和腐化的中共官員聯繫在一起。看看我們身邊的中共官員,套用一下一位官場混很久的人的話:「從中央到地方,有一個算一個100%槍斃,可能有冤死的;99%槍斃,就有漏網的。」

一次偶然的機會,看了一遍《九評共產黨》一文,覺得此文寫得太好了,真是把共產黨分析得入骨三分,但此文確實是說得實事求是。現在我自願退出共產邪靈的一切組織,其中包括有黨員、團員、隊員,焚燬與共產邪靈沾邊一切物品。

趙靜
中國大陸

在其邪的思想灌輸下,我們失去了一個正常人應有的判斷是非的能力

我們是黨文化的受害者,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在其邪惡的思想灌輸下,我們失去了一個正常人應有的理智思維和判斷是非的能力。看了《九評》後,思想和靈魂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洗滌,非常感謝《九評》的編著者。我們在此鄭重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的一切邪惡組織,和其劃清界線,遠離這個真正的邪教!同時呼籲更多的中國大陸善良的人看一看《九評》,他會讓您有個美好的未來。

蘇雁、張林、周力等11人
大陸

黨文化使我們在正邪善惡面前麻木無覺

中國人的思想從小就被邪黨文化洗腦。黨文化的毒素使我們迷失了人應有的人性、良知與道德準則,在正邪善惡面前也變得麻木無覺!看了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我們終於認清了邪黨本質,找回了自己。它為了維護其政權不擇手段、殺人成性,長期陷中華民眾於深重的災難與不斷的被迫害之中,真正是反天、反地、反宇宙、反人類的邪教。慶父不死,魯難未已。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天滅中共」即將來臨之際,我們鄭重聲明退出惡黨的一切邪惡組織,抹去獸印,還自己以清白之身!

和桂雲、心明、李改進等7人
中國大陸

才明白它才是一個真正的邪教,一個有計劃、有步驟拉人下水的團伙

我是1975年出生的新一代的年輕人,雖然沒有經歷過文化大革命那個動盪的年代,但也對共產黨沒有任何的愛恨情愁,覺得它和自己是無關的。

但是,從小到大老師都教育我們「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每個學生都要入隊、入團,那是進步和榮譽的象徵。於是在沒有認清它的邪惡本質之前,也隨同學一起加入了少先隊和共青團。但是,1999年7.20迫害法輪功開始之後,單位領導多次讓我入黨,我都拒絕了。因為我知道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都是道德高尚,有益於社會、有益於國家的人。可是共產黨卻陰謀策劃了「天安門自焚」等醜劇,欺騙老百姓,鎮壓無辜善良的好人,這足以證明它的險惡用心和邪惡本質。

最近對共產黨的邪惡又有了進一步的、更深刻、徹底的認識是因為看了《九評共產黨》。才明白它才是一個真正的邪教,一個有計劃、有步驟,使這個國家的每一個公民都成為它的一員,最後達到控制這些人的命運。所以,我要堅決退出少先隊和共青團組織,退出一切和共產黨有關的組織,讓它的邪惡陰謀破滅!特此嚴正聲明!

畢宇
中國大陸

潛移默化規範人的內在精神和外在行為方面(轉自《九評共產黨》之六)

1、把人異化成機器的文化

要民眾做「革命機器上永不生銹的螺絲釘」,「做黨的馴服工具」,「黨指向哪兒,我們就打向哪兒」。「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哪裏需要到哪裏去,哪裏艱苦哪安家。」

2、顛倒是非的文化

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開槍殺人是為了「換取二十年的穩定」;「己所不欲,要施於人」。

3、自我洗腦絕對服從文化

「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狠鬥私字一閃念」,「在靈魂深處爆發革命」,「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統一思想,統一步伐,統一命令,統一指揮」。

4、坐穩奴才位置的文化

「沒有共產黨了,中國就會亂」,「這麼大個中國,除了共產黨,誰能領導得了」,「中國一垮,是世界的災難,所以要幫助共產黨維護其領導」。被共產黨長期壓迫的團體出於害怕和自我保護,時常表現得比共產黨還要左。

凡此種種,還有很多。每個讀者都可能從你親身經歷中找到黨文化的各種因素。

經歷過文革的人可能仍然對樣板戲、語錄歌、忠字舞記憶猶新,對《白毛女》、《地道戰》、《地雷戰》的對白耳熟能詳,實際上中共就是通過這些文藝形式對人進行洗腦,把中共多麼「英明偉大」,對敵鬥爭多麼「艱苦卓絕」,黨的戰士對黨多麼「赤膽忠心」,可以為黨犧牲一切,而敵人是多麼愚蠢狠毒等等強行灌輸到人的腦子裡,把共產黨所需要的價值觀通過日復一日的宣傳強加給每一個人。今日回頭去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整個主題和表現方式都是「殺,殺,殺」。

同時中共還創造出它自己的一套話語系統,謾罵式的大批判語言、肉麻的歌功頌德語言、空洞無物的官樣八股文章等等,使人一說話就不自覺地墮入「階級鬥爭」和「歌頌黨」的思維模式中去,用話語霸權代替心平氣和的說理。它對宗教詞彙的濫用,更是在扭曲詞彙的內涵。

真理前進一步就是謬誤,黨文化在某種程度上還對傳統價值觀進行濫用。比如傳統文化中講「信」,共產黨也講,但是它講的是「對黨要忠誠老實」;傳統文化中講「孝」,共產黨可以把不贍養父母的人抓到監獄裡去,但卻是因為兒女不贍養父母,父母就成了政府的「負擔」,而共產黨需要的時候,兒女還要和父母劃清界限;傳統文化講「忠」,但「君輕民貴,社稷為重」,共產黨講的「忠」是「愚忠」,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從到盲從的程度」等等。

中共常用的詞彙十分具有迷惑性。比如他把國共內戰時期稱為「解放戰爭」,好像是把人民從壓迫中「解放」了出來;把1949年以後稱為「建國以後」,而實際上在中共之前中國早已存在,中共只不過是建立了一個新的政權而已;把三年大饑荒稱之為「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根本不是自然災害,而是徹頭徹尾的人禍。然而人們在耳濡目染,天天使用這些詞彙時,卻會不知不覺地接受中共想要灌輸給人的概念。

傳統文化中把音樂作為節制人欲的方式。《史記》的《樂書》上說人的天性是好靜的,感知外物以後就會影響人的情感,並按照自己的心智產生好惡之情,如果不加以節制的話,人就會被無窮無盡的外部誘惑和內心好惡同化而做出許多壞事,所以先王製作禮樂來節制人。歌曲要「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既抒發感情,又對感情有所節制,孔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這樣美好的東西卻被共產黨拿去作為給人洗腦的手段,像「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等歌曲從幼兒園開始要一直唱到上大學,在哼唱的過程中,讓人潛移默化地接受了歌詞中所表達的意思。中共更把民間流傳下來的最好聽的民歌直接盜用其曲調,填上歌頌黨的歌詞,既破壞傳統文化又為黨服務。

被中共奉為經典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把文化和軍事稱為「文武兩個戰線」,並稱只有拿槍的軍隊是不夠的,還要有「文化的軍隊」,規定「文藝服從於政治」,「無產階級的文學藝術……是整個革命機器中的『齒輪和螺絲釘』」。由此派生出的一整套以「無神論」和「階級鬥爭」為核心的「黨文化」和傳統文化完全背道而馳。

「黨文化」確實為中共打江山、坐江山立下了汗馬功勞,與軍隊、監獄、警察一樣同屬暴力機器,只不過提供的是另一種暴力——「文化暴力」。這種文化暴力對五千年傳統文化的破壞渙散了人心,也渙散了民族的凝聚力。

當今許多中國人已經對傳統文化的精髓一無所知,甚至把50多年的「黨文化」等同於中國5,000年的傳統文化,這是中國人的悲哀。許多人在反對傳統文化的時候,也並不清楚,他們實際反的是中共「黨文化」,而不是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

許多人希望用西方的民主制度取代中國的現行制度。實際上西方民主也是建立在以基督教為主的文化基礎上的,主張「人人在上帝面前平等」,尊重人性和人的選擇。中共這樣專制、非人的「黨文化」怎麼可能作為西方的民主制度的基礎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8-27 11: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