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強暴再遭強制墮胎 中國公民紐約提告

現居紐約的山東公民孫丹丹2010年8月23日向紐約南區聯邦法庭遞交訴狀,狀告中共總理溫家寶、中國計劃生育委員主任李斌、中國山東省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蓋國強、中國山東省蒼山縣人民醫院院長孟祥宏。(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0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敬一採訪報導)現居紐約的山東公民孫丹丹因早年在中國遭到強暴,並被當局強行做人流、墮胎,她於2010年9月23日中共總理溫家寶參加紐約聯合國大會前夕,向紐約南區聯邦法庭遞交訴狀,狀告溫家寶、中國計劃生育委員主任李斌、中國山東省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蓋國強、中國山東省蒼山縣人民醫院院長孟祥宏。

對此,北京知名律師莫少平表示,中國司法體系遭到中共所控制,如果在中國無法經由法律解決,可以尋求國際法律行使自身的權利。他同時也表示,強姦案是簡單的國內法問題,還需尋求國際解決,那是中國司法界的一個悲哀。

老師淫邪起禍端 中國計生政策絞殺胎

1996年的孫丹丹,還不滿17歲,是個鄉下孩子,被老師強暴懷孕。後遭家族歧視,被老爸掃地出門。繼而被當地計生辦人員,如狼似虎般生拉硬拽,綁架去做人流。致使一個胎兒被蒼山縣人民醫院的醫生用剪刀將嬰兒在子宮中剪碎,另一胎兒在作人流4個月後難產降生,成為殘障兒。

孫丹丹在《我為何在美國狀告溫家寶》一文中寫到:「是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絞殺了我子宮中正在妊娠的孩子,摧殘了我另一個即將降生的孩子,更徹底摧毀了我的青春歲月。」

「常常聽說一句話,只有死路一條。那是萬般無奈時的最後選擇。但那個時候,我連選擇死的權利都沒有,死都無法解決問題。沉重的心理沉屙就這樣形成了,伴隨我終生。」

莫少平:是「政治問題」 非「法律問題」

對於孫丹丹在中國一連串遭遇,卻在美提出控告,北京著名律師莫少平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如果是一個涉嫌強姦罪的案子,它是國內法來管轄的。如果涉及到獨生子女一胎化政策,政策本身違反國際法律人權一些方面的法律規定,這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表示,強姦罪和所謂一胎化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如果在中國尋求不了,國際法律哪方面規定有救急手段,你可以去使用你的權利。」

莫少平表示,孫丹丹的控告行為是「政治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他說:「如果她認為強姦案在國內沒處理,在國際造成一個國際影響,最後處理了,這不是法律問題,是政治問題。」

莫少平表示,「確定是強姦案,是一個很簡單的國內法的問題,要到國際解決,那是司法界的一個悲哀。」

他說:「中國本身不是一個司法獨立的國家,這是大家都公認的,中國有政法委、司法機關要接受黨的領導,完全把中國的司法機關認為是一個獨立的機構那絕對不對的。」

中國司法並非獨立而是遭到中共控制,莫少平說:「中國司法機關並不是一個國際社會公認的司法獨立的機構,它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按照行政轄區設置政法委,這個機構對中國的法院、檢察機關、公安機關都有非常強的制約力和領導力。」

隱姓埋名 在美作證仍被跟蹤

孫丹丹在訴狀中列舉詳盡事實,控訴上述被告犯下虐殺嬰兒,迫害良家婦女的罪行。2009年11月,她在幾位朋友的陪同下,前往國會作證。

在國會作證時,為了防止中共國安國保按圖索驥查到她,她用了假名,朋友們還建議她模糊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等等,她是蒙面在國會作證的。然而,即便如此的蒙面作證,如此隱姓埋名,她還是被中共國安跟上了。他們通過各種管道來威脅恐嚇她,要讓她從此消聲匿跡,否則將關押她的父母。

就在前幾天,臨沂市的國安局長還親自到孫丹丹父母家裏,對她的父母進行威脅。

孫丹丹在文中寫到:「現在,我才瞭解到,中國的國安國保是比中國的計生部門,甚至是比克格勃党衛軍都要強大千倍萬倍的。正如那位原國安在電話中講的,即便我跑到月球,他們也能在一夜之間將我找到。即便我毀容整容,扒掉一層皮,他們也能認得我是孫丹丹。」

評論
2010-09-22 7: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