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源:當前中國無法建設公民社會的根源

李源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09月23日訊】面對中國貧富差距擴大、官民矛盾激化等諸多問題,近日,清華大學社會發展研究課題組發表一篇報告,從專業角度建議中共推動公民社會建設,克服對社會的恐懼症,培養社會的自組織,建立公民參與機制,給不同利益主體同等的利益表達渠道,最終實現所謂的制約權力、駕馭資本、遏止社會失序的社會重建目標。

看到這一報告,令人馬上想到一個問題,就是中國能存在公民社會嗎?我們先看看公民社會的概念。按照學者們的一般定義,公民社會是指政府和商界以外的個人、團體和組織自願匯集在一起所形成的非強制性的行動團體。在這樣的團體中,每個人都能夠自由表達自已的價值觀以及對外界的獨特看法。自發組織,集體行動,是公民社會的一個獨特標志。

中國的現實情況如何呢?公民社會的基礎和主體是各種各樣的民間組織,如慈善機構、非政府組織、小區組織、宗教團體、工會、自助組織、社會運動團體、聯盟等。盡管中國也有這些組織,但是,它們卻和公民社會無緣,因為它們全部受中共控制,完全起不到公民社會的作用。就象城市社區基層組織,中共一方面規定其自治,另一方面又從制度上規定其服從黨的領導。這種矛盾的制度本身已使這類組織失去了獨立性。其它的還有中國的工會組織、宗教團體等,在中共的控制下,這些組織甚至已完全變成了中共的一條腿,根本無法表達和維護特定群體的利益。

構成公民社會的一項基本要素是表達和結社自由。中共的憲法雖然規定了這些權利,但這些年來,這些權利也始終僅停留在紙上。中共還用嚴厲的事先審查與事後追懲抹殺了這些權利。因此,盡管中共每年發文件表示要解決農民問題,可直到現在,還不敢讓9億農民連成立自己的農會;民眾在網上交流,一不小心就會被跨省追捕;修心向善、沒有任何訴求政治訴求和組織形式的法輪功學員,因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效果顯著,吸引上億人參與修煉,卻被中共污蔑為與其爭奪群眾;甚至玉樹地震期間在無數壓在廢墟之下的災民等待救援之時,中共還不准民間組織和人士參與救援。

正象德國著名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托馬斯•海貝勒所說,中國還沒有公民社會,因為公民社會僅和民主制度相聯;中國是受共產黨控制的國家,國家和社會還沒有分離,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公民社會的形成和發展。

中國不可能存在公民社會,還源於中共對失去權力的永恆恐懼。正如《九評》所述,馬克思、列寧和中共領導人都認為,共產黨的政權不能與別人共享,共產主義一開始便直截了當的帶著獨裁主義先天基因。中共最怕的就是出現其權力之外的組織或人群,它絕不會允許在它之上還存在另外一個權威。其最希望中國社會是一盤散沙,這樣中共才能更方便的控制和操控民眾,甚至即使如此中共還不放心。為消除其內心的恐懼,中共還對民眾實行無所不在的特務統治。以內蒙古開魯縣為例,這個擁有40萬人口的縣,充當中共線人的竟高達12000多名。如去掉18歲以下未成年人,等於每25個成年人口當中就有一名中共的「線人」。

退一步講,培養了公民社會就能解決中國的問題嗎?中國所有災難存在的根源是因為有中共存在。中共出於其維護獨裁權力的欲望,全面制造了中國社會的道德、環境、經濟、安全、社會等各個領域的一場場災難,把中國社會的危機推向全面暴發。現在的中國社會,就象一列失控後加速沖向懸崖的火車,要麼跳出這列火車,要麼換一個駕駛員,改變中國社會行進的方向,否則只能面臨車毀人亡的災難結局。如果不從根本上鏟除中共著手,還在維持中共存在的前提下談中國社會的前途,無異於捨本逐末。

在中共的高壓之下,學者們不敢直面當今中國社會一切災難的真相,當然也無法對症下藥,提出解決問題的真正辦法。只要中共繼續存在,中國社會所有的難題都必然面臨一個任何人都無法解開的死結。@

評論
2010-09-23 1: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