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雪兒:挾持事件 港人痛 京官秀

吳雪兒

圖為香港勞工團體舉行記者會抨擊菲律賓政府無能,並要求政府徹查此次劫持事件。(AFP)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7日訊】編者按:8月24日菲律賓發生挾持香港旅遊巴士事件,導致八名港人客死他鄉。港人從哀痛和憤怒中,質疑菲律賓當局的處理手法是否恰當,並要求徹查事件。而北京當局從在營救人質階段的不積極,到事後高調慰問遇難者家屬,被形容為建立在人民痛苦血淚之上的政治秀。

8月24日上午,五十五歲的菲律賓警務處前高級督察門多薩(Rolando Mendoza)劫持旅遊車要求恢復職位,並賠償損失,事件最終流血告終。人質事件前段相對平靜的十小時,有九名人質被陸續釋放,但到了當晚七時,情況急轉直下。有分析指出,門多薩可能是親眼看到旅遊巴上的電視機播出弟弟格雷戈裡奧被警方強行帶走,發狂大開殺戒。在巴士發出槍響後,巴士向前移動幾步,警察隨即包圍,並開槍射擊輪胎。

僵持數分鐘後,巴士司機跑出車外,並大喊「裡面的人質全死了。」巴士內沒再傳出聲響,警方包圍巴士,準備攻堅,警方用錘子砸碎巴士窗戶,在經過半個多小時的緩慢行動後,車內突然傳出一連串槍響,巴士右側的玻璃佈滿彈孔。又過了十幾分鐘,狙擊手擊斃門多薩。事件中八名被挾持的港人死亡。

事發當晚,正值晚飯時段,不少香港市民聚在餐廳、食堂,緊張地凝望電視畫面,兩小時內的情緒也隨著事態發展在起伏。當恐怖襲擊事件發生,人們都會感到難過,不過,當天事件港人成為了恐怖事件的受害者,對香港市民來說,倍感觸動的同時,也感到憤怒、不理解,因為營救行動是如此不專業、大意地執行,而本應在幾分鐘內應該完成的突擊,卻最後演變成「世界上耗時最長的營救突擊」;菲律賓警方以破紀錄的七十九分鐘完成!

受害者捨身成仁

從生還人質口中的描述,在恐怖兩小時中,受害者表現了人性光輝的一面,十八歲傷者梁頌學的母親吳幼媛曾對媒體泣訴,丈夫為制止兇手殺人,衝上前中槍死亡。

返港遊客陳國柱也表示,槍手開始殺戮時,至少五名團員奮不顧身撲向前,企圖搶奪武器,並用力將槍管舉高,但一有人衝過去,歹徒就退後開槍,有兩、三個人就這樣被射死。他又目睹槍手瞄準梁頌學頭部時,其十四歲的妹妹梁頌儀用身體替兄長擋子彈,結果她背中二槍身亡。

發生了讓人哀痛的事件,不少港人在網上留言表達情傷,香港連續三天下半旗致哀,期間有菲傭稱因挾持事件遭港僱主仇視,被無理解僱。有評論提醒港市民應要知道每個國家都有好人壞人,絕對不可以種族、宗教、性別、國家、富貧來標籤人的好壞,避免成為「利用別人的不幸去無限放大藉以滿足自己發洩之慾的偽善之徒,而非真正具有同情心的人道主義者」。

資深媒體人、中國事務評論員李子說,香港對死亡者的哀痛和關心是不容置疑的,但他質疑連續降旗三天是否得宜的做法:「按這個的處理方法,大陸每天死多少人,是不是旗子都不用再升起來?」

一切來得太晚了

丈夫和兩個女兒在事件中不幸身亡,兒子重傷的吳幼媛當晚被救出時,情緒激動,她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我們一直驚慌了很多個小時,但很慘的是受驚了那麼多小時,沒有人能幫我們,而且那麼多人犧牲。」

菲律賓當局在事件中的處理手法固然有多處明顯不足,不過,北京當局又有否真正為十多小時處於水深火熱中的香港人質想盡辦法?據媒體報導,24日當天負責接觸傳媒及與菲方交涉的是中國駐菲律賓領事王曉波,中國大使劉建超並未公開露面。中國外長楊潔篪則在港人質被槍殺後才致電菲律賓外長羅慕洛,要求對方徹查事件、妥善處理善後事宜。而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則於事發翌日致電港府表示慰問。

時事評論員黃世澤在其撰文〈特區無知,中央無能〉中指出,北京當局一直都派出大校至少將軍銜的軍官,作為駐外大使館武官,負責合法地蒐集當地軍事情報,以及在反恐等安全議題上合作:「而中國駐菲武官,應該對菲律賓警察反恐實力略知一二,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請求香港或中國派出技術人員協助,或向菲律賓警方提出具體戰術建議,保障中國僑民的安全。但很明顯,中國大使館的外交人員,不但沒向菲律賓提出戰術建議,甚至連車上的人質是否安全這項重要情報,中國大使館官員向香港電台透露的消息,與新華社通稿的消息也有嚴重出入。菲律賓當局推卸責任和無能的表現固然要譴責,只不過,特區政府的無知,以及中央政府的無能,也間接害死了這次事件中的八名人質。」

血腥政治秀何時停

25日,人質事件中八名遇難港人的靈柩、受傷團員及家屬,由香港政府包機從馬尼拉運送返港。中聯辦官員李剛帶頭迎接棺木,李子認為,李剛作為統戰部的一個代表,完全是在做政治秀:「你沒有什麼其他實際的表現,就是在那擺個樣,表示你們是香港最大的『蒜頭』!拋開中聯辦,看看中國大陸,它們每次在人民事故死了之後才出來惺惺作態,很多都是人禍,不是天災。等造成禍害了,它們又把壞事變成好事。把人民的死亡和血淚變成它們新的工具。每一次死亡就是每一次它們的功勞,人民的屍體上就是它們的政治舞台。這種在人民血淚上的政治秀什麼時候能夠停止?」

事件發生後,評論員阮次山在中共在港的喉舌電視鳳凰衛視中,做出了「冷血評論」,在網上流傳。他批評特首曾蔭權不應該打電話給菲律賓的總統,語帶不屑說:「香港地區的特首不是國家元首,你不要搞錯了,要打也是胡錦濤打而不是你打,更何況胡錦濤也不可能打這個電話,這是小題大造……可是呢(冷笑)在這種情況下,香港你這個特首(冷笑)必須要知道,你自己的地位不是有悲劇就可以亂碰亂跳的,有禮有節你是香港特區的代表,所以他說他希望菲律賓當局要提出責任的報告,我這個報告提出來,誰有責任,關你香港什麼事兒呢?(冷笑)這個報告出來,保險公司可以賠多一點嗎?……明白你(曾蔭權)要對香港人民有所交代,所謂有所交代,其實是善後的事情怎樣做,這是你的責任,你是不是高明,是看你事後怎樣做,而不是你把責任往菲律賓一推!」

阮次山又說:「中國外交部處理得很好--我們希望菲律賓政府妥善處理,我們譴責兇手!你看我們中國政府有譴責菲律賓政府嗎?沒有!這根本跟菲律賓政府無關,你看他們總統自己開記者會呀,我覺得他已經夠誠意了!在這件事上他有必要(開記者會)嘛?所以曾蔭權說要找菲律賓的總統談,談什麼我請問你?所以我們碰到災難,碰到意外,就是要考驗政治人民的智慧跟你的處理方式。」

政權高於人民生命

中國時務評論員晨鐘認為,鳳凰衛視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北京當局的立場,而阮次山的言論是放狠話來架空特首的角色,是中共「一國一制」意圖的圖窮匕現。他形容,這種置國家政權高於人民生命之上的言論是很可怕的,也是中共一直持有的價值觀。

評論員夏小強在文章〈菲律賓劫持人質慘劇的警示〉提到中宣部新聞局通知:8月23日,外交部發言人已就香港遊客在菲律賓遭劫持事件正式表態,各媒體要按照外交部表態口徑,正面報導有關各方積極營救人質及做好相關善後工作的情況,不要將此事與中菲關係掛鉤,避免出現過激言論。

他又說,「中宣部的通知毫不奇怪,這樣的處理比起1998年的印尼排華大屠殺又算得了什麼呢!1998年5月13日印尼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屠殺華人事件,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在短短的50小時內,人口1,000萬的首都雅加達市內有27個地區發生暴亂,全市有5,000多家華人商店和房屋被燒燬,近1,200華人被殺死,468名華人婦女遭強姦,最小的年僅九歲。而當時中共表現了驚人的「克制」和冷血,當時中共總書記江澤民下達指示:『印尼發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內政,對此報刊不報導,政府不干涉。』」

有報導指,李剛在香港迎接棺木時,禁不住流淚,如果是真的話,那只能說悲痛的鱷魚留下了同情的「鱷魚淚」。◇

本文轉自第188期《新紀元週刊》
http://mag.epochtimes.com/b5/190/8429.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9-07 12: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