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聖帕布羅灣的老人與海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5日訊】(美國之音報導) 導語:美國加州有許多風景秀麗的州立公園及國家公園,其中有一個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不但美麗,而且跟一群來自中國的漁民有著很深的淵源,它就是舊金山近郊的華人蝦村州立公園,在這裡有一位老人,與一片寧靜的海灣等候你的造訪。

“像,真是像極了我們家鄉廣東的小海灣”

一百四十年前,來到美國舊金山近郊聖帕布羅灣的中國漁民就因為這個想法在這裡定居下來,靠捕蝦為生,一處華人蝦村就此形成。今天,“China Camp”是全美國唯一一個保存良好的華人蝦村,也是加州的州立公園。丹尼爾.維安威瓦是公園的園林官。

丹尼爾.維安威瓦:“華人蝦村就是從前的一個中國小漁村。最早來到這裡定居的中國人大概在1870年左右。他們在淘金熱潮之後來到舊金山,想找謀生的地方及工作。他們來到這裡,覺得很像他們在中國的家鄉,於是定居了下來。”

背山面水,風景秀麗,一種與世無爭的超然脫俗是聖帕布羅灣華人蝦村的寫照。85歲的華裔法蘭克.關在這個村子出生長大,是目前村子裡唯一的居民。他在村子裡經營一家雜貨店。村子變成了加州州立公園後,他本人和他的雜貨店也成為了州立公園的一部份。

法蘭克.關:“我的祖父是舊金山的零售商,在建完鐵路後他們要把中國人送回中國,我祖父因為有生意在這裡,他們讓他留下來了,我祖父之後來到了這個村子,開始捕蝦。”

華人蝦村當年全盛時期,有500人居住在這裡,房屋沿著一條主要街道排列,而如今僅剩下幾間屋子,其中最大的一間改裝成了博物館,陳列著當年用來捕蝦的器具和歷史照片,法蘭克一家人的照片就陳列在其中。法蘭克的母親是當年極少數與中國人結婚的白人,他的妹妹則是當年中國城的選美皇后。

法蘭克.關:“還是小孩子時,生活都還不錯,當時從這裡到聖拉菲爾市,僅僅六英里的路程都是很困難的,我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加上兩個表妹,生活過得挺好的。”

村子裡捕到的蝦就製作成蝦米出口。你可能想不到,這裡可曾經是美國最大的蝦米出產地。

法蘭克.關:“他們從中國帶來了魚網,捕了很多的蝦子,一年大概可捕到300萬磅的蝦子,非常的多。”

村裡完整保存當年製作蝦米的器具,這是一個可以烹煮500磅蝦子的大水槽。

丹尼爾.維安威瓦:“這是他們用來煮蝦子的水槽。他們將捕獲的蝦子直接由碼頭運來,倒入這個大水槽中煮熟,在100多年前,這水槽還是用燒木材加熱。”

如今水槽已經加裝了天然瓦斯,因為時至今日,法蘭克偶爾還是會駕著他的小船出海捕蝦。

丹尼爾.維安威瓦:“這是曬蝦場,當蝦子煮熟之後,他們就將蝦子放在太陽下曬乾,在百年前的全盛時期,這所有的山坡地沒有樹木,全都被用來當作是曬蝦場,你可以在老照片中看到當時的榮景。”

漫山遍野曬乾後的蝦米需經過碾壓,才能讓蝦殼自蝦米上脫落,展示廳裡放著一個沉重的木製碾壓輪,在那個沒有電的時代,這個碾壓輪是先人用來快速去殼的智慧結晶。

丹尼爾.維安威瓦:“這很重,它是一整段圓木加上了推動的把手,移動它很不輕鬆,轉彎也很費力。”

而最讓西方人大開眼界,驚嘆中國人智慧的則是這部中國風車。

丹尼爾.維安威瓦:“為了將蝦米由蝦殼中挑出,他們想出了一種利用風扇的機械化分離方式。”

被碾壓完畢的蝦米會被倒入這部風車中。風車的風扇用手搖的方式轉動。風車有兩個出口。在風扇吹拂下,比較重的蝦米會直接掉在第一個出口,而比較輕的蝦殼則會被吹到離風扇較遠的第二個出口,分別被出口下方的簍子收集起來,然後就可以販賣了。

丹尼爾.維安威瓦:“大部份蝦米都出口到中國,那是一項規模很大,利潤很好的產業,這也是為甚麼後來有些人希望它被禁止,因為他們想趕走中國漁民,自己來做這門生意。”

法蘭克.關:“我們靠蝦米來謀生,可是沒有人因此而成為有錢人,那時種族歧視非常嚴重,1911年他們把這裡的捕蝦業關閉,所有的人都失業了。”

聖帕布羅灣上星羅棋布的中國帆船從此消失了,捕蝦的漁民慢慢轉移到別的地方,尋找新的謀生方式,或許是天意如此,灣中的水質起了變化,含鹽度大增,蝦子的產量銳減。

法蘭克.關:“灣水變鹹了,所有的生物都被殺死了,整個海灣都被毀了,對捕蝦的產業來說,這地方已經死了。”

人去樓空,百年前中國帆船群集在異國他鄉的壯觀景象,也像是一陣拂面而過的清風,消逝在世人的記憶中,直到幾幀老照片出現在約翰.慕爾的眼中,他是舊金山海洋國家歷史公園小型船部門的館長兼造船技師。

約翰.慕爾:“在偶然的機會下,幾張百年前中國帆船在舊金山海面上航行的老照片抓住了我的視線。我問自己,這些中國帆船的背後有著甚麼樣的故事,因為沒有一艘有留存下來,很少有關於這段歷史的記錄。這些船的風帆及造型是如此美麗又奇特,我們認為中國漁民及帆船對當地漁業的貢獻是舊金山海事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頁。”

約翰.慕爾於是以華人蝦村海域打撈起的一艘中國帆船殘骸為基礎,並數度飛到中國,研習傳統中國帆船製造技藝。2003年,他、法蘭克及一群義工建造出一艘中國帆船仿製品,並以法蘭克母親的名字,命名它為“關.歸裡思”。

約翰.慕爾:“這船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有活動披水板,它是像魚鰭的東西安置在桅桿前方,它能升高或降低來控制船的航行,尾部的船舵也可以根據水深升高或降低,所以這艘40英尺長的大船可以在水深不到3英尺的淺水區航行。”

風帆吃飽了風,“關.歸裡思”號陌生的身影航行在今天的舊金山灣中,重現百年前的景象,吸引來不少好奇的目光,頗有“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的感歎。每年“關.歸裡思”號都要航行到十幾海里外的華人蝦村幾趟,就像它的名字所透露出,濃濃地歸還故里的思緒,因為在那裏有一位老人和一片寧靜的海灣在等待它回家。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1-01-15 8: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