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凱臣:提給美利堅合眾國參眾兩院議員的一點建議

張凱臣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25日訊】議員先生們,你們好!

在剛剛結束不久的奧胡會上,在美利堅合眾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權力者舉辦的「國宴」上,一位被美國政府邀請來的一個名字叫郎朗的鋼琴家,演奏了名為《我的祖國》的樂曲。

這是一首甚麼樣的樂曲?這是由中國拍攝的電影《上甘嶺》的插曲,是講抗美援朝的,是講「中國人民」為消滅美帝侵略者這個豺狼而準備獵槍的所謂保家衛國的名曲。這樣的曲子在這樣的場合演奏,是表達對主人給來賓的盛情款待的感謝,是歌頌中美兩國人民的深厚友誼,抑或對出席當晚盛會嘉賓的尊重與酬謝?不,都不是。恰恰相反,它所表達的是直刺主辦國政府,主辦國人民,主辦國嘉賓臉面的,負有挑釁,羞辱,鞭撻隱意的不可告人的卑竊之意。對此,網絡已披露,此事由胡手下策劃,胡首肯,郎朗心知肚明,洋洋自得,受寵若驚,喜不自禁。而令人十分不解,非常遺憾的是,奧巴馬總統,希拉里國務卿及其外交團隊的興高采烈與著實的心滿意足。

韓戰至今已過去六十餘年。但我要說,對此歷史事件的真相,中國政府至今沒有向中國人民說清楚,美國政府應該說清楚的也沒有說清楚。中國政府為甚麼不說清楚?因為這個政府從來都不是中國人民的,它的行政宗旨是專制,壓搾,奴役中國人民的,為達此目的,它就自然會掩蓋歷史真象,始終對人民施以暴力和謊言。美國政府為甚麼也未講太清楚?是因為缺乏深刻的思考與完備的工作。

韓戰前的國際格局與國際秩序,是在人類經過慘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是經主持世界事務的聯合國與各國集團經過充分協商與相互妥協而安排與佈置的,是當時國際社會得以和平發展,相互尊重,各自應需恪守的最佳選擇。從這個意義上說,誰破壞了這個安排與佈置,誰就是破壞世界和平,誰就是向國際社會秩序挑戰。誰恪守這個準則,誰就是正義的,是順應人類發展方向的;反之就是非正義的,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

共產專制陣營的棋子——金日成,在共產專制陣營的頭子斯大林的默許下,在毛澤東與中共的大力支援與配合下,悍然首先發起侵韓戰爭。那麼,這個戰爭的性質就必然是非正義的,反動的,破壞世界和平的。斯大林害怕與以美國為首的人類自由陣營直接對抗,而又想達到試探西方,侵襲西方之目的,他卑劣地架攏中國,要中國人民無謂地付出寶貴的生命與財產與之直接對抗。如果真是人民的領袖,如果真是對自己的人民與國家負責任的政黨,如果真是富有遠見卓識與審時度勢的領導集團,就一定會識破這個陰謀,頂住這個壓力。更何況當時的中國,大戰甫定,國力破敗,大戰浩劫後的國家與人民急需修生養息,以待建設。更何況,從現已解密的材料與當時的情勢分析,抵制金日成的一方並無侵佔中國之意。而當時出兵韓戰是經過聯合國充分討論與協商而執行聯合國決議的聯合國軍,一個是出師正義,一個是力量強大。由此可以看出,「保家衛國」是臆造的虛幻的東西。出兵朝鮮也並非是甚麼抵抗美帝國主義侵略者,而是公然縱容真正的侵略者,向主持世界和平與秩序的聯合國宣戰。戰爭的結果:大大延緩了國家與民族的發展進程,百萬優秀中華兒女的鮮血與生命無謂東流,無盡的國家資財耗損,使國家與民族成了挑釁與破壞世界和平的反動小丑,保護和幫助了殘酷統治與壓搾朝鮮人民的「金家王朝」,還欠了逼我們出兵的「老大哥」的一屁股債。

可想而知,毛澤東與中共怎麼敢把這樣的真相與惡果,坦白地告訴人民呢?那麼人們可能會問,那毛澤東與後共產黨的繼任者,為甚麼也不向人民講清真相呢?因為後任者與前者一脈相承,依然要做統治人民的獨裁者,真相敗露是不利於獨裁者獨裁的。但他們更加陰險的目的是:他們深知美國是有正義感,有實力,推崇民主價值,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一旦中共的倒行逆施到了以美國為首的人類正義力量所不容時,他們便再次矇騙中國人民,發起第二次「抗美援朝」戰爭,又要可憐的中國人民付出纍纍白骨,為維護他們的「核心利益」與「重大關切」而白白地去送死。他們要保留的是對美國等民主國家發動戰爭的動員力,是要受矇騙的中國人一直保持狠狠殺死「美國鬼子」的衝動與仇恨。他們對北韓的慫恿與支持,對「六方會談」的玩弄與忽悠,與伊朗,緬甸,古巴,委內瑞拉的相互勾結和取暖就是明證。大家應當注意到,中共的媒體及網絡,長時間地,大量地充斥著「抗美援朝」的報導與話題,中美關係越緊張,這個方面就越甚。許多不明真相的人,特別是「憤青與五毛黨」時常就會熱血沸騰與躍躍欲試。這就是他們不向人民講清真相的意圖與居心。

而我為甚麼覺得美國方面講清這個問題的真相十分重要呢?因為美利堅合眾國為了維護人類的正義,世界的和平,在聯合國的決議下而成為聯合國軍的一員。你們為此死傷了數萬自己的無比優秀的兒女。而這些「美國大兵」甚至連一點韓國的概念都沒有,就匆匆踏上了萬里之外的戰爭征程,許多人就倒在了與自己無緣無故的異國他鄉而葬在了焦土之下。他們無愧是美國的英雄,是人類的英雄。他們是為正義而戰,為正義而死。為了他們,我們活著的人,特別的所在國的政府,一定要向世人講清楚他們的作為,他們犧牲的高尚價值。尤其應該向殺死他們的對手的國度的國民講清楚。這才叫伸張正義,才是不使死者死得不明不白。美國是民主國家,特別看重國民的生命,不到萬不得已時不會派上戰場的;中國是專制國家,就是要以犧牲人民的生命來維持專制,一定是毫不含糊矇騙與命令人民去為他們而死的。中美兩國是價值觀,意識形態根本對立的國家。對立不可解時,戰爭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若美國早些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那麼中共政權再想慫恿命令中國人民與美國人民開戰就會失靈,無形中就保護了自己的優秀兒女——「美國大兵」的生命安全。這就叫作防患於未然,就叫作不戰而屈人之兵,就叫作深刻思考與完備的工作,就是富有遠見的「反恐戰略的經濟而有效的根本之舉。

而就在朝鮮半島形勢緊張,戰事一觸即發之際,中國國內第二次「抗美援朝」之聲甚囂塵上之時,我們也未聽到希拉里國務卿在任何場合義正詞嚴地,客觀全面地講述這個真相。只是聽到她講:人權不在中美關係討論範圍之內,只是從屬的次要的地位。

就是那個世界人民寄寓厚望的《美國之音》,這麼長時期內也沒有把這樣非常重要的問題,大講特講,講的清楚,講的明白。他們有著向中國人民講話的得天獨厚的條件。就在北韓擊沉韓國的「天安艦」,炮轟延平島之後,《美國之音》請來一位美國人,專門談朝鮮戰爭的真相,連美國出兵是正義之舉,中共是非正義所為,都說得不明不白,躲躲閃閃,模模糊糊,閃爍其詞。其目的與功效,真是讓人又急又氣,百思不得其解。

此次奧胡會,美國政府破天荒地,無理地給世界上最大的專制國的頭子極高規格的接待,可他們還要在美國國府內挑釁美國,侮辱美國人民,可見猖狂之極,卑鄙之極。郎朗在美國總統面前,在美國要員面前,在他的主子面前,如此下賤地不懷好意,恣意妄為,而向專制暴政邀功請賞,是可忍,孰不可忍!

故此,我向議員先生們建議:由於郎朗無恥這般地侮辱美國,侮辱正義的聯合國軍,請議員迅速提案,禁止郎朗入境美國,並將此議案知會所有參加聯合國軍的國家,全部禁止郎朗入境,以示懲罰,以觀後效。提案質詢總統與希拉里及外交團隊,請他們對此事做出解釋與說明。因為希拉里國務卿及其團隊有把關之責,總統有判斷之責。

特此建議。

熱愛中國人民與美國人民的 捍衛人類正義的 張凱臣

2011年1月24日

評論
2011-01-25 6: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