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鋒:再談連勝文中槍的離奇

凌鋒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1月25日訊】
●編按:本刊上期已指出五都選舉連勝文中槍案,比阿扁兩顆子彈還離奇,「可謂今古奇觀」。但案發至今,仍然黑幕重重,背景複雜,疑點無人追解。本文詳加評析。

台灣五都選舉,最驚人的一筆,當是投票前一晚在國民黨新北市議員候選人陳鴻源造勢場合裡對連勝文開的那一槍了。連勝文是前副總統、現任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兒子,本人也是國民黨中常委,活躍於政壇,其影響當然不能低估。

晚上八點二十分發生的槍擊案,國民黨政治人物與親藍媒體立刻全面炒作,渲染連勝文的傷勢打到腦部,呼籲選民用選票「制裁暴力」,有的更影射是民進黨做的。國民黨新北市候選人朱立倫最後的文宣,就是說民進黨最後會有「奧步」(茅招),其中的宣傳畫就是一張一圈圈的槍靶。民進黨收到槍擊消息時,各個政治人物都在造勢場合,在驚愕中並沒有煽動自己的支持者指責國民黨「自導自演」,而是在過了十點一切選舉活動必須結束後,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出面,要國民黨對治安敗壞負起責任,並且查清槍擊案真相。

槍案疑點重重難以解釋

由於晚上十點以後不許可有任何選舉活動的操作,國民黨佔盡一個半小時的便宜,導致第二天選舉結果翻盤,民進黨沒有取得預期的勝利,席位保持原先民二國三的態勢,但民進黨得票超過國民黨四十萬票。

槍擊案兇嫌林正偉當場被捕,是小有名氣的黑道人士,綽號「馬面」,果然是給馬英九贏了面子。然而近一個月來當局無法公佈辦案的進展,卻有小道消息不斷傳出,似在試探民眾反應,或者指導辦案方向,令事態更加可疑。到底當局有何難言之隱呢?

有不少疑點,使槍擊案黑幕重重:
一,兇手是永和當地黑道人士。他說,他與陳鴻源有金錢糾紛而要殺他。但陳鴻源說並不認識這個人。警方開始說,兇手窮到不可能會買那把行兇用手槍,既然窮到那種程度,怎麼可能與很有錢的陳鴻源有金錢糾紛,甚至不惜取人性命呢?

二,槍擊案當晚,有統派媒體報導兇手三人,使用鋼筆手槍。但在警方聲稱只有一人一槍一彈後,這些報導立即消失。

三,連勝文身高一米九三,兇手一米七,兇嫌衝上台時,不是對著連勝文開槍,而是到他身邊,舉手按低連勝文的頭才開槍。為何需要這樣多餘的動作?

四,子彈從連勝文的左臉頰進,右太陽穴出,連勝文本人居然只是輕傷,子彈卻可以向下把幾十米以外的一個觀眾打死。

五,兇手使用的九零手槍是火力強大的手槍,九毫米的彈頭,而且高速旋轉,穿過人體出來時,傷口應該很大。台大醫院為連勝文動手術三小時,取出三百塊骨頭碎片。手術後腦子清醒,說話沒有問題,隔天可以吃麵包,幾天後準備出院。據說這樣的大難不死,而且沒有重傷,只有一百萬分之一的機會,可謂命大,必有後福。

六,台大醫院與連家相互推託,不肯公開傷勢的X光片子,聲稱這是「隱私」。警方則以「血腥」為名,不肯宣佈槍殺時的錄音帶。曾經參與二零零四年陳水扁總統中槍案的美國彈道專家李昌鈺(曾任美東連宋後援會會長的藍營人士)正好來台灣,也表示願意參與偵查,但是國民黨毫無反應,不知道他們怕甚麼?

七,由於兇嫌聲稱是誤殺,連勝文手術後見到探望他的朋友,就激動的表示,兇嫌開槍前叫了他的名字,還罵三字經。

八,兇嫌準備開第二槍時,台上好幾個人沒有反應,卻有一個人也衝上台搶下槍支。這位「無名英雄」經媒體曝光後,查出來是竹聯幫的一個堂主劉振南。可見他是有備而來。警方開始「吃案」,完全沒有提及有這樣一個人在場,消息披露後才不得不承認。那晚是選前最後一晚,有許多重要造勢場合,縣議員是個小咖,但是這個場合卻有三十七個警察維持秩序,是不是聽到甚麼風聲?

九,最後兩天的國民黨造勢場合,突然要對民眾搜身,可見國民黨高層是聽到風聲會有暴力事件發生。

十,連勝文本來沒有這個輔選行程,後來怎麼會去的?兇嫌說他不認識連勝文,要殺陳鴻源而誤殺連勝文,然而陳矮連勝文許多,兩人也穿著完全不同顏色並繡有自己名字的背心,怎麼會看錯?

十一,兇嫌認識陳鴻源的競選總幹事杜義凱,他也是槍擊案的重要證人。兇手行兇前曾給杜打了三次電話。這個通聯記錄曝光後,檢調要查他,才發現他去了上海,二十九個小時後回來。而永和警察分局居然同意他請假去上海。他在上海做甚麼,沒有人知道。

十二,杜義凱原是國民黨在永和的民眾服務處(與黨部是兩個牌子一套人馬)負責人,看來與當地黑道、警察關係都很深。

十三,連勝文一度透過友人表示,要求永和警方退出偵辦,但是後來又否認;也曾表示自己要出來開記者會述說事發經過,但後來也取消了;事態因此更加撲朔迷離。

槍擊事件三種可能都牽涉黑道
由於真相不明,事件性質有三個可能:第一,黑道之間的爭權奪利;第二,馬英九國民黨為了激發藍營民眾出來投票炮製的槍擊案,由於連戰與馬英九心結很深,犧牲連家沒有甚麼了不起;第三,中共為挽救馬英九選情、繼續他的投共路線所策劃的。眾所周知,每到「戰略決戰」時刻,中共都會動用它的地下黨人脈「起義」來扭轉形勢,也由於關鍵時候杜義凱有上海之行,使這種可能性很大。而不管上述三種可能中,都由黑道出來執行。以前台灣黑道與國民黨關係密切,一九八三年刺殺江南案就是竹聯幫奉命進行的,如今台灣黑道很多到中國發展,不聽話送回台灣,聽話則要聽命與北京的指令,從中國找一個台灣小弟殺人太容易了,台灣查案能查到中國嗎?何況馬政府裡頭已經有些共諜在內,即使不是共諜,看到共產黨就洩了底氣,還查甚麼?

於是,案發一個多星期後,警方辦案方向明確朝向個人恩怨而「誤殺」方面結案。於是又出現幾宗可疑情況:

一,有連勝文的國民黨朋友出來說,連勝文記不清兇手有沒有喊他的名字;由於人們對連勝文肯定兇手認識他的言論記憶猶新,因此連勝文本人沒有出來否定自己的說法,但是已經沒有那樣斬釘截鐵了,同時也沒有否認他的朋友的說法;而本來在現場出來證明聽到兇手喊連勝文名字的五位以上的證人,也不再說話了。

二,「有關方面」透過媒體放風,聲稱誤殺是因為兇手某些個人原因:第一是行兇前吸毒導致精神異常;本人原來就有精神問題;視力有問題而沒有戴眼鏡導致錯人。

三,十二月十六日,警方正式宣佈,經過聲紋比對,兇嫌只罵三字經而沒有喊出連勝文名字,但是檢方卻立即否認這個說法。警、檢的不同說法反映了甚麼問題?是警方造謠,還是現在記憶猶新不便立刻轉變說法?

對這樣重大事件,馬英九一直沒有出來說話,甚至在國民黨中常會總結五都選舉,居然也沒有提到有這麼一個槍擊案,當然更不會說到對選舉的影響了。這除了心虛,還能說明甚麼?到十二月十二日,他才表示,他一向對司法案子「躲得遠遠的」,但因為抓到兇手,因此對破案有信心。但是選前周占春法官宣判阿扁的二次金改案無罪,馬英九立刻表示與民意有落差,公然干預。難道是根據民意來判案嗎?可見,這次馬英九之所以躲得遠遠的,是因為心裏有鬼。

國民黨的黑關係與司法清算
國民黨與幫派黑道的關係是「剪不斷,理還亂」,從孫中山革命開始就是如此;也絕對不僅僅是政治關係,經濟上的利益,乃至文化教育各個領域,都離不開黑。最近成為熱門新聞的是台灣的校園霸凌事件。所謂「霸凌」,指的是孩子們之間,權力不平等的欺凌與壓迫。問題還在於,黑道還介入校園,使問題更加嚴重。

例如桃園縣八德國中六、七十位老師向立委羅淑蕾連署陳情,指學生不但帶西瓜刀恐嚇老師,甚至罵粗口揚言要拿槍幹掉老師!有錄音帶為證。但校長粉飾太平,學務處也不處理,警察到校處理時,竟要老師向學生道歉,涉嫌吃案。自認委屈的校長於家谷,感慨地說自己從事教育三十年、擔任校長也十年,一直兢兢業業、無怨無悔地工作,最後竟遭如此誤解。她認為是「有些老師會擴大事端並加油添醋」。她甚至揚言會對不實攻擊提出告訴。但是在校園受訪時,一旁的學生不時高喊:「校長下台!」學生陣陣起鬨,讓於家谷的情緒險些崩潰。

這位校長後來被停職,但是桃園縣議員黃婉如在議會質詢指出,八德國中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桃園縣校園安全亮起紅燈,黑道深入校園吸收幫派份子,要求警察局要全面清查黑幫、黑槍事件。

教育部長、馬英九的親信吳清基到學校表示關切,卻頻頻失言,例如他說這是小事。在立法院接受質詢,問他有沒有受過霸凌的經驗時,他洋洋得意的說,他一直是當班長,所以沒有這方面的感受。桃園縣前縣長是最近剛剛當選新北市市長的朱立倫,被吹捧為有良好政績者也。

這些是明顯的「黑」。不明顯的自是馬英九的司法清算了。選舉前,周占春法官宣判阿扁在二次金改案無罪時,馬英九立即表態表達不滿,並且呼籲司法改革。果然選舉後立即「改革」。

十二月十七日,周占春因為二零零九年核發一件毒品案搜索票,被控未將記載檢舉人身份的文件密封,導致檢舉人身份曝光,台北地檢署認定違反刑法「過失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將周占春及書記官劉麗英起訴。問題是檢方並未將檢舉人列為秘密證人,依法不能限制律師閱覽此部份的案卷,怎麼能怪周占春?這可說是欲加諸罪,何患無詞?其實,台北地方法院自律委員會對於本案,先前已認定檢察官並未將此案證人列為秘密證人,周占春無疏失,決議不懲處。法界認為是針對性的「秋後算賬」。

民進黨執政的台南縣長蘇煥智,在卸任前七天,也突然被約談,台南縣政府被搜索。此案所涉及的南科特定區開發計劃,是台南創全台之先,以浮動分區及招商籌資開發概念,突破以往區段徵收的限制。而根本問題是被聲押的包商友力營造,根本就沒有得標承攬南科特定區F、G區開發案,友力在招商階段雖有投資意願,最後因資金及協力廠商問題放棄投標。沒有投標、更沒有得標,哪來的工程弊案?

二零零九年三合一選舉前,檢方曾突然收押雲林縣長蘇治芬與嘉義縣長陳明文,都是採取突然襲擊方式,到現在也沒拿出甚麼罪名。只不過是選前敗壞他們的名聲,欲圖導致蘇治芬與陳明文支持的張花冠落選而已。當然,最後馬英九的目的都沒有達到。而五都選舉前爆發的新生高與花博弊案,台北市政府秘書長楊錫安被列為被告,但是馬英九在他與市長郝龍斌之間築了防火牆,連配合調查的約談都不必,更不必搜索了。司法的辦綠不辦藍再次得到驗證。這種存在於馬英九內心的黑心態才更可怕。二零零七年起訴馬英九特別費案的侯寬仁檢察官,事後也被馬英九起訴,這就是馬英九這個哈佛法學博士對司法的態度。

親藍媒體《遠見》選後的民調
五都選舉國民黨保住三席後,馬英九迫不及待表示民眾對他親中政策的信任。年底,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再次駕臨台灣,但是涉及主權與人權的兩岸投資保障協定未能簽署。雖然郝龍斌聲稱給他「元首級」的禮遇參觀花博(這個馬屁也拍得太過分了,王丹說此人只是中國的Q級人馬而已),但是受到台灣人民如影隨形的抗議,不但要他明白台灣與中國是一邊一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與其他人權團體還抗議中國囚禁劉曉波。警方出動幾千人進行強勢壓制。王丹提出兩岸的交流不能只是黨國的交流,而必須還有公民的交流。

親藍媒體的《遠見》雜誌在選後十二月的民調,有這樣一個數字:民眾對馬總統執政的整體表現評價,三十四.六%表示滿意、五十四.七%不滿意,與上月相較,滿意的比率微升○.四%,但不滿意的比率卻增加三.一%;至於民眾對馬總統的信任度,四十三.六%表示信任、四十一.八%不信任,與上月相較,信任的比率上升二.○%,不信任的比率上升二.八%,同樣是負面評價,增幅略多於正面。

可見,在民眾眼裡,五都選舉馬英九還是輸了。瞻望二零一二年的總統選舉,是否要多殺幾個人才能挽救馬英九的選情?台灣選民,要被馬英九與國共的奧步騙、嚇多少次才能覺醒?
《開放》月刊 2010年12月號(發表時略有刪節)

評論
2011-01-25 8: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