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投誠」的國民黨將領在1949年後的命運

林輝

人氣: 30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1月03日訊】根據百度提供的數據顯示,1946年至1949年國共內戰中,國民黨先後有約177萬官兵向共產黨「投誠」,其中將軍大概有1,400名,包括駐守濟南的吳化文、駐守北平的傅作義等。

對於部分「起義」、「投誠」的國民黨高級將領,中共則授以官爵厚祿,以收買人心,比如傅作義就被任命為水利部部長;而對於絕大多數「投誠」、「起義」的將領,中共則通過「鎮反」運動將之消滅。如傅作義等人的絕大多數部下均被鎮壓。

事實上,在中共建政前後,即在中共的所謂新老解放區,從來就沒有停止過鎮壓反革命和反革命活動的做法。據中共官方統計,中共建政初期國民黨殘留下來的潰散武裝曾被統稱為「政治土匪」,約200萬人,另有特務份子60萬人,反動黨團骨幹60萬人,共300萬人。這些人大多數已在清匪反霸中被關、被管或被殺。

1950年3月和7月,唯恐殺得不夠的中共中央先後兩次下達了「鎮壓反革命」的指示。10月,則再次發出鎮反指示,即有名的「雙十指示」,警告各地糾正「寬大無邊」的「右傾」傾向。「投誠」的國民黨將領的厄運自此開始了。

在鎮反運動中,被鎮壓的國民黨將領大致分為如下幾類:一、「投誠」後解職或被俘後釋放返鄉者;二、退役返鄉數年、從事其它職業者;三、打游擊而最終在「剿匪」戰鬥中被俘者;四、其他,如因畏懼逃亡外地者,隱姓埋名而被查出者等。前兩類人數最多。

第二類如國民黨上將宋鶴庚,1923年即隨譚延闓入粵投奔孫中山,並被任命為湖南討賊軍湘軍第一軍軍長。1952年1月,中共「湘鄉縣人民法庭」以宋鶴庚「曾充任匪軍師長、軍長、省建設廳長、上將參議等職,一貫危害人民,反抗革命……」等罪名判處死刑。實際上在1925年,宋就脫離軍界,1931年後就閒居上海,1949年,宋鶴庚還拿出自己私藏的槍枝,授意他的侄子組織湘鄉縣花橋警察隊,投奔中共地下武裝。

在此期間,遇害的國民黨高級將領包括:中央軍校學員教導總隊長王旭夫、中央軍校少將代理教育長肖步鵬、第1兵團副司令劉進、第2兵團參謀長、徐州綏靖公署中將高參韓起功、第3兵團副司令官兼第7軍軍長李本一、第10兵團副司令溫懷光、第12集團軍參謀長周址、第14兵團參謀長兼第7縱隊副司令金亦吾、第17集團軍參謀處長王育成、第2軍副軍長兼第9師師長陳應龍、第2軍副軍長兼宜昌警備司令尹作干、第3軍副軍長兼第7師師長李用章、新編第5軍軍長徐經濟、第7軍副軍長兼師長鍾祖培、第3兵團暫編第8軍副軍長曾憲成、第15軍軍長武庭麟、第20軍副軍長夏炯、第24軍副軍長向傳義、第26軍副軍長、滇西師管區司令曹森、第27軍軍長劉孟廉、第28軍軍長劉秉哲、第29軍軍長、軍事參議院參議張治公、第33軍軍長韓步洲、第34軍軍長高倬之、第44軍軍長陳春霖、第66軍軍長何紹南、第85軍軍長、第15集團軍副總司令李楚瀛、第12戰區騎兵總司令王英、新疆迪化警備司令部少將高參謝靈石、國防部川鄂挺進軍司令部參謀長唐憲堯、國防部中將高參莫致寬、北伐軍左路軍第一路司令鄧玉麟、辛亥起義四川革命軍總指揮夏之時……

除了上述遇害的部份軍級將領外,師級、旅級等國民黨軍官遇害的也不少。因為名單甚長,無法一一列出。他們中絕大多數是「起義」或「投誠」的將領,或許當他們命喪中共槍下之時,才意識到當初自己的抉擇是怎樣的愚蠢吧。

鎮反運動究竟「殺」、「關」、「管」了多少人,毛澤東曾說殺了70萬,關了120萬,管了120萬。毛的這個說法自然是有根據的,因為它來自於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1954年1月的一份報告。徐當時的報告稱:鎮反運動以來,全國共捕了262萬餘名,其中「共殺反革命分子71萬2千餘名,關了129萬餘名,先後管制了120萬餘名。捕後因罪惡不大,教育釋放了38萬餘名。」以被處決人數71.2萬這個數字來計算,它已經達到當時全國5億人口的千分之一點二四的水平了。考慮到當時各地出現的瞞報情況,實際上全國範圍實際的處決人數很可能要大大超過71.2萬的這個數字。

上個世紀80年代,中共終於局部地承認了「當時被鎮壓的還有部份起義投誠人員」這樣一個事實。因「起義、投誠」而參加中共軍隊者,被開除軍籍和判刑、勞改、管制的就有包括國民黨將領在內的2.2萬人。然而,由於上述數字還僅僅是由今日仍然在當權的中共所統計,到底有多少人被冤殺、冤判和殘害,依然是個未解之謎。但我相信,那諸多的冤魂終會等到雲開霧散的那一天!@*

評論
2011-01-03 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