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辛灝年(六):拋棄馬列、解放自己

2010年12月7日,在悉尼大紀元辦公室辛灝年先生接受大紀元記者獨家專訪。(攝影:袁麗/大紀元)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1年0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袁麗悉尼採訪報導)2010年12月7日,在悉尼大紀元辦公室,辛灝年先生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專訪。他闡述了列寧是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他認為馬克思在他的理論當中建立了罪惡的學說,列寧是第一個把馬克思罪惡學說變成一個血腥實踐的繼承人。中共一切統治的、革命的、專制的手段都是從他那裏一脈相承的。

記者:馬克思之後又出現了列寧,列寧在哪些方面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的這種學說?並運用到當時的俄國,以至於對後來人類(所產生)的影響是甚麼?

辛灝年列寧是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是真正的原教旨主義者。他不僅承認了馬克思所講的暴力革命、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他尤其的強調了、一再的強調了、並且在強調中實踐了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他說:「承認階級鬥爭而不承認無產階級專政的人還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所以,如果說馬克思還在他的理論當中建立了他的這個罪惡的學說的話,列寧是第一個把馬克思罪惡學說變成一個血腥實踐的繼承人,在世界上建立了第一個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國家。我想說句多餘的話,要瞭解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國共產黨的階級專政,直到今天的改革開放行為,就必須瞭解列寧。

我們從列寧的歷史裡面,我們從列寧是怎樣建立了蘇維埃的俄羅斯,或者說是怎樣鎮壓了知識份子;怎樣鎮壓了那個曾經用炮火為他贏得勝利的阿芙勒爾巡洋艦上一萬六千名官兵,我們才知道,中共的這一切的統治的、革命的、專制的手段都是從他那裏一脈相承。

我有一篇文章叫《俄羅斯共和國七十四年史》在國內傳播很廣。我就是詳細紀述了列寧是怎樣推倒二月民主革命及其成果俄羅斯共和國;怎樣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和方法創立了蘇維埃俄國。然後又把蘇聯俄國的共產革命的血腥經驗,用他的手段、用他的武器、用他的思想、用他的人擴展到了全世界。並且,特別是擴展到了猖狂的行動到了世界的東方,特別是我們的中國。所以,不瞭解列寧,就不瞭解斯大林從哪裏來的。

有一個聰明很睿智的社會主義者紹瓦倫,他是列寧狂熱的崇拜者,他也是最早認識列寧的人。他說了一句話,說的很好。他說:斯大林建造了獨裁專制之林,(森林的林)。但是,是列寧為他清除了所有的民主的叢林。因為,列寧把所有的民主中的障礙全部清除乾淨,斯大林才有可能、有條件建立蘇聯的專制政治和專制制度。甚至於列寧在任何細制的作法上,包括消滅俄國的議會,公開在會議外面去槍殺來開會的議員,這些所有的作法,我們都能在一九四六年國民黨(行憲)代表大會,就中華民國(行憲)代表大會期間,看到中國共產黨的作法和他一脈相承,真是師徒關係。所以你提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就在於不僅是要認識到列寧是馬克思主義的正宗傳人,原教旨主義者。而且,列寧是第一個建立了世界上的專制國家、專制政權的人。而且,列寧的教導以革命的名譽可以不擇手段的建立血腥統治,為全世界的社會主義國家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所繼承、所發揚、所光大。

記者:你剛才在談到恩格斯說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在如果到了東方農村就能夠實現,為甚麼?為甚麼到東方就能實現?

辛灝年:他標榜自己的理論是在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才能夠進行無產階級的世界革命,才能建立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可是他知道他理論的基礎、他的根本的基礎是新興無產者。而甚麼叫新興無產者?新興無產階級?其實我只要說一句話大家全明白了。就是今天從中國的破產的農村裡面生活不下去了,到城市裡面去做工人、去做農民工的原來農村的農民們。昨天,他還穿著農裝耕種在土地上。今天,他進了城市打工穿上了工裝,他就成了無產階級。所以馬克思把它定為新興無產階級。可馬克思心裏知道他們其實就是農民。所以,一旦這個理論被運用到東方-以農民為主體的國家,你覺得結果如何呢?那不就是恢復農民打天下、坐天下,推翻舊王朝、恢復舊制度的革命嗎?

我在這本書(誰是新中國)導論裡對這個問題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所以,馬克思、恩格斯站在一個歐洲的生產條件、科學發展較為進步的立埸上,他認為他的革命是無產階級革命,是在資產階級之上的。但他的革命如果一旦被資產階級之下,東方的、封建的、專制的農民社會所接受的話,那麼他的革命就不簡單是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而是要毀滅整個時代的、整個王朝的一埸革命。可是,他是贊成整個資產階級推翻歐洲封建主的革命的。雖然,贊成他是為了推翻它,他把它定為資產階級革命。而東方還沒有發展到資產階級革命,而這樣革命就發生了混亂。在混亂當中,他的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進入無產階級政權和國家的夢想,卻會像夢幻一般的消失。他的擔心是在這個地方,所以他才會說出啼笑皆非的話。

可是這個世界很有意思,就因為他鼓吹了新興無產階級,新興的無產者,就是昨天的農民,所以,他的思想也只有對東方的、封建的、落後的、專制的農民社會所接受。你看從西歐呆不下去了到東歐,東歐比西歐更加落後、更加農民化。到東歐後來也呆不下去,到蘇聯、到俄羅斯。俄羅斯一八六一年才結束農奴制,是一個徹底的頑固的愚昧的農業國家。從俄國到了中國,中國是傳統的農民社會。到了朝鮮,到了越南,你看哪一個不是還沒有穿上工裝的新興的無產者所接受了他的理論?發動了他所要的革命?

我們理解了這一點就理解了甚麼叫新興無產者?甚麼叫新興的無產階級?我們一方面,要讓我們這些受剝削、受痛苦的這些新興的無產者能夠生活的好、能夠有民權、能夠有較好的名聲。一方面,我們也要想到,我們再也不能走馬克思曾經號召的一條路,列寧曾走過的一條路。在今天中國,就是不能夠再回到毛澤東極左的、所謂極左的,就是極其反動的、及其馬列化的那樣一種統治之下。用毛澤東的所謂思想、所謂方針來誘導今天的無產者、所謂的新興無產者、中國的農民工、中國的一切知識青年來從走那一條罪惡的道路。它們應該在新的、進步的、真正具有感召力的、號召力的民族、民權、民生的道路上,是為走向共和、完成共和,建立一個真正的民主新中國而奮鬥。而不是重蹈覆轍。不管甚麼人在利用他,甚麼人在使用他,我們都要反對,都要清醒的認識,這就是我的回答。

記者:在你的講座中,講到「驅逐馬列,恢復中華」。我們現在的社會對於現今的人們來講,如何才能做到?

辛灝年:所謂驅逐馬列無非是這樣幾個內容。第一,堅定的、毫無疑義的拋棄這家外國思想統治,這就是驅逐馬列。第二,具體的方式它就是一埸思想革命。把中華民族、各民族人民從馬列的思想統治裡面解放出來,自己解放自己。我們只有把自己從這個馬列思想裡解放出來,我們才能把這家外國思想統治真正的驅逐出去。第三,它的性質就是一埸新的民主革命。雖然,它是以思想革命的形式和內容出現。謝謝!

記者:非常感謝您!

辛灝年:謝謝你,提了這麼多好的問題。

記者:謝謝!我也代所有我們的讀者、觀眾、聽眾,感謝您能來到澳大利亞做這樣精彩的演講。還有這個精彩的、精闢的分析也讓海外的華人能夠真正的瞭解歷史。瞭解歷史的目的實際上是要讓人們就能夠真正的認清我們當今的社會,每一個人應該怎麼樣的去生活?我們的社會應該是怎麼樣的去發展?能夠走到一個正確的、健康的軌道上,這樣對我們的整個人類的社會也是非常有益的。所以,您今天所做的這一切都不是簡簡單單的,也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的。在此,非常地感謝您。

辛灝年:我謝謝你,謝謝澳大利亞的那麼多的聽眾們和讀者們。我只想告訴你最後一句話,在(中國)大陸像我這樣的人多著呢,比我水平高的多著呢。我們都盡一份心吧。謝謝!
(全文完)

評論
2011-01-08 8: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