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劇諷刺小品:指揮

肖痴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時間:當代。
地點:某國某城。
人物:老樂隊指揮,七十多歲,男。
年輕的樂隊短笛手,男,小丑。
人數可多可少的男女交響樂隊隊員。
道具:人手一件樂器;一根可伸縮的金屬手杖,特製;一只倍大提琴盒子,要結實得足以當棺材用;供指揮站的小臺子。

幕啟,臺上一支整齊的交響樂隊排成扇形,男女樂隊隊員著白襯衣,紅領結,正常化妝,唯樂隊前排的一個青年短笛手化妝成小丑,樂隊前方供指揮站的小臺子空著,大家都在等指揮出場。

良久,遲遲不見指揮上場。樂隊隊員們開始東張西望,繼而交頭接耳。

一位舞臺工作人員急匆匆穿過舞臺,面對出口指指手錶,催促指揮上場,顧不得自己已暴露在舞臺上。

指揮──一個羸弱矮小的老頭,皓首銀鬚,這才千呼萬喚始出來,右手執一根閃閃發光的金屬手杖,一邊喘氣,一邊顫顫巍巍,慢慢吞吞走上場。

老指揮好容易走到臺心,艱難地邁上指揮臺,又喘了好一陣,他對自己的姍姍來遲毫無歉意,職業性矜持地微笑著,老道地對觀眾一鞠躬。他抬身時沒有站穩,不由亂擺幾下手腳以求平衡,前排隊員閃身以躲避他的手杖,後排隊員以為開始演奏了,遂奏起了貝多芬《命運交響曲》,前排隊員急忙跟上演奏,指揮生氣地用手杖杵地板,樂隊遂停。不料手杖縮進去一節,他一下子向樂隊倒去,就在眼看摔到地上時,丑角笛手急忙扶住了他。

老指揮站穩以後,狠狠瞪了他一眼。老指揮將縮短了的手杖再縮短一些,拔掉彎手柄,放進衣袋,剩下的金屬棍原來是他的指揮棒。他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他舉起手,準備演奏。全體隊員做好演奏姿勢。

指揮手一揮,雄渾悲壯的《命運交響曲》響起。但只響了一個樂句就戛然而止,全體樂隊隊員定格一般僵在那裏。因為指揮停下來了。他在劇烈咳嗽,是那種拖長的老人式的咳嗽。每咳一聲,臉上痛苦的表情就加重一次,腰也一次比一次彎得厲害,法國圓號和小提琴、沙錘模仿他的咳嗽聲以配合他的動作。

丑角笛手想過去幫他,卻下不了決心,剛邁步又縮了回去。

老指揮總算鎮定下來。他又接著指揮,隊員從定格恢復演奏,樂聲又起。

老指揮自信,嫺熟地指揮演奏,自我感覺越來越好,情緒越來越高,動作幅度也越來越大。

他漸覺力不從心,不時用拳頭捶捶肩頭(大鼓敲出響亮的捶打聲以配合),他的雙臂有時像做早操上肢運動似的伸曲幾下,甚至掄兩個大圈,樂隊中的長號,圓號,提琴均配合這滑稽動作奏出同樣滑稽的音符。觀眾轟然大笑。

他畢竟太累了,先是手臂揮動幅度減小,繼而速度減慢,好像電唱機轉不動似的。終於,他的手無力地垂下,腦袋也耷拉下來。

樂曲也停了。他在大口大口地喘氣,整個樂隊用樂器模仿他喘氣的聲音,呼……哧,呼……哧。

他的喘息漸漸平靜,樂隊的喘息聲也漸漸平靜。

丑角笛手從地上撿起他失落的指揮棒遞給他。他又瞪了笛手一眼。笛手灰溜溜地歸位。

老指揮重又開始指揮,但是有些隊員從頭奏起,另一些從剛才中斷處奏起,結果,奏出的樂曲一塌糊塗。

吹鬍子瞪眼的老指揮命令停止,用指揮棒敲敲譜架,示意從頭來。

「咪咪咪嘟……」《命運》又起。

突然,樂聲又戛然而止,隊員猶如定格一般僵滯在那裏。原來老指揮的心臟病發作了。他扔掉指揮棒,雙手捂胸,踉踉蹌蹌地走下指揮臺,在舞臺前方痛苦地掙扎。

笛手和幾個隊員想前去幫他,但幾次都欲出又止。

老指揮極其艱難地從燕尾服內側的口袋裏掏出藥瓶來,打開瓶蓋,向手心裏倒藥。許多白色藥片灑落在舞臺上。總算有幾片在手心裏,一仰頭,倒進嘴裏。他費力地嚼碎藥片,伸長脖子,想把藥送下去,卻因為太乾,噎得他伸頸瞪眼,乾嘔了好幾次。

工作人員將一隻壓氣熱水瓶和紙杯放在他腳下,跑回後臺。

老指揮不會用,怎麼也倒不出水來。他擰掉瓶蓋,捧著壺喝,卻被蒸汽燙了一下。

觀眾席裡一個天真的小姑娘離開座池,走上舞臺,她忘了這是在演戲,替老人壓了一點水在杯裏。

老人喝了水,謝過小姑娘,怒斥笛手和眾隊員不幫他。笛手和眾隊員攤攤手,聳聳肩,面面相覷。

老指揮這才想起樂隊,準備繼續演奏,卻雙腿發軟,移動不得,只好悻悻地坐在臺角。

樂隊還僵在那裏。

觀眾開始用掌聲催促演出。

這時,丑角笛手悄悄溜出,撿起地上的指揮棒,小心翼翼,做賊似地溜上指揮臺,試著指揮演奏。

樂聲一起,老指揮大驚失色,氣急敗壞地要衝向笛手,奈何力不從心,只能坐在臺角喘氣,用手勢威脅笛手。

笛手開始有點膽怯,不時偷看老指揮,漸漸膽大,自如起來,終於得心應手,嫺熟,準確地指揮演奏。

樂隊隊員十分賣力,演奏十分成功。

一章奏完,笛手作了一個灑脫之極的結束式勢。

笛手轉身向觀眾鞠躬致意。

靜了幾秒後,觀眾報以熱烈掌聲。

老指揮一直在不停地用手勢威脅笛手。掌聲大起時,他一下子跳起來,奔向笛手,一把奪過指揮棒,用它捅笛手的臉,憤怒地斥責他,還威脅觀眾,不過是個吹笛子的,憑什麼為他鼓掌?

觀眾報以更熱烈的掌聲,一半為演奏和指揮的成功,一半為老指揮的可笑。

老指揮不禁惱羞成怒,捶胸頓足,氣勢洶洶。突然,他的表情呆滯了,眼睛上翻,直挺挺向後倒去。眾隊員圍上去,搖他,他不動。笛手掰開他的眼睛看了看,默默地搖了搖頭。

他死了。

大家肅立,低頭默哀。

笛手率領隊員們繞遺體一周,向遺體三鞠躬,作最後告別。

二隊員抬出一個倍大提琴盒子,取出琴和琴弓。這是棺材。兩隊員抬起直挺挺的老人遺體放入提琴盒。棺材的寬窄長短都很合適,像訂做的一樣。

笛手又將手杖安裝好,放進棺才,闔上蓋子。

四名隊員抬起棺材在肩上,送葬開始。

棺材走在前面,後邊是笛手,再後是樂隊。笛手用笛子作指揮棒,指揮樂隊奏起了哀樂。

送葬隊伍繞場一周。

當棺材再次行進到舞臺正中時,棺材蓋突然被頂開,老人坐了起來,恰好面對笛手和樂隊。環視左右,他明白了,不由大怒。他一下子從棺材裏蹦到臺上,還沒忘記拿上他的手杖。

哀樂聲立止,眾人又定格。

老人大罵笛手和眾隊員,甚至在舞臺上蹦了三下,我居然被放進(用手杖敲打棺材)棺材裏?老人步步進逼,眾人步步後退。怒不可遏的老人抄起手杖在笛手頭上狠狠一擊,笛手直挺挺倒地死去。

眾隊員面面相覷,不敢作聲。

老人怒猶未消,繼續用手杖忿忿地搗着舞臺,數落死者。死者被嚇得雙手捂著耳朵,不斷挪動身體以躲避手杖。

數落完了,老人命令將笛手放進棺材裏。高大的笛手雙腳和一隻拿笛子的手都露在外邊,就這樣闔上了蓋子。

老人指揮樂隊為笛手送葬。哀樂又起。

當隊伍再次行進到舞臺正中時,老人再次感到自己快不行了,他一手捂胸,表情極為痛苦,單腿跪著,下令將笛手的遺體扔到臺前,將他自己放進棺材裏。

四隊員抬起了棺材,老指揮坐在棺材裏,面向樂隊,他要自己指揮樂隊為自己送葬。

在老人的指揮下,樂隊重又奏起了哀樂,送葬隊伍走過笛手的遺體,緩緩下場。

(幕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年來,位於東北邊陲的吉林省突然成為大陸最大的毒品走私市場,以及毒品走私的重要通道。據國內媒體報導,僅2009年前6個月,就在吉林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367名,繳獲各類毒品6.139噸,位列全國第一。2010年7月,吉林延邊自治州破獲走私販毒案,抓獲犯罪嫌疑人6名,繳獲冰毒1472.8克。同年8月,吉林公主嶺市破獲有史以來最大的販毒案,繳獲冰毒片劑麻古4415克……
  • 賀歲大片《讓子彈飛》正在中國各大影院火爆上演,票房和口碑都創下「30年來最好的國產影片」的佳績。不過該片因涉及敏感話題、暗含大量的政治隱喻而引起當局的緊張。前不久中國廣電總局發通知壓制,官方發動五毛黨(政府僱用的網路評論員)大量發帖給《子彈》降溫,轉移民眾視線。可官方此舉更加引起民眾的好奇與反彈,許多人紛紛補看、重看,結果形成電影界少有的票房逆勢增長現象。
  • 乖乖牌的大陸官方媒體,竟然接二連三的公然與當局唱對台! ㄧ批批嚴守專業的媒體人,不顧受懲處的危險,前仆後繼嘗試突破重圍,撐大自由資訊的邊界範圍,彷彿ㄧ股呼之欲出的破繭力量,正在匯聚成局‥‥‥
  • 最近,新西蘭土地保護研究所的Janet Wilmshurst率領參與並發表在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學習報告,公佈了來自47個太平洋島嶼的1400多個放射性碳日期資料分析。結果顯示,人類是在西元1210年和1385年之間首次登上新西蘭土地。
  • 署名網路流浪者在網路上發表一則「一年最冷的一天,誰讓我的孩子站在風雪裡歡迎領導」的貼帖,在網路上迅速傳開,幾萬的點擊量,成為紅透的網帖,網友紛紛對這種不顧孩子的安全、巴結上司的作法提出質疑,如此官僚作風如何教育孩子、有人則認為像送殯。
  • 繼中國總理溫家寶名字被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寫成「溫家室」,引發輿論轟動和猜測之後,日前再曝出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名字被中國官方電視台——中央電視台網(CCTV)網絡版中國網絡電視台(CNTV)寫成了「刁近平」,引發外界的關注。
  • 被百姓詬病的重慶「紅色系列」近日又有新動向,重慶衛視年初宣佈,晚間黃金時段將不再播出電視劇,播出自辦的紅色文化節目,百姓聞之嘩然。這不僅沒給薄熙來加分,反而被學者、百姓、媒體公開恥笑。
  • (大紀元記者李淨採訪報導)近日,中共名為「思想政治工作網」的官方網站開通,據悉,這個中共宣傳部下屬的機構,是專門研究如何對中國人進行「思想政治工作」的機構。評論人士表示:「中共搞的這套思想教育,民眾已經不相信了,你對中國民眾的思想封閉又有甚麼意思呢?你現在還死抱著這個已經證實是虛假的理論不放,不就是要一條道走到黑嘛。」
  • (大紀元記者李敬一採訪報導)時間雖進入2011年,但在2010年末引發軒然大波的錢雲會命案,官民博弈仍未停,百姓不顧生命護地維權,當局不顧一切強勢維穩。
  • 回顧2010年,中國互聯網在各個事件中都扮演著比以往更重要的角色,無論是記者、律師、農民,或者是各個階層的百姓,全都靠著互聯網的傳播,打出了一片天,雖然「河蟹」比以往來的更多,但似乎已經擋不住千軍萬馬的民間輿論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