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蕙質:遠去的故鄉

蕙質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0月01日訊】秋天的月亮,孤高清遠,它靜靜的掛在天上,如同一面銀色的鏡子,映照著塵世間的悲歡離合。那一片皎潔的月光落在我的窗前,不僅讓我想起李白的那首《靜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想到「故鄉」兩個字,心弦不覺為之動了一下。我的故鄉,離現在的居住地並不遠,我也經常回去,可是,面對那一幢幢嶄新的高樓大廈和車水馬龍的繁華街道,我找不到一點點「故鄉」的味道。

或許,「故鄉」對我而言,不僅僅是一個生我養我的地點,他停留在我記憶中的那段時間裏,不管這個世界怎麼改變,他永遠是我記憶中的模樣,當我在這個塵世中累了、倦了,只要想起心中的「故鄉」,便會又充滿了前行的力量和勇氣。

記憶裡的故鄉,是一座座房頂長著青苔的瓦房,我淘氣的爬上屋頂,看著煙囪裡冒出的裊裊炊煙,幻想著裡面會不會鑽出小精靈來。

記憶裡的故鄉,是那片盛開的油菜花地,黃油油的花朵連成一大片,像黃色的海洋一樣,美得耀眼。我奔跑在花的海洋裡,感受著油菜花那不怎麼太好聞的味道。

記憶裡的故鄉,有一條寬曠歡騰的大洋河,盛夏的夜裡,我和小夥伴們說著只有我們自己能聽懂的笑話,在河裡歡快的嬉戲,有時候會好奇的看著河裡的魚兒從我們身邊穿來穿去。

記憶裡的故鄉,天空總是那麼湛藍,還有一望無際的原野,他是那麼本色,單純的沒有任何修飾。而如今,時代更替,故鄉已經變了容顏。他的前身,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腳步,而被時代遠遠的甩在某些人的記憶中。

那一座座房頂長著青苔的瓦房早已經被這個城市「規劃」掉,上面建成了一幢幢的高樓,聽說在拆遷的時候,因為補貼不合理問題鬧的滿城沸沸揚揚,有人去上訪,結果被打了,誰打的也不知道,因為被打的人瘋了。

那一片黃油油的菜花地被推平了,上面建起了一個化工廠。每到傍晚,化工廠就散發出十分嗆人的味道,據說,冒出的氣體對人有害,可是又能怎麼辦呢?化工廠的存在帶動了整個市的經濟發展,並且專家說少量的氣體吸入對人體並無害處,所以老百姓還是和諧一點吧,別總抗議這個那個的,政府也是為大家謀福利嘛!

唯一倖存的是那條大洋河,只是,因為化工廠的廢水流入到河裡,造成了河水嚴重的污染,河裡的魚成片成片的死。那條河水現在沾在身上就會起很多紅疹樣的疙瘩,從此再也沒有人敢下水游泳了。

想到現在的故鄉,難免失落。這座城市處處散發著現代化的都市氣息,可是他竟再也無法給予我那麼多的快樂和感恩,在我看來,他的發展與進步,承載著太多的辛酸與變故,當一切都都變的現代化了,這個城市好像也丟失了很多東西。可是到底丟了甚麼,似乎也沒有人仔細想過。

這一切都讓我明白,記憶裡的故鄉已經走遠了,他雖然簡樸,卻是那麼真實。他在我心裏是那麼美好,那麼不可替代。那時候不喜歡聞的油菜花味道,現在卻在我的記憶裡散發著經久瀰散的香氣。我是多麼懷念那個記憶中的故鄉,只是如今這一份想念只能化成淡淡的鄉愁,伴著秋夜裡清幽的月光,寄到那個再也回不去的時空裡。

評論
2011-10-01 2: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