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調紀念辛亥革命 學者解讀中共意圖

圖為民國初期,紀念辛亥革命明信片。(網絡圖片)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文綜合報導)10月9日,中共高層高調紀念辛亥革命百年,中共官媒與各大門戶網站對此大肆宣揚。學者紛紛解讀,認為中共此舉,是「葉公好龍」、「統戰意味明顯」;「其紀念內涵完全偏離了辛亥革命的核心價值。」學者表示,中共獨裁專制下的當今大陸,社會的倫理道德底線被摧毀,精神層面遠遠不及民國時代;中國大陸還沒有完成建設現代國家的使命,「離民主共和有很長路要走」,而中國民眾「三退」、解體中共的浪潮,為中國提供了現實和可行的和平轉型道路。

10月9日上午10時,中共紀念辛亥革命100週年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胡錦濤等中共政治局9個常委出席了大會。中共央視對此進行了現場直播,中國官媒新華社也在第一時間向其他媒體和公眾傳遞有關大會的消息。另外,各大門戶網站也將此次大會的有關報導置於要聞頭條位置。中共高調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引世界媒體關注,學者紛紛評論解讀。


2011年10月9日週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的頭目們罕見地集體出現在人民大會堂,高調地紀念辛亥革命百週年。(網絡圖片)

「葉公好龍 完全偏離了辛亥革命的核心價值」

德國之聲中文網發表自由撰稿人劉逸明文章說,中共雖然跟海峽對岸的國民黨一樣,對辛亥革命讚賞有加,並在100週年之際高規格紀念,但紀念的動機卻截然不同,中共對辛亥革命的紀念完全偏離了辛亥革命的核心價值。

文章表示,在中共看來,辛亥革命最重要的意義不是因為辛亥革命推動了中國的民主進步,而是結束了滿清王朝的統治,為中共日後的崛起掃清了道路。但是,中共的革命從性質和意義上卻絕不能跟辛亥革命同日而語。辛亥革命是民主革命,而中共的革命則是自私自利的奪取政權的革命。中共在逆取政權之後製造了一系列的政治和人權災難,使得天怒人怨,今天的中共已經極為不得民心。

文章說,中共官方在自己高調紀念辛亥革命的同時,卻竭力阻止民間人士開展紀念活動,一大批異議人士、民主人士在此前即被警方控制,因為官方畏懼這些人「假紀念辛亥革命之名行反共之實」。中共紀念辛亥革命正如葉公好龍,既愛又怕。

文章認為,和辛亥革命後的民國時期相比,今天的中國在文化、環境以及人權等各方面,顯然倒退了很多。從制度和領導人的品質上講,中共當局實在是沒有資格紀念辛亥革命,但事實上他們卻在高調紀念,這是一件極為諷刺的事情。

「紀念辛亥革命 統戰意味明顯」

中央社報導,在中共高調紀念辛亥革命100週年的演講中,「反對台獨」及「兩岸和平統一」成為設定基調,被用來與辛亥革命100週年連結。除胡錦濤外,在會中演講的大陸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主席周鐵農,及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主席林軍,都提及反對台獨及兩岸和平統一。

劉逸明發表在德國之聲的文章認為,在以往,中共紀念辛亥革命是為了證明自己延續了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的精神,是正統,而現在則不僅僅限於這一點,他們更期望通過紀念辛亥革命來博得海峽對岸台灣民眾以及台灣政治高層的好感,以便早日一統天下。

文章說:「胡錦濤的講話中連政治改革提都未提,在高度肯定了辛亥革命和孫中山以及當年的革命志士後,就是對中共的自吹自擂,然後話鋒一轉,談到了海峽兩岸的統一問題。」

文章表示,胡錦濤只知道孫中山有關統一的言論,卻全然忘記了孫中山的民主革命綱領——三民主義;胡錦濤將愛國主義認定為實現民族復興的唯一前提,這種思維顯然已經落後於當今的世界主流思想;一個不尊重民權的國度,絕不可能實現民族復興;只有在中國大陸啟動政治改革和實現民主轉型之後,兩岸才能談統一,也才有統一的可能。

馬英九:中國大陸無法實現的國父孫中山的理想在台灣實現了

BBC中文網發表網友「黃河」投稿文章說,10月10日是中華民國建立一百週年的日子。兩岸對這個日子有不同的叫法,大陸叫辛亥革命百年,台灣那邊叫民國百年。這個看似微小的差別,其實反映了對中國過去一百年的歷史的認識大不同。這個名稱上的區別背後其實是中華正朔之爭。

美國之音報導,在台灣慶祝中華民國百年誕辰前夕,馬英九總統10月9日出席「百齡薪傳─海內外聖火會師暨聖火傳遞路跑」活動時表示,100年前的革命帶來了完全不同的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無法實現的國父孫中山的理想在台灣都實現了。馬英九說:「今天台灣所實施的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對得起國父當年的革命,也對得起為我們國民革命犧牲、奉獻,不知道有多少千萬人的努力。」

知名學者、自由撰稿人傅國湧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表示,中共一直在遮蔽民國,真正的民國現在還活在台灣。

學者:民國時代精神層面遠超當今大陸

傅國湧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表示,民國時期是繼春秋戰國和魏晉時代後,中國歷史上難得一現的開放的時代。民國時期,從王韜、梁啟超到邵飄萍、張季鸞、王芸生、儲安平,他們可以在自由的心態下議論國事,既可以發表尖銳的批評,也可以提供建設性的意見,在論政之時他們的心靈是自由而舒展的,沒有特別的恐懼,也很少有甚麼禁區。

大陸今天的媒體環境與當時不可同日而語,是黨媒的一家天下,所有的報刊和電視台都是中共的喉舌,網絡也受到管制、審查;今天的大陸沒有一家媒體算得上有民國遺風,根本沒有獨立的媒體,文人論政更無從談起。

傅國湧用「從容」一詞來評價民國,他認為,民國是一個多元的時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有人追求溫和的自由主義,有人追求國家主義,有人相信實業報國,有人相信新聞報國,有人相信科學報國、教育報國,很多人為了理想,可以拋頭顱灑熱血,即使明天可能被殺頭也不在乎,仍然從容面對。其本質原因是因為民國時期沒有一個「大一統」的意識形態的東西,社會與國家的關係還是正常的,國家沒有完全扼住社會的脖子,一個相對獨立的社會是存在的,「學校還是教育家們辦的,報紙還是報人辦的」,社會還是多元的,知識份子還可以找到各自的生長空間。

傅國湧表示,今天的中國大陸,只能用浮躁、娛樂與恐懼來形容,本質上是一個恐懼的社會,這種恐懼來自愛與信仰的缺失,更是體制對社會的威嚇。今天的體制是一個維穩型或打壓型的體制,所有的行政機器、暴力機器織成了一張維穩的天羅地網,每一個人的安全都可能隨時受到威脅,人人活在恐懼之中。而中國最大的問題是社會的倫理道德底線被摧毀、精神價值層面的失落,「八十歲的老人摔倒在地 上,都沒人敢去扶。」

「離民主共和有很長路要走」

劉逸明表示,辛亥革命已經過去了整整100週年,在經過了民國時期曇花一現的憲政民主時代之後,中國復又步入了專制的漩渦。如今,中共專制的陰霾依然在中國的天空揮之不去,無數的良心人士因為追求民主、自由而身陷囹圄,貪官污吏俯拾皆是、自然環境極度惡化、社會道德異常敗壞……在辛亥革命100週年之際,不管是中國官方還是民間,不應該有自豪感,而是應該為今天的中國而羞愧和懺悔。

學者張鳴在《新京報》上撰文指出說,100年前,中國是轉型時期,百年後的今天,中國大陸依然處於轉型期,還沒有完成建設現代國家的使命。

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員姜濤認為,孫中山想要建立的是以美國為楷模的共和制國家。現在的中國大陸,離孫中山所要建立的人民民主共和國,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姜濤說:「真正的民主、真正的平等的思想,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很好地建立起來。」

傅國湧認為,相比民國時期,中國大陸目前最大的特徵就是壓抑,高度的壓抑,這是個欲流血而不得的時代。中國民眾當下最大的問題就是超越內心的恐懼,從容地面對世界,面對這個極度壓抑的缺少自由的時代。

「辛亥革命百年 解體中共是正道」

時政評論家李天笑博士表示,辛亥革命在亞洲誕生了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但中共徹底顛覆了這個中國人引以自豪的民主革命成果,用沒有皇帝,但遠比皇帝嚴酷的共產專制奴役著中國人。中共統治下8千萬人的非正常死亡記錄令所有古今中外的獨裁者瞠乎其後。

李天笑表示,中共不但剷除了辛亥革命誕生的民主共和國和孫中山的三民主義,還惡搞孫中山,假惺惺地把孫中山像豎在天安門廣場,冒充是孫中山的繼承者,並進而要把共產專制通過經濟和政治統戰延伸到已經實現民主化和憲政的台灣。

李天笑分析稱,目前中共擁有中國史無前例的強大暴力機器,對社會包括軍隊的控制異常嚴密,無所不入。更重要的是,中共政權摧毀了傳統文化和道德價值體系,其邪惡程度完全沒有底線,和孫中山面對的滿清政權無法相比。因此,民眾若採用辛亥革命式的武裝起義方式推翻中共政權,代價將非常大;和平轉型應是對民眾代價更小,更有利的出路。

李天笑認為,2004年11月橫空出世的《九評共產黨》深刻揭露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已有逾億覺醒的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中國民眾「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解體中共的浪潮,為中國提供了現實和可行的和平轉型道路,已成為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歷史趨勢。

(責任編輯:貝利)

評論
2011-10-10 3: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