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中共援朝 葬送百萬中華兒女

「抗美援朝」戰爭,百萬中國青年喪生異域、中國欠下蘇共巨額債務,而幫助北朝鮮建立了一個獨裁政權。圖為1950年10月,中共軍隊越過鴨綠江奔赴朝鮮戰場。(網絡圖片)

人氣: 1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1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1950年10月25日,是中共官方定下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抗美援朝紀念日」。

61年前的今天,毛澤東發動「抗美援朝」戰爭,使百萬中國青年喪生異國他鄉,讓全中國人民節衣縮食支援朝鮮前線,換來的只是讓中國欠下蘇共斯大林巨額債務和一個對中國並不感恩的北朝鮮獨裁政權,並且使一批昔日「最可愛的人」淪為被遺忘的弱勢群體,晚年生活困難,為待遇和榮譽問題請願不止。

金日成首先挑釁發動戰爭


野心勃勃的北朝鮮首腦金日成在蘇共和中共的支持下,首先越過「三八線」,挑釁發動了朝鮮戰爭(韓戰)。圖為北緯38°線,此線令南北人民生活天差地別。(維基百科)

誰最先發動挑起了朝鮮戰爭?60多年以來,中共的各種宣傳和歷史教科書一直欺騙中國人民說是「美國悍然派兵侵略朝鮮。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越過『三八線』,把戰火一直燒到了鴨綠江邊」,而中共是被動介入,不得不出兵「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2010年10月25日,中共軍委副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紀念活動上宣稱「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是為守護和平,應對侵略的正義之戰」,「60年前發生的那場戰爭,是帝國主義侵略者強加給中國人民的」。

對於中共歪曲歷史真相,韓國政府和各大媒體紛紛予以譴責批駁。韓國外交通商部26日駁斥說:「由北韓南侵而促發韓戰是國際公認的歷史事實,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並強調表示「當時聯合國也曾表示過,朝鮮的挑釁行為是對人類和平的重大挑戰」。

韓國《朝鮮日報》發表專家分析表示,中共之所以把朝鮮戰爭稱為內戰,是想把戰爭的責任推給美國,把朝鮮和中共描述成受害者。

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蘇兩國解密檔案曝光了朝鮮戰爭爆發的真相:野心勃勃的北朝鮮首腦金日成在蘇共和中共的支持下,首先挑釁發動了朝鮮戰爭(韓戰)。

2010年6月,新華社發行的《國際先驅導報》在韓戰60週年大型特輯中,首次承認說:「1950年6月25日,朝鮮軍隊跨過『三八線』,發動進攻,三天後漢城失守。」

「三八線」起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反法西斯同盟國簽訂協議,規定以朝鮮半島的北緯38°線作為蘇美兩國對日軍事行動和受降範圍的暫時分界線,北部為蘇軍受降區,南部為美軍受降區。日本投降後就成為韓國和北朝鮮的臨時分界線。

1949年,金日成奔走於莫斯科和北京之間要求合夥發動「解放」韓國的戰爭。在金日成的再三要求下,中國人民解放軍四野林彪所部中國籍朝鮮族的三個精銳師在1949年和1950年初調入北韓,編入北韓人民軍,供金日成調遣,成為金日成進攻韓國的主力部隊。

1950年6月25日凌晨4時40分,在蘇共和中共的支持下,北朝鮮軍隊在大雨中突然越過「三八線」,發動了入侵韓國的戰爭,並在三天之內佔領了韓國首都漢城(今稱首爾)。韓戰從此全面爆發,舉世震驚。

南韓急向聯合國求救。1950年6月2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派遣由15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赴朝鮮半島維護世界和平。

1950年9月15日,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75,000人在仁川登陸,將朝鮮軍隊趕回了「三八線」以北。金日成遂給斯大林毛澤東各寫一封信求援,請求蘇共和中共動用軍事力量,直接支援北朝鮮。

斯大林借刀殺人 毛澤東幫蘇俄作戰

韓戰真實的起因只是因為世界共產主義陣營要與自由社會較量,擴大其勢力範圍。

斯大林意欲在德國、西班牙、意大利等歐洲國家奪權,希望中共軍隊在朝鮮消滅並牽制大量美軍,使世界權力倒向對蘇聯有利的一邊。毛澤東非常清楚斯大林的擴張野心。在美軍無意將戰火燒到中國東北的情況下,一向視中國百姓如草芥的毛澤東不顧黨內、軍內高層大多數人的反對,拍板決定以「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名義出兵朝鮮,以討好斯大林,換取蘇聯幫助中共建立發展強大的軍事工業,並助毛擴大勢力範圍。

1950年10月1日中午,毛澤東幾乎是同時收到斯大林和金日成的來電和來信。中共官方稱,斯大林給毛的親筆信「非常客氣地用商量的口氣,向毛澤東提出了由中國直接出兵朝鮮的要求」,斯大林在信中說:「根據目前形勢,如果您認為能夠為朝鮮人提供援助部隊,哪怕五、六個師也好,就應立即向三八線推進,以便朝鮮同志能在你們部隊的掩護下,在三八線以北組織後備力量。中國部隊可以志願者身份出現,當然,由中國的指揮員統率。」

在10月1日和隨後的幾次中共最高層會議上,周恩來採取了模稜兩可的立場,而其他絕大多數人都反對出兵,反對聲音最高的是中共的「常勝將軍」林彪。反對意見認為,美國對朝鮮具有完全的制空權,大炮優勢跟中共相比是40比1,一旦中共出兵朝鮮,美國可能轟炸摧毀中國大城市及工業基地,甚至可能朝中國扔原子彈。林彪認為「國家剛剛解放,勝利來之不易,是無數先烈流血犧牲取得的。我們不如美國,不能引火焚身」,並婉拒了毛澤東要其掛帥出徵去「抗美援朝」的要求。

10月4日下午,彭德懷乘坐飛機從西北趕到中南海開會,發現「會議的氣氛很不尋常」,分歧意見很大,便沒有發言。5日早上,鄧小平受毛澤東委託,專程把彭德懷接到中南海去談話,毛囑彭統率志願軍,這才有了彭德懷在10月5日會議上贊成出兵、扭轉局面的慷慨陳詞。

10月8日,毛澤東正式發佈命令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任命彭德懷為司令員兼政委,率第13兵團及所屬四個軍和邊防炮兵司令部及所屬三個炮兵師待命出動,同日,毛澤東將這一決定用電報通知了金日成。

但此時,斯大林卻在出動空軍支援中朝陸軍的問題上,始終不肯鬆口(最終同意蘇聯空軍延後出兵參戰)。10月13日下午,毛澤東再次召開中央政治局緊急會議決定:即使暫時沒有蘇聯空軍的支援,在美軍大舉北進的情況下,不論有多大困難,也必須立即出兵援朝。

1950年10月19日,彭德懷率「中國人民志願軍」開始分別從安東(今丹東)、長甸河口、輯安等渡過鴨綠江,進入朝鮮參戰。

10月25日,「中國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反對美國侵略委員會」成立,並在全國各地成立了分會。中共將這一天定為抗美援朝紀念日。

毛澤東後來曾講出兵朝鮮,「是一個半人決定的」。一個是他自己,半個是周恩來。

五次戰役 死傷慘烈 浴血三年返回原點

毛澤東發動的「抗美援朝」,使中共軍隊在極其惡劣的條件下,以劣勢武器裝備和非常落後的後勤供應,用人海戰跟聯合國軍(簡稱「聯軍」)的飛機大炮拚殺,造成中共軍隊和聯軍死亡人數比例高達20比1。


「抗美援朝」,中共以人海炮灰戰術造成中國人死傷慘重。(網絡圖片)

在朝鮮戰場,美軍擁有強大的空中優勢,不分晝夜轟炸封鎖,中共落後的後勤補給根本無法供應前線作戰。據有關資料,美軍13個後勤人員供應一個作戰士兵,一支1.4萬人的美軍部隊就擁有1,400輛戰車;而中共軍隊一支近5萬人4個師的部隊(其中還包括一個炮兵團),只有45輛汽車,因此作戰物資大多依靠人力搬運。在一些戰役期間,中共軍人穿著草鞋,忍饑挨餓,凍壞雙腳,長期吃炒麵缺乏維生素,普遍患上夜盲症,許多人跌落山澗死亡。

曾擔任志願軍某部參謀長的今鍾在《韓戰回憶錄》中說,在聯軍的狂轟濫炸下,中方減員量非常大,非死即傷。當時志願軍即使在雪地裡也只能穿著褲衩打仗,因為在汽油彈、火焰噴射器攻擊下,棉衣、靴鞋早已甩掉,不然早已沒命。每次在聯軍的準確射擊下,人海戰術下的共軍士兵如割草般排排倒下,非常慘烈。

出身窮困家庭的英國名演員麥可‧凱恩(MichaelCaine)曾在朝鮮戰場作戰。多年後他告訴著名作家張戎說,他剛去朝鮮時對共產主義頗帶同情,但戰場的經歷使他從此厭惡這個制度。他親眼目睹中國士兵像大海波浪般一潮一潮地往前衝,用身體抵擋聯軍的子彈。他當時就想:共產黨連自己人的生命都不顧惜,我怎麼能指望他們關心我呢?

中共官方也承認,缺乏防空火力的中共軍隊面對長期的美軍空襲只能被動挨打,毫無還手之力,許多部隊傷亡很大,甚至整師、整團被殲滅。

11月25日,第二次戰役打響。中共軍隊迫使聯軍南撤300公里至38°線,並於12月5日棄守平壤。

此時彭德懷要求停下來,原因是「目前部隊糧、彈、鞋、油、鹽均不能按時接濟,主要原因是無飛機掩護,隨修隨炸。」很多士兵由於衣服單薄被凍傷,這佔了戰傷的一半以上。如19軍有一個連隊在長津湖地區未經戰鬥,全體官兵凍死在冰面上。然而12月13日,毛澤東不顧士兵死活,回電命令:「我軍必須越過38°線。」

12月31日,中共軍隊發起第三次戰役,推進至38°線以南50英里處,並再次佔領漢城。

美國於1951年1月13日提出停戰建議,然而毛澤東拒絕停火,命令彭德懷打鐵趁熱,佔領整個朝鮮半島。

此時中共的後勤再難支撐作戰,而美軍新任統帥李奇微充分利用聯軍在炮火、裝甲及空中的優勢,以「鉸肉」戰術,把中共軍隊驅趕到開闊地帶大量殲滅。1951年3月14日,死傷慘重的中共軍隊撤出漢城。第四次戰役以失敗告終。

1951年4月22日,中共軍隊發動第五次戰役,由於軍備實力相差懸殊,聯軍用五倍於正常量的彈藥量攻擊中朝軍隊。奉命孤軍斷後的中共60軍180師,因失去聯繫陷入包圍中,全師近萬官兵,失蹤、傷亡、被俘的共計7,644人。

1953年7月27日,中共、北朝鮮與聯合國軍簽定停火協議,中共軍隊最終從三八線起點返回到三八線原點。

戰俘遣返 大陸台灣兩重天

中共志願軍在韓戰中有2萬多人被俘。1953年10月,在朝鮮半島中立區由印度軍隊管轄的營地內,由印度、波蘭、捷克、瑞士、瑞典五國代表組成的「中立國遣返委員」主持「戰俘遣返解釋」,聯合國軍方派一名觀察員在場,中共代表5、6人以超長時間輪番向一名志願軍戰俘發動「解釋」攻心戰。


1953年,志願軍戰俘在中立區外南朝鮮一側等待進入中立區。(大紀元資料圖片)

作者穆正新發表的系列文章《志願軍戰俘系列之一 —— 紅色滑鐵盧》,記錄了戰俘遣返真相,那些單調而冰冷的亢長對話,盡顯中共政治宣傳的軟硬兼施和厚顏無恥:

  「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
  「我要去台灣。」
  「你全家人都在盼著你回家。」
  「我回台灣。」
  「父母養你容易嗎?你應該回去向老人盡孝。」
  ……
  「你父母天天盼著你回家。」
  「回台灣。」
  「你去台灣,你父母和全家人怎麼向人民交代?」
  ……
  「你是不是你父母養大的?」
  ……
  「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
  「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
  「你父母在等著你回家。」
  ……

中共每天都不厭其煩地對每一個戰俘進行「長時間高強度」的疲勞轟炸「解釋」。11月4日,有位戰俘已經回答了一百多次「我要去台灣」,但中共代表仍然繼續追問「你到底要去哪裡?」 在場的各國代表十分驚詫於中共代表的神經病和歇斯底里。

但是經過血戰已經被打清醒的志願軍戰俘,有三分之二共計14,235人不再上當,他們拒絕返回大陸,而是選擇去了台灣。

最終回到大陸的6,064名戰俘大多受到政治審查,他們沒想到歷經苦難活著回來竟然成了罪人,被迫面對面坦白,背靠背揭發,只好違心地不寫功績,只寫過錯,甚至違心地給自己上綱上線,直到最後幾乎所有的人都有「叛變性行為」……因為他們是「戰俘」,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被扣上「叛國投敵分子」、「裡通外國分子」、「叛徒」、「特務」等帽子加以整肅迫害。文革爆發後,大部份戰俘受到嚴厲批鬥,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盡。


台灣軍民熱烈歡迎志願軍戰俘(網絡圖片)

台灣軍民熱烈歡迎志願軍戰俘(網絡圖片)

據穆正新先生系列文章披露,那些選擇去台灣的戰俘,被中華民國政府稱為「反共義士」。他們在台灣受到英雄凱旋式的盛大歡迎。然後又得到台灣社會各界的多方熱情幫助。他們剛到台灣那一段時間,有的報紙還免費為他們刊登尋親啟事,幫助他們在台灣恢復和親友的聯繫等等。他們所住的「義士村」是完全開放的。台灣社會各界人士、各國記者、海外華僑等等時常前往探訪並展開各種活動。台灣媒體也對他們赴台後的社會活動和生活情況長期加以跟蹤報導。中華民國政府還把1月23日定為「自由日」,每年都要舉行慶祝。

穆正新指出,由於去台灣的志願軍戰俘中還有中共的潛伏特務。國民黨當局偵訊、關押或者殺死一些這類人員並不出人意料。但是肅清這些共諜並不影響其他反共志願軍戰俘們在台灣正常生活發展。大部分反共戰俘們加入了國軍。若干年後,他們又經退伍轉業、就學等渠道,漸漸地融入了台灣社會,過上了與周圍人一樣的正常生活,至少善終。幾十年的歷史證明,他們當初作了正確的選擇。

百萬中國青年喪生 欠下蘇聯巨債

戰後,中共對外公佈,共傷亡36萬餘人,但沒有單獨公佈犧牲人數。鄧小平曾經對日本共產黨領導人康生,對阿爾巴尼亞的霍查(Enver Hoxha),都承認死亡40萬。志願軍副司令洪學智也說:「我們在朝鮮戰場上犧牲了幾十萬同志」。

2010年10月25日,中共相關紀念館稱,確認有名有姓的戰亡軍人就有18萬3,108人。雖然中共官方多年來口徑不一,但蘇聯官方解密文件稱中國死亡人數為100萬。國際統計,美國死亡人數37,000人,英聯邦各國及其它國家死亡約3,000多人。

「抗美援朝」,中國不只犧牲了百萬生命,全國人民還不得不節衣縮食,最大限度支援朝鮮前線。1951年1月15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號召全國人民踴躍募捐支援「抗美援朝」。到5月30日,全國人民捐款1,186億餘元人民幣。到9月25日為止,全國共捐獻飛機2,481架,捐款入庫的達9,970億元。

著名作家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說:這場大戰打下來,金日成一寸土地也沒拿到,他的國家反而變成一片焦土。毛澤東得到了什麼?勢力範圍的擴大,航空工業的起步,和蘇聯簽了幾十個軍工項目。但戰爭使中國每年60%以上的國民經濟總產值被吞噬,還背上了從蘇聯那裡貸款購買軍火的沉重包袱。更不用說數百萬中國人傷殘死亡。

有關資料顯示,中共打韓戰共欠下蘇俄戰爭軍火款(本息)達20億美元。

志願軍老兵:「想起抗美援朝,我只有哭。」

2010年朝鮮戰爭60週年紀念日,中共和北朝鮮官方分別有隆重紀念儀式。但是大陸民間則有不同的反思和輿論,一批響應中共號召去「抗美援朝」的老兵,這些曾經被中共稱為「最可愛的人」,近年來不幸淪為被遺忘的弱勢群體,為生活和待遇、榮譽問題請願不止。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湖北80歲的傷殘志願軍人蔣學權,1950年,響應共產黨的號召「抗美援朝」,回國後遭冤獄8年,其後雖平反但一直不獲賠償和應有的待遇。蔣學權看見中共電視上的紀念活動,不斷落淚,他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想起抗美援朝,我只有哭。」

(點擊觀看蔣學權視頻)

蔣學權老人表示:「我們現在基本上什麼照顧都沒有,什麼依靠找不到,沒有活路。最不服氣的就是我為革命15歲參軍,又服從黨的分配參加抗美援朝,當時我的腿受傷,頭上還有兩個彈片沒取出來,結果現在看病沒錢,吃飯都沒錢。」

79歲的吳修泉16歲參軍,1950年10月25日被派往朝鮮戰場。回望那段歷史,他對戰場上犧牲的數十萬人以及目前遲暮之年未能得到公正待遇的戰友感到愧疚。

吳修泉表示:「中國人民稱我們是最可愛的人,現在我們成為弱勢群體,成為被遺忘的人,我們心裡能平衡麼?我現在拿兩千多一點已經算高,農村的只有250元。」

2011年7月5日,據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湖北武漢又有約五、六百位企業軍轉幹部前往武漢市委門前抗議示威,要求中共當局落實政策,解決生活困難和待遇問題。

武漢企業軍轉幹部楊先生表示,去請願的包括曾參加抗美援朝現已七、八十歲的老人,這些人當中有師級幹部,最低的都是連長、排長級別,轉業到地方身份沒有了。現在退休金太低,一個月二千元左右,大家體弱多病,醫藥費都負擔不起,現在物價又高,生活比較艱難。

學者質疑「抗美援朝」的歷史合法性

儘管中共官方將該戰爭宣傳為勝利的正義之戰,奠定了中國的國際地位以及超過半個世紀的和平,但大陸一些學者和海外評論人士均質疑「抗美援朝」的歷史合法性,並指出這是幫蘇共斯大林作戰的非正義戰爭。

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許平曾對媒體表示:「現在通過媒體、因特網和大學課堂教育,國內的民眾越來越知道這場戰爭不是像人們當初所想像的那樣,是美帝國主義把戰火燃到了鴨綠江邊,威脅著新中國。實際上大家越來越清楚地知道是金日成打響了第一槍,首先挑起了戰爭。戰爭更深遠的背景是:斯大林在中國革命勝利以後,中國和蘇聯簽訂了友好條約,蘇聯就失去了雅爾塔體系中在中國的特殊權益,中國收回了旅順口和大連港。而斯大林需要在太平洋有一個出海口,一個不凍港,以便與美國和日本對峙,於是就在某種程度上默許了金日成收復朝鮮南方的要求。這樣金日成才敢發動這場戰爭。現在中國人知道了,其實我們是在幫朝鮮人作戰,而在更深一層的意義上說是在幫斯大林作戰,這樣一來,抗美援朝的歷史合法性就受到質疑。」

大陸獨立評論人士劉逸明說:「要紀念這個活動,與其慶祝更多需要反思,中國參戰實際上是助紂為虐。現在國內很多人都知道這個戰爭實際上是不把中國軍人生命當回事,朝鮮戰場上犧牲了很多很多。」

香港《蘋果日報》2010年10月發表張成覺的評論文章說,韓航的班機夜晚飛越首爾上空時,你向下望,在寧靜中,可以見到一片燈火璀璨。這是繁華的南韓。但在北緯38°線以北,卻是一片漆黑如鬼域。南北不同的命運,似乎在60年前就已決定了。如果說,漆黑的北韓,就是當年中共「抗美援朝」得回的成果,那一場「聖戰」是值得嗎?

文章說,尤具諷刺意味的是,戰後金日成父子非但在經濟上向北京需索無度,而且一再罔顧兩國之間此一「鮮血凝成的友誼」。特別是北韓要百姓勒緊褲帶,加速發展核武,已成為世界和平的極大隱患,因此而聲名狼藉。其「反抗帝國主義侵略」豈非天方夜譚?

張成覺認為,事實勝於雄辯。美軍和聯合國軍其它成員確保了東北亞和平,捍衛了民主自由,奠定了南韓今日繁榮興旺的基石,於當地人民的福祉功德無量。而毛錯判形勢,屈從於斯大林的指揮棒,輕擲炎黃子孫的性命,又延誤了本國經濟發展進程。

評論
2011-10-25 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