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2012之五

墨西哥2012之五 進化論 曠世奇謊

「人類與恐龍同時代存在」的化石
王斌

祕魯伊卡的綠洲。(公有領域)

    人氣: 131
【字號】    
   標籤: tags: ,

讀完此文有人也許會破口大罵我,本人笑納,但別罵咱們的祖宗是猴子啊!

紛繁世事如棋局,一切看似無序,一切又都有安排。有正神的安排,也有魔鬼的計劃。靜心體察,認真思考,智慧的人就會看清。 常人只知道獵奇,賢者可知深意,聖者自明因果。

達爾文,魔鬼的使者

達爾文生前詛咒上帝,詛咒基督教義,並自稱是「魔鬼的牧師」。本人非常認同他對自已的稱謂,但「牧師」一詞常用於基督教,應當把他改為「魔鬼的使者」更為貼切。進化論出現嚴重動搖了人對神的信仰,讓人把宗教和道德善惡視為欺騙,它告訴人們,人與動物無異,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是自然的規律。進化論的思想滲透了人類各個領域,帶動人類的道德急速下滑。

達爾文和馬克思、恩格斯是同時代的。進化論的產生很快得到馬克思、恩格斯的青睞,成為馬克思主義的「三大自然科學基礎」之一。此後的一百多年裡,馬克思主義帶給人類的災難是有目共睹的。在全世界所有的共產主義國家裏,人命均如螻蟻。被屠殺者少則以萬計,多則以百萬千萬計。所有的共產主義國家都很崇尚進化論。進化論寫進了這些國家的教科書,成為了「顛撲不滅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在中國,進化論被作為一個鐵板訂釘的事實來講授。有人開玩笑說,20世紀的中國人進化得最好,因為被餓死,被殺死,和被迫害死的人最多,剩下的就是「勝出者」。

迷失的中間環節

進化論完全否定神創,用達爾文的話來說大突變就等於一個神跡,所以達爾文宣揚生物是漸變的,「進化」不必依靠神明的引導或隱秘的生命力。這樣一來,他就面臨了一個最大的挑戰—-找不到生物進化過程「中間環節」的化石。

當代學界認為人類進化時間表是:古猿(1400——800萬年前),南猿(400——190萬年前),猿人(170——20萬年前)。由此來看,古猿與南猿間空缺400萬年,南猿與猿人間空缺20萬年,其間「進化的關鍵階段」,至今未找到過渡種類的化石。所以就又有「科學家」提出來「海猿說」。直白一點說就是「猴兒們」都下海了,在海裡一呆就是400萬年。可是,迄今為止我們已經發現了大量的海洋生物化石,卻仍然沒有發現「海猿」的化石。可惜1960年那會兒,本人還沒出生。要不然真想問問這個英國的「人類學家」阿利斯特•哈代,既然海裡那麼好,「猴兒們」願意住上400萬年,為甚麼今天的猴兒不下海?一只也沒看見。

自然界所找到的生物都是種類分明的,整個化石記錄中沒有一處清楚顯示任何生物從一種轉變為另一種物種,並且在從化石記錄中消失之前平均約100多萬年的時間裏基本上沒有任何改變。多被認為是祖先的物種竟然跟其「後代」同時存在。達爾文對沒有中間環節的詭辯是:挖化石的人太少,所得的化石不多。

充滿詭辯和邏輯錯誤

達爾文主義者首先武斷的認定進化論必定是真理,他們認為達爾文學說根本沒有受考驗的必要了。然後他們的推理就是:如果我們對,你的觀點就不對,因為你不對,所以我們對。當年赫胥黎(Thomas H Huxley)自稱是「達爾文的惡狗」。他就向所有懷疑者提出的挑戰,他問的「難題」就是「你還有甚麼其它的選擇呢?」。

仔細研究一下進化論,你會發現它充滿了這類的循環論證和邏輯詭辯。但是人們對此熟視無睹,根本不去仔細推敲。例如說:「如果人是猿進化來的,人和猿就會有許多相近的特徵;因為人和猿有許多近似之處,所以人就是猿進化來的。」又例如,有一個孔雀尾巴的著名例子。有人挑戰進化論問雄孔雀艷麗的尾巴是逃避敵人時的纍贅,孔雀為甚麼會「進化」出這樣的尾巴來?進化論者就說:雄孔雀艷麗的尾巴可以用來吸引雌性孔雀,增加繁殖機會。說得簡直就跟他自已是一只雌孔雀似的,要不他怎會知道雌孔雀就對艷麗的尾巴感興趣,而不是對長滿肌肉的大翅膀或俊俏的大腦袋感興趣?再例如19世紀,德國的海克爾提出了一個假說「重演律學說」,認為高等生物胚胎發育會重現該物種進化的過程。這個假說一出來就成了進化論的重要證據:如果進化存在,胚胎發育的「重演現象」很像在反映進化的過程;因為有重演現象,進化就是存在的。其實,誰也不明白「重演現象」和進化有甚麼關係,硬說成是因果關係。

進化論者,無情打擊異已

進化論者打擊異已的做法更是近乎無賴。

1960年代,在墨西哥城東南挖出了精製的石器,在附近的伊霍諾(EI Houno)也出土了一些粗製的石器。美國派出的一個考察團的去鑑定。三位地質學家用四種獨立的方法:1、鈾系列定代法,2、同位素裂變示蹤法,3、火山灰水合法,4、礦物侵蝕法。一致地得出了一個巨大的年齡——25萬年!從而掀起了軒然大波。如果接受了這個數字整個進化論都要革命了。他們從此受到進化論捍衛者們長達十多年的壓制。被稱作投機者,譁眾取寵者,經歷了科研經費被撤回、失業,相關領域不予錄用、名譽掃地等等。已故的考古學家阿曼塔也遭遇了類似的命運。他在墨西哥發現了26萬年前鐵矛的矛頭在一個史前動物的頜骨內,他的事業也從此也被扼殺了。

美國帝國山谷大美國帝國山谷大學博物館館長米勒在加州的安澤波雷格(Anza-Borrego)荒漠挖出了6個獴獁象化石,上面有明顯的刀痕,美國地質局用鈾衰變法測出的年齡是30萬年,古地磁定代法和火山樣品顯示的年齡是75萬年。一個有名望的學者就說米勒的發現像一個怪獸,像西伯利亞發現一隻獴獁象一樣荒謬。米勒說:「這些人不希望發現那麼早的人類證據,因為那樣,他們畢生的成績就要進地溝了。」

證偽進化論,「石」證如山

進化論的中間環節的化石找不到,可以徹底顛覆進化論的化石卻找到了不計其數。在墨西哥這地方就非常之多。

從1944年到1952年,在墨西哥的阿坎巴羅村,商人瓦爾德瑪•朱爾斯路特的團隊一共挖掘出了3.35萬件雕刻品。當這位商人剛開始仔細欣賞這些古代雕刻品時,大吃一驚:除了各種各樣類似歐洲人或愛斯基摩人的雕像之外,還有許多奔跑嬉鬧的各種「怪獸」,包括各個種類的恐龍(Dinosaur)造型,有騎著巨型恐龍的巨人,包括婦女餵養小恐龍的生活情景。很多種恐龍塑像的形貌與現代科學家已知的恐龍種類極其吻合,非常逼真。許多考古學家也慕名而至。普遍認為幾千萬年前恐龍就已經群體滅絕,他們看到的許多動物造型竟都是恐龍。這些科學家們感覺無法解釋,放棄了進一步研究。但在1954年,4位考古學家組成的墨西哥專家小組來到挖掘地點進行考察。他們挖掘過程完全正常,認定石雕並非偽造的,且當地的土著人基本都不懂甚麼是恐龍。但這些考古學家認為「人類與恐龍曾同時代存在」的事太過於離奇,無法解釋,所以對外持保留態度。

更加離奇的是遠在幾千公里之外,在秘魯納斯卡平原北部有一座名為伊卡(ICA)的小村莊裡,人們也發現了大量的和墨西哥的阿坎巴羅村相類似的石頭。這批雕刻著圖案的石頭是在伊卡河決堤時開始大量地被人發現的。它們就是大名鼎鼎伊卡石。這些石頭表面覆有一層氧化物。經德國科學家的鑑定,石頭上的刻痕歷史極為久遠。附近發現的大量生物化石都是至少幾百萬年以上的。當地民眾建立了一座石頭博物館,館中陳列著一萬多塊這樣刻有神秘圖案的石頭,從刻石的圖案上看,他們具有極為先進的文明。刻石上描繪著器官移植手術,輸血,望遠鏡,醫療器械,追逐恐龍的人……等。其中有四塊石頭,經過地質學家的測算證實,畫出了一千三百萬年前的地球地圖,而且非常精確。一些專家認為,這些地圖上描繪的陸地就是至今仍為謎團的遠古大陸--亞特蘭提斯(Atlantis)大陸和利姆力亞(Lemuria)大陸。

墨西哥的阿坎巴羅村的遠古石刻和秘魯伊卡石刻很可能是遠古同一文明時期留下來的。那一時期擁有高度文明的巨人們與恐龍生活在一起。現代人在不同地區的一些發現也都印證了遠古巨人曾在地球上生存的證據。

從下圖你可以看到美國德州古化石博物館(Mt.Blanco Fossil Museum)收藏的巨人大腿骨,估計這種巨人身高5米多,還有遠古蘇美爾人的石刻中的巨人和匿名地質學家從沙特石油工地所拍到的巨人骸骨。李洪志大師在二零零二年《北美巡迴講法》說:「那麼講到這兒呢我就揭示兩個歷史上的迷。人類解不開金字塔怎麼造的。那麼大的石頭人怎麼搬運哪?五米高的幾個人搬運,就像今天的人移動一塊大石是一樣的。造那個金字塔,五米高的人就像我們今天造大樓是一樣的。再一個迷是為甚麼有恐龍那麼大的動物啊?其實那是給大人準備的。五米高的人看恐龍等大型動物與我們現在的人看牛沒甚麼兩樣。不同的人要給他準備不同的物種,地球上的一切東西都是為人而造、為人而成的。」

左圖是美國德州古化石博物館(Mt.Blanco Fossil Museum)收藏的巨人大腿骨,估計這種巨人身高5米多;右上圖是遠古蘇美爾人的石刻,巨人們被蘇美爾人稱為「來自天國的神」。該石刻至少有>7300年的歷史;右下圖據信是匿名地質學家從沙特石油工地所拍。

大反擊

瑪雅人預言現在這一時期是地球的更新期,一切都要淨化。進化論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新西蘭遺傳學家但頓(Michael Denton)在《出現危機的理論:進化論》一書中坦白地說:「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二十世紀最大的謊言。」

2005年,「達爾文受審」,律師出席,證人失蹤。事由是美國堪薩斯州教育委員會就如何改革進化論教學舉行聽證。據《紐約時報》報導,達爾文支持派一方決定不派科學家出席聽證會作證,只是請一位律師盤問對方作證的專家。沒有科學家出席為達爾文作證,動搖了人們對進化論的信心。人們認為「他們害怕被盤問,害怕衛護自己的理論。」

2006,514名美國科學家聯合簽名反對達爾文的進化論。在這些科學家聯合簽名的反對文章中寫道:「我們對達爾文的進化理論表示非常懷疑,我們認為,作為科學家,我們有責任要求各領域科學界進行一系列更加深入的研究,以確定達爾文的理論是否合理」。

在這篇反對文章上簽名美國科學家中有154名生物學家、76名化學家、63名物理學家,其餘為毗鄰學科的專家們。2008年大型記錄片《驅逐進化論》(Expelled: No Intelligence Allowed)在美國熱播。今天,質疑達爾文的聲音越來越多。

無數輝煌的文明在地球上興起又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些殘埂斷壁、荒塚遺骸,向我們述說著昔日的輝煌。沒有任何一個朝代是鐵打的江山,沒有任何人能永遠保住自的利益,沒有任何一個謊言能夠永遠的欺騙。但人說了甚麼,做了甚麼是一定要還的,這是天理所在。進化論的既得利益者們想想你們在欺騙誰? 想想你們的未來。引用那句大家愛說的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轉載自看中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上,聳立著許多氣度非凡的瑪雅金字塔。其中最負盛名的瑪雅遺址當屬奇琴伊察,這裡的建築規模宏偉,構造精巧,場景神秘,每年吸引超過百萬的外國遊客到此。它1988年入選世界遺產名錄。2007年經全球近億人網絡票選,膺選為新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科學家試圖探測這些金字塔的內部結構,令人費解的是他們在每天的同一時間,用同一設備,對金字塔內的同一部位進行X射線探測,得到的圖形竟無一相同。
  • 當哈列斯頓細心研究了特奧蒂瓦坎的規劃和佈局之後公佈了一個極為驚人的發現:這個城的設計數據竟然是我們的太陽系軌道的縮影。特奧蒂瓦坎的建築物群氣勢龐大,特別是月亮金字塔和太陽金字塔。有人計算過,建造墨西哥特奧蒂瓦坎的太陽金字塔需要一萬五千工人連續不斷的工作三十年才能完成如此浩瀚的工程。很難想像一個二十萬人口的城市能夠有這樣的載負力。
  • (shown)在飛機上我俯瞰落日中的墨西哥大地,這分深邃幽遠,溫柔靜溢使我忘卻了塵世的繁囂。我喜歡這樣的寧靜。廣遨的空間,沉寂的夜給了我無限的靈感。獲知神韻演出將於2012年首次蒞臨墨西哥,我想把在墨西哥的地理物志,人情風俗,史前文明,和我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寫出「墨西哥2012」系列文章以饗讀者和來墨國旅遊的各界朋友。
  • (shown)可是,無論進化論怎樣的漏洞百出,卻一直蠱惑著許多人......
  • 最近,比利時根特大學的古生物學家在北非的摩洛哥沙漠中發現一塊 長達1米的巨型蝦化石。這一發現於距今5-5.4億年、「生命大爆發」早期的巨型蝦化石是對傳統達爾文進化論的又一衝擊。
  • (shown)達爾文的進化論講,人類是從低等到高等、從簡單到複雜逐漸進化來的。然而現實世界中物種是固定、分明的,並沒有逐漸進化的痕跡......
  • 很明顯,一個沒有精神獨立和思想自由的人,不是奴隸就是奴才。一個國民沒有精神獨立和思想自由的民族,就必然肅殺一切生機與創造開拓精神,這個民族就必然走向衰退和沒落。一個依靠少數奴才轟趕著一群一窩呆頭呆腦的奴隸是不可能建設一個民富國強的現代化國家的。真理是自然存在的並且不分時空,地域,民族或所謂社會制度,真理就是真理而且只有一個,只有認識片面和全面水平,角度,深度與程度之不同,真理絕無本質的區別。
  • (大紀元記者敬夜思綜合報導)隨著科學的發展,人們對兩百年前達爾文提出的進化論假說越來越持反對態度,無論是動物器官的演化、「微進化」與「廣進化」的邏輯區別,現代生物遺傳學、分子生物學和古生物學,都對進化論做出了否定,比如寒武紀生命不是慢慢進化而是一下子大爆發、史前文物所展示出的人類不是進化而是週期性發展,災難性事件和自然選擇,以及高度發達的史前文明等等現象,都證實了達爾文提出的進化假說是不成立的。
  • 目前,達爾文進化論在人類思想中已佔據穩固的主宰地位,人們用進化論去去衡量一切,幾乎沒有人再去懷疑它的正確性。殊不知達爾文進化論根本就是不能成立的,我們可以不藉助任何事實材料,單是從理論上分析,就可以看到,它是漏洞百出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