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辛亥革命的回顧與前瞻》研討會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0月09日訊】(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今年10月10號是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黃花崗》雜誌等十多個組織星期四在美國國會舉辦研討會,紀念和回顧辛亥革命,並對中國的民主未來進行前瞻。

在星期四的研討會上,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指出,孫中山1911年領導的辛亥革命意義重大。

「很多研究歷史的人也都說中國的歷史事實上兩千多年以來一直是一個商品社會,是一個市場經濟社會。但是在西方市場經濟社會最終導致建立了民主制度。而為甚麼中國就沒有呢?中國總是反反覆覆在起義,推翻一個王朝,最後又建立一個差不多的王朝。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古代中國人沒有意識到我們還能建立起一個比王朝更好的,老百姓真正能說話算數的這樣一個民主制度。西方人走在我們前面了,他們建立了民主制度,於是我們中國人是最早學習西方人的這個制度。可以說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當然最近有人提出爭議。日本人比咱們中國人要早一點,但是日本到現在還是君主立憲,它並不是民主共和國,不是很徹底的民主國家。」

魏京生說,目前圍繞辛亥革命,有各種批評之聲,認為當時不應該進行武裝起義,而應該讓清政府進行改革,有人對孫中山個人進行人身攻擊,甚至還有人把中國近百年來民主道路上遇到的挫折歸咎於中國人素質差,不適合搞民主。

對此,魏京生表示:「中國人從素質上講,無論從老百姓來講,從精英階層來講素質都並不差。那麼為甚麼這一百年來我們的民主制度始終沒有建立起來呢?我想有內因和外因兩種原因。首先是外因比較重要。」

魏京生認為,辛亥革命後,西方列強為了各自的商業利益,選擇支持代表舊的專制勢力的袁世凱,而參與辛亥革命的很多人認為清王朝專制已被推翻,革命已經成功,可以卸甲歸田,也給了袁世凱篡奪辛亥革命果實,然後復辟稱帝的機會。1927年北伐成功,中國又恢復到民主體制,但10年後,日本侵華戰爭爆發,使得中國的民主進程又遭受挫折。

不過,即使在抗日戰爭時期,國民政府在民主、言論自由方面留下的空間和尺度,也遠遠超過今天的共產黨政權。

「從共產黨篡奪了政權以後,民主基本上就成為一句空話了。當然共產黨剛剛建立政權的時候跟袁世凱早期一樣也搞了一些民主的措施,看上去也跟真的一樣,甚至大力宣傳要選舉、要民主等等。那個時候宣傳得很厲害,但是很快等共產黨站穩腳跟以後,它就實行了獨裁專制的政權。這個和大家所批評的國民黨國民政府當年的不夠民主是有根本差別的。當年的國民政府的所謂不夠民主,說要暫時實行軍政,戡亂時期等等,不管那種說法它基本的民主框架還是存在的。言論自由的尺度也是放到儘可能寬的地步。老百姓還是有言論的空間。至少像李敖那種天天罵國民黨的人他就能公開地存在,而且有媒體給他提供舞台。但是共產黨它的根本理論就是一個專制的理論。那共產黨的這些理論有個最基本的理論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它就是要搞專制,它從理論上就要搞專制。這個和台灣國民黨的不夠民主有根本的區別。」

魏京生說,共產黨建政以來的專制統治,讓人們感到憤怒。文革結束後,鄧小平用「改革開放」的口號,吸引了大批對中共政權還抱幻想的人,當時大部份中國人只想搞好經濟,對民主不感興趣,即使是89年的民主運動,也沒能動搖共產黨的統治基礎。

不過,近年來,情況有所變化。

「共產黨用各種非法的手段去掠奪老百姓使他們形成了一個新的富裕的官僚資產階級。這個官僚資產階級和老百姓之間的矛盾已經不是70年代末的那種矛盾了。已經是非常尖銳的、你死我活的矛盾。用簡單的形容來說70年代末的時候老百姓只是不滿。現在老百姓對共產黨已經不是不滿了,而是仇視。」

魏京生指出,當年孫中山領導革命者,不管人數多寡,拿起炸彈多次起義,最終推翻了專制的清王朝,共產黨現在最擔心這種情況的重現,於是在今年對辛亥革命的紀念活動進行降調處理。

「今年他們特別的緊張,他們把辛亥革命紀念活動當作一個大事。他們要降調子,他們也不希望我們談論這個事情。他們這麼緊張的原因是甚麼呢?也就是說中國現在也已經到了一個危機時機。老百姓的反抗的情緒比70年代末要更加嚴重。」

魏京生認為,用甚麼方式推翻專制政權,要由百姓自己來選擇,不一定非要用精英們倡導的非暴力方式。

「你比如說這次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就有不同的方式。利比亞因為卡扎菲是堅決抵抗,他堅決不放權,那麼就只能是武力推翻。即使利比亞人民犧牲了很多,成千上萬的人死掉了,但是大家覺得推翻一個專制統治者還是值得。但是也有不同的可能,你比如像埃及和突尼斯這樣統治者主動讓步了,主動妥協了,那麼在這個妥協的情況下當然用不著去發動戰爭了。但是這條道路容易嗎?也不容易。看看埃及現在就在那個地方不斷地反覆。不管走哪條道路其實都是不容易的,最關鍵的一條就是老百姓的認識要一致。」

曾參與89民運,目前在紐約執業的李進進律師在研討會上指出,今天的共產黨害怕提「革命」二字。

「辛亥革命這個革命兩個字是共產黨最喜歡講的,因為他們自己總是說自己是革命者。所以其他人像我們這種人就是反革命者。現在過了60年以後這個情況發生了變化,它看不對頭了,它變成革命的對象了。他們今天在回顧、在紀念孫中山先生辛亥革命祭奠的時候他們會說革命結束了,他們完成了革命,不要再革命。」

美國的中國民主黨全委員會主席助理張建認為,中國共產黨建政以來,一方面摧毀傳統道德文化,另一方面又阻礙西方民主價值的湧入。目前,中國已從藏賦予民變成藏賦予「官」,從孫中山先生倡導的天下為公,變成天下為「共」。

張建認為,孫中山先生提出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在今天仍有現實意義。

「韃虜再也不是那些船堅炮利,高鼻子、藍眼睛的外國人。韃虜就是欺凌在中國民族文化之上的,欺凌在所有中國人民之上,我們華夏母親之上的最邪惡的政黨–中國共產黨。驅除韃虜,恢復中華,驅除中共,恢復中華。」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的報導。

相關錄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zdDiAEQ7C4&feature=player_embedded

報導的原始連接: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m-10072011160957.html

(轉載自魏京生基金會WWW.weijingsheng.org)

2011-10-07

評論
2011-10-09 5: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