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財產公示

真言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11月18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財產公示

官員的財產公示制度是反腐倡廉的一把利器,但中共建政都60年了,至今沒有作為。中共的法律多如牛毛,但財產公示一直空白。《公務員法》頒布實施也有幾年了,財產公示制度一直未能進入其中。為甚麼?中共元老陳雲在談到這個問題時曾說過:「西歐、北歐資本主義國家能做到,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沒有任何理由不能做到,否則,人民怎樣會擁護共產黨?」瑞典、芬蘭、丹麥等北歐資本主義國家早已實行此制度,而且其條件近於苛刻。瑞典甚至已經實行了240多年。二零零七年一月,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其正式就任聯合國秘書長的第一天即向聯合國道德操守辦公室遞交了個人財產申報表,當時承諾,在審查結束後將對外公佈自己的財產狀況,希望以身作則,打造聯合國職員道德操守的高標準。二零零七年四月,法國政府公報公佈即將卸任總統希拉克的財產清單,依照法國法令規定,總統當選和卸任時均應公佈財產清單。二零一零年一月,越南總理阮晉勇簽署、頒布「申報財產」法令,宣佈從4月份起實施,國會議員和政府高級官員必須公佈收入、財產及個人帳戶、財務。而中國則是繼續「研究」。

二零一零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律師韓德雲再度提出官員財產申報立法議案,這已經是他第5年提出該議案。全國政協委員、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博士生導師蔣洪直言,官員財產申報應當從上往下公開。他在政協討論會上說,「人家普京也有幾套莊園和別墅,來路正當就好」。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馬慶鈺教授說,「根據我的研究統計,中國自九十年代進入腐敗高發期,每年有7至10位省級、副省級高官因腐敗落馬。」官員財產申報制度也曾進入全國人大立法規劃。一九八七年,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的王漢斌就提出,研究建立申報財產制度。一九九四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將《財產收入申報法》正式列入「八五」立法規劃。然而,實質的立法工作從未啟動。根據二零零零年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新世紀懲治腐敗對策研究」課題的調查,93%的調查對像認為,目前實行官員財產申報制的阻力主要來自於官員領導階層。二零零九年全國兩會期間,山東省政協主席孫淑義甚至反問記者:「老百姓為甚麼不公佈財產?」中共的高官流氓至此,還讓人有甚麼話說。

據傳前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曾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出席中紀委工作交接班暨歡送座談會上談到這個問題,坦承沒有在任上解決這個問題。並且說,財產公示的失敗只因為黨內對財產申報制抗拒、反對、抵制的勢力相當頑固,阻力太大。並舉例說二零零三、二零零五兩年,要在上海、天津、廣東、江西的省級黨政班子搞試點,最後都因難以推行而中止。二零零三年,中紀委調查組、中央、國務院政策研究室、中組部,曾就財產申報制,決定到上海、廣東搞試點,結果發生二大問題:(一)黨政幹部強烈抗拒,以消極怠工、政局癱瘓來對待;(二)高、中級幹部在內部申報時,上海市的省、廳級幹部,百分之九十擁有一千萬以上的資產;廣東省的省、廳級幹部,百分之九十九擁有一千萬以上資產,如公開,勢必會被社會各界追擊。有人甚至要挾這會引起黨群、幹群關係嚴重對立。二零零六年四月初,由國務院研究室、中紀委辦、中國社會科學院完成的《全國地方黨政部門、國家機關公職人員薪酬和家庭財產調查報告》披露:黨政幹部已經形成社會特權有產階層,其中地廳級以上幹部已是官僚特權階層。官僚特權階層年收入是當地城市人均收入的 8~25倍,是當地農民年均收入的25~85 倍。報告披露:全國有7省市地廳級及以上幹部個人及配偶擁有財產超7百萬,概況如下:廣東省,平均8百萬至2200 萬;上海市,平均8百萬至2500萬;福建省,平均7百萬至1600萬;浙江省,平均7百萬至2千萬;江蘇省,平均7百萬至1800萬;山東省,平均7百萬至1500萬;遼寧省,平均7百萬至 1400萬。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中紀委曾就財產公開發出致中央委員會全體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全國省一級黨委、人大、政府、政協負責人的意見稿,該意見稿提出了時間限制,要求在三月二十八日以前實施。但是,25名中央政治局委員中,有11人對此意見稿未簽署接受,其中有2名政治局常委黃菊、李長春,其他9人是王兆國、劉淇、張德江、陳良宇、賀國強、俞正聲、張立昌、回良玉、王樂泉。在188名中央委員中,僅有60餘名簽署接受此意見稿。在158名候補中央委員中,83名拒絕簽署。在31個省(區)、直轄市黨委、人大、政府、政協班子的一百名一把手中,不簽署意見稿的有78名。意見稿下達後,以廣東、福建、上海、江蘇、山東、浙江、河南、遼寧、黑龍江、山西等地方諸侯的抗拒最為激烈,有的甚至以「領導幹部集體請辭」要挾。他們知道共產黨沒有貪官撐著,連今天都熬不到。

公示會引起嚴重對立,不公示同樣是嚴重對立。橫豎是對立,那就不管了,混到哪天算哪天。這就是當權者的末世心態。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國國務院發佈《反腐敗和廉政建設》白皮書,白皮書援引國家統計局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至二零一零年,中國公眾對反腐敗和廉政建設成效的滿意度平穩上升,從51.9%提高到70.6%。中紀委副書記干以勝稱,「反腐敗無效論、無用論」 這種說法毫無根據,腐敗分子或嚴重違紀的黨員只是極少數,中共黨員幹部隊伍的主流是好的。所謂「腐敗越反越多」的看法也是不正確的。並提供查辦案件統計數據顯示,二零一零年受黨紀處分人數占黨員總數的1.5‰。受處分的黨員中因貪污賄賂等腐敗行為受到黨紀處分並移交司法機關處理的,占受處分黨員人數的比例並不大,占黨員總數比例就更低。因此,腐敗分子或嚴重違紀的黨員只是極少數。

有學者憤而質疑:第一,腐敗行為包括範圍廣泛,並不單指貪污賄賂,那遍佈全國的形象工程、去年建了今年拆的敗家子工程算不算腐敗?腐敗分子能查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隱在水下的巨大的冰山式的腐敗分子隊伍,並沒有查出來或根本沒有查。第二,反腐敗的成績大小,腐敗分子有多少,不是一個部門說了算。只有在互聯網上實行一人一票的公投,才能反映實際情況。人民群眾對反腐敗滿意率上升到70.6%,這樣的數據是咋出來的?第三,既然腐敗分子是「極少數」,99.99%的幹部都是「焦裕祿」,為甚麼人民群眾對官員財產公佈呼籲了十幾年,年年都有人大代表提案,至今還沒有公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

評論
2011-11-18 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