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腐敗

真言

中國官員的貪腐程度和人民辛苦生活形成明顯的對比。(AFP)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1月18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腐敗

不管中共如何刻意渲染台灣阿扁的貪腐,中共政權的腐敗是全世界最嚴重的,在這個問題上,你可以充份發揮自己的想像,你怎麼想像都不過份。中共已腐爛透頂,任何人沒有任何辦法能讓它起死回生。中共體制內的許多人特別是高層,早已看到了這一點,所以,近年來搞了一系列自救運動,如「三講」、「四民」教育、「保先」教育、「實踐科學發展觀」,等等,每一次運動都認認真真走過場,搞形式,勞民傷財,甚麼作用都不起,甚至是適得其反。白天開會反腐敗,晚上照樣去腐敗。現在的貪官不暴露都是黨的好幹部,年年先進,逐級表彰,授予「優秀共產黨員」稱號。一暴露動輒幾百萬、上千萬甚至上億、十幾億,越「優秀」貪得越多。僅2009年,因腐敗倒下的省部級幹部就有15人之多。

湖南省永州市原公安局副局長王石賓,兼任永州市打黑除惡領導小組組長,可他卻是永州黑惡勢力團伙的後台老闆。這一黑惡團伙,私藏槍支,販賣毒品。王石賓主管禁毒,卻參與販毒。這一黑惡勢力放高利貸,王石賓也直接放貸,數額高達4,500萬元,被稱為永州「地下銀行行長」,他光寶馬、奔馳等豪華車輛就有16台!原山西省陽泉市公安局巡警大隊長關建軍為首的黑社會組織,十幾年來在山西陽泉市一帶尋釁滋事、暴力討債、聚眾賭博、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利用違法犯罪手段迅速積聚起巨額財富。僅在北京等地的房產27套,價值1億多元;車輛30餘部,其中關建民的一輛勞斯萊斯轎車價值840餘萬元。山西省蒲縣的煤炭局長,一個小小的科級幹部,家產就逾7億元,在包括北京、海南在內的全國各地有高檔房產35處。上海市外高橋保稅區規劃處處長陶建國29套住房,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文強16套住房(含1套經濟適用房),另有一套別墅價值3,000萬元;東北國土系統的一個科級幹部,貪腐涉案1.45億,有高檔房產22處。河南省連續四任交通廳長前腐後繼,轟然倒下。該廳1997年到2001年,先後有三名廳長落馬!1996年至2005年,全國就有13個省交通廳(局)的26名廳局級幹部因經濟問題而被查處。例子太多太多,多的讓人麻木!

外逃貪官也是一個很大的數字。據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的一項統計報告顯示,過去10年逃往北美和歐洲等地的中國腐敗官員達一萬多人,攜帶出逃款項達6,500億元人民幣以上。「真實外逃的人數,無從計量。」原司法部正司級巡視員黃風在接受採訪時舉了一個例子,「在職務犯罪查處率居全國前列的一個省份,近兩百名負案在逃的人員中,只有不到10名案犯在海關出境時留下了記錄,其餘的全部下落不明。」中國銀行廣東開平分行五名職員侵吞近5億美元銀行資產的驚天大案,五名主嫌悉數潛逃國外,其中3人在加拿大過著豪華生活。2010年7月又曝出中國移動的高管外逃卷款數億元。百姓的血汗錢就這樣變成了共產黨貪官的囊中之物。中共中央組織部調查,幾年來中共高幹家屬,高幹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門在內一共108萬人,移民出去的人生活奢侈,用現金買房、買豪宅、買跑車。江蘇省紀檢系統一位幹部坦言,貪官跨境轉移資產已經成為反腐鬥爭的主戰場。

官員們生活之糜爛,令人難以想像。調查數據顯示,被查處的貪官污吏中95%有情婦。江蘇省原建設廳廳長徐其耀,包養情婦146個。2009年江蘇省質量技術監督局副局長陸正方被雙規。陸正方還曾任徐州市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媒體透露,陸正方在徐州及在南京任職期間先後與100多名女子有性關係。據傳陸正方買官賣官在徐州受賄3,000多萬,涉案一百多徐州官員,有廳級甚至更高的。湖北天門市委書記張二江有情婦107個。重慶市委宣傳部部長張宗海,常年在五星級酒店包養漂亮未婚本科女大學生17人。海南省紡織局局長李慶善,性愛日記95本,保留性愛標本236份。中共開封市委組織部部長李森林在接受多名男性下屬妻子的性賄賂時,收藏了300多名女人的陰毛!並且是親自操剃刀留下!且將「貢女」的陰毛分門別類,甚至想在日後做一支「貢女陰毫筆」。 四川省樂山市市長李玉書,20個情人年齡都是16~18歲。安徽省宣城市委書記楊楓,用MBA知識管理、使用77名情人。福建省周寧縣委書記林龍飛,召集28名情婦集體舉辦群芳宴,並設30萬元佳麗獎。廣州市花都區委書記潘瀟包養5名空姐,每人一套別墅,一輛寶馬車,一千萬人民幣。深圳市沙井銀行行長鄧寶駒,僅五奶小青,800天花了1,840萬元,平均每天2.3萬元,每小時花1千元……。

2010年5月份,媒體曝出安徽省安慶市一醫院的科室負責人玩弄女性500多人,而其確定的目標是600~800人。江西省政府原副秘書長吳志明給自己定的「奮鬥目標」是2015年前至少要睡1,000個女人,其中良家婦女的比例不低於三分之一。截止事發,吳已用「實名制」搞了136個女人,不論女幹部、女招待、女職員、女大學生,也不論少婦少女人妻人妾,吳志明被抓之時,恰值他與兩個情婦在床上苟且。從其隨身居處搜出兩本「快樂日記」。一本是淫亂史:記述了其136名情婦的簡介及淫亂過程。一本是將100多位情婦的陰毛粘在內頁上。前有廣東省韶關市公安局長葉樹養確定貪腐目標三個「2,000萬」:兒子2,000萬,女兒女婿2,000萬,自己安度晚年2,000萬。今有此確定玩女人目標800人,1,000人,不知那些隱而未露的黨的好幹部們還有些甚麼目標。對貪官來說,永遠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做不到的。

相比較中共的貪官們,美國總統克林頓因為一個婚外情就可以失去總統職位,而中國共產黨的各級貪官們玩上幾十上百個女人又算得上甚麼!一個小小的農村黨支部書記就可以為此而嘲笑克林頓!社會主義的「優越性」讓「腐朽腐敗」的資本主義自歎不如!

買官賣官更是中共官場腐敗最為典型的例證。中共的各級組織部門主管官員的提拔使用,從來都是暗箱操作,由少數人說了算。官員的提拔陞遷靠的不是德行與能力,而是關係與金錢。所謂的組織程序、所謂的公開、公平、公正從來都不存在。所有的貪官都是組織部門的傑作,所有的貪腐也都從提拔開始。在中共的治下,已無正常升遷的可能。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是官員提拔的公開規則,已被所有人默認,被所有人踐行。絕大多數的單位拿財政收入、事業經費為幹部打點鋪路,行賄上級領導及各級權力部門以提拔陞遷;相當多的女幹部是床上幹部,被迫以肉體換取提拔。

安徽省五河縣委書記徐社新6年賣光縣直部門所有重要崗位。山西省長治縣原縣委書記王虎林離任前大肆賣官,從「零售」到「批發」,不到兩個月時間內,突擊「批發」官帽432頂,致使該縣許多單位官多兵少,甚至有官無兵。整個縣委機關只有打字員等6人是兵,其餘全是官,全是領導。有個會計竟升為法院副院長,有個司機當上縣委辦副主任!2002年4月,黑龍江綏化市原市委書記馬德買官賣官一案案發,綏化市下轄的十個縣市,一半以上的處級以上幹部,260多人捲入此案。2005年初,黑龍江原政協副主席韓桂枝貪污一案被揭露,引發黑龍江政壇大震盪。包括副省長、省人大副主任、省委秘書長及省檢察長、省法院院長在內的6名省部級幹部被免職。牡丹江、佳木斯、雞西、鶴崗等多個地級市,以及交通廳、人事廳、司法廳等部門的主要負責人被撤銷或免去職務,黑龍江政壇幾近癱瘓,以至中央不得不緊急派出6名省部級幹部,分別擔任副省長、省委組織部長、省高院院長等職。又從北京、上海等地加派21名正副廳級幹部和5名處級幹部,「空降」黑龍江。

2006年5月,一個自稱「在郴州官場打拼近二十年還是個小科長的人」在網上揭露郴州官場黑幕,他說:在郴州,縣處級領導沒有一個不是花大價錢買的官。縣委書記、縣長、縣公安局長這些肥缺也都是送錢買的官。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副書記宋甲武和紀委書記曾錦春三人合夥批發「烏紗帽」:縣委書記-200萬;副書記-60萬;縣長-120萬;副縣長-50萬;縣政法委書記-60萬;縣紀檢委書記-50萬;縣委常委-40萬;縣公安局長-150萬;縣檢察長-20萬;縣委辦主任-30萬;縣政府辦主任-20萬;北湖區(蘇仙區)書記-150萬;副書記-60萬;區長-100萬;副區長-40萬;郴州市公安局長-200萬;郴州市政法委書記-200萬;郴州各個局長:50萬。收入分配:李大倫占50%;曾錦春占30%;宋甲武占20%。原河北省邢台市國家稅務局局長李兆昌,2008年1月至今任河北省國家稅務局副巡視員,將自己一家十幾口人都安排進稅務局,享受國家公務員待遇。等等。

有一副對聯形象地概括了中共官場的幹部任用狀態: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就是不行,行也不行;橫批:不服不行。提拔行賄是官場最佳的投資手段,暴利之高,任何一種投資都不能與之相比,所有體制內的人都心知肚明。中共的官場之黑,絕對是全球之最。在這裡,好人不得重用,壞人卻是如魚得水。中共治下的中國,最醜惡、最骯髒、齷齪的就是中共的官場,在這個罪惡的染缸裡,任何人都不可能獨善其身,沒有人可以做到身處污泥而不染,除非你離開這個環境。

中國司法的黑暗、腐敗是全球最嚴重的。廣東韶關的葉樹養、重慶的文強等已露世的自不必說,據圈內人士透露,僅北京市,一些公、檢、法的離職人員,連律師的資格都沒有,但他們離職後一年內購置價值千萬元寫字樓的比比皆是。北京有一位律師,其父是某省高級法院的負責人,一年不出庭一次,但年收入卻高達800萬元。每週固定的規律就是打打高爾夫、美容、健身及應酬,他父親那個省高級法院的所有大案的代理律師幾乎都要來找他協調關係。對司法界的怪相,曾為江青做過辯護律師的著名律師張思之甚為不解,「我說法官受點賄、貪點污我還算能理解,但是有一個現象,我長期以來羞於啟齒,覺得有失國格」。「法官的判決書讓律師寫,我不誇張地講我這一路考察一路問,從北到南普遍是這樣。這還叫法院嗎?」官司的輸贏不在於法律證據,而在於背後的骯髒交易,這就是共產黨的依法治國!

至於像佘祥林、趙作海以及真凶露世三年卻仍坐冤獄不得釋放的廣西東蘭人王子發等也都是稀鬆平常,毫不足怪。據2010年5月5日《新京報》報導,河北省靈壽縣公安局開具假拘留證拘人,抓人、放人都收錢,拘留證台帳有兩本,一本應付檢查,一本不入存根,拘留證成了公安局的印鈔機。而且,這是公安系統「大家心知肚明的潛規則」。罪不在重,有錢就行。為甚麼公安系統這麼有錢,為甚麼社會上違法犯罪這麼多,這不就是答案嗎?這還僅僅是暴露出來的冰山一角!

基層腐敗,高層更腐敗。2005年7月21日下午四點,溫家寶主持召開有關人民幣升值的緊急國務會議。會議召開之前,宣佈了兩條紀律:一、會議時間內,一律不准和外界聯繫,不處理公務;二、會議開至六點,六時正式宣佈人民幣升值,在此時間內與會者不得離開會場。結果,從溫家寶宣佈紀律後到會議結束對外宣佈之前90多分鐘空檔裡,個個與外界聯繫,共造成228億美元兌換了人民幣。這些「人民公僕」在一個半小時內就淨賺37億多元!事後溫家寶聽了報告,氣得渾身發抖。「有鬼!鬼就在內部。要抓鬼、除鬼,否則國家難有寧日和穩定!」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貪污和挪用軍費一億六千萬元人民幣。單從他在北京、南京的兩處寓所中,就查抄到人民幣現金5,200萬元,美元現鈔250萬元。在其辦公室發現的私設小金庫帳號內,還有存款5,000餘萬元。而據知情人透露,真實數字遠遠不止這些。高官們的貪腐已近瘋狂。

據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老幹部局公佈:截至2005年7月底,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幹部,有 12人;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常委、中央軍委委員(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第一代老前輩遺孀)一級離休幹部105人;省部級離休幹部(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 5,537人。一共是5,654人。2004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高幹12人,公費開支3億2,600萬元,平均每人2,725萬元;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常委、中央軍委委員(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第一代老前輩遺孀)一級離休高幹105人,公費開支6億7,100萬元,平均每人630多萬元。5.537名省部級離休幹部(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每人配備工作人員3至5名不等,每人每年公費開支70 多萬至600多萬元。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福建的省部級離休幹部,平均每人每年開支都在500萬元以上。中央在職政治局常委每個人的開支預算,均超過5千萬元人民幣。在中國的絕大多數老百姓至今福利很低,看不起大病、上不起大學,做房奴的情況下,黨國大員們卻能如此巨大規模的享用國家財產,揮霍老百姓的民脂民膏!這就是他們「為人民服務」的酬勞!

2003年5月28日,朱鎔基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在言及中紀委關於金融系統的調查報告時失聲痛哭,他說,近七、八年來,金融狀況一直處於崩潰的危機,是給內部官僚侵吞掉,給內部官僚與外界勾結詐騙掉了。「我連身邊金融大將都管束不了。還有曾一起在上海工作過的同事,也都逃避過了我的判斷、識別視線。怎麼向國家、向人民、向老一輩同志的囑咐交待啊!」

原在上海、北京和香港擔任金融界的行長、總裁、董事長、黨組書記、工委書記等職務的朱小華、王雪冰、段曉興、劉金寶,相繼落入法網。僅朱小華、王雪冰經手的壞賬、不良資產, 就達430多筆,金額高達1,170多億元天文數字。翌日,朱鎔基在大公館會見正在上海市考察的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人大副委員長王兆國和人大副委員長兼秘書長盛華仁,以及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和市委常委時,把中紀委、監察部對金融系統的調查報告,往茶桌上一拍,說:都看了吧!金融界黑幕,黑幕夠黑、夠猖獗、夠瘋狂的啦!把改革開放創造、積累的財產、資金都侵吞、詐騙、偷盜空了。我有責、有過,上屆中央政治局也有責。人民、歷史是不會寬恕我們的。國家敗類、人民的敗類,能在我們身邊偽裝、表演了多年 、十多年的戲!朱向吳邦國發問:為甚麼你沒發現,我沒發現?為甚麼?為甚麼?因過於氣惱、激動而暈倒在沙發上。經搶救,幸無大礙。甦醒後,稍作休息,又繼續指責:為甚麼金融系統這麼頑固?上海也不是一片淨土,問題不少,有被摀住的,有被長官意志硬保住的,有被矇混過關的。拆國家牆角的、毀國家家底的,這筆債是逃避不了的,子孫後代會追討的。

2008年,美國「兩房」公司破產後,香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金融專家劉夢熊憤而於8月17日、18日分別撰文《我為人民鼓與呼》、《質問中央財金當局》,在香港三家媒體以整版篇幅發表,引發震撼,各界關注。文章稱:「美國兩家『巨無霸』抵押機構房利美和房地美崩盤引致的金融風暴震撼全球,各國股市插水式下跌。見慣風浪的金融大鱷索羅斯也驚呼是他「一生中最為嚴重的金融危機」。

令人震驚的是,據通訊社報導,中國竟然是「兩房」名列榜首的外國債權人,一共持有涉及該兩間公司約3,763億美元(相當於29,328億港元)債券,約占中國外匯儲備總額21%!是另一個亞洲大國印度「兩房」債券持有量的16,000倍!這簡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天大醜聞!

筆者謹以全國政協委員和金融界人士身份質問中央財金當局有關拍板人:你們這班敗家子哪裏來這麼大的膽子拿國家人民的錢,來買天文數字的「兩房」股票!現在「兩房」基本上已破產,你們如何向全國人民交代?」

「美國兩大金融抵押機構房利美和房地美崩盤震撼全球。而中國財金當局將五分之一以上外匯儲備即3,763億美元投入「兩房」,成為「兩房」最大的外國債權人,這一愚不可及的做法更是震驚中外,令國人扼腕!中央財金當局對美國金融霸權缺乏警覺,違背外匯儲備管理原則,跌落「兩房」陷阱,造成國家財產天文數字般損失,所犯的錯誤是不可饒恕的。必須向十三億人民講清楚、說明白。」

「以3,763億美元巨額外匯儲備如此集中投入「兩房」,究竟是誰的建議?由誰拍板?為何沒有風險防範?當中有沒有不可告人黑幕?」

「按國際金融交易慣例,購買債券、股票的中介有佣金可收,中國投入「兩房」債券數額驚人,其佣金也驚人。這些佣金真正流向如何?有沒有人以權謀私、中飽私囊?」

有記者問及:「你提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應立即組織特別調查組徹查並追究責任,理據何在」時,劉夢熊如是回答:「中國買的是高風險,比例又這麼大,這太不尋常了。這是誰建議這樣做的,誰論證的,誰拍板的,誰批准的,誰去實施的,其中究竟有沒有黑幕,按國際金融交易慣例,購買債券、股票的中介有佣金可收,佣金是2.5%,30,000億的2.5%,就是750億,所得的佣金流向如何,有沒有人以權謀私,中飽私囊。我不明白,究竟是外匯管理局的問題,還是財政部的問題,還是中國人民銀行的問題?外匯儲備的投資運作有哪些專家論證?決策民主化科學化如何體現?流程如何?有無權力制約機制設置?這麼大損失,如果有黑幕的話,有裡通外國的話,是不可饒恕的犯罪。應有人對此丟烏紗帽甚至人頭落地。中央應從決策、操作乃至監管、制約機制,直到外儲投資方向、原則來個通盤檢討。」

網民對劉夢熊的文章這樣評價:「我是昨天有幸拜讀的劉先生的所述事實,一腔怒火到現在都未消失,真的很氣,很氣的,看到這群形容不出來的東西在敗壞,只有會愚弄老百姓的能力,還不讓老百姓說話,怎麼我們這片土地上總是這樣的敗類管理呢?真的很窩火!!!怪不得人家看不起中國人,怪不得的,這群敗類就會吃喝,就會在人民面前演戲,人民都淪為了美國奴,我這才明白美國真是沒有動一槍一炮就吞噬了整個這麼大的國家,俄羅斯該笑死了!!!」

由澳大利亞人朱利安‧阿桑奇創辦的維基揭秘曝光:中共高層和高官,在瑞士銀行擁有多達5千個賬戶,其中,三分之二屬於中央級大員,幾乎所有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人人有份。還有150個名字尚未確認,疑為家眷賬戶。香港媒體披露,原中國銀行副董事長劉金寶揭露早在2007年江澤民就把20億美元存入了瑞士銀行。最近美國聯邦儲備局的副主席科恩先生說,美國已經掌握了5,000多名共黨大頭腦們在瑞士銀行存款的數字。一貫喜好發表嚴正聲明的共黨這回不吭聲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美國的房地產股市上損失了中國納稅人的4,300億美元。

通過維基揭秘,人們發現:幾乎所有中國政府對外投資和對外採購,都附帶回扣條件。巨額回扣,直接流入中共要人或其家屬賬戶,包括江澤民、胡錦濤這等級別。文件透露,中共高官的洗錢渠道很多在香港,如江澤民家族是通過唐英年的關係,曾慶紅家族是透過曾蔭權的關係。另有高官利用珠寶交易從台灣洗錢,等等。

透過維基揭秘,人們這才搞明白:為甚麼中國政府一直增購美國巨大國債?而且明知道虧錢也要買,許多經濟學家不得其解。原因之一,也在於巨額美國債券所伴隨的巨額回扣。美國高盛公司把回扣源源不斷地匯入中共高層開設在紐約的幾百個帳戶,包括中共副總理王歧山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家屬的賬戶。中共中央的所有行為,背後都是一個「貪」字!這些行為,往往以國家「政策」為幌子,具有超級欺騙性。所以說,那些認為黨中央政策是如何如何好的人,實在連傻子都不如,被中共當猴耍,還那麼賣力。

最近公佈的中央國家機關「三公」消費,中科院公務接待費竟高達9,995萬元,日均消費27萬元!國稅總局「三公」消費21.66億,其中公務接待費,全年吃了6.6億元,平均每天182萬元!這還是保守數字。受黨教育培養多年的好幹部們,吃、喝、嫖、賭、貪、包二奶樣樣佔全,揮霍的全是百姓的血汗錢,不用自己掏一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多少下崗職工就著一杯白水吃頓飯,多少農民為籌集學生的學費愁白了頭!黨國的公僕們卻在那裡狂擲千金、萬金,日日笙歌,夜夜歌舞,花天酒地,醉生夢死!一年全國僅公車揮霍3,000多億元,一個省就揮霍400多億元,吃喝招待費更是無法計算。經濟較發達省份一個縣每年僅吃喝招待費花個一、二千萬元稀鬆平常,根本不算甚麼。對太多中共的貪官污吏所享受的榮華富貴、窮奢極欲來說,讓他死個千兒八百回都值了,就腐敗到這種程度,共產黨就爛到這種地步。

比起「優越、偉大」的社會主義制度來,被中共腌臢、醜化了幾十年的資本主義國家卻是另一番景象:2010年韓國外相因為自己的女兒被招工到自己工作的部門,而引起國民不滿辭職;日本外相因接受政治獻金,類似於接受賄賂,只有區區5萬日元,相當於人民幣僅僅3,900元,便被迫辭職。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自任職以來,基本一日兩餐吃盒飯,一年能吃上700個盒飯。香港16.5萬公務員,專車僅20餘部。

當今中共的政權,腐敗已成時尚,遍及社會各個層面、各個角落,全面腐敗。無論是官場、商場,無論是文化、教育、衛生、體育、工業、農業,只要有權力所在,只要有利可圖,到處可見腐敗的污穢形跡。當前之中國,腐敗已是常態。中共口口聲聲反腐倡廉,實際不過是做給百姓看,中共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反對過腐敗。中共要真正反腐敗,中國決不是今天這個樣子,在一黨統天下的中共,沒有中共做不到的事情,只要回顧一下歷史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一點。中共可以傾舉國之力做任何事情,中共只需拿出鎮壓「六四」學潮、打壓法輪功幾分之一的力量就足以遏制腐敗。

恰恰相反,中共實際是在以腐敗籠絡官員以為其賣命。中共要真正反腐敗,只需做到兩點:其一,嚴格實行官員財產公示制度,縣處級以上官員自上而下全部公示財產;其二,嚴格執行公務行政開支、公車開支、公務招待開支制度,超過標準個人自付。但中共就是不作為。中共喉舌央視「焦點訪談」欄目,在播出大連原油污染事件中因清理油污而犧牲的消防英雄的時候,主持人以極其煽情的語調告訴觀眾:「他,是一個共產黨員。」可是,在播出那些前腐後繼的大案、窩案的時候,你為甚麼不同樣告訴觀眾,「他們都是共產黨員,而且受黨培養教育多年」呢?!

當律法峻刑不能遏止貪腐漫延、利益成為權力的必然衍生物的時候,當貪腐從背後走到前台、由暗處轉為公開的時候,當貪腐成為一種榮耀、變得理直氣壯的時候,中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腐敗已成毒癮,不能自拔,且愈演愈烈,絕無可能自我修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其爛到底。病入膏肓的中共絕對無藥可救,現在不過是在用高壓強撐著政權,實際已是人心渙散徒有其表了,只要稍有動作,立刻就會土崩瓦解。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已成為國人的共識。當年中共的竊國革命為甚麼能成功?就是因為腐敗的國民黨政權不得人心,百姓不支持了才被中共得手的。

今天中共之腐敗遠超國民黨不知多少倍,人心已經完全喪失的中共,你有再多的軍隊、警察有甚麼用?他們也是人,不是機器,當他們明白了中共之邪的時候,他還會去為中共賣命嗎?痛恨中共的百姓都說:「如果今天再來一次中日戰爭,老百姓會領著鬼子去找黨員。」2010年4月,吉爾吉斯坦共和國發生政變,反對者沒費太大力氣即推翻了現政權。過程中,警察反戈支持反對派。反對派的口號就是:「我們不要爛透了的政權。」中共一期期的培訓縣委書記、公安局長、信訪局長,精心編製群體事件預案。可等到出現吉爾吉斯坦的情況,你那預案有甚麼用?

前幾年,民間曾以門聯形式形象地描述中共官場的現狀:反腐倡廉尉(未)健(見)行,舉國上下吳(無)官正。橫批:有理無理李(理)嵐(難)清。最近,民間流傳這樣一則短信:重慶打黑充份說明中國官場特色: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寶森!不查,問題都在前三排;一查,根子都在主席台。不查,個個人模狗樣;一查,全都男盜女娼。不查,都要為人民服務;一查,全都在為人民幣服務;不查,是天災;一查,是人禍;不查,他是公僕;一查,原來他更喜歡女僕。中共官場之黑暗,官員生活之糜爛,只有身處其中的人才能體會,一般百姓不過是人云亦云嘴上說說而已,哪有實際性的感覺,根本就不知道甚麼叫腐敗,腐敗到何等程度。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幾乎是無官不貪。不貪白不貪,不占白不占,已成為各級中共官員的共識。

2011年11月3日@

評論
2011-11-19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