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天行:就郎咸平「定價權」論再探一下底

邢天行

圖為伊拉克一家煉油廠(Getty Images)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1月16日訊】郎咸平教授10月22日在瀋陽所作的關於中國經濟的內部演講,揭了中國經濟的老底,在我看來,郎教授的結論是,中國政府現在已經破產了,改革30年來鼓吹的「偉績」其實都是敗業,把中國經濟最終搞死把人民搞窮的就是中國政府,而這個政府是全世界最愚蠢無能的政府,它玩不過歐美那些聰明的國家。郎教授精闢的理論分析令我這個「門外漢」大開眼界。

郎教授指出中國經濟的命脈是製造業,製造業的危機導致了整個中國經濟的危機,而製造業之所以陷於危機,是中國政府不懂定價權。我是第一次聽到「定價權」論,為他的分析叫「絕」!不過,郎教授只分析到經濟層面的「定價權」就打住了,可事實的真相我覺得卻並非到此為止。再探下去,「定價權」也不過是表面的一層,它底下的根源才是關鍵因素。

郎說:「在全世界各國,對資源本身他是不在意的,他們在意的只有一件事,定價權。」「我們整個國家的領導層,沒有一個人懂定價權。」為甚麼全世界都懂的事情,中國不懂呢?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聰明的民族之一,我想這一點沒人會否認。那為甚麼中共政府和企業會如此低能和愚蠢呢?

以郎教授罵中石油的事例為例,中石油到伊拉克投標開採石油,必須賣給伊拉克南方石油公司。倒數第二個標,是中國石油公司和英國石油公司一起投標,開採一桶石油賣3.99美金!被伊拉克南方石油公司拒絕。最後一個標是中石油投的,2美元一桶。中石油出人力、設備、資本、流動資金,開採石油之後,一桶2美元賣給伊拉克南方石油公司。在伊拉克開採一桶石油的成本都是4、5塊以上,連成本都不夠,每開採一桶,中國通過老百姓稅收給它們補差額。美國從南方石油公司的背後以3塊美金一桶買走,然後以120塊一桶賣給中石油。

就算沒有石油的定價權,但也沒人逼著中國投標搞虧本生產吧?美國賣一桶石油120元,不能逼著中國非買不可吧?也不能只賣中國不賣別的國家吧?所以,是美國搞陰謀算計中國,還是中國癡心瘋自願割肉,這不是禿子腦袋上的虱子――明擺著嗎?

為甚麼發瘋了倒賠錢去給人家當勞工開採石油?答案只有一個,它就不是為了掙那個錢!中石油是國企,它帶著中共政府特殊的使命,走出國門才是目的,賺錢其次。它想在伊拉克打甚麼政治牌我不清楚,最起碼在中國亮的牌我們都看見了。中共不是宣揚中石油拿到了伊拉克獨家開採權了嗎?就算沒拿到獨家,那是不是也讓中國人感到:中國石油開採技術已經躋身於世界發達水平了,走出了國門並在世界各國競標中脫穎而出?這太長臉了!這不僅僅能唬住中國國民,其改革的成就對亞非拉兄弟國家也是標桿作用,尤其是非洲一些專制國家,還真把中國模式當成學習榜樣了。這種政治牌的效應就是中共想要的,也是中共60年來一直在苦心經營的。

想當年,中共在造成中國人民三年大饑荒的時期,其政府仍然把糧食等國人緊缺物質,無償援助給比中國人民還夠吃夠用的阿爾巴尼亞等國,全然不顧中國人餓死幾千萬,這種裝大國強國的無恥外交中共幹得太多了,世界沒有哪個國家能比。

如今,中石油海外競標願意挨宰,正體現了中共一貫的對外思維,只不過與時俱進地換了一件時髦的衣裳罷了。中石油再傻,最基本的數學計算它還是能算出來的,當然知道自己在賠錢生產了。你罵中石油是瘋子,它一點也沒瘋,它就是要賠錢也干。政府就鼓勵它這樣幹,它不怕賠錢。換句話說,賠多少錢,中石油也不買單。因為中共政府給它補償,中共政府的錢是從老百姓的稅收來的,中國的稅收是世界最高的,這一點郎教授也有力地證明了。

中共政府不允許人民講真話,它這個政府不讓人民監督,愛怎樣巧立名目苛捐雜稅就怎樣,愛怎麼花錢就怎麼甩手。它只要大權在握,手下的屁民們就是它任意取用的財庫,不怕搾不出奴隸們的油水。因此,中共讓全世界都看到,它為了自身利益集團的穩定,不惜一切「維穩」打壓民聲,肆無忌憚地踐踏人權,怕失去一黨私權。對於黨國大員們而言,不懂定價權的損失是中國的,而不懂保職陞官的損失卻是自己的,所以中國沒有人明白定價權,沒有官去研究定價權,這有甚麼奇怪的呢?這是中共體制的頑症導致的。

定價權的產生和成熟,是現代市場經濟開放增長的產物。世界各國都重視對外貿易,引進與輸出,如何保護和有利於本國人民的利益,這是每個負責任政府的職責。郎教授所舉加拿大政府立法保護鉀礦的例子,說的是定價權,而顯示了其政府執政水平的高超。究其根,我認為這就是民主政府的佳處。選人用人,制定法規,都體現了民意民心。這樣的民選政府國家,它不敢隨意徵稅,也不會用納稅人的錢去給商人無償補損失或搞賠錢外交。它注重立法解決經濟問題,不搞行政干預。它允許言論揭政府的過失,並努力改進。無能的政府和官員將被淘汰出局……因此,定價權一經出現,民選國家政府紛紛重視和運用。而中共的專制極權政體,與世界自由體制格格不入,注定了不懂定價權、不重視定價權,即使後來吃虧長見識了,硬要去照貓畫虎,再畫,充其量也只得幾分皮毛相似而已。也就是說,定價權即使引進來了,也是與歐美政府不同的共料定價權,跟引進的股市變了種一樣,必然也救不了中國。

郎教授多年研究中國經濟,針對經濟問題看病開處方,不可謂不准,而病根卻是中共極權專制及其黨文化思維,那郎的處方只能被視為狗皮膏藥了。如果中共能聽取民聲、慧眼識才、虛心納諫,那它早就不姓「共」了。毛共時期的瘋狂折騰暫且不提,就說四川汶川地震,有專家提前準確向上面提醒預報,被當耳邊風;三峽大壩興建前,水利專家黃萬里千方百計呼籲建不得,也無人理睬;現在南水北調正在唱響,對反對意見照樣壓制不聽。郎教授是有深具影響力的能人,結果一樣眼睜睜地看著中共把國家推向深淵,只剩動不動就憤言TMD的份了。

一個從來只能聽進去奉迎話而聽不進真理的掌權者,哪能不愚蠢透頂?一個愚蠢透頂的政府必然把國家搞壞、把人民搞窮,哪裏是一個定價權陰謀就能遮過的呢?

中共常說美國搞世界霸權,結果看到的是那些獨裁專制政府的垮臺,而原來的國家走上了自由的路。那麼,我倒是真希望定價權的美國陰謀論不是郎教授構想出來嚇唬中共的,因為中共敗像盡顯,注定完蛋了,中國人民損失的只是暴政枷鎖,而得到的將是民主自由,讓這一天快一點來吧!

評論
2011-11-16 3: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