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載中華歷史 成語顯漢服文化

陳穎

唐朝服飾(正見網)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閒暇之時,與朋友們小聚喝茶聊天,總離不開衣食住行,什麼好吃,什麼好穿,哪裡有什麼好東西……,每每有欣喜也有諸多感歎。唉!總的來說,分享總是件美事,忍不住就要和朋友們說說,高興、不高興,什麼新鮮事兒,或是碰上的驚喜事兒,好不愜意。

偶爾,在網絡搜索圖片時,看到一組紐約國際時裝周上的漢服秀,眼前一亮、耳目一新,心裡那種作為中國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喔哦,身著「漢服」真有種飄飄若仙之感,華美、優雅,又凸顯女性柔美,男性陽剛的不凡氣質。

與友相聚,自然聊起中國「漢服」服飾和歷史,聽後,讓我長了不少見識,趁著一股兒新奇勁兒,查閱「漢服」的資料;嗨,您別說,網絡上的「漢服」粉絲和復興中華衣冠的呼籲可真不少,大多是可愛的年輕人,身著「漢服」、推廣「漢服」,再看看他們對「漢服」的鍾愛和理解,內心不禁湧動一股熱流,潸然淚下……。

朋友笑說這是中國情結,是啊,身體中流淌的是華夏祖先的血脈,骨髓中沁透了五千年燦爛文化歷史,哪個華夏兒女不心繫中華。難怪漢服粉絲都說:「漢服」是我漢家魂魄所依矣。仔細想想,這種說法確有新意。

「漢服」也稱為華夏衣冠,是中國漢民族的傳統服飾,從西周開始一直到明末,傳承長達3700多年;「漢服」雖歷經各朝代輪換更替,但華夏民族卻始終以「交領右衽,袖鬆且長,隱扣繫帶,上衣下裳」的服裝特點延續相傳。

交領右衽、褒衣博帶、行雲流水的衣裳特徵,不只影響了中國少數民族,就連中國周邊的日本、韓國等國家的服裝,也受漢服的影響,以致東亞服飾具有「漢服」的共性。

而今,「漢服」服飾文化的遺失,不是由於漢服的不方便,也不是由於西風東漸;這要從一六四四年滿清入關後,滿清政府強迫漢人把頭髮剃成他們的樣子,脫掉華夏子孫穿了延續幾千年的「漢服」服裝,改穿滿族人的服飾,這就是「剃髮易服」。

它換掉了占漢族社會生活主導者男性的衣冠,動搖了華夏民族「定禮之大要莫於冠服」的禮法制度的根基,素有「衣冠之制」之稱的「漢服」從此遺失。雖然現今,「漢服」服飾文化,漸漸興起,但由於中共政權執政後,破壞中華傳統文化,大多數人的思想中沒有傳統民族服飾的概念,以至現今華人對民族服飾「漢服」的記憶模糊不清。

回顧歷史,有自豪,不免也有些悲情,在我們的生活中,由於歷史的變更出現文化斷層,「漢服」服飾文化與現今人們思想文化的如何銜接,眾說紛紜,有道是恢復「漢服」文化不是簡單的復古,「漢服」也不是現在人們思想中的「古裝和戲服」。很多朋友都說:我們中華民族的衣冠服飾是傳統文化外展的體現,要恢復中國衣冠大國、禮儀之邦的文化,漢服服飾的回歸成為必然。

世界上,有很多民族雖然沒有自己的文字,但有自己民族服裝,我們中國有56個民族,藏族、蒙族、維族等民族都有各自的民族服飾,而漢民族的服裝卻遺失在360年前……,遙遠與現在,歷史與現實,你我看到的是,中國人把中山裝,滿族的長袍馬褂、旗袍,或是西方人的西服、禮服作為自己的服裝……。

《左傳.定公十年》中說道:「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尚書正義》中注有:「冕服華章曰華,大國曰夏」。

可見,我們的先祖是以服飾華采的美稱為「華」,以疆界廣闊與文化繁榮、文明道德興盛稱之為「夏」;從字義上看,「華」字有美麗的含義,而「服章」就是「漢服」,「夏」字有盛大的意義,「禮儀」指的是儒家的道德、規範;「華夏」連起來確是個美好的詞,所指的是中原諸侯國民,也是漢朝以前對漢族先民的稱謂。追溯歷史,恍然大悟,如果沒有服飾與禮儀,又如何稱「華夏」?

在朋友介紹下,瀏覽了許多倡導回歸「漢服」的文章和網絡漢服,在下也想借鑑朋友的思路,拋磚引玉。

我們都知道炎黃子孫,華夏兒女,從皇帝開始,在中華大地上,展開了輝煌的五千年文明歷史,我們的文字「漢字」歷經數千年風雲,一脈相承延續至今,「漢字」的魅力在於它的表象,更在於每個字都有深邃的內涵,使我們民族文化得以薪火相傳。

華夏祖先發明的文字「漢字」記載著我們文化與歷史興衰,中國的成語短小精煉、寓意深厚,含歷史故事及哲學意義,流傳至今。

借助成語裡面有關「漢服」服飾的一些說法,與朋友分享蘊含著華夏文化的縮影,簡潔精深而寶貴的語言文化結晶--成語故事,有助我們揭示漢服蹤跡,瞭解「漢服」文化。

「首服」又叫頭衣、頭飾,指的是頭上佩戴的飾物或包裹頭髮之類的物品;如男子的冠、巾、帽等,女子髮髻上佩帶珠花、步搖等各種飾物,帷帽、蓋頭等都屬於首服。

春秋戰國時的冠,稱之為首服,天子、諸侯、大夫們用於上朝和祭祀的禮服。加冠之禮出於商周,歷代皆有不同,到明朝時,除士大夫還嚴格遵照古制行加冠禮外,一般家庭則是把冠禮和成親儀式一起舉行。

冠不僅是成年的象徵,也是君子和禮儀的象徵。男子在二十歲時要行成年禮,古語稱 :「二十而冠」,他的父親要選擇一個吉利的日子,為他舉行成年加冠禮, 「冠禮」通常在宗廟舉行,期間要加三次冠,一是緇布冠,第二次是皮弁,第三次就是爵弁,三次加冠後,該男子把頭髮梳成成年人的髮髻。

成語「冠冕堂皇」指外表莊嚴尊貴或光明正大的樣子,也比喻表面上莊嚴體面,實際上並非如此。冠冕指古代帝王、官吏的帽子;堂皇是很有氣派的樣子。

在漢服的歷史上,人們開始戴冠是為了美觀,漸漸的就成為表示身分「昭名分,辨等威」的標誌,有身分者帶冠,平民把髮髻包在布巾中,所以士大夫稱為「衣冠」,平民稱為「布衣」。

「士死不免冠」講的是,孔子的弟子子路,在衛國做一個大夫的家臣的時候,蕢聵就和孔悝叛亂去襲擊衛國國君出公,子路聞訊,趕回去相助,結果他在與敵人激戰的時候,用以繫冠的纓絳被人砍斷,冠搖搖欲墜,為了不讓它跌落,子路放下武器去繫好冠,說:「君子死而冠不免。」

意思是:我要死了,也要把頭巾整理好。因此被人趁機砍成肉醬!這就是「士死不免冠」的來歷。通過歷史的故事,也可以看到「冠」在當時人們心目中的至高地位。

成語「被髮左衽(披髮左衽)」的意思是頭髮散亂披散開,不挽髻,衽,衣襟,就是衣領的衣襟交叉時,右邊壓在左上面,為左衽,這是古代中原地區以外少數民族的裝束,也指淪為夷狄;再者指去世的人穿的壽衣是左衽。左衽是胡人或者死人的標誌。

被髮左衽,出自孔夫子的《論語.憲問》:「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直譯就是:「沒有管仲,我們就要披散頭髮,穿著左衽的衣服了。」意思就是說,沒有管仲,我們就成為那些異族夷狄,沒有文化的之人了。

春秋時,管仲提出「尊王攘夷」,「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的論點,使齊桓公成為春秋時第一霸主。孔子的「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是肯定了管仲在維護華夏正統文化,遵守先王法制方面的功績。

華夏民族的來歷眾所周知,「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是為華」。禮儀和服飾在我們的文化裡占據極其重要的地位。

《易傳.系辭下》中所說的:「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由此看出,華夏服飾體制的確立與形成。盤髮髻,戴衣冠,交領右衽、褒衣博帶的華夏民族,與被髮左衽的異族風俗文化不同。所以,這就是孔子為何將「被髮左衽」視為夷狄野蠻的象徵的原因。

在幾千年的歷史文化中,漢服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瑰寶中的一部分,不同朝代都可從衣著服飾上看出當時人們的生活水平、審美情趣,及人文精神的文化背景。中華傳統文化的輝煌歷史同樣是華夏漢服衣冠的輝煌歷史。願能與您分享「漢服」文化的美麗,開啟您對中華傳統正統文化的熱愛和追尋……。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最初的漢字是神通過有德行的人傳給人類的,對於人類未來的發展有著決定性的重要作用。漢字不僅可以表音,而且可以表意,且內涵具有傳神性,與中國古代文化一脈相承,博大精深。正統漢字的每一個字,都貫穿著中國傳統的道德、天地人等內涵,乃至修煉的道理。
  • 這個「緣」是許多生命之間一種跨世代、超時空而又連續不斷的關係,而「緣」其實是一位無形的神,由她來管理和決定生命之間的因緣果報關係。
  • 中國人的方舟—「斻」,其實就是一種「並船」,就是一種「連船」,它是將兩條(也可以更多)船並連著用繩索或鐵鏈綁在一起,用木板釘在一起,這樣就造成一隻「斻」了。「斻」在中國古代曾經是重要的交通工具..................
  • 平坐的、是平等的(「婦與夫齊者也」)關係,丈夫應該非常愛護自己的妻子,應該把妻子看得很珍貴(「古文妻從貴、女」)。「妻」字的本義就是一位女人(「從女」)手(「從又」)持一把掃帚(「從屮」)。
  • 「悟,覺也。從心,吾聲。(五五心),古文悟。」(《說文解字》)所以,「悟」就是「覺」..............
  • 古文「真」字兩邊的兩條對稱的曲線就表示一座煉丹爐,「真」字上面的「匕」是變化的意思。「匕,變也.................
  • 「鮮」是一種魚的名字,「鮮」字從「魚」字和從「羶」字。「不鮮」,就是說,這種東西已經不新鮮了,已經開始做氣味了,已經腐爛了,已經腐敗了。「羶」是羊臊氣、膻(羶)氣之類,一般也泛指腥臭味..............
  • 老子把《德經》放前,而《道經》放後,他並不是認為「德」比「道」更重要,而是認為「德」是「道」的基礎,「德」是修煉的基礎。孔子的《論語》,講「仁、義、禮、智、信」,講「中庸之道」,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並以「仁」為其學說的中心。
  • 老子告訴我們,古代是個「小國寡民」的時代。「小國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民復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
  • 「好」、「壞」、「善」、「惡」、「正」、「邪」等概念是語言、文學、哲學、歷史、倫理學、社會學的基本範疇,也是佛法(或道法)的基本範疇,其實這是神為了使我們今天的人類能夠認識大法來奠定文化基礎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