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患了絕症的翠翠死裡逃生的故事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1月28日訊】據明慧網報導,前不久,河北省遷安市扣莊鄉唐莊村發生了這樣一件事,轟動了村民及附近村莊,也驚動了部份官員,事情是這樣的。

一、醫院無法醫治的翠爽

翠爽,是遷安市扣莊鄉唐莊村的一位農村姑娘,今年二十二歲。就在她準備結婚的前一週的時候,即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突發急病,全身沒有力氣,眼睛和身體開始出現黃、黑的症狀,大腿用手指一按,就是一個小坑,也就是出現了浮腫的現象。到遷安市中醫院檢查,當天被安排住院觀察,同時,值班的醫生給翠爽安排了緊急檢查各種指標。十月八日下午,中醫院根據各種化驗結果,就告訴了她的未婚夫,說是病情很重,讓她轉院去唐山治療,小伙子都被嚇哭了。當天晚上,雙方的親屬開車趕緊帶著翠爽去了唐山。

先到唐山市工人醫院,值班的醫生看了病歷,讓她們去唐山市開平傳染病醫院,到了開平傳染病醫院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大夫看了病歷,問她症狀,她回答:眼睛黃,感覺肚子分兩股氣,沒勁。此時的翠爽還能自己走路,大夫就給輸液,做檢查,驗尿,驗血,分析病因。第二天她會打飯,還在醫院的小公園裡走兩圈。

又過了兩天,她和未婚夫出去接從北京趕來唐山看望她的哥哥,才走了有五、六百米遠,醫生就給她未婚夫打電話,讓她回去。他們回去以後,醫生說她病很重,不能讓她出去了。

翠爽每天早晨抽血,一抽就是六個小瓶子,後來又抽了三次骨髓。每天還要從早上五點開始輸液一直到晚上十二點才輸完。姑娘的病並沒有好轉,病情卻在惡化。

第五天時,她已經不會下床了,開始上午、下午不分了,手機也不會用了,穿著褲子找褲子,自己每天都使用的化妝瓶的小蓋不知道怎麼打開了。

第六天凌晨三點,翠爽開始大鬧,嗷嗷的大叫,此時已經人事不知,醫生告訴家屬說是肝昏迷的症狀。這時大夫又給她換血漿,她哭鬧仍然很厲害,需要三個人把著。後來就深度昏迷了,甚麼都不知道了,也不哭不鬧了,一動不動了。大小便沒有意識了,一天就使用了三袋尿不濕,三次把屎拉在床上。同時,給家屬下了病危通知書。

此時的醫生非常清楚病人的結果,知道此種突發性的重症肝炎,是一種治不了的病,死亡率幾乎就是百分之百,即使在北京等高級醫院裡,也幾乎沒有活著回家的,而且病情來勢凶猛,甚至沒有活過七天的人。醫生們就只有每隔幾小時就拿著手電翻翻翠爽的眼睛,用手摸摸她的脖子。明白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是看看眼仁散了沒有,脖子僵硬了沒有,這些都是人死亡的症狀。那一天一夜她就用了一萬五千元的醫藥費。七天了,三萬多元錢花光了。姑娘的嫁妝錢也全花光了。還在醫院外買來四袋高蛋白,花去了五千多元。

第七天,母親眼見女兒的病情迅速惡化,醫院不但沒有能治好女兒的病,而且幾天之內女兒卻瀕臨死亡,高額的醫療費使這個本來就有外債的農村家庭,揹負了更沉重的負擔。再拖延下去只能是人財兩空,母親就決定租輛救護車將女兒拉回家。

二、大法師尊護佑 翠爽漸康復

母親是修煉法輪功的,她非常清楚,醫院已經盡了全力了,已經沒有任何醫療辦法能使女兒起死回生。此時的母親只有求救大法的師父,救救自己的女兒,求師父救救孩子。母親不停的求著師父,並盡力為女兒做著一切。

當天,醫院給翠爽身上的各種儀器、管子拔掉了。四個小時後,她們坐上救護車,翠爽仍然處於昏迷狀態中。在路上,當她聽見有人給哥哥打電話說,或許她的病還有救時,她流出了眼淚。媽媽看到這種情景,心中燃起了一線希望,心中默默的謝著師父。

三個小時後,她們回到了家。翠爽被用擔架抬進了屋裡,屋裡、院裡、院外堆滿很多人。七嘴八舌,說甚麼的都有。後來,姑娘漸漸的醒過來了,到了晚上七、八點鐘,翠爽知道餓了,翠爽能吃了一點粥了,還吃了點蘋果汁。

本來病情已經好轉,但不修煉的其他親人擔心孩子的安危,第二天又用救護車把翠爽送到了唐山開平傳染病醫院,繼續在醫院治療。這次帶去的錢全是借的。到了醫院還是輸液,第五天,翠爽輸了兩袋血後又開始昏迷。這次醫生說姑娘是亞急性肝炎,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輸的液量開始減少,藥液已經輸不進翠爽的身體裡去了,都流出來了,手腳也腫了。十月二十四日,母親再次毅然決定帶孩子回家。

這次回到家,母親又求救師父,翠爽又漸漸的醒了。當翠爽清醒時,媽媽就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翠爽也求大法師父救救自己的命。翠爽讓媽媽扶著跪在大法師父的法像面前,也給大法師父法像敬香,淚流不止,知道是大法的師父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十月二十五日凌晨三點多鐘,母親帶孩子煉功,女兒不會站著,就讓她躺著在床上做動作,會坐著了,就讓她在炕上打坐。開始打坐時,手不停的抖動,不聽使喚,後來漸漸的平靜下來,腦子也越來越清醒。剛到家時,雖然醒過來了,但是她自家的鄰居看她時,男女都分不清。媽媽帶她煉完功後,翠爽會抓頭髮了,當時就下了地,她腿因換血漿不好使。

第二天,翠爽用幾個腿帶小輪的電腦椅子推著走路,推了兩圈後,她就扶著窗台自己能走了,到了院子裡,翠爽就想幫媽媽去摘辣椒,用小板凳挪著下去好幾節石台階,慢慢的手裡扶著的東西也不用了,自己可以在院子裡走路了。

到了第三天,翠爽就會到對門串門了,第四天,還會騎自行車了,到村裡的小賣部賣了些東西。左鄰右舍的人看到翠爽後,都問:你是翠爽嗎?真的好了嗎?真嚇人呀!七天後能到鄰村的姥姥家串親戚。

這次到家後,有時間母親和翠爽就念大法書。有一天,翠爽聽了一天的師父講法後,用翠爽自己的話說:「感覺我這次生病就像是一場夢,我是從鬼門關轉一圈被大法師父拽回來的。在這裡我謝謝大法師尊,讓我能夠活下來,我現在身體很好,也能走,還可以小跑,手腳都很好,大腦也不迷糊了,只有師尊才能辦到。」

多麼神奇呀!法輪大法兩次救了翠爽的命。兩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翠爽,現在一切恢復正常。

三、鄉里明真相

故事似乎已經結尾,然而,在翠爽第二次從死亡的邊緣又回到人世間時,翠爽家的事情卻又再次轟動了整個相鄰。

由於家族中有的人受中共的媒體對法輪功造謠宣傳毒害的太深,對孩子不打針不輸液,病就能好了不理解,還擔心孩子的病情。在她們回家的第三天,也就是十月二十六日,有人就將翠爽的母親告到扣莊鄉派出所,當天扣莊鄉派出所的小唐和兩位警察來到翠爽家,說翠爽的母親讓煉法輪功。

當時的翠爽正幫媽媽在摘辣椒,他們來了之後,媽媽把翠爽攙扶進了屋。小唐和兩位警察也同時進了屋,他們不是看望死而復生的翠爽,真的神奇般的活了,而是到屋後就亂翻東西,並掠走救了翠爽命的大法師父的法像,《轉法輪》書一本,MP3一個,還有一百五十元錢。當時就把身體剛剛恢復一點的翠爽嚇的抽搐著,翠爽的哥哥也嚇的躺在了外面的玉米上,好長時間才醒過來,小唐在屋裡只好掐翠爽的人中穴,媽媽也不停的叫著女兒的名字。後來,看著這種情況,小唐等人搶著東西逃走了。

次日,十月二十七日,遷安市「610」(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黑組織)的頭目楊玉林、遷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浦永來、縣鄉村各級官員共十幾人又闖入翠爽家中,翠爽家的房前屋後又都堆滿了鄉親們。這些人質問翠爽的母親:是不是你不讓孩子打針輸液的?母親告知:「我的孩子輸液都輸不進去,藥都從腳上流出來,我也沒有不給孩子治病,都花了四萬多元的藥費了,醫院不但沒有把病治好,人卻人事不知的被抬著回來了。人的辦法已經治不了我閨女的病,我堅信,只有大法能救她的命,煉不煉是她自己說了算」。母親就叫楊玉林、浦永來等人到屋裡去看看孩子,他們誰都不敢進屋。

幾天後,又有人開車到翠爽家,但沒有進院子,看到翠爽身體挺好的在幹活,就一聲不響的走了。

這活生生的事例,也應該使那些對法輪功有偏見的人們反思了。

過後,鄉親們在議論紛紛:現在這當官的,不管壞人,管人家煉不煉法輪功幹甚麼?人家又沒幹啥壞事,只是想讓孩子活命、煉煉功,人之常情,天下父母哪有不為兒女好的?至於動這麼大的干戈,來那麼多人?報告她的人也太傻了,想想現在打擊法輪功這麼厲害,萬一母親被抓,孩子咋辦?還不得一命歸天?那不真毀了這個家?

現在民事糾紛不斷,有誰去問?街上打架的哪位官員去管?醫院裡各種急、重病人,又哪位得到政府的問候?為甚麼有人說煉法輪功的如何如何,大批官員就如此快速「光顧」?他們是去「關心問候」?還是想藉機有其它的目的?或者捕捉到點信息就想借題發揮嫁禍法輪功甚麼?

慶幸的是,翠爽沒再用任何藥物治療,只是隨母親學法煉功,就奇蹟般的康復,現在她哪都會去,走多遠也不累,創造了用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奇蹟,這讓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效,使不明真相的人不得不從新審視法輪功。我想,至此人們也不再難理解:歷經十二年的殘酷打壓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為甚麼依然堅持修煉,並用各種方式傳播著真相,讓人們得到大法的福音。因為真心相信大法好,真的有神佛保護。

大法弘傳,給人帶來無限的機緣。法輪大法的高深法理和她祛病健身的奇效已被億萬人所證實。翠爽的故事就是在遷安地區的一個佐證。現在法輪功已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已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各種褒獎和信函三千多項。願那些迷失的和在病痛中掙扎的世人,趕快清醒過來,別再相信中共媒體的造假謊言,只要您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者真心修煉法輪大法,您就一定會擁有健康美好的明天!

(責任編輯:林淑芬)

評論
2011-11-28 7: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