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共產主義理論與實踐

真言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1月30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 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 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共產主義理論與實踐

共產主義的特徵:共產主義是一個生產力高度發達、物質極大豐富,人人具有高度的思想覺悟,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社會,是人類社會的最高形式。共產主義理論斷言資本主義社會必將為社會主義社會所取代,因為社會主義制度無比優越於資本主義制度。

共產主義的實現方式,《共產黨宣言》這樣描敘:「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佈: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暴力革命是共產主義理論的核心。在這一理論的指導下,蘇俄以「十月」革命的社會實踐,完成了世界上第一個暴力革命的國家實驗。之後,中國、東歐、朝鮮、越南、古巴、老撾、非洲等都出現了共產主義革命以及共產主義紅色政權,形成了共產主義陣營。然而,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歷經七十年的社會實踐,共產主義陣營走入歷史死胡同,土崩瓦解,被歷史無情地淘汰,只剩下中國及朝鮮、古巴等幾個共產政權孤零零地存在著。而且,僅剩的這幾個共產體制國家也不得不改弦易轍,在所謂「XX特色社會主義」幌子的掩蓋下,搞起了實際上的資本主義制度。不難看出,共產主義實踐從開始的消滅資本主義制度,到最後不得不實行資本主義制度,轉了一個圈,走到終點結果又回到了起點,以自身的實踐證明了自己的錯誤。

那麼,馬克思、恩格斯為甚麼如此敵視資本主義制度,必要運用暴力革命將其剷除呢?是因為馬克思在當時的勞資關係中發現了所謂的「剩餘價值」,並將其定義為「剝削」。這是暴力革命理論產生的根本緣由。甚麼是「剩餘價值」呢?通俗地講,在僱工創造的全部勞動價值中,僱工只得到了由老闆發給的工資的一部份,而剩下的部份被老闆賺取了。這剩下的部份就是「剩餘價值」,也就是僱主對僱工的所謂剝削。就為了這麼一個原因,馬恩就決心要大動干戈,摧毀整個社會體制,建立一個所謂的社會主義制度。

這個所謂的「剩餘價值」學說,中共的御用文人把它吹成是馬克思的「重大發現」,好像他不發現就沒人知道似的。其實極其幼稚。試問,任何一個商品生產的組織者,如果沒有剩餘價值,他怎麼積累?有剩餘就是剝削,現在的企業主哪個沒有剩餘價值?沒有剩餘價值他靠甚麼做大?如此簡單的道理,竟成了共產黨的「真理」,真讓人啼笑皆非。實際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不說當時的所謂資本家不可能把工人的全部勞動所得都當工資發給工人,就是今天的國有企業,這是共產黨自己的企業,工人的所得是他們的全部勞動所得嗎?共產黨的社會主義制度對工人沒有剝削嗎?事實上不僅有,還是十分嚴重的。

馬克思撰寫《資本論》時已入魔教,帶著先入為主的階級鬥爭觀念,以有色眼鏡看待資本與資本家,必然影響他對事物的客觀判斷。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只承認體力勞動,肯定個體勞動在價值形成中的作用,而否定資產、資本等勞動條件在價值形成中的作用,實際就等於承認只有體力勞動才能產生價值,資產及生產資料以及其它與生產有關係的諸多條件都毫無作用。通俗地講,只有幹活才產生價值,管理者的資本投入、市場調研、與有關部門關係的處理等等經營管理方面的腦力勞動都不算價值。這是明顯的錯誤,完全不符合歷史及現實實際。

同時,勞動價值論為了強調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過於重視工人的體力勞動與價值的關係,而對自然資源的價值也不予承認。這同樣是錯誤的。自然資源屬於勞動條件的範疇,是商品生產必不可少的因素之一,同樣是由管理者考慮的。

另外,那個「剝削」的概念,是基於階級鬥爭的產物,主觀性、情緒化非常強,在正常的經濟關係中是否適用,非常值得探討。所謂的「剝削」應該是一個經濟概念,而不是政治概念。以「剝削」來表述勞資關係並不恰當,實際是特殊歷史時期的一種誤導。這麼說並不等於否認企業主對僱工勞動所得的盤剝搾取,這是一種從古到今一直存在的不合理亦不合法現象。

但是,這種情況更應該放在道德的範疇中去探究,而不是作為階級鬥爭的依據,更不能有意放大、渲染激化矛盾,據此挑動不同利益群體之間的爭鬥,人為地製造社會對立,把單純的經濟問題社會化、政治化。可以說,如果不是基於階級鬥爭,企業經營者對於僱工的剋扣壓榨現象就不可能被泛化誇大為具有普遍性的所謂的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兩大塊壘的對立,因為在實際社會生活中,無論是當時還是當今這種所謂的社會對立並不是像馬恩強調的那樣嚴重。

同時,作為暴力革命的對象,是《資本論》中框定的資本主義背境,即在資本主義國家,資本主義制度下針對資本與資本家的剝削實施暴力革命,而非所有的社會制度。俄國之所以實行了馬恩的一套,就在於俄國的社會背景就是資本主義制度加封建的融合體。而當時的中國就完全不同。中國是一個農業國,剛剛有一點資本主義的萌芽,嚴格的說,在中國並不適宜推行馬恩的一套。中國之所以能夠成功的從蘇俄引進馬列主義,就在於它的暴力革命學說迎合了當時部份人希望以暴力改變現狀的心理。換言之,按照馬恩的理論設想,社會主義本應在資本主義的基礎上實現,但事實上全世界占絕大部份比例的社會主義革命並不是發生在富裕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而是在貧窮落後的殖民半殖民、封建半封建國家。這就從根本上違背了馬恩的初衷,背離了馬恩的原則。從這個意義上說,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所謂社會主義革命其實都不是馬恩的本意。

理由不成立,後面的一切行為當然也都是胡鬧。對此,「文革」期間,毛澤東洩露了共產黨的這一天機:「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造反才是目的,而所謂「剩餘價值」、「暴力革命」不過是藉口,或者說是其行為合法性的基礎。

關於這一點,一八九五年三月六日,恩格斯在《〈法蘭西內戰〉導言》中對馬克思主義整個理論體系所作的最後反思與修正中表示:「歷史表明我們也曾經錯了,我們當時所持的觀點只是一個幻想。歷史做的還要更多:它不僅消除了我們當時的迷誤,並且還完全改變了無產階級進行鬥爭的條件。一八四八年的鬥爭方法(引者註:指《共產黨宣言》中說的暴力革命),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經陳舊了,這一點是值得在這裡較仔細地加以研究的。歷史清楚地表明,當時歐洲大陸經濟發展的狀況還遠沒有成熟到可以剷除資本主義的程度……在一八四八年要以一次簡單的突襲來達到社會改造,是多麼不可能的事情。舊式的起義,在一八四八年以前到處都起決定作用的築壘的巷戰,現在大都陳舊了。如果說在國家之間進行戰爭的條件已經起了變化,那麼階級鬥爭的條件也同樣起了變化。實行突然襲擊的時代,由自覺的少數人帶領著不自覺的群眾實現革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共產黨的教主自己都承認錯了,但它的徒子徒孫們為了自己的需要卻仍然堅持,還美其名曰「把馬列主義與XX的具體實踐相結合」。

這麼一套漏洞百出的理論,中共竟吹噓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甚麼都要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作指導。對於共產黨把馬列理論奉為至寶,任甚麼都要用其作指導的極端教條與荒謬,早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著名作家梁實秋先生即予以嘲弄:「馬克思主義在政治經濟方面,其優劣所在,自然還值得討論,可是共產黨人把這理論的公式硬加在文藝的領域上,如何能不牽強?我想有一天他們還要創造馬克思主義的數學,馬克思主義的物理、化學罷!」

愛因斯坦也有同感。出版商愛德華•伯恩斯坦曾把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交給愛因斯坦,看其是否有出版價值。愛因斯坦看後表示:「要是這部手稿出自一位並非作為一個歷史人物而引人注意的作者,那麼,我就不會建議把它付印。因為不論從當代物理學的觀點來看,還是從物理學史方面來說,這部手稿的內容都沒有特殊的趣味。」自然辯證法學科除了在中國大陸一花獨放之外,從來不被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官方學術機構所認可。

普金任俄羅斯總統期間,中國政府曾經厚著臉皮請求普金總統組織俄中兩國的相關學者一道對《自然辯證法》進行研究,被普金總統果斷拒絕。全球只有中國大陸的高等院校和相關社科院所幾十年如一日,不斷地對大學生(包括本科、碩士、博士生)長期灌輸《自然辯證法》必修課程。維基百科認為,黑格爾的《自然哲學》和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都是典型的反自然科學的著作,正因為如此,除了唯一的中國大陸之外,全球各國的公立大學和民間私立大學無不像扔死老鼠一樣把黑格爾的《自然哲學》和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統統都扔進了歷史的垃圾箱裡。

對於共產主義理想這個誘餌,前蘇共總書記勃列日涅夫的侄女柳芭,一九九零年移居美國後寫的回憶錄中,曾這樣記述其伯父的談話:「甚麼共產主義,那都是哄哄老百姓的空話。」蘇共最後一任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說:「早在學生時代,我就發現,社會主義的現實同理想相差十萬八千里……俄國的悲劇就在於,在馬克思晚年時代已經死去的馬克思思想,卻在20世紀的俄羅斯被選擇。」可以說,共產黨的高層從來都沒當過真,但可悲的是,這個超級畫餅卻騙了一代又一代人!

實際上,中共作為一個成熟的政黨並非不知道馬列理論的片面性與局限性,決不是像它自己所標榜的「放之四海而皆準」,而是馬列的暴力革命理論迎合了中共的需要,符合了中共的邪性,才被其利用,被其重視。如果馬列理論無此作用,一定會被中共拋棄。中共為了自圓其說,說是把馬列理論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藉以糊弄不懂馬列的中國人,完全是為自己的胡作非為找理由、造根據。從根本上說,中共那幫人,他們才不管甚麼馬列不馬列呢!只要對他們有利,甚麼亂七八糟上不了檯面的東西都可以利用。只要能用。用是目的,其它的都無所謂。這就是中共的流氓邏輯。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

評論
2011-11-30 9: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