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夏文明五千年﹕古琴的故事—「弦外之音」與道家氣質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2月01日訊】人類的歷史,是人類文明的歷史。中華文化源遠流長。中國的文明是以朝代更迭來創新和延續的。即所謂:「一朝君子一朝臣,一朝天人一朝民、一朝文化,一朝服飾。」《華夏文明五千年》這個欄目,從獨特的視角介紹、展現中國五千年燦爛的文明。同時試圖在現代的社會條件下、結合現代人的心理和思維的特點延續我們的傳統,希望通過個欄目有助於架起一座跨時空的橋樑,在傳統和現代人的心靈之間促進溝通。下載收聽


http://www.youmaker.com/

音頻:古琴的故事—「弦外之音」與道家氣質

主持人:您上次介紹了古琴在設計上,在外形上就體現了許許多多的像征意義,像它的長度像征了一週天365度;寬度代表了四時八節;幾個部位又對應著人體的額、腰、足,好像是要把天、地、人都包括到這小小的一張琴上。請問僅僅是古琴這樣,還是所有的民族樂器都有這麼豐富的內涵?

文昭:應該說古琴比較特殊,即使在中國的其他傳統樂器之中,也沒有見到被賦予了這麼多意義於一身的。你剛才提到的僅僅是從外形上它包涵有天、地、人三才的意義;從發音上,它也對應著天、地、人三才。

古琴有三種基本的聲音形態,分別是右手撥弦、也就是空弦的聲音,被稱為「散音」,感覺上深沉厚重,代表大地。而右手撥弦、左手同時輕輕觸碰琴弦發出的聲音,是泛音,感覺上很清虛空靈,代表天。而右手撥弦,左手按住琴弦、並且在弦位上滑動所產生的聲音叫按音,代表人,左人的動作一加進去,就衍生出很多韻味和情緒變化了。空弦、按音和泛音這三種形式一般的絃樂都有,但是古琴體體現出來的性格很獨特。

像我們上一集節目結尾的那一工曲《神人暢》,一開篇就有很長的一段泛音,因為這首樂曲是天神傳給帝堯的,是來在自天上神傳的,所以「天音」這部份在樂樂曲中佔了很大篇幅。

後人評價上古音樂的特點是「聲多韻少」,這個說法也有道理,因為上古時期人心更單純些,不需要有很複雜的旋律或音韻來表達感情或思想。但這個韻是古琴很獨特的東西,從基本發聲上,它就是右手撥動琴弦的同時或其後,左手在琴弦上滑動產生的聲音。這種「韻」在中國的其他撥絃樂器裡也有,如古箏和琵琶,但是像古琴這麼依賴於「韻」去傳達音樂內涵的還沒有。

主持人:我們經常講的「弦外之音」、「弦外之音」;琴弦以外的聲音,會不會就是指的這個「韻」呢?

文昭:我理解這個「弦外之音」是一語雙關。從字面上理解就是你所說的,琴弦之外的聲音,就是你沒有撥動琴弦的時候琴弦上所留下的聲音,這當然就是古琴的韻了。就是你右手只撥動一下琴弦,其後左手按住撥動的那根弦滑動幾個位置,它還會出來幾個音。左手在滑動過程中產生的聲音就是「餘韻」。

這種滑音在西洋樂器裡是不常用的,但古琴要的就是這個,還很依賴於它。思想和意境主要就是通過這個「韻」來傳達的。這就涉及到「弦外之音」這個成語的另一個意思,琴弦之外怎麼會有聲音呢,就是指內涵和意境,是一種精神層面的東西,超越了這個樂曲的形式。但這個神思意境恰恰是通過這「韻」來傳達的。這樣「弦外之音」既是琴弦上的韻,又是通韻所引領人體悟的意境,這兩個意思就合而為一了。

主持人:您剛才的解釋比較抽像,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首古琴曲,讓我們也體會一下這個「弦外之音」?

文昭:那我就介紹一首《鷗鷺忘機》。古琴曲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部份,就是就算是小曲小調、它都有一個來歷,背後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這也是它承載了中國幾千年深厚的文化底蘊的表現吧。

先介紹一下《鷗鷺忘機》,它是出自《列子-黃帝篇》中的一個故事。說很久以前海邊住著這麼一孩子,大概是由於心地很單純,早上到海外去,海鷗都喜歡和他一起玩。他一出來,跟隨他的鷗鳥不只上百,有的就落在他身上。他的父親發現了這個現象,就告訴他說:「聽說你走到哪兒這些海鷗就跟到哪兒,它們都很喜歡你,你明天能不能逮一隻回來,讓我也玩玩」。由於是父親的要求,這孩子不得已答應了。

他第二天駕船出海的時候,由於心裏懷有這一念,要逮一隻海鷗,這個海鷗就都在他頭上盤旋,再也不落下來了。就是說當人懷有心機要逮一隻海鷗的時候,這種淳樸的心態喪失了,也就和自然產生了割裂,之前和天地萬物和諧融為一體的狀態就沒有了,萬物也就不再接近你了。所以曲名就叫做《鷗鷺忘機》,你要忘掉這個心機,特別是要拋棄掉算計、傷害別人的想法,萬物才會自然與你親近。這是典型的道家的哲理。

這首樂曲是宋代的劉志方所作。開頭是一段非常純淨的泛音,一下把人帶入清虛的心境中。然後就是用了大量左手的滑音,就是這個韻,把人帶入悠遠和忘記塵世俗慮的意境之中、

主持人:好,那我們就來欣賞一下這首《鷗鷺忘機》的片段。(音樂片段)你剛才介紹的這首《鷗鷺忘機》表達的是道家的思想,人應該忘卻心機,才能與自然達到和諧相處。那古琴曲裡是不是有很多這種道家的音樂。

文昭:這個道家思想是中國古代藝術創作很主要的一個來源,不局限於音樂、也不局限於古琴。像詩歌、繪畫、園林建築中都浸透著道家的理念。這種超然物外、豁達名利的人生觀、道法自然和恬淡清靜的養生觀點可以說浸透在中國文人的血脈之中,成了一種文化基因。

現在有人說你看莊子的言行,他本人就很有行為藝術家的氣質。可以說道家的這個源流對中國藝術的貢獻非常之大。在古琴音樂裡確實有一些曲目直接就是表達道家思想的,除了剛才說的《鷗鷺忘機》,還有《欸乃》、《醉漁唱晚》、《漁樵問答》這幾首是抒發隱士胸懷的,主角是漁夫。在中國古代漁夫是隱士的一個標誌性形象,好像是姜子牙開了頭(哈哈),而隱士就是道家人物。他超然物外,洞徹天下的變化。像《三國演義》開頭那首詞「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主持人:聽起來是很豁達。

文昭:還有一些曲目我稱其為是准道家的,是借自然景物抒發思想內涵的。像《碧澗流泉》、《平沙落雁》,道家氣質也很濃郁。當然我們說哪些曲目是或不是道家的,這種說法還不是很準確,因為道家是這樣一個廣博和有厚度的思想和藝術傳統,它是浸透在古人的意識中,成為藝術性格的一個組成部份,你在很多樂曲中多少都能看到它的影子。

當然古琴曲的題材和內涵的範圍都很廣,也有佛教來源的,像《普庵咒》,當中就有大量運用「撮」的指法去表達晨鐘暮鼓的古剎的氛圍。金庸的《笑傲江湖》裡面任盈盈給令狐沖彈的那首《清心普善咒》出現了兩次,其實就是取材於這個《普庵咒》。就是令狐沖中了「桃谷六仙」的六股真氣,在體內激盪,於是盈盈給他彈這一曲,幫他調伏體內的氣息。

主持人: 以還是要感謝武俠小說,對普及古琴很有幫助。

文昭:對呀。《普庵咒》是比較少見的佛教題材的古琴曲。古琴曲裡還有根據詩文所譜之曲,如:司馬相如所著的《長門賦》、後人有在這基礎上寫的詩和譜的古琴曲《長門怨》;詩根據唐代王維的詩《送元二使安西》所譜的《陽關三疊》;宋代根據歐陽修《醉翁亭記》所譜的《醉翁操》。有借寫人、寫物、寫景抒發情感的許多琴曲。像《文王操》、《龍朔操》、《水仙操》、《龍翔操》、宋代琴曲的扛鼎之作《瀟湘水雲》,取材很廣。但總的來說古琴曲還是有一個性格,就是非常含蓄,這也代表了中國人的性格。

聲有竟而韻無窮,如果說直接撥弦產生的聲音是「實」,那麼撥弦以後,左手在琴弦上滑動產生的餘音,這個「韻」就是虛。這本身就是「虛實相生」這一道家的美學理念在音樂上的表現。而這個虛和實,重要的是虛,而不是實。就是說思想和意境的這一部份,是藏在作為「虛」的韻裡面。所以我一直覺得古琴從骨子上來講是一件很道家的東西。

主持人:好像這個古琴的聲音很小是吧,如果在空曠的地方演奏,稍微離得遠一點就聽不到了,所以它不是一種表演型的樂器,好像只是彈給自己聽的。

文昭:這也是道家的一種性格吧,就是它不是為了取悅於人,就是給自己聽、或三五知己在一起交流。就是道家的清修、獨修這麼一種趣味,古琴曲裡有一首《幽蘭》很能體現這種性格。幽蘭生於空谷之中、人跡罕至之處,它有一股超凡脫俗的清香。但不管它是芳香也好、美麗也罷;它不為別人而芳香、也不為別人而美麗。它本來如此,也不在乎你是否知道它、是否瞭解它。就是這麼一種性格。這不僅是道家的性格,也是儒家君子的人格寫照。

「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沮」。全世界都誇我,我也不為之多高興一點;所有人都損我,我也不沮喪一點。誇我損我都是別人的事,又與我何干?就是這樣一種內心恬淡自守,不為外物所動的態度。

主持人:那我們來聽一下這首《幽蘭》的片段。

主持人:聽起來這個古琴的旋律和今天人們習慣的西洋音樂和流行音樂好像差異比較大,那今天的人們能夠理解嗎?

文昭:不僅在旋律上差異大,從今天的眼光看古琴曲甚至很多地方不合樂理邏輯,你要在別的樂器上彈奏根本就不成調。從旋律上講它可能真的和現代人的審美習慣有一定差距,但現在喜歡它的人還是越來越多,也就是說當更多的人能理解、去體會它背後的文化內涵的時候,當能夠進入古琴給你打開的審美的空間的時候,它還是能打動人心。

古琴曲裡除了剛才說的《幽蘭》之外,還有一首《佩蘭》,古代北方君子佩玉、南方佩蘭,都是像征了高潔的人格。君子待人接物寬厚柔和,但內心獨立堅強。怎麼個強法,孔子說:「君子和不流,強哉矯;中立而不倚,強哉矯。國有道,不變塞焉,強哉矯。國無道,至死不變,強哉矯!」君子與人和平相處而又從不喪失立場,這是真正的強。恪守中庸之道而不偏不倚這是真的強。國家政治清明,不會因為人生際遇的挫折有所改變,這是真的強。國家昏亂,自己懷揣信念至死不變,這是真的強。

我們聽《幽蘭》和《佩蘭》這些琴曲,它是恬靜柔和、是不激烈的,但它真正是君子性格的寫照。外柔而內剛,外圓而內方。真正的強是在人格和心性上,那是真正有力的東西,而不是在於語氣、動作、外形。儒家和道家都是這種人生觀,反映在琴曲上就是這樣。

主持人:今天聽你談古琴音樂背後的文化內涵,受益良多。謝謝文昭。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

評論
2011-12-01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