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黨文化

真言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2月01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黨文化

中共在多年的愚民統治中,在破壞民族文化的同時,創造了一套黨文化系統,是中共實施精神統治的重要內容。這黨文化實際就是一盆迷魂湯,灌得人美醜不辨、良莠不分,灌得人稀里糊塗、迷迷糊糊。中共的黨文化內容比較繁雜,《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中有詳述,限於篇幅,這裡只簡說其愚弄百姓的部份內容。

在看待一個國家或一個民族時,人們往往比較注重其外在的觀感上的東西,而容易忽視其內在的本質上的部份。實際上,它的內涵才是真正屬於它自己的東西,這個內涵就是這個國家或民族的文化,這是一個民族的精神特徵。以中國為例,提到中國,人們首先想到的可能是萬里長城,長江、黃河等具象的東西,它們雖然也是構成文化的一部份,然而真正反映中華民族精神特色的卻是中國的儒、釋、道文化。

中共為了推行其暴力革命、階級鬥爭那一套,編造了許多謊言,不斷向人民灌輸,過程中不斷強化其手段。50歲以上的人大多都記得那個英雄輩出的時代,英雄人物層出不窮,什麼樣的都有,現在已經證明全係事實造假。一般的就不提了,著名的雷鋒,走到哪裡照片就留到那裡,這要是放在照相機比較普及的今天還講得過去,但在當時只有團一級才有照相機的時代有那麼多照片可能嗎?個人生活奢侈,皮衣、派克金筆都有,大白天打著手電筒學毛著;《雷鋒日記》裡那些經典名言全系宣傳人員創作。毛澤東專門撰文紀念的張思德原來是因烤鴉片的窯洞坍塌而死。《半夜雞叫》被當地農民嘲弄:「半夜起來鋤地,那是貓眼?!他是鋤草還是鋤苗?」《白毛女》裡的楊白勞原是個破落公子,吃喝嫖賭樣樣在行。黃世仁是個大善人,收養了喜兒。楊白勞也不是黃世仁的佃戶,而是黃世仁的拜把子兄弟。四川大地主劉文彩的收租院、水牢以及各種刑具等都為了配合形勢的宣傳造假。草原英雄小姐妹是被一個右派救了。《紅色娘子軍》中南霸天惡行宣傳造假;1960年轟動全國的《為了六十一個階級兄弟》新聞報導造假;少年英雄劉文學被偷辣椒地主殺死的故事造假;劉胡蘭、董存瑞、黃繼光、邱少雲、歐陽海等等諸多英雄故事皆有造假。許多造假不是個水份多少的問題,而是本質上不同。為了讓人們相信共產黨如何的好,還搞出了《東方紅》、《唱支山歌給黨聽》、《黨啊,親愛的媽媽》等等。在「文革」期間的小學語文課本上,甚至還印有「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的無恥謊言。

任何一個立憲國家百姓都被稱為公民,唯有中共治下的中國人被稱為人民。什麼都是人民的,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醫院、人民鐵路、人民幣、人民子弟兵、「人民政府為人民」、「人民公安為人民」,等等。百姓也被忽悠的以為自己真是什麼人民了。共產黨為什麼把一切都稱為人民?因為人民是個政治概念,是相對敵人而言,是中共統戰的產物,不是個法律概念。只要是人民,就是共產黨的臣民,就要什麼都得聽共產黨的。而公民是個法律概念,講公民,就要講公民的權利,諸如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出版自由,等等。這些共產黨能給你嗎?所以共產黨就不提公民,只有在要求百姓聽話的時候,它才提公民,比如《公民道德建設綱要》,除此之外,中國哪有公民?所有的中國人都被「人民」了,所以也就用不著什麼權利與自由了。

無孔不入、無時不刻的洗腦欺騙宣傳,把中國人愚弄得分不清東西南北,許多人難辨正邪真假。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在「文革」期間被關進秦城監獄12年,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劉少奇辭世3年後才在獄中得知消息。在這個中共建政來最大的個人冤案中,原本幸福的大家族,6人身陷囹圄,4人因迫害而慘死。甚至她80多歲的老母親,也被抓進監獄,慘遭迫害致死。王光美在獄中想念劉少奇和孩子們時,只能看一看劉少奇的一雙襪子。在經歷了如此殘酷的人間悲劇後,她還對著名評劇演員新鳳霞說:「我們都是毛主席的好學生。」1972年當第一次前來探望她的孩子們告訴她家裡已經什麼也沒有了的時候,她竟然告訴孩子們:「我們用毛澤東思想建個新家!」江姐繡紅旗故事的原型周居正被打成右派,1962年在沙坪勞改場被以組織「中國馬列主義者同盟」判處死刑。被共產黨槍斃前,周居正留給妻子曾昭英的遺言是:「相信黨……永遠跟共產黨走!」1984年,丁玲去世的前二年,已年近80、曾被中共關在監獄裡遭受二十多年非人迫害,經歷過人間地獄的延安整風運動,目睹共產黨血腥殘暴的她,卻致信中共中央:「52年來,我得到許多溫暖、榮譽、幸福,也得到過啟發,使我更貼近黨,更理解人民,更加強共產主義必勝的信心。」而在「文革」期間,她還曾對作家劉白羽說,「離開黨我很痛苦。」曾經的共產黨總書記李立三,「文革」中被迫自殺,死前還寫信給毛澤東說自己自殺是叛黨。被冤殺的張志新在被判無期徒刑後,她把送來的判決書撕成碎片,丟在地上、踩在腳下,然後攏攏頭髮,坐下來讀《毛澤東選集》。「文革」期間,原中宣部副部長周揚蒙冤入獄,1975年當專案組通知他出獄時,周揚竟提出給毛澤東的檢查還沒有寫完,要在獄中多呆幾天,寫完再回家;國家主席劉少奇在被迫害的初期,甚至還虔誠的閱讀毛澤東著作。

1970年1月5日,雲南發生里氏7.7級大地震。災情涉及峨山、通縣、建水等7個縣,死亡1萬5千餘人,受傷2萬6千多人,生命財產遭受巨大損失。由於當時正在「深挖洞、廣積糧」,反修防修搞備戰,因此,地震來時,有人高喊:「蘇修扔原子彈了!」甚至晚上不敢生火烤火,害怕敵機轟炸!災害面前,共產黨不是積極尋求外界和國際社會的人道主義援助,而是緊急空運幾十萬冊《毛主席語錄》和幾十萬個毛澤東像章分送災民,號召學習毛澤東思想,自力更生,精神抗災。天大變,人大幹,「狠抓革命,狠促生產」。「一顆紅心兩隻手,自力更生樣樣有」。通海縣黃龍大隊吃的用的都不要,只收紅寶書、毛主席像章和慰問信,每家都分有一堆!災民們都表態:「千支援,萬支援,送來毛澤東思想是最大的支援。」百姓沒有飯吃,沒有衣穿,無處睡覺,還拒絕外援。地震期間,每天除了忠字舞不跳了(餓得跳不動),早請示、晚匯報照樣進行,即使餓著肚子,有氣無力,隔三差五的還在地震廢墟前憶苦思甜,控訴那「萬惡的舊社會」!

「不承認?那就打。還不說,再打。四、五個人輪流打,誰打累了誰歇著。」「用擀麵杖一樣的小棍敲腦袋,一直敲,敲得頭發暈。他們還在我頭上放鞭炮。我被銬在板凳腿上,頭暈乎乎的時候,他們就把一個一個的鞭炮放在我頭上,炸我的頭。」被打一個月,生不如死就招了的河南商丘人趙作海,面對判他入冤獄11年又無罪釋放他的公家人還深鞠一躬:「感謝黨,感謝政府。」等等。感謝什麼?感謝總算給他留了口氣,感謝共產黨的不殺之恩!甚至有的右派在歷經20多年的非人磨難後,還要入黨,還要為黨做貢獻。不可悲嗎?其實,這種因謊言矇蔽而致的愚昧又何止是這些人呢?可以說,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能清醒地認識毛澤東及其發動的政治運動,致使到了今天,仍然有很多人把毛澤東當成是什麼中國人的大救星,對自己極權下的奴隸地位渾然不覺。對中國人的這種骨子裡的奴性,魯迅曾在《墳•燈下漫筆》中說:「我們極容易變成奴隸,而且變了之後,還萬分喜歡。」

時至今日,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從理論到實踐已在世界範圍內被民眾唾棄,但中共還通過各種手段向中國人強行灌輸它的那套邪理,繼續愚弄百姓。如在工具書《現代漢語詞典》中對「科學社會主義」的詞條解釋:「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份之一。是關於階級鬥爭,特別是關於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說。它根據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理論,論證了社會主義的勝利和資本主義的滅亡是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並提出從資本主義到共產主義的整個過渡時期必須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從而使社會主義從空想變成了科學。也叫科學共產主義。」今天的大中學校學生政治課本,中共也都這樣表述。即使學生認清了其本質,考試時也得這麼回答。而事實上,社會主義在世界範圍內猶如過街老鼠;而資本主義不僅沒有滅亡,還如日中天,連中共自己都在搞資本主義。這麼一套歪理還作為教科書的內容強行灌輸給中國人,這不是強售其奸是什麼?!今年6月1日的新華網還無恥無賴地發表轉載《求是》的題為《理直氣壯地講共產主義理想——建黨90週年感言》的文章,指出:「當前黨的隊伍中出現了許多新情況新問題,其中十分突出也是具要害性的問題,就是共產主義理想受到懷疑、質疑甚至詬病,部份黨員、幹部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動搖,有些黨員、幹部講共產主義理想底氣不足、腰板不硬。這種現象必須予以重視和加以改變。」「我們黨和黨員講共產主義理想是天經地義的,應當理直氣壯地講。」所以馬英九在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的就職演講中才講:「兩岸問題最終解決的關鍵不在主權爭議,而在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

中國大陸22位學者、律師曾聯名發表題為《抵制央視,拒絕洗腦》的公開信,公開抵制官媒謊言欺騙。公開信發起人之一的北京律師唐吉田表示,CCTV就是當權者的宣傳喉舌、誤導民眾、宣傳洗腦的工具。幾十年來生硬僵化的政治模式,令人深惡痛絕。而對於央視典型的愚民「春晚」,幾位學者都表示厭惡。北京作家、資深媒體人凌滄洲說,春晚就是小丑版的「新聞聯播」,「愚民節」的狂歡。認為春晚這種工具化方式,塗脂抹粉編造「大好形勢」,盡顯一言堂式的虛假和欺騙,扭曲了人性和溫情,扭曲了中國新年的原意和祖上傳統,褻瀆了中華民族的傳統文明。

多年的洗腦奴化教育,多年的黨文化的灌輸,很多人已經完全失去了自我,深陷在中共營造的黨文化氛圍中,一切思維習慣、話語系統都是黨的那一套。中共已經成功的把自己綁定在中國人的生活習性中,成為中國人生活的一部份。很多人張口就是黨如何如何,甚至婚禮司儀在給結婚新人的新婚祝辭中都要說希望好好過日子,為黨和人民做貢獻。根本無需做準備,那個「黨」詞鬼使神差的自動就跑出來了。就好像不是自己的思維一樣,完全是無意識的隨口就出來了,而且在場的人還覺得很時髦,還要效仿。在中國人的話語習慣中,「黨」始終處於最重要的位置,「黨和國家」、「黨和政府」、「黨和人民」,「黨」永遠在前面處於領先位置。現在的許多中國人身陷中共的迫害當中不覺醒,麻木到這種程度而不自知。對被害是聽之任之、任人擺佈。久之,被害是應當的,反叛倒是錯的了。可悲的中國人!

60年的高壓統治,整體上,中國人都有一種壓抑感,那種無拘無束的展示自己個性的隨意與率性,走遍中國也遍尋不得。對中共的恐懼感如影隨形。只是由於時間的久長,很多人已習以為常、不以為怪了。甚至根本就沒有感覺了,因為它已經浸透到人的個性中了。就像一個長年在冰面上行走的人,當戰戰兢兢成為一種生活習性、生活習慣的時候,他還會去為終日的戰戰兢兢抱怨什麼、反叛什麼嗎?他已經把這當成是自然的了,甚至你要給他更換一種生活方式,他還會不適應呢!

對共產黨的嗜血本性,有人還說,共產黨的本性是暴力殺人,但它現在不是變好了嘛,不怎麼殺人了,還組織搞建設呢。共產黨在奪權中、在建政初期,它的主要表現就是暴力殺人,以此奪取政權、鞏固政權。這種嗜血的本性所營造的恐怖,會一直留存於人的記憶中。一提到共產黨,就會想到它的恐怖。就像說起冬天,就會想到寒冷,提起夏天,就會想到炎熱一樣。這種恐怖足以維持它的統治。但當這種恐怖漸漸淡薄,人們的反叛意識有所萌芽的時候,它就會再製造新的恐怖,扼殺人們的反叛意識,讓人們繼續聽命於、臣服於它的統治,這就是共產黨一再不間斷的搞整人、害人運動的本質原因。近年來的「六四」屠城、鎮壓法輪功,對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的鎮壓,湖北石首事件、貴州甕安事件等等,無不是中共嗜血本性的最新體現。至於它的組織搞建設,本質上是為了它的統治,而不是為了百姓。對於已經受中共長達60年統治的中國人來說,要認清中共的本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人已經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甚至有的人天生的認命為奴,被人養在籠子裡,習慣於這種違背人性的狀態,把自由視為譫妄,把不自由視為應有的狀態,甚至連想一想自由都有一種違法犯罪的感覺,這是一種多麼巨大的悲哀!60年的統治,中國人已經淪為「共產幽靈」控制下的一具具行屍走肉,在共產體制下苟延殘喘,活得沒有尊嚴,沒有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自己卻沒有感覺。

台灣學者柏楊對中國人的這種骨子裡的奴性表現出十二分的無奈,柏楊甚至說:「我假如是一個外國人,或者我假如是一個暴君,對這樣一個民族,如果不去虐待它的話,真是天理不容。」早在1927年,國民政府總統蔣介石在《建都南京告全國同胞書》中,就曾對國人的麻木痛心疾首:「不是因為共產黨的罪惡沒有暴露,乃是因為神經麻木的中國民眾不受到十八層地獄的痛苦,不會覺醒的。」而事實是,中國人已經充分經歷了煉獄般的極度痛苦,但他們仍然是老老實實的黨奴,規規矩矩的順民,安安分分、俯首帖耳地守在共產黨劃定的圈子裡,不敢越雷池半步!

2011年10月20日@

評論
2011-12-02 3: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