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愛黨愛國」

真言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2月25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愛黨愛國」

「感謝黨,感謝政府。」這是屈打成招、蒙冤入獄11載,又被無罪釋放的河南商丘人趙作海重見天日後,對那些曾經往死裡打他,又裝好人來看他的共產黨官員們說的話。「不承認?那就打;還不說,再打。四五個人輪流打,誰打累了誰歇著。」「用□麵杖一樣的小棍敲腦袋,一直敲,敲的頭發暈。他們還在我頭上放鞭炮。我被銬在板凳腿上,頭暈乎乎的時候,他們就把一個一個的鞭炮放在我頭上,炸我的頭。」就這樣還要感謝!感謝甚麼?感謝共產黨的不殺之恩!感謝總算給他留了口氣。黨讓他在人生的黃金歲月無辜遭受非人折磨長達11年,害得他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一貧如洗、生不如死。按照正常的心理,如果是某個人害得他這樣,他會對此人懷有刻骨的仇恨,一心要尋機報仇雪恨。現在他不僅不恨,反倒要感謝。是趙作海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嗎?不是。那為甚麼他會有這種近於「認賊作父」的心態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的愚民洗腦宣傳,使中國人分不清正邪對錯、是非曲直了。就像五七年的「反右」,風華正茂時被打成右派,毀了終生,二十年後摘帽的時候,已是滿頭白髮、滿臉皺紋、形容枯槁,還要對黨感激涕零。「母親打錯了孩子,你能怨媽不對嗎?」這是工作人員開導「右派份子」的說辭。右派份子也認了。是啊,誰能沒錯呢?黨是母親,怨誰錯,也不能怨母親錯,母親永遠沒有錯。反過來說,如果一直不改正,你不得苦一輩子嗎?就這樣,幾十年的冤屈化為了烏有,又是形勢一片大好!這種化腐朽為神奇、化干戈為玉帛的絕世功夫,即便佛陀也要感歎!有這樣的黨,有這樣的人民,社會能不穩定嗎?!人民能不歌頌黨媽嗎?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因為他聽不到謊言之外的真相的聲音。九十年的邪黨歷史,中共最大的成功之處,在於把自己由魔鬼忽悠成了正神。不是魔鬼改邪歸正變成了正神,而是魔鬼以百變花樣把自己裝扮成了正神。魔鬼依然吃人,包括鎮反、肅反、一打三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廣東汕尾事件、西藏「三•一四」事件、新疆「七五」事件、貴州甕安事件等等數不清的運動與殺戮,和平時期致死中國人八千萬,可謂血債累累,罄竹難書。但是,卻有千千萬萬個趙作海,甘願做黨奴,死心塌地地跟著共產黨走。不知道自己實際被共產黨騙了,不知道自己一心維護的黨是一個真正的邪教、魔鬼。

共產黨自成立之初,就非常注重宣傳,以暴力開路,以宣傳掩蓋,幹了多大的壞事,巧言一辯,還變成了好事。如明明是被國民政府軍打得四處逃竄,卻又欺騙全國人民說是長征;明明到西北是為了跟蘇聯聯繫,卻說是抗日;明明在延安窯洞一蹲12年,沒有打過仗,抗戰一結束,卻反誣蔣介石下山摘桃子;明明是要推翻合法的民選中華民國政府,卻說是解放全中國;以土改分田分地的手段欺騙農民起來鬧革命,建政後又以互助組、合作化、人民公社化的形式,把分給農民的土地再收歸共產黨所有,還美其名曰:全民所有,走集體化道路;三年大饑荒餓死中國人四千萬,卻把罪名推給老天,說是三年自然災害;明明是為了打倒劉少奇、打倒所有「七千人大會」上對毛澤東不滿的人,報一己私仇,卻要說成是為了反修防修,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發動了10年「文化大革命」;明明是卸磨殺驢,利用完了造反的紅衛兵,又因國民經濟崩潰無法安置工作,卻又說是「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到那裡是可以大有作為的」,把知識青年趕到偏遠的農村長達10年,去接受身為文盲的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把青年人人生最美好的一段青春時光葬送在山溝僻壤裡,還美其名曰:上山下鄉;明明是革命的道路走到了盡頭,搞了10年「文化大革命」運動把國家經濟搞得已經崩潰,還不如一九四九年,無路可走了被逼無奈才實行改革開放,卻要說是為了使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最終走向共同富裕;「六四」明明是學生愛國運動,卻要說是暴亂,派對付敵人的幾十萬野戰部隊鎮壓;農業稅不計成本,明明早就沒有徵收價值了,再加上因橫徵暴斂引發江西幾萬農民起義暴力維權,才被迫停止徵收,卻要說是免了皇糧國稅,減輕農民負擔;明明搞的就是資本主義,偏要說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工人明明是失業了,卻說成是下崗,統計失業率統計不到,同時在心理上還有個安撫作用;法輪功學員明明是做好人提升社會的道德素質,強身健體,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卻要以邪教名義鎮壓;僱傭50萬網警,耗費幾十億百姓的血汗錢打造金盾工程,封殺網絡資訊、鉗制言論自由,全國沒有一份私人報紙,沒有一家私人電台、出版社,卻對外宣稱「中國人民正享受著五千年文明中從未有過的自由」;因暴力拆遷、司法不公、農民失地、環境污染、礦難、工傷、警匪勾結、政商勾結、濫用公權等等導致的每年9萬起暴力維權事件,整個中國就像一個爆炸前的高壓鍋,主管政法的周永康卻能在全國會議上說目前中國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國家之一;由於中共的無德無能統治,導致官吏極度腐敗、制假販假、娼妓遍地、毒食品、坑矇拐騙偷搶、吸毒販毒等等,社會整體上全方位腐爛透頂,中華民族已經到了最沒有道德的時候,然而,中共中央文明辦的副主任竟能向全國宣稱,中國人的道德並沒有下滑……,等等等等,太多太多。這一切的一切,萬惡之源就在於中國共產黨。但是,在中共的謊言掩蓋下,這一切並沒有被國人看清。

中共的謊言欺騙並不是在建政後,早在三、四十年代就開始了。「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和污蔑。共產黨作為民主的勢力,願意為大多數人民、為老百姓服務,為抗日各階級聯合的民主政權而奮鬥……只要一有可能,當人民的組織已有相當的程度,人民能否選舉自己所願意的人來管理自己事情的時候,共產黨就毫無保留地還政於民,將政權全部交給人民所選舉的政府管理。共產黨並不願意包辦政府,也是包辦不了的。……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與目的外,沒有其它的利益與目的。」(劉少奇,一九四零年)

「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蔑。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劉少奇選集》上卷,第172—177頁

「實行憲政……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周恩來,一九四四年)

「黨對政府的領導,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轄。黨和政府是兩種不同的組織系統,黨不能對政府下命令。」——《董必武選集》第54—55頁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手;才智之士,無從引進;良好建議,不能實行。因而所謂民主,無論搬出何種花樣,只是空有其名而已。」——《解放日報》,一九四一年十月二十八日

「二十年來,尤其是最近幾年,我們天天見的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政府所頒布的法令,其是否為人民著想,姑置不論。最使人憤慨的是連這樣的法,政府並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卻天天違法。這樣的作風,和民主二字相距十萬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們卑之無甚高論,第一步先看政府所發的那些空頭民主支票究竟兌現了百分之幾?如果已經寫在白紙上的黑字尚不能兌現,還有甚麼話可說?所以在政治協商會議開會以前,我們先要請把那些諾言來兌現,從這一點起碼應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新華日報》,一九四六年二月一日

「我們非常同意軍黨分開。軍隊不應屬於黨,應屬於國家,因此對於黨與軍隊的界限,必須劃分清楚。現在無論國民黨或共產黨,在這方面都還沒有劃清。對於軍官訓練,軍隊在辦,政府在辦,黨也在辦,中央訓練團就是一個例子。過去是黨國,不必再說,今後政府改組,就應把軍黨分開。」(周恩來:軍隊國家化與政治民主化要同時進行,一九四六年一月十六日)

中共的謊言總是堂而皇之,因而更具有欺騙性。看了以上的謊言,也就不難明白為甚麼會有許多國統區的青年衝破重重阻力到延安去跟著共產黨鬧革命。撒謊到如此程度,想不上當也難啊!

中共建政後,更是充分發揮喉舌作用拚命鼓噪。一部部電影、戲劇,報刊書籍甚至小人書等文學藝術作品,連篇累牘地宣傳主人翁如何大義凜然、慷慨赴死,如何死前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人們內心的高尚情感就被調動起來了,在為英雄人物灑下同情淚水的同時,共產黨的正面形象也就樹立起來了。再加上從幼兒園就開始的教科書宣教,中國人無時不刻地處在於謊言的包圍中,「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社會主義好,共產黨好」、「熱愛黨、熱愛社會主義」、「愛黨愛國」等等,人們睜開眼就是這一套。久而久之,共產黨的說教就根深蒂固了。

有人說中國人沒有信仰,錯了,中國人有信仰,這就是中國人的信仰,而且同其他宗教一樣的堅定。這個時候,沒有人意識到,中國人實際上成了共產邪魔的精神俘虜,成了可以被共產邪教肆意控制的玩偶。

中共歷史上搞了那麼多的群眾運動,離開群眾的支持是不可能實現的。如三、四十年代的打地主、鬥惡霸,分田分地,中共稱之為土改運動。如果沒有群眾的支持,單靠工作組的幾個隊員是肯定推行不下去的。但是,共產黨講「放手發動群眾」,依靠群眾鬥群眾,地主就被打倒了。三年內戰期間,幾大戰役之前,中共都要發動訴苦,找人聲淚俱下的控訴地主老財如何欺壓百姓,特別是《白毛女》一演,黃世仁強姦喜兒,台下立刻群情激憤,戰士的怒火被點燃了。「打倒地主惡霸!」「解放全中國!」立刻開赴前線,衝鋒陷陣,去消滅一個個黃世仁,去解放一個個喜兒。終於,共產黨打下了江山。

這就是共產黨坐大的原因。並不是共產黨如何能耐,而是共產黨最長於愚弄民眾為它賣命。這就是「愛黨愛國」中的那個黨!

現在的神州官場中共政權,哪個不是奉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信條,拜倒在金錢腳下,鑽進錢眼裡不能自拔。或暗箱操作,醉心於權錢交易;或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或大權在握,公幣國庫悉數成一己私產;置房產、買別墅、養情婦、包二奶,不亦樂乎;揮霍浪費公款已是小菜一碟,中飽私囊成了家常便飯。台上仁義道德,台下男盜女娼,假仁假義,莫此為甚。廣東茂名前市委書記羅蔭國,在被以「涉嫌職務犯罪」刑拘調查期間,辦案人員在其住所及辦公室,起出逾1千萬元,此外還有逾100幅名貴字畫、10只勞力士手錶,同時發現一批在外國拍攝、與不同女子的合照,又查出58條沾有女性分泌物的內褲。江西省政府原副秘書長、黨組成員吳志明被抓時正與兩個情婦在床上激戰。吳被雙規後,從其隨身居處搜出避孕套、壯陽藥和兩本「快樂日記」。第一本是淫亂史:記述了其136名情婦的簡介,和吳與她們情愛的次數、地點、以及感受。第二本是快樂見證,100多位情婦的陰毛粘在內頁上。吳的奮鬥目標是2015年前睡1千個女人,其中良家婦女的比例不低於三分之一。諸如此類的簡直遍地都是。一半的財政收入用來養政府;國家的維穩費用高達一年5,000多個億;大把借錢給發達國家或者無度外援,而本國下層百姓飢寒交迫;房價遠高於民眾收入,且房屋產權頂多隻有七十年,平均壽命只有二、三十年。等等。《三國演義》中「諸葛亮罵死王朗」一段中有句名言「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行之輩,滾滾當朝,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用此話來形容當前的中共政權實在恰如其分。

黨就是這樣,幾十年如一日,不斷的傳達貫徹、不斷的學習討論、不斷的提高認識、不斷的統一思想,最後少數服從多數,全黨服從中央。東、西、南、北、中,工、農、商、學、兵,全成了黨的。黨從來不嫌多。多多益善。所以貪官們就從幾萬、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上億、十幾億、幾十億、上百億,一路飆升,勢頭強勁,勢不可擋。主持高鐵動車項目的鐵道部總工程師到了28億美元了,維基解密曝光江澤民在瑞士銀行存了20億美元。而1千萬打底的瑞士銀行存款,歷屆中央委員以上的連同國有壟斷企業老總一級的共有5千人。這就是自稱「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真面目。

試問,這樣一個東西你還要去愛嗎?

「愛黨愛國」是全球獨一無二的中共黨文化中的一個獨一無二的東西,其謬誤根本無需辨說。愛國就是愛國,與愛黨一點關係都沒有。「愛黨」與「愛國」綁在一起,就像美食上落上了一隻蒼蠅,要多噁心有多噁心。而且愛黨放在愛國前面,這是荒唐到不能再荒唐的奇醜無比、奇蠢無比、不倫不類到都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怪胎,純粹是中共強姦民意。雖然《共產黨宣言》自己承認共產主義是一個幽靈,但共產黨作為一個組織,必得有一個地方承載,不能像幽靈一樣在空中飄著,這個地方就是國。共產黨是在中國國土上的一個東西,有國才有黨,有爹才有兒,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你怎麼能跑到國前面去,甚至比國都重要?!

中共的用心是把兩個毫不相干的東西綁到一起,讓你愛國的時候,就要想到愛黨,讓共產黨與國同在,好永遠做中國人的祖宗,永遠攀附寄生在中華民族的肌體上,無盡地搾取民脂民膏。

畫皮總要被撕下,謊言總要被揭穿,真相總要大白於天下。今天,中共的邪魔本質真面目,被《九評共產黨》徹底揭開,為禍近一個世紀的中國共產黨被正式置於歷史的審判台上審醜,「愛黨愛國」這個由魔教締造出的怪胎也終於可以壽終正寢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評論
2011-12-25 2: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