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人權日 前中國海軍上校關押久敬莊記

前中國海軍上校譚林書維權近照(圖:六四天網)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1年12月12日訊】我譚林書(中國海軍上校從精神病院向人權組織求助)。我昨天早上聽說當日「人權」(北京市燕莎橋「大橋」附近的亮馬河上一座小橋下的街道上的聯合國人權事務專員署在中國的一個機構所在的1棟2~3層的小樓)要舉行記者招待會,就和帶給我此消息的同伴一起來到這裡。

我們是9時多到這裡的。我們到這裡時,小橋所在馬路靠近「人權」一側的人行道上停了多部警車,警車中間還停有大客車。我們越過這些車,以及在車之間聚集著的數十名警察,過橋往「人權」所在的方向走。我們中的1位女同伴因為接到電話,她的另外的同伴通知他們已經到了河邊,就在小橋中部的欄杆邊打電話與她的另外的同伴通話,她通了一陣話也沒有發現與她通話的同伴究竟在河邊的哪裡。我見她老是在通話而找不到她要找的人,就退回橋邊(此邊在「人權」所在河邊的對面,離「人權」有相當長的距離了)想返到與我同來的1位男同伴一起。在我返回到橋邊的時候,一位領導模樣的便衣人員問我是不是來上訪的,我一邊回答不是,一邊繼續往離開「人權」的方向走去來尋找男同伴。就在我穿過停在橋的一端的汽車群時,一位警察走到我跟前問我是不是來上訪。我說我不是來上訪的,這位警察還是不肯讓我前行離開這裡;這時另外1名警察上前拉住我的挎包說叫我讓他檢查。我說我有證件,欲掏出我的《軍官退休證》給他看,不讓他把我當成訪民抓走。他不幹,說「我們不看證件」,邊說著就邊在我的已經被他拉開了的挎包內翻起上訪材料來。我的挎包內有2份材料,一份是我致我國解放軍軍事法院的《刑事自訴狀》,另1份是我寫的1篇聲討解放軍總裝備部電子信息基礎部副部長王峰少將的以胡說八道和捏造事實的方式來保護軍內的造假的科技成果的文章(該文章也要求總裝備部電子信息基礎部技術基礎局履行其對被我指控的造假的科技成果的監管的職責),這些才來,都是我合法履行公民的司法自訴權和抗議聲討權而製作的文書材料,容不得我國的任何警察插一腳來干涉我的挎包內是不是攜帶這樣的文書材料。可是,我國的根本沒有維護公民人權意識的警察不管這些,認定我攜帶這樣的材料在挎包內,我就是他們在這天——世界人權日——要抓的訪民;當即,我身邊的2個警察就把我挾持到離我所在位置只有數步之遠的牌號為「京A A9355」的車的打開著的車門前,令我上車到車的後部去。

我到車上,發現這裡除坐著數名警察之外,還坐著一些和我一樣在這裡被警察抓上車的訪民。待我坐定不一會時間,被抓上這輛車的訪民多達37人之眾(車是北京的108路無人駕駛公共汽車,有40幾個座位,在車開動之後,除其中少數幾個座位由警察坐著,其餘座位都是坐的訪民)。在車開動之後,我意識到前1天剛有個訪民給過我一位記者的電話,立即在在車上與1位被抓上車的上海女訪民尹慧敏和一位山西的男訪民一起相繼以此電話向該記者報告我們等一大群人就在世界人權日的這時被中國北京市的警察抓離「人權」機構所在地的情況。

這天,我們被抓到久敬莊這個專門關押訪民供各省市駐京辦事機構的人領走的地方。我們的車一開進這裡,就發現在我們之前已經有20多輛如我們車一個式樣的公共汽車已經停在這裡的場地上(其中另有1輛車的牌號是「京A B6471」),每輛車上如我們的車一樣坐滿訪民。尹慧敏確切知道,這些訪民中有一些她認識的上海訪民不是從「人權」抓來的,而是從中央電視台抓來的。

訪民在世界人權日被從北京各地送到這裡的場面堪稱蔚為壯觀。在我們的汽車於上午11時多達到這裡後,在11時多到13時多的時間段裡陸續有新的載著訪民的汽車開進這裡;到13時多的時候,抵達這裡的汽車據尹慧敏估計已經有60輛。載著我們的汽車的前面的擋風玻璃的後面插著一個號碼為「25」的載訪民進場的汽車的編號,一位河南來的訪民後來向我介紹載她來這裡的汽車的進場號位「45」。

13時半,輪到25號車的人下車進入一個大廳登記每一位訪民的身份信息。在我們臨下車的時候,我有機會吧從汽車上看到的一些警察的警察號記下來。

直到傍晚,因在押久敬莊時間太長而沒有晚飯吃,我才在晚19時30分越窗和再翻牆逃離了久敬莊(警方收押上萬人 訪民餓極 跳窗翻牆逃離久敬莊)。


中國海軍上校從精神病院向人權組織求助(圖:六四天網)


關押中的譚林書(圖:六四天網)


前中國海軍上校譚林書的證件(圖:六四天網)


2007年8月10日,鄧淑珍女士前往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圖:六四天網)


前中國海軍上校譚林書案情簡介

譚林書原係海軍試驗基地第四試驗區專業技術上校、高級工程師。除為海軍完成上述科研工作之外,一直站在海軍試驗基地反對學術不端行為和反對學術造假行為的前沿。譚林書因為反對「魚雷海上試驗綜合測控系統」造假而受到15年的政治迫害。

在最初的3年內,譚林書受到的迫害系被樹立為「由於對鄧小平理論的學習認識不到位而以工作忙、影響科研試驗這個中心等為藉口不落實學習的典型」。在從第4年起到第15年的12年內,譚林書受到的迫害主要是遭非法截訪,每一次都對他進行了非法拘禁,每一次都陷害性地認定他為精神病人(醫院以[不實上訪]鑑定海軍上校為精神病)。強制送往解放軍191精神病醫院的迫害性住院。令人氣憤的是,其妻鄧淑珍女士在幫助丈夫維權過程中,也多次遭綁架。自2006年起,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持續關注該案進展。

2007年8月10日,鄧淑珍女士遭綁架後(廣州打工仔帶步話機綁架中國海軍上校妻)迅即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在社會各界共同關注下獲釋後(中國海軍上校譚林書妻遭綁架後獲釋),專程抵達成都天網創始人黃琦家中投訴。

目前,譚林書正在依法維權。  

(責任編輯:鄭芬芳)

評論
2011-12-12 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