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南京大屠殺再揭秘

日軍將中國人押進坑中準備集體活埋(维基百科)

人氣: 17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2月13日訊】1937年12月13日,日軍攻陷中華民國首都南京,隨後對當地軍民展開長達六週的大規模屠殺、強姦、縱火、搶劫等,致使30萬中國同胞被殺害,約2萬中國婦女遭姦污,三分之一的房屋被縱火燒燬。

蔣介石決定「短期固守」南京 日方發出「制令線」

1937年7月7日,日軍製造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第二次中日戰爭爆發。日軍在發動戰爭以來,遇到了中國國軍的強烈的抵抗,尤其是8月13日開始的上海的淞滬會戰,中國國軍與日軍已進行了3個月的慘烈而膠著的戰爭,徹底斷絕了日軍妄想三個月消滅中國的企圖。然而戰事在日本第10軍從杭州灣登陸之後急轉直下,側後被襲的中國守軍被迫全線撤退。

11月17日、18日國民黨三次開會討論南京防禦的問題。會議上多數將領認為部隊亟需休整,而南京在軍事上無法防禦,建議僅僅作象徵性的抵抗,而原湘系軍閥、時任國民黨上將唐生智及時任國軍軍令部第一廳中將廳長的劉斐(潛伏中共間諜)力主死守南京。

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一直以來對日軍的態度是堅決抵抗到底,他的主張是雖然一時勝不了當時強大的日軍,但隨著日軍作戰戰線的拉長,中國必定是最後的勝利者;同時他期望保衛首都的作戰,可能對德國對中日的外交調停有利,並且還可能等到蘇聯的軍事介入。出於當時內政和外交上的考慮,結合當時國軍的實際力量,蔣介石最終採納了唐生智、劉斐等的建議,決定「短期固守」南京1至2個月,任命唐為首都衛戍司令長官,負責南京保衛作戰。

根據堅守南京的決策,12月初,中國統帥部共調集了約15萬餘人的部隊保衛南京。唐生智多次公開表示誓與南京城共存亡,對蔣介石則承諾沒有命令決不撤退。為了防止部隊私自過江撤退,唐生智採取了背水死戰的態度。他下令各部隊把控制的船隻交給司令部,又將下關至浦口的兩艘渡輪撤往武漢,還命令第36師封鎖從南京城退往下關碼頭的唯一通道挹江門,這一「破釜沉舟」的命令給後來的悲劇性撤退埋下了隱患。

日軍原計劃在上海附近消滅中國軍隊的主力,從而迫使中國南京政府投降。然而,淞滬會戰使日本受到了慘重的損失,致使日本決策層不得不考慮是否進攻南京的問題,同時日軍還有來自蘇聯在北方的潛在軍事威脅。11月7日,日本東京將上海派遣軍與第10軍臨時編為華中方面軍的時候,將方面軍的作戰區域限制在蘇州、嘉興一線(即「制令線」)以東。

而日軍戰地指揮官卻強烈要求進攻南京:15日,柳川平助的第10軍無視參謀本部的命令,決定趁中國軍隊潰退「獨斷敢行」地「全力向南京追擊」;22日,方面軍司令官松井石根鼓動參謀本部放棄「不擴大」方針,稱「為了使事變迅速解決,乘現在敵人的劣勢,必須攻佔南京」。11月下旬,日軍上海派遣軍和第10軍全面越過「制令線」,分別沿著太湖的南、北兩側開始向常州、湖州進攻。鑒於前線進展迅速的既成事實,24日東京廢除了「制令線」,並於12月1日下達了攻佔南京的正式命令。

「國軍長官」不戰自逃 日軍暢通無阻入南京

12月8日,日軍全面佔領了南京外圍一線防禦陣地,開始向外廓陣地進攻。11日晚,蔣介石通過顧祝同電告唐生智「如情勢不能久持時,可相機撤退」。12日,日軍第6師團一部突入中華門但未能深入,其餘城垣陣地還在中國軍隊手中。負責防守中華門的第88師師長孫元良擅自帶部份部隊向下關逃跑,雖被第36師師長宋希濂勸阻返回,但已經造成城內混亂。下午,唐生智倉促召集師以上將領佈置撤退。

按照撤退部署,除第36師掩護司令部和直屬部隊從下關渡江以外,其他部隊都要從正面突圍,但唐生智擔心屬於中央軍嫡繫在突圍中損失太大,又口頭命令第87師、第88師、第74軍和教導總隊「如不能全部突圍,有輪渡時可過江」,這個前後矛盾的命令使中國軍隊的撤退更加混亂。

會議結束後,只有屬於粵系的第66軍和第83軍在軍長葉肇和鄧龍光帶領下正面突圍,在付出巨大代價後成功突圍,第159師代師長羅策群戰死。其他部隊長官大多數沒有向下完整地傳達撤退部署,就各自拋下部隊前往江邊乘事先控制的船隻逃離。這些部隊聽說長官退往下關,以為江邊已經做好了撤退準備,於是放棄陣地湧向下關一帶。負責封鎖挹江門的第36師沒有接到允許部隊撤退的命令,和從城內退往下關的部隊發生衝突,很多人被打死或踩死。

12日晚,唐生智、劉斐等與司令部成員乘坐事先保留的小火輪從下關煤炭港逃到江北,此後第74軍一部約5,000人以及第36師也從煤炭港乘船過江,第88師一部和第156師在下關乘自己控制的木船過江。逃到下關的中國守軍已經失去建制,成為混亂的散兵,其中有些人自己扎筏過江,很多人淹死、或是被趕到的日軍射殺在江中。大部份未能過江或者突圍的中國士兵流散在南京街頭,不少人放棄武器,換上便裝躲入南京安全區。13日晨,日軍攻入南京城。

日軍瘋狂屠殺軍民、姦污婦女、焚燒房屋

13日,日本軍對試圖渡江逃離南京敗退下來的幾萬中國潰兵和逃難平民進行了瘋狂屠殺,打死、打傷無數;據上海派遣軍參謀長飯沼守的日記記錄:「海軍參謀松田的報告說,13日,11戰隊大部到達南京下游,殲滅了1萬乘木筏退逃的敵軍。」;中島今朝吾第16師團的第30旅團旅團長佐佐木到一在日記中記述道:「這天遺棄在我支隊作戰區域內的敵軍屍體超過一萬幾千具,此外,再加上裝甲車在江上殲滅的,以及各部隊的俘虜,我們支隊共解決了兩萬以上的敵軍。」

日軍不僅對解除了武裝的中國軍警人員進行屠殺,而且他們認為凡是可能參加過抗日活動和適合兵役年齡的中國青壯年也進行過若干次大規模的集體屠殺。二戰後,南京軍事法庭查證日軍在南京犯下的集體屠殺有28案,19萬餘人受害。


南京安全區內的450名中國警察被日軍作為「敗殘兵」押往南京城西門外,他們將被集體屠殺(维基百科)

日軍還零星地屠殺中國民眾,有些日軍以屠殺多少中國民眾為樂。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即《每日新聞》)報導了兩名日本軍官的「殺人競賽」。日軍第十六師團中島部隊兩個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彼此相約「殺人競賽」,商定在佔領南京時,誰先殺滿100人為勝者。他們從句容殺到湯山,向井敏明殺了89人,野田毅殺了78人,因皆未滿100,「競賽」繼續進行。12月10日中午,兩人在紫金山下相遇,彼此軍刀已砍缺了口。野田謂殺了105人,向井謂殺了106人。又因確定不了是誰先達到殺100人之數,決定這次比賽不分勝負,重新比賽誰殺滿150名中國人。這些暴行都一直在報紙上圖文並茂連載,被稱為「皇軍的英雄」。日本投降後,這兩個戰犯終以在作戰期間,共同連續屠殺俘虜及非戰中人員「實為人類蟊賊,文明公敵」的罪名在南京執行槍決。

據不完全估計,在日軍佔領南京之後1~2個月內,約有2萬至8萬名中國婦女遭到日軍強姦。日軍不分晝夜並在受害婦女的家人面前施行強暴,被強姦的婦女甚至包括12歲的幼女、60歲的老婦,乃至孕婦。很多婦女受到了輪姦,有些婦女被日軍強姦了好幾次,往往有婦女受不住日軍的折磨而死。受害人或是試圖保護她的親屬如果稍有反抗,往往就被日軍殺死,母親身邊的孩子因為哭鬧也經常被日軍一併殺害。此外,日軍還強迫亂倫行為,不從就加以殺害。日軍對婦女的大規模強姦和虐殺直到1938年2月才有所收斂。

約翰‧馬吉牧師詳細記錄了一起典型的強姦滅門慘案。12月13日,30個日兵闖入夏淑琴一家與房東居住的門東新路口5號,他們先殺死了房東夫妻和夏淑琴的父親,用刺刀殺死了夏淑琴母親懷裡的1歲嬰兒,之後輪姦了母親和另一個房間裡16歲、14歲的兩個姐姐,她的祖父母在試圖保護孫女的時候被殺死。之後日兵殺死了慘遭姦淫的母女,並且在她們的陰道裡插進瓶子和木棍。當時7歲的夏淑琴和她4歲的妹妹被刺刀扎傷,她們因為昏死過去而倖存下來。最後,日兵殺死了房東的兩個孩子,4歲孩子被刺死,2歲孩子被用軍刀劈開腦殼。


倖存者李秀英躺在鼓樓醫院的病床上。1937年12月,當時18歲的孕婦李秀英躲藏在南京安全區的一個地下室內。19日,日軍士兵闖入地下室企圖強姦這裡的婦女,李秀英在反抗中被刺傷三十多刀,胎兒流產。這張圖片是約翰·馬吉拍攝的膠片中的一幀。(维基百科)

南京淪陷之後的6個星期之內,日軍幾乎侵入了南京城內所有的建築物。據統計,城內外23.8%的建築被縱火焚燬,63.0%的建築遭到劫掠,因各種原因遭到破壞的建築合計88.5%,這些破壞絕大多數都是日軍在佔領南京後造成的。夫子廟等一帶是南京主要的商業區,幾乎全被燒光,整個市區約三分之一的建築物被焚燬。

中國珍貴文物也遭到大掠奪,據統計,南京市共損失古物26,584件,計商代青銅器、玉器等珍貴文物,字畫7,720幅、書籍45,979冊。

國軍潰敗多蹊蹺 中共從中作梗?

中國國軍南京保衛戰的戰敗,其主要原因是中國軍隊裝備、素質、實力等綜合軍事不如日軍的直接結果,然而中國軍隊此次準備死守南京的態勢下,確幾乎不戰而敗退,令人生疑。

主將唐生智及劉斐在戰前力主死守南京,多次公開表示誓與南京城共存亡,對蔣介石則承諾沒有命令決不撤退。為了防止部隊私自過江撤退,唐生智等採取了背水死戰的態勢,下令各部隊把控制的船隻交給司令部,並將下關至浦口的兩艘渡輪撤往武漢,還命令第36師封鎖從南京城退往下關碼頭的唯一通道挹江門。

其疑點一是:如此的決心,並自堵生路的戰法,在開戰時,突然開會撤退;撤退時,未通知廣大官兵一起撤退,只顧軍官自逃,並且未給第36師下達命令,令其幫助官兵準備撤退,導致第36師與潰敗的軍兵自相殘殺;種種疑點顯示,如此排兵佈陣分明是想要讓日軍吞吃國軍的大部份士兵。同時前線日軍堅決不執行日本東京最高指示,堅決進軍南京,有文章稱有裡通外合的嫌疑。

疑點二:在淞滬會戰中,中國國軍潰退主因是,11月5日,日軍在杭州灣北岸的金山衛側翼登陸,致使國軍處於日軍的包圍之下,而國軍在1932年就已經汲取過日軍側翼登陸的教訓,國軍為何沒防備日軍側翼登陸呢?

據楊天石先生數年前關於淞滬會戰的考證文章指出, 8月20日,蔣介石得報,金山衛有日本水兵登陸偵察,¬指令「嚴防」。10月18日,軍事委員會第一部作戰組的情報提出,日軍有在杭州灣登陸企圖,但估計登陸部隊最多一個師,不會對上¬海戰局有甚麼影響。11月5日,日軍第10軍司令官柳川平助以三個半師團的兵力,在艦炮掩護下,於杭州灣北岸的金山衛登陸。

當時做出這項「錯誤」情報評估的軍事委員會第一部作戰組組長,即日後被證實為國府軍委會最高階的中共間諜:劉斐。

疑點三是,唐生智、劉斐都是1949年脫離國民黨,在中共竊取政權後,兩人都曾任中共高官。有證據顯示,劉斐就是中共派在國民黨內的高級間諜,胡宗南機要秘書、中共潛伏間諜熊向暉稱劉斐在1930年已加入共產黨。《羅友倫先生訪問記》也證實:「劉斐是共產黨,在日本念陸軍大學時加入的,與陳毅、鄧小平屬同一時期。老鄭,你是蔣委員長的學生,說話比較方便,你應該向委員長報告。」

《吳思珩先生訪問記錄》也記載:「後來馬家集之圍還是他(邱清泉)出奇兵攻下天長時,馬家集才解圍的。他慢慢才體驗到國防部必有匪諜滲透,現在也終於證實劉斐、郭汝瑰皆為匪諜。」

疑點四: 劉斐任軍令部廳長其間,國共的多場戰役,包括國軍進剿蘇中粟裕共軍失敗、王牌主力張靈甫七十四軍在山東孟良崮被圍殲、豫東戰役、徐蚌(淮海)會戰、國共三大戰役等,劉斐都直接參與計劃。而三大戰役中,國軍的戰略意圖俱早被共軍得悉而陷入被動,很可能是與劉斐洩密有關。而周恩來也多次表示,與國軍作戰時,毛早已知道其作戰計劃,從而間接證明能知道作戰計劃的劉斐是中共間諜。

八年抗日戰爭中,國軍將士陣亡300萬,平民喪生1,000萬。而中共通過抗日戰爭,不僅得以保存自己的實力,而且得以迅猛發展,至抗戰結束時,中共軍隊從2萬人發展到120多萬人。在八年抗日戰爭中,中共利用日軍削弱了國軍的實力,從中破壞抗戰、建立國中之國,正如蔣介石所言:「共匪,大漢奸也!」

(責任編輯:張頓)

評論
2011-12-13 8: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