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美聲皇后」阿麗貝爾蒂專訪

在純正藝術中純淨自我
潘美玲

在卡內基音樂廳的艾薩克‧斯特恩禮堂,站在新唐人電視臺為復興正統聲樂藝術而開闢的舞臺上,對阿麗貝爾蒂(右)是兌現自己的歷史使命。(攝影:戴兵/新紀元)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10月29日的紐約,遇到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雨雪交加的天氣,從意大利趕來支持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的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露西婭‧阿麗貝爾蒂(Lucia Aliberti),把地中海式的熱情和明媚的陽光帶到了紐約。

出生於意大利西西里島,被譽為世界「美聲皇后」的露西婭‧阿麗貝爾蒂是繼承了19世紀意大利經典歌劇大師的衣缽傳人路基‧瑞奇(Luigi Ricci,1893~1981年)的關門弟子,是當今世界上最負盛名的歌劇演唱家之一。阿麗貝爾蒂最純正的意大利美聲唱法,成為詮釋意大利歌劇經典作曲家貝里尼(Bellini)、羅西尼(Rossini)、多尼采蒂(Donizetti)和威爾第(Verdi)作品的權威,曾經受邀為世界許多首腦和名流演唱,包括梵蒂岡教宗約翰‧保羅二世(Ioannes Paulus PP. II,又譯若望‧保祿二世)、英國查爾斯王子、德國總統科爾、德國總統霍斯特克勒、日本皇太子德仁。

為復興正統藝術而站臺,兌現使命

「和新唐人電視臺合作,弘揚人類正統的文化和古典藝術,我感到很高興。」阿麗貝爾蒂表示,當她得知新唐人「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是以美聲唱法作為比賽形式時,就好像感到了她的使命,她一定要來參與和支持,為復興東西方正統、古典的文化和藝術而站臺。

出生於西方古典歌劇的誕生地,一直生活在西方文化中的阿麗貝爾蒂,從沒有去過中國,在紐約逗留期間觀賞的神韻演出是她第一次接觸中國文化。「中國的古典文化真是太美了,美得讓我震驚,我整個身心都被她釋放出來的強大能量所震撼。」她說,把這麼精美的文化搬到舞臺上來的人是一個偉大的天才。

在卡內基音樂廳的艾薩克‧斯特恩禮堂,站在新唐人為復興人類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而開闢的舞臺上,和獲獎的華人選手一同接受觀眾的起立鼓掌和鮮花,對阿麗貝爾蒂來說,不僅是一次終身難忘的經歷,更是兌現自己與生俱來的歷史使命。


在卡內基音樂廳的艾薩克‧斯特恩禮堂,站在新唐人電視臺為復興正統聲樂藝術而開闢的舞臺上,對阿麗貝爾蒂(右)是兌現自己的歷史使命。(攝影:戴兵/新紀元)

敲開大師之門,得意大利美聲唱法真傳

在接受《新紀元》的專訪中,阿麗貝爾蒂向記者講述了她的藝術生涯和對藝術美的看法。

「我出生在西西里島的一個音樂世家,我的祖父是一個大音樂家,他會彈奏十種不同的樂器,還兼指揮、作曲和教學,我們家所有的家庭成員都會演奏音樂,音樂就是我們的生活。」

「我生來就與音樂為伴,音樂在我的血液裡。」阿麗貝爾蒂說,她從六歲開始彈鋼琴,後來拉小提琴、中提琴,彈吉他,拉手風琴和曼陀林,吹單簧管、長笛,還會作曲。阿麗貝爾蒂從小就表現出的音樂特異才能,讓身邊的人都感到吃驚。

16歲的時候,她隻身離開西西里島,跨越梅斯納海峽(Messina,間隔西西里島和意大利本土大陸的海峽),來到羅馬,敲了繼承意大利古典歌劇大師衣缽的最後傳人路基‧瑞奇的家門:「請您收下我做您的弟子吧。」

路基‧瑞奇沒有開門:「我太老了,不收學生了,妳走吧。」

那時候,路基‧瑞奇已經84歲了,他是當時意大利僅剩的19世紀經典歌劇的最後傳人,他曾和意大利歌劇作曲家普契尼(Puccini,1858~1924 年)合作了8年時間;和另一位著名的歌劇作曲家馬斯卡尼(Mascagni,1863~1945年)共事34年之久,他是19世紀最傑出意大利歌劇男高音貝尼亞米諾‧吉利(Beniamino Gigli,1890~1957年),和男中音安東尼‧科特格尼(Antonio Cotogni,1831~1918年)的聲樂老師和教練。

年輕的阿麗貝爾蒂沒有灰心,她一次又一次跋涉到羅馬,一次又一次地來到老師的門前:「請您收下我吧。」

「我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阿麗貝爾蒂告訴記者,為了要學到最好的東西,得到古典歌劇和意大利美聲唱法的真傳,她一定要找到最好的老師。阿麗貝爾蒂的誠心和意志終於打動了老師的心。路基‧瑞奇打開了家門,阿麗貝爾蒂成為了他的關門弟子,一直到老師四年後去世。

在以醜為美的時代,堅守古典

與阿麗貝爾蒂共事20多年之久的德國慕尼黑的一家藝術經紀公司的總裁史蒂方‧施墨貝克(Stefan Schmerbeck)告訴記者說:「阿麗貝爾蒂繼承了意大利美聲唱法的精髓,她代表著最正宗的意大利美聲唱法。」

「Belcanto(美聲唱法)中,Bel在意大利語中是美麗、優雅的意思,美聲唱法就是美妙的唱法。」阿麗貝爾蒂用她纖細的手指觸摸我的臉說:「美聲唱法給人帶來美好的感覺和享受,就像是用美麗的鮮花和柔美的天鵝絨輕輕觸摸你的臉頰。」

作為一個古典的美聲歌唱家,生活在現代社會對阿麗貝爾蒂來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個世界已經不再是一個美麗優雅的世界。」她說,走在街上,看到人們的行為舉止和這個社會所崇尚的一些東西,讓她感到很不安;打開電視和報紙,看到人們熱中追求的東西,讓她感到美好的東西離人越來越遠。「我情願待在家裡,而不願意看到這一切。」

她說,經常看到報紙和電視把黃金時段和大幅的版面給一些惡的、醜的、變異的東西,比如暴力、犯罪、色情、袒胸露背的女人,而把善的、美的、純的古典音樂和正統的文化藝術打入最底層。

「過去的傳統和美好的東西正在被打破,被摧毀。」阿麗貝爾蒂說,堅守傳統,堅持美好的東西,是她面臨的最大挑戰。

「面對挑戰,我必須堅守自己的陣地,保持和繼續美好的藝術和風格。」

「這是神給你的任務,你必須努力做到。」

經典,因為力求完美

19世紀意大利經典歌劇作曲家貝里尼(Bellini,1801~1835年)是阿麗貝爾蒂最喜歡的作曲家,他的許多詠嘆調至今仍被奉為「美聲唱法」的經典教材。「貝里尼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的作品數量不多,但是都很經典,因為他力求完美。」

阿麗貝爾蒂曾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研究作曲家的手稿,在研究貝里尼的手稿中,她發現貝里尼永遠都在不知疲倦地修改,修改。

「他的作品是為歌唱家的聲音而量身定做的,這一點很了不起。」阿麗貝爾蒂說,貝里尼在為歌劇「諾爾瑪」中的Casta diva作曲時,是為當時意大利最富盛名的女高音歌唱家桂蒂達.帕斯塔(Giuditta Pasta,1797~1865年)而創作的。

「貝里尼還是第一位把女人放在歌劇主角的作曲家。」阿麗貝爾蒂笑著說,過去的人比現在好,男人很有紳士風度,對女人很尊重、愛護。女人很優雅美麗,所以男人都很願意幫助女人。

「我的父親是一個典型的意大利紳士,他任何時候都是衣冠楚楚,舉手投足都帶著紳士的風度,他的眼神很清澈,可以一直看到你的心裡。我的母親很美麗,非常溫柔賢淑。」

「我無法理解現在為什麼變成了這個樣子,男人不再像男人,女人也不像女人,這個世界讓我感到很難過和失望。」

阿麗貝爾蒂表示,當她看到神韻演出時,就好像看到了未來的希望:「我希望神韻能走遍世界各地,讓所有人都能看到!」她說神韻所表現的中國古典藝術文化和自己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美是內在與外在的結合。」在談到藝術美時,阿麗貝爾蒂說:「外在的美是你的聲音和技巧,但是這還不夠。」她指著自己的心和大腦說:「這裡也要美,當你把內在的美和外在的美連接起來的時候,就是最好的,最美的。」

「不僅最好的,而且是深邃的,不是膚淺的。」

未來的希望在文化瑰寶中

阿麗貝爾蒂說,真正美好的東西都是有內涵的,有深厚底蘊的,從久遠的歷史中走過來的東西遠遠超出現代人的能力所及。比如,意大利西西里島上的古希臘露天劇院陶爾米納,人們建那個露天劇場的時候,沒有電梯和現代的設備,但是,它的音響效果卻是驚人的。「當我在那裡演出時,沒有麥克風,但是我的歌聲卻被賦予了天籟般的效果,很神奇!」

「我喜歡歷史,喜歡過去的東西,我認為,我們的未來不在現在,而在過去。」

阿麗貝爾蒂說,古羅馬的城堡,古希臘的露天圓形劇場,神韻演出中的中國古典舞,這些都是人類文化的瑰寶,給人們帶來美的感受。

她認為,過去的東西,簡單、純淨而美好,不像現在,複雜又不好。「比如古典音樂,她的韻律很簡單,但是她能強烈觸及到你的心靈,讓你永遠都不會忘記。」

「我喜歡傳統的東西,一切都是那麼簡單、純淨和美麗。」

「我是一個清教徒,清教徒的意思就是要純淨,永不妥協,堅持純淨的美麗是我的原則。」

阿麗貝爾蒂認為藝術家應該尊重傳統,不斷地修煉自己,完善自己,這樣才能履行藝術家的使命——做一個美好和希望的使者。

她說,在一次為梵蒂岡教宗的聚會上演唱時,她演唱的是馬斯卡尼的《聖母頌》,當時現場的觀眾有20萬人,還有200萬現場直播的電視觀眾,「當我開始演出時,我的全部身心都被溶進了這首歌裡,聚集了20多萬人的廣場上,頓時鴉雀無聲。結束後,我走到教宗面前,輕吻了他的面頰。」


阿麗貝爾蒂在梵蒂岡為教宗演唱後輕吻臉頰(阿麗貝爾蒂提供)

一個德國的男子從醫院裡給阿麗貝爾蒂寫了一封感謝信,他說:「謝謝妳,在妳的歌聲中,我找到了慰藉,妳的歌聲伴我度過了艱難的時光。」

阿麗貝爾蒂認為,美好純正的音樂是具有強大力量的,她可以改變人,改變這個世界。「我收到許多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信件,德國、法國、俄羅斯、日本、美國、阿根廷。很多人說,聽到我的歌聲後,他們從此開始喜歡美聲唱法。」

「我被中國古典音樂的韻律之美所震驚!」在看過神韻紐約藝術團10月28日在紐澤西州立劇院的演出後阿麗貝爾蒂這樣說。作為一名西方古典藝術家,她在東方的「神韻」裡找到了藝術上的知音和精神上的啟迪。她表示,在當今的社會中,要想保留人類正統的文化和藝術,是需要作出很大努力的,同時還需要很大的道德勇氣和很高的精神修養。「我認為神韻的創造者是個天才,只有天才才會執導出這麼偉大的藝術。」

「美好的未來就在神韻中誕生,我很高興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_轉載自《新紀元》253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發明澳洲塑質鈔票的墨爾本大學化學與生物分子工程系的大衛.所羅門,與澳洲科學院研究員艾茨歐.瑞查多共同開發的新型聚合物生產技術,可以前所未有地控制聚合物的結構、組成和性能,改良近半的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聚合物生產過程。
  • (shown)「我從不憎恨軟禁我的人」,被囚禁20多年的緬甸反對黨領袖昂山素姬說。這位表面弱不禁風的女子以和平方式跟蠻橫獨裁的軍政府周旋多年,卻從不見凶悍強硬,依舊髻端插花,談吐優雅,溫柔委婉,她強大的內心力量從何而來?
  • (shown)斯文有禮的王丹,給了大家極好印象,從此王丹全家祖孫三代人,都和我們結下善緣。記得在1999年過年前後,我們還請朋友開了五個小時車,在大雪中由紐約專程到波士頓出席王丹三十歲的生日宴呢!彷彿還是昨日…六四已過去22年了,王丹至今不能回家,要年屆七旬的老父母風塵僕僕地奔波於各國之間,王丹唏噓!還要折騰他們多少年?中國說甚麼「改革開放」,談甚麼「大國崛起」,全都成了門面話,多少人因理念信仰不容於當局而仍在受迫害,…中國要接受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向自由世界靠攏,才是全中國乃至全人類之福!
  • 研究歷史,只要涉及中華民國、國民黨、共產國際及其支部中國共產黨,就會注意到宋氏三姐妹與浦氏三姐妹。
  • 欣逢中華民國建國百年雙十國慶大典,中樞於台北總統府前廣場舉行隆重慶祝儀式,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旗海飄揚下,國人充滿欣喜情緒高昂,緬懷先烈感動莫名。尤其是今年扶老攜幼返國參加國慶的僑胞人數爆增,他們紛紛表示:在建國百年雙十國慶日不能缺席一定要回來。馬英九總統在大會上揭櫫政府自由、民主、均富的治國理念,正是實踐國父孫中山先生當年建國的理想,最後馬總統帶領全體振臂高呼:中華民國萬歲,台灣民主萬歲。透過電視衛星畫面我們也可看見,全球各地熱愛中華民國的僑胞們,亦利用假日在僑居地擴大舉行升旗典禮,當大家目送美麗的國旗冉冉升空迎風昂揚之際,人人心中默禱中華民國國祚永固國運昌隆。值此舉國歡騰國恩家慶的光輝十月,觸景生情追憶感懷兩位愛國音樂教育家:李抱忱博士與先父計大偉教授。
  • (shown)許多產業在參加故宮文創研習後,深感故宮博物院是一個藝術創作的大寶庫,典藏的文物都蘊含無限的創意活水…
  • 有時一天完成一張畫,有時三天才完成一張,幾米說:「我真的覺得要把一件事情做好,就是要花很多、很多、很多的時間,經歷很多、很多、很多的折難。」「好像世界上並沒有真正所謂簡單的事。」不想塑造天才般的形象,幾米希望懷有同樣夢想的人,能踏實實踐。
  • 以「幾米」品牌經營的周邊商品,一年創造10億臺幣產值,是近年來最成功、具代表的臺灣文創作家。一場病,讓幾米走進創作。他用繪畫面對死神擦肩而過的恐懼,即使無助無望抑鬱難擋,他仍以善良的心、溫柔的筆,畫出生命的光亮。孤寂卻溫馨,他的繪本療育著自己,安慰了無數苦悶的心靈,也意外走進一片文創之林。
  • (shown)「一日一蘋果」曾是一句養生口號,在喬布斯帶有東方特質、講求人性需求的創意下,新時代「一人一蘋果」的潮流口號也在世界掀起陣陣浪潮。當世人流連在蘋果帶來的新體驗時,喬布斯安靜離開了人世……
  • 賈伯斯(Steve Jobs)在里德學院的旁聽生涯,對於後來蘋果電腦的美學設計風格,有深遠影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