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全年無藥費」的八旬老幹部的修煉故事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2月16日訊】一位八十多歲的離休幹部,修煉法輪功已十五個年頭了。十五年來,老人從瀕臨死亡的奄奄一息到今天騎自行車到處講真相、發資料救人,這一真切的變化源於修煉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使她獲救,是李洪志師父使她新生。下面是轉載明慧網的消息。

一、得法前

老人曾是一名患多種疾病的重病號,主要有冠心病、胃出血、子宮瘤、腰椎間盤突出、神經炎、末梢神經炎等,走路都得拄雙枴杖,痛不欲生。曾先後去本地、省、北京等各大醫院住院治療多次,錢沒少花,罪沒少受,病不但沒好,還越來越重。九五年得法前三十多年中,一直是住院治療、家庭病床來回折騰,再加上老伴早逝,真是苦不堪言,在死亡線上掙扎,活得生不如死。

二、幸運得法,走入修煉

就在她在病床上消極等死的時候,一位老同事到訪,給她介紹了法輪功神奇的治病效果及許多病症的康復實例,還介紹了法輪功的功理功效,這些聞所未聞的神奇事實深深吸引了她,打動了她的心靈,給了她重新生活的勇氣。本來,老人那時已長時間臥病床,如臥針氈般的煎熬度日,自己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可那次,也是緣份到了吧,她一聽講法輪大法,就越聽越精神,後來就像有人拉一樣,不知不覺就自己坐起來了,還一直坐了一個多小時,毫無倦意,這可是三十年來從沒有過的感覺啊。

第二天,也就是老人獲新生的日子,一九九五年七月二日,幸得大法,永生難忘。就在這一天,老人讓女兒用自行車馱著走進了法輪功煉功點。當時正是炎熱的夏季,老人那久病虛弱的身體,見不得一絲風,是身穿軍裝棉大衣,口捂大口罩,頭上蒙頭巾走進煉功場的。當時吸引了所有煉功人的眼球,大家幾乎是同時關注著這個「另類人」。

在聽師父講法錄音時,老人就覺得自己完全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感覺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那麼痛快,連隨身攜帶的救急藥品也忘了吃,一直在那坐了兩個多小時,當時是先聽師父講法,再由輔導員教功。那天回家後,一夜睡得特別香,那可是幾十年從沒有的一種享受啊。第二天晚飯後,又是女兒馱著去的煉功點,第三天,老人覺得能自己走路了,就和女兒說:不用你馱了,咱們倆步行去吧。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老人天天去煉功點學法煉功,由吃點藥到不吃藥,從步行到自己騎自行車,老人徹底告別了醫院,摘掉了本市聞名的「藥罐子」帽子,又成了全市「全年無藥費」的受獎者。

她真正嚐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四百多度的老花鏡甩掉了,身體挺得直直的,三十多年沒摸過的自行車又騎了上去,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從老伴的死亡陰影中走了出來。老人常說:是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怎能不珍惜這萬年難逢的大法、怎能不感謝恩師的救度之恩!我立志堅定不移的修煉法輪大法,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切身變化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

九五年在全縣學法交流會上發言;九八年市輔導站組織的面向社會各界洪法座談會上,老人以自己身心受益、身心變化的事實向到場的各位領導做了「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的匯報,起到了很好的證實法效果;九九年四二五,老人不顧年紀大,去了北京信訪辦反映情況。

三、正念抵制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中共動用全部國家機器栽贓抹黑法輪功,發動了對一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血腥鎮壓,老人因堅修大法,堅定修煉受到了很大迫害,一度被當作轉化重點。

當地「六一零」(1999年,中共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凌駕於中國憲法、法律、司法系統之上的特別黨務機構、特權機構、秘密組織。)人員經常去老人家騷擾,威脅、逼供,逼寫不煉功的所謂「保證書」、填表格,老人一概否定,不管他們說甚麼,老人就是講煉功身心受益的情況,講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道理,表示絕不背叛師父和大法。

二零零零年,老人傳遞師父新經文,被「六一零」得知此事。當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夥同單位負責人、鎮派出所警察一行七人突然闖進老人家,二話不說就開始翻箱倒櫃查找經文資料,結果沒翻出任何證據,警察咋呼幾句就灰溜溜的走了。

一次,單位打電話通知老人聽石家莊洗腦班來人講課,讓老人在家等著,他們去車接。當時老人就想:不能配合他們,於是提前離家,讓他們撲了空。

因去北京上訪,市公安局兩個警察騎摩托車找到老人家,說:你是叫某某嗎?當得到肯定回答後問:有人舉報你,說你九九年四二五去北京中南海鬧事去了,是嗎?老人和他們解釋說:沒有鬧事,不是鬧事,當時是因為天津警察無理抓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不放,學員們去北京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的,那次雖然人多,但秩序井然,當時國務院總理還出來接見了,放人後我們就都回來了。難道公民依據憲法上訪還有錯嗎?他們沒詞了就說:你這麼大歲數了,以後別去北京了。她說:北京是首都,誰都可以去。沒事想叫去還不去呢?就這樣不了了之,警察走了。

一次,市政法委書記親自找老人談話,老人想,這正是機會,我要和他們好好講講真相,就去了。去後,書記假惺惺先是寒暄幾句,後就嚴肅起來。她不為所動,找機會就說起大法真相:領導在場,我正想向你匯報一下我煉法輪功的前後情況呢,這次算個機會吧。幾十年來,我一直是個藥簍子、重病號,甚麼心臟病、胃出血、末梢神經炎、骨質增生、神經衰弱等十幾種病纏身,生活不能自理,每年幾千甚至幾萬的醫藥費,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修煉法輪功後,五天我就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奇蹟般的恢復了健康,從此,有名的病號一分錢的藥費沒有了,每年給國家節省幾萬元藥費,現在老干局每年獎勵我四百元「無藥費」獎,你們說說,這不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嗎?法輪功不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嗎?期間,其他人發火且口出惡言,老人不為所動,就是講大法真相,講自己煉功受益,在老人的正念下,最後用車把她送回家了。

老人堅定修煉不寫『保證書』,多次受到單位領導威脅,甚至有一次還被關起來不讓回家,還叫囂停發工資。老人就寫自己修煉前後的身心變化,寫上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是救命法。當場被領導給撕了,吩咐:給她停發工資。那次,停了老人三個月工資,後幾次去要,到現在還欠一千多元。

四、向世人講訴法輪功被迫害真相

從中共迫害開始,老人就一直做講真相的事,開始不知如何做,就覺得大法冤枉,師父冤枉,就自己出去在牆上寫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有時在家寫了出去發。

當老人騎自行車在街上穿梭行走時,常有人問她:多大歲數了,還騎自行車?老人總是響亮的回答:不大,才八十多歲。以此為題,老人就會向世人講自己原來是甚麼樣的病號,修大法後身體如何變好的,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等等,每次最後都叫世人別聽信中共的謊言,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人經常講:我的命是大法給的,我一定好好學法,同化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責任編輯:謝正華)

評論
2011-12-16 6: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