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烏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1)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沒有真正的民主,烏坎村的遭遇正是血淋淋的證據。(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12月1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從12月11日開始的廣東烏坎村民抗暴事件震驚海內外,大家先看一下這段背景短片。

MP4下載收看

(播放新聞片段)

抗爭事件起源於多年來當局將當地2萬多畝耕地賣盡,村民無以維生,年輕人大多出外打工。9月初,地方當局謊稱,一塊60萬平方米的耕地沒有賣給開發商,實際已經以幾十萬人民幣賣掉;之後,當局阻止村民抗議,派武警進村鎮壓並打傷村民。

11月21日,全村村民群起阻止開發商動工,遭到數千武警暴力鎮壓。老百姓們拿起木棍與持槍的政權對抗,甚至趕跑了村中的共產黨官員。村民也透過在外讀書和工作的烏坎人發出呼籲:期待全國同胞聲援。這一事件遭到中共封殺,卻贏得了海內外的關注。

廣東陸豐市烏坎村目前仍然遭到警方封鎖,糧車不許進入,人則只准進不許出,村中網絡被掐斷,電話、手機均遭監控,村民告訴本台記者,大家都有隨時赴死的心理準備。

村民表示,平時除了吃飯的時間之外,大家都集中在一起,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件。

西方主流媒體《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BBC、《每日電訊報》都給予報導。

烏坎村民:「現在村民目前來說最大的願望就是要回我們村代表(薛錦波)的遺體。」「年輕人,甚至連小學生,老年人7、80歲的,幾乎全村大大小小都在參與。」

村民表示,他們對被殺害的村代表薛錦波相當敬重,在死者頭七之日,全村民眾將舉行追悼會,並會繼續向當局討說法。

烏坎村民:「為死難者舉行一個追悼會,舉行完之後,我們就會步行走十公里左右,到市政府去討個說法。」

被當局酷刑致死的民選臨時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的女兒說:

薛健婉:「我爸!我不知道他過世之前到底是怎麼樣了,就是嘴巴打開合不上,胸部有破皮、有點瘀青;大拇指已經腫了,而且明顯變形了;鼻孔裡面都是血已經乾了;臉和身上的顏色都不一樣,也是發青發紫、黑的;檢查背部的時候,也有很多好像就被腳踢過或踩過那種傷痕;膝蓋瘀青破皮,一直到腳踝都是青、浮腫的。」

烏坎村民:「哪個人都怕死,但是面對死亡的時候你沒得選擇。但是死就死了,無所謂嘛,大家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我相信。」

烏坎村民:「我們自己要站崗,怕他們又進來打人,又進來抓人,輪流站崗。一有甚麼情況,那些小孩子嚇得都哭。」

村裡的學生也表示,他們已經無心上課。

烏坎村民:「小孩子全部停學,包括校車全部扣起來了。接我們村的校車也給政府扣了,要放出來的話學校開證明它還要罰款。」

海外民運人士湯志明表示,他們一都在密切地關注烏坎村民的抗爭。

海外民運人士湯志明:「我們也在向國外的政府、國際的一些組織去呼籲,希望他們能夠關注。」「想辦法讓國際上的一些組織首先是關注,在必要的時候採取干預。」

英國《每日電訊報》形容「烏坎村發生了極不尋常事件」。2萬人口公開反抗,中共完全失控,這是歷來首次。

《每日電訊報》記者馬克姆‧摩爾指出,儘管中國每年發生18萬起「群體性事件」,但是共產黨被迫「撤退」,還是前所未聞。

(新聞播放結束)

主持人:這個事件將如何發展?烏坎村民抗暴,路在何方?我們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熱線號碼參與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互動,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也可以通過愛博電視,不需要翻牆軟件就可以直接在線收看,愛博電視下載的網址是www.starp2p.com。今天現場的兩位嘉賓,一位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竹學葉博士,竹博士您好。

竹學葉:安娜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評論家陳破空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我們剛剛一開始跟大家看了一段這個事件大概的過程和背景,您能不能再給我們觀眾介紹一下事情的進展。

陳破空:我首先補充一句,這個烏坎事件是9月21日開始的,當時因為村民不同意村的支書或者共產黨的村主任把土地私相受售賣給開發商,村民憤起抗爭,現在已經近三個月了,所以11月21日有更大規模的抗議。

最近抗議的爆發是因為他們的村民代長薛錦波被中共的公安、惡警在獄中打死了所引起的,最近的情況是村民為薛錦波舉行了盛大的追悼會,出席追悼會的人有7千人,全縣群情激憤,氣氛非常的悲壯,連一個共產黨的高級領導人死了他們恐怕都沒有這麼多人出席追悼會,而且烏坎村民今天所表現的意志是絕不跟政府妥協。

另外烏坎村民也號召全國人民12月21日,就他們抗暴三個月的時候到北京去為烏坎人民請願,他們也呼籲在外地的烏坎民眾為當地的烏坎民眾請願,呼籲不能看著家鄉的父老鄉親被活活的餓死。

主持人:我們看這次事件有很多視頻流傳出來,因為還有一些境外的媒體到中國,到了烏坎村把一些東西發出來,當然還有一些個人發出來的錄像,那我剛才已經看到一些,竹博士您看到這些之後,看到這個事件您有什麼感受嗎?

竹學葉:我覺得最大的感受就是,整個村所有的村民在這件事情上是團結一致的,我們知道中國老百姓一般來說,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願意和所謂的政府對抗。大家經過幾十年也都知道,中共政府對待老百姓手段之狠,或者手段之卑劣那是難以形容,但是到了今天這麼一個全村將近2萬男女老少都行動起來,而且非常一致站在一起的一個抗暴團體浮現出來。

所以我覺得具體的細節我想報導可能很多,但是我們不難想像老百姓已經把自己的生命,已經放到了危險的一個狀態當中,不逼到這一步是不會這樣做的。所以我想和其它的地區,之前幾年尤其土地拆遷或者土地的私下售賣造成這種群體事件,這一次給人印象是最為激烈,也說最為悲壯,老百姓團結的也最為堅決,所以我想也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矛盾的激化也是前所未有的。

主持人:我們剛剛看到影片裡面,村民就講我們都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您覺得跟其它地方發生的這種群體事件也好,或者說老百姓對官方的抗暴事件也好他這一次有什麼特點嗎?

陳破空:對,中國每年都發生十幾萬起、或二、三十萬起的所謂群體事件,群體事件是中共官方的定義,實際上是民眾抗爭事件,這次在廣東汕尾陸豐烏坎村的村民,他們是前所未有的公民意識的覺醒,我們為他們的公民意識覺醒感到非常振奮,首先他們在這次抗暴中是成立了他們自己的組織,比如說:成立了臨時村民代長理事會,還成立了婦女聯合會,這是一個。

另外他們更進一步打出了一個口號,他不僅僅是反本村的腐敗,他們反獨裁,直指制度,而且他們表態的非常勇敢,當這些大批的公安、武警,一千多個武警荷槍實彈對他們發動進攻的時候,他們改用自己土製的武器趕走這些公安、武警,公安、武警用催淚彈和高壓水也沒有壓制他們,結果他們的村民在村口設路障,用樹枝、樹頭設路障,防止警察的進犯,而警察只好退後離五百米也設自己的路障。警察最後還被迫採取下策,就是搞所謂斷水、斷電、斷糧,這種卑賤的手法,他們用這種明顯違法的手段來對付這些村民,村民的勇敢精神與政府對抗的精神,而且全村男女老幼結成一塊。

就像前一段時間一個作家余華說的,中國人每個人是根筷子,這是分散的沒有力量,但是一旦筷子擰成一把它就非常有力量,這次烏坎村的民眾就顯示了筷子擰成一把的力量,所以他們的公民意識覺醒,應該說明超乎外界想像的,而就這樣一個公民意識覺醒的社會,仍然是受一黨專政的控制,受貪官污吏的制約,這是中國當代的一個荒誕劇。

主持人:那有人說這一次和以往非常不一樣,他們不但趕走了這些警察,而且還趕走了村裡所有的黨政官員。尤其是在他們村做了30年的黨支書,讓這2萬人的漁村成為一個,第一次在一百多天沒有共產黨管制的這麼一片土地,您覺得這是不是一個很大的特點呢?

竹學葉:我覺得其實人們很容易想像,如果沒有這些貪官,沒有中共的這些官員在裡邊為非作歹,其實中國各處都是肯定是平安無事的,那麼正是由於這些貪官污吏在中共政權之下,他可以胡作非為,也不受限制,所以造成了種種不平等或者是民眾之間的恩恩怨怨啊,民眾和政府之間的這種紛爭啊!

其實完全是由於共產黨這些基層幹部,在長期幾十年裡邊這麼不斷地運動,不斷地整人,不斷地利用權力去牟取自己的利益,才造成今天這樣一個局面。也可以這麼講,就是共產黨它實際上也真是低估了這些平民百姓抗爭的力量。

如果比如說地方官員他要知道民眾反映是這麼樣一個狀態,他很有可能他會去想一些別的辦法,提早就會壓下去,就像當年江澤民一直很邪惡的提出所謂「把一切不穩定狀態消滅在萌芽狀態」。

那麼像這個村子這樣一個情況,顯然已經是摀不住罩不住了,逐步逐步升級,也就是說共產黨它把老百姓的底線已經遠遠的打破了,它也真的沒有考慮像古人所說的「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也可以看出就是中共的政權已經到危險至極的時候,它仍然不能夠回頭,仍然不能罷手,對老百姓的這種欺詐還是好像一直這麼越來越狠,所以我想它這個事件不僅是表現老百姓的團結,也可以表現中共在這個幾十年的政權統治之後,走到了窮途末路的一個狀態。

主持人:剛才您談到就是越來越危險,這一次有很多在中國大陸的這些民眾,他們也知道了這些消息,那他們的反應還有海外的這種反應是什麼樣呢?

竹學葉:我覺得國內的反應從網上已經看到,相關的消息已經是不能發出來了,但是在封鎖之前這個消息實際上是傳遍全國的,所以已經知道烏坎人要呼籲全國的人在指定的時間,剛才陳教授講了就是在21日要到中共的首府去所謂的請願。

海外實際上也都已經知道了,像剛才提到的一些國際媒體,實際上也採訪了好多天了,那麼西方的媒體通過這樣的一個報導其實西方的政界、民眾已經是很清楚。也就是說中共對待這樣一個民眾,它採取這樣一個公開的武力對待的狀態,也是暴露在世界光天化日之下,所以我想中共它想在這種情況下要想掩蓋它這種醜惡也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那我看在這個事件之中,其實中共它也用了緩兵之計,比如說它說你們派代表來跟我們來談判,我們可以去協商,但是這個代表,就是這位薛錦波他被帶走之後,2天就已經死亡了,而且剛才我們在一開始的錄像看到,官方說他是死於心臟病,而他的女兒在陳述的時候,我們看到有很多細節,您相信他是死於心臟病嗎?

陳破空:首先他們在村民派出代表跟政府談判的時候,抓捕這些代表,把這些代表關押起來,是比土匪還不如的行徑,證明這個政府就是一個土匪和流氓政府,因為即便是土匪談判也還有個章法,互相不會去抓捕對方談判使者,甚至古代交兵說不殺來使。所以這個政府抓人家的談判代表,說是談判,卻把談判代表扣下來關進派出所,這首先是一個非常不齒於人類的這麼一個手法。

第二就是我們中國人都非常清楚,一旦被抓進派出所,那就是看著中國政府怎麼收拾你,就是中共的這些惡警,這些所謂的公安,這些政府,他們會授意怎麼收拾。

要麼就是用惡警出馬一頓暴打,要嘛就是讓那些犯人中的牢頭獄霸,暗中指使他們下毒手,輕則就是給你一個教訓,看你還敢不敢鬧事;重的話就是打死拉倒。所以薛錦波肯定就是這樣,他是12月9日被抓進去的,12月11日就死了,一個42歲的壯漢,年紀輕輕,身體健康,一個壯漢2天之內就死了,而當局所說的話根本就不可信,說是心臟病復發,而他們的家屬都知道他沒有心臟病,而他們的家屬看了屍體,發現他的身體上到處是傷痕,臉上、手上、身體都是傷痕,這明明是酷刑的結果,或者是暴打的結果。

所以這個很明顯的原因就是他是被當局折磨致死的,是當局謀殺的,是共產黨的地方政府又添了一條謀殺罪。而在這個時候我們看到了一條內部消息,中共廣東省的公安廳的一個副廳長趕到當地,對這些維穩警察講:說你們幹得好,你們不用擔心,不要有負擔,說打死了就算了,說這是要給他顏色看的,是要給他殺一儆百。他當場拍版,找一個原因,就說心源性疾病猝發而死的,就這麼找個疾病,他找這個疾病還有好處,就是說告訴那些老百姓,你只要敢帶頭鬧事,你也可能隨時心源性疾病復發而猝死,這是一個。

另外也有警察對老百姓這麼講,說我們的上級已經講了,說你們還想清算,15年之內你們都清算不了,只要共產黨政權安穩,你們不要作你們的民主夢,誰敢鬧事,抓誰,誰敢鬧事,誰就是死。甚至說薛錦波就是下場,所以薛錦波的死是被中共貪官和惡警打死的,這是毫無疑問的。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烏坎村民抗暴,路在何方?」那麼這個事件將如何解決?將會怎樣發展?烏坎的村民如何能夠被救?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和我們討論,那我們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加州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陳破空教授好,竹學葉博士好,今晚話題是「烏坎村民抗議,抗議何路?」,就是路在何方?那麼我說根本就沒有什麼路,因為他們再怎麼對,那個中南海當局跟地方政府再怎麼錯,當局也絕對不會給他們活路的,所以說就誠如你們所說的,剛剛講那個中共它那個真面目,幾乎每一集都在講。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司馬女士的電話,司馬女士您好。

司馬女士:謝謝你接電話,我見到烏坎村這個消息,讓我喘了一口大氣,我天天看你們的消息,我看見人自焚,屋子被扒了,而人沒有辦法,財產沒有了,也沒有辦法,只有自己燒自己,只有自殘的,那是我們的一個弱點,所有北方的人很可憐,我們都是從屋頂上燒了火,一團團滾下來,那樣子中共不會同情的,我很讚美烏坎村的勇士,他們像革命黨一樣那麼可愛,些年輕人懂得把村子把守起來,拿著棍子去對著他們的砲,這樣子去把這些惡棍給趕走了,我覺得他們是太有腦筋了,因為他們已經站在生死存亡的這一個線上了。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烏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上)

視頻:【熱點互動】烏坎村民抗暴 路在何方?(下)

評論
2011-12-19 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