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為烏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淚水

廖祖笙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2月24日訊】因地方當局「偷賣土地」引發的烏坎事件,在經歷了3個月的風風雨雨之後,總算是 初顯風停雨歇的跡象,官民雙方都做了讓步,烏坎村取消了原定於週三的示威遊行,廣東省成立工作組介入處理,省委副書記朱明國表示村民的要求合理,「無論涉及哪 一級的官員,都會查辦」。

烏坎村代表林祖鑾對官方的答覆感到滿意,表示這還不是一個勝利,但是一個勝利的 開端。在外電中讀及這段報導,我感慨不已。這個「勝利的開端」,來得如此的不易 ,已經付出了鮮血和生命的代價。我的內心為烏坎淌下了感同身受的淚水,我的眼角 再也閃爍不出一朵淚花。

烏坎的萬眾一心、不屈不撓,決定了當局在這個觸犯眾怒的惡性事件中,必須給出一 個可以服眾的說法,拖延不是辦法,驅使大量警察和武警去圍困手無寸鐵的村民,更 不是辦法。不論這一事件的最終走向如何,烏坎其實並無「勝利」可言,烏坎在事實 上已定格為永遠的輸家。

任何原本鮮活的生命都是無可複製的。但願烏坎的「兩死三殘」,最後不會又不了了 之,或又以「自殺」、「自殘」強行做結。要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在「和諧社會」 是這般的艱難,付出的代價是如此的慘重。國人即使是在法律允許的路線內行走,也 常會是一寸前行一灘血。

建議烏坎為魂歸天國的烈士築造一個紀念碑,讓村裡的子孫後代,永遠不要忘記這段 黑暗的歷史。建議烏坎的村民集體承擔烈士遺屬和傷殘者的生活費用,不要讓英雄流 血又流淚。在這個官府日趨明顯異化成吃人野獸的年月,人和人之間,往往剩下的也 就是百姓間的惺惺相惜。

烏坎「只想拿番田地,有田耕,有飯食」,結果「兩死三殘」,「成條村被包圍」,幾千人下跪哀求當局釋放被非法抓捕的村民代表,喊聲中有哭聲,催人淚下……把下 跪的屈辱悄悄抹去吧,不屈的烏坎,英雄的烏坎。在這個異常漫長的黑夜,被強加了 屈辱的何止是一個村子?

不只是我的內心為烏坎淌下了感同身受的淚水,長期遭到劫持的祖國,同樣在為烏坎 人而哭泣。不只是烏坎人過的是一種沒有尊嚴的生活,大江南北的老老少少,十之八 九同樣是在憋屈中屈辱度日。那些日復一日去圍困烏坎的警察和武警,又何嚐真正享 有了能免於屈辱的生活?

這時節的「首善之都」,無疑是天寒地凍,折膠墮指。有些為著追尋公道的訪民,已 經在往年的大雪紛飛中永遠地離開了這個悲慘世界;有些則被羅織了莫須有的罪名, 在與世隔絕中度日如年;部份露宿的冤民,在饑凍交切中望眼欲穿,但也還是等不來 「一個勝利的開端」……

烏坎是不幸的,但同時又是有幸的,最起碼盼來了一個自認為「勝利的開端」,最起 碼這個村子在風雨如磐中,還能共同進退,而沒有成為聽任暴政魚肉的一盤散沙。烏 坎事件再次印證了可悲的現實:在這個滿目荒蕪的季節,要爭回你的權益,就要鬧, 而且要把事情鬧得夠大。

在一個已然淪陷的國度,真正能讓你拿回權益和尊嚴的,不是法律,不是一貫自我標 榜「為人民服務」的黨和政府,而是在惡勢力面前的眾志成城,以及不屈不撓的堅持 鬥爭,烏坎的這次風雨歷程,再次可悲地證實了這一點。國人生不逢時,竟然降生在 了這樣的「法治國家」。

雖然遲到的正義不是正義,但廣東省方面在此事件中總算給出了善意的回應,不管怎 麼說還是難得的,而且是值得讚許和肯定的。烏坎在一定程度上彰顯了暮色的濃黑, 倘使你的眼角還能有淚,請將感同身受的淚花放飛。國人在哭著烏坎的同時,何嚐不 是在為我們自己而哭泣?

寫於2011年12月23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 「偉光 正」與絕人之後的惡魔連袂共舞第1986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斷網、斷電視 287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 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黨國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 關非法剝奪!)

(責任編輯﹕海蓮)

評論
2011-12-24 3: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