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佛光下的昂山素季與緬甸

繼承父親帶領緬甸走向獨立的遺願,昂山素季為「統一自由」的緬甸而奮鬥,成為緬甸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化身。(AFP)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2月04日訊】編者按:緬甸「國父」昂山將軍曾發表演講:「統一自由的緬甸常在我夢中飛翔……」半個多世紀過去,緬甸仍在獨裁軍政府的掌控中。近期,緬甸新總統吳登盛會晤反對派領袖、釋放政治犯、開放網絡、承諾舉行大選等民主舉措,引國際社會關注。

1988年8月26日,昂山素季在仰光瑞光大金塔發表第一次政治演說,人們後來回憶說:「當時就覺得她已經與背後的瑞光塔融為一體,成為我們國家的象徵。」

緬甸死結原本是三大勢力鼎立,現在向以二抗一轉移:所有民主力量和所有非緬族原住民力量,大有聯合對抗緬甸獨裁軍政權及中共幫凶之勢。

11月30日至12月2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訪問緬甸。此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與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季通話後,宣佈派遣希拉里訪問緬甸計劃時表示,緬甸近來「出現一些進步」。這是近50年來緬甸和美國首次高層互動,也是美國高調返回亞太的舉措之一。

緬甸走向民主 國際支持

聯合國表示支持東盟選擇緬甸擔任2014年的輪值主席國的決定帶動了日本、東盟等國的支持浪潮。緬甸新總統吳登盛表示,希望緬甸早日走出國際孤立狀態。

緬甸的政治變革始於去年3月,原軍事將領吳登盛在軍政府支持下上台,11月宣佈舉行「大選」,但卻有法律阻止昂山素季等人參選,昂山素季的政黨全國民主聯盟(民盟)為此抵制選舉,後被下令解散。此選舉曾被西方國家指責為一場欺騙。不過,最近緬甸修正了該項法律。

民盟18日投票,一致決定重新進行政黨登記並參加選舉。昂山素季正式表態,預計會在年底舉行的緬甸議會補選中競選議員。

民主或存變數 國際社會觀察

國際社會雖然紛紛表示讚許和支持,但也持謹慎態度。美國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羅德茲(Ben Rhodes)22日表示,希拉里計劃下週前往緬甸訪問,但現在還不是放寬對緬甸制裁的時候。

聯合國大會21日的緬甸決議案強調,目前緬甸民主雖然有些進展,但仍存在「對人權及基本自由的系統性侵犯」,如緬甸當局「任意拘留、強制失蹤、性侵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虐待及殘酷,不人道或羞辱人格對待」,也關切克倫族(Karen)等少數民族所遭受的對待。

緬甸民眾也心存疑慮。「這是開始朝西看的緬甸獨裁將軍們在投石問路——看看西方會不會善意反應,繼而取消制裁政策。」緬甸聯邦欽族老革命薩萊‧吉普(Salai Kipp)認為:「昂山素季與登盛政府會談是接二連三,她喜不自勝地老說有進展、本人很樂觀——但雙方到底談論了什麼值得如此樂觀?……雙方卻秘而不宣。」

「我們擔憂昂山素季上緬甸獨裁將軍們與無恥政客們的當——被利用了!」「昂山素季是真誠、純良、充滿智慧的諾貝爾和平獎女性得主——在這大千世界混沌塵世,她不知該怎樣與狼共舞。」

軍政府掌權 各地武裝「割據」

緬甸民眾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緬甸歷屆政府都是原軍方將領脫下軍裝組成「文職政府」。自從1948年擺脫英國殖民統治的枷鎖宣告獨立,成立「緬甸聯邦共和國」後,緬甸就開始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軍人獨裁統治。

從軍方領袖吳奈溫到丹瑞,軍隊全面控制了緬甸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甚至現役軍人還擔任政府要員。

緬甸還是個民族繁多的國家,政府自稱有135個民族。

少數民族超過全國人口的三分之一,居住區域占緬甸國土面積的一半。十多個較大的少數民族都組建了本民族武裝與以緬族為主的中央政府對抗。

緬甸少數民族武裝數量之多,與政府對抗之激烈,持續時間之長,在東南亞獨一無二,世界上也罕見。

緬甸華人貌強表示,緬甸三分鼎立,軍政府、民主力量、各族人民力量,誰也吃不掉誰。

長期的軍政權統治,使緬甸由東南亞繁榮富裕之佛國,淪為世界最窮國之一。

緬甸半個多世紀未圓之夢

上世紀40年代帶領緬甸走向獨立、被譽為「國父」的昂山將軍1947年2月11日在彬龍會議上演講:「統一自由的緬甸常在我夢中飛翔,在這裡的所有聚會者也都有同樣的夢想。

「我們緬甸有很多原住民,如克倫族、克欽族、撣族、欽族、緬族等等。如果分開,聯邦就會撕裂了,我們大家都會受苦受難。讓我們共處合作。」

彬龍會議奠定了緬甸各邦聯合治國的基礎。然而,7月19日,昂山將軍與其他領導被暗殺,留下未竟的遺願。

60多年後的今天,昂山將軍的女兒昂山素季還在為這個「統一自由」的緬甸奮鬥,成為緬甸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化身。

聯合各派 昂山繼承父志

據清邁大學教授、流亡美國的緬甸聯邦民族聯合政府的前顧問溫博士(Prof. Dr. Win)介紹,緬甸死結原本是三大勢力鼎立,現在向以二抗一轉移:所有民主力量和所有非緬族原住民力量,大有聯合對抗緬甸獨裁將軍們與其幫凶之勢。

他說,緬王們當年征服撣邦、若開邦、孟邦等四周鄰國,合併為當今緬甸疆土;如今獨裁將軍們以捍衛主權與領土完整、防止分裂、安定團結為藉口,仍然認為軍隊掌權乃天經地義。和解就是同化其他民族。

而非緬族眾原住民和聯邦主義緬族人認為,緬甸聯邦是多民族合眾國,是未獨立前的克倫尼國、撣眾邦、欽區、克倫區、孟區、若開區、緬區等前英屬眾殖民區與保護國,遵循1947年成型的彬龍協議的平等原則。

聯邦主義緬族人和非緬族原住民是昂山將軍也是昂山素季的忠實追隨者。

昂山素季呼籲召開第二彬龍會議,不僅是要完成父親未完成的事業,也擬為生活在邊區的各邦非緬族原住民,奠定安全環境與經濟基礎,所有非緬族原住民深受感動,願和她同甘共苦、盡力奮鬥。◇

本文轉自252期【新紀元週刊】「專題新聞」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54/10149.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

佛光下的昂山素季
文 ◎ 孫芸


昂山素季沒有權力、沒有金錢、沒有官銜,卻擁有了緬甸人民的心。(AFP)


「我從不憎恨軟禁我的人」,被囚禁20多年的緬甸反對黨領袖昂山素季說。

這位表面弱不禁風的女子以和平方式跟蠻橫獨裁的軍政府周旋多年,卻從不見凶悍強硬,依舊髻端插花,談吐優雅,溫柔委婉,她強大的內心力量從何而來?

參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廢

昂山素季兩歲失去父親,從小隨著母親在外國生活,長大後獲得牛津大學的哲學、政治學、經濟學學士等學位,畢業後留校任職,並任職於聯合國等處。1972年,昂山素季與英國學者、牛津大學教授邁克‧阿里斯(Michael Aris)結婚,相夫教子,在國外共生活了28年。

一個偶然的機會,她回國探母,正逢緬甸人民反抗軍政府殘暴和腐敗的統治。當她看見緬甸軍隊向自己的人民開槍,比當年的英國殖民者和日本軍隊還要不如。憤怒之下,她站了出來。從此跟丈夫和兩個兒子天各一方。

「我不能對祖國所發生的一切視若無睹。」1988年8月26日,仰光近百萬群眾在瑞德貢大金塔西門外廣場集會,昂山素季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民眾發表演說。緬甸人民發現,他們盼望已久的領袖誕生了。

從那一刻起,昂山素季不再是一名旁觀者:「我參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廢。」

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季組建了政黨——緬甸全國民主聯盟(民盟),並出任總書記。民盟很快發展壯大,成為全緬最大的反對黨。

追求民主 20多年囚禁

1989年7月20日,軍政府以煽動騷亂為罪名對昂山素季實行軟禁,她拒絕了將她驅逐出境而獲自由的條件。1990年5月緬甸舉行大選,昂山素季的「民盟」贏得絕對優勢。她應該能夠成為國家總理,但軍政府不承認大選結果,宣佈民盟為非法組織,繼續監禁昂山素季。

1991年,昂山素季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她無法親自前往挪威領獎,讓兒子代替自己發表了答詞。這份答詞引述昂山素季的名言:「在緬甸追求民主,是一國民作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與平等的成員,過一種充實全面、富有意義的生活的鬥爭。它是永不停止的人類努力的一部份,以此證明人的精神能夠超越他自然屬性的瑕疵。」

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再次被釋放。在過去的歲月中,昂山素季被逮捕,被釋放,被軟禁,再被釋放。據統計,昂山素季在過去22年中竟然有15年被囚。

擁有了緬甸人民的心

為了獲得民主權力,她不肯離開緬甸。

丈夫來探親,被禁止入境。丈夫在英國去世,軍政權催促她去英國,與兩個兒子團聚,她選擇留下。昂山素季知道,一旦離開祖國,就再也不能回來。她在日記中寫道:「我家庭的分離,是我爭取一個自由緬甸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之一。」

對緬甸人民而言,昂山素季是他們脫離高壓軍事統治的希望。自此,昂山素季這個外表柔弱、身材單薄的女子,成為軍政府最頭疼的人物。她沒有權力、沒有金錢、沒有官銜,卻擁有了緬甸人民的心。

沒有了恨 就有力量

這位被譽為「亞洲最美麗的女人」從未有過恨。當年軍政府拒絕她丈夫入境,事隔十多年仍憤怒?她搖搖頭告訴《壹週刊》說:「我沒有憤怒,但很傷心,在他末期的日子,我連信也不能寄給他一封。」以她柔弱嬌美的身軀,如何有這麼大力量撐起緬甸千萬人對民主的渴望?

佛教是緬甸的國教,將近90%的人信仰佛教。

探索昂山素季的人生歷程,可以看出她的精神植根於東方傳統佛教,這是緬甸文化的基礎。出生在「佛教之國」的緬甸,昂山素季血液裡浸透了佛教的因果論和慈悲觀。昂山素季的一篇著名散文《佛陀樹下最清涼》,系統地表達了她的世界觀、倫理觀和政治觀。

她追求的是一種遵從佛陀教導的人生,相信因果律:「我是佛教徒,我相信因果律,因此『命運』對我不是那麼重要。因果意味著行動。你創造你自己的因果律。如果說我相信命運,它就是我為自己創造的。這就是佛教徒的方式。」「沒有人超越因果律,無論他們多麼無法無天。他們可以超越人間法律,但無法超越因果律。」

慈悲常在 恐懼消散

她強調慈悲的意義:「慈悲是我們大家在這個世界上都需要擁有的東西。」「要克服自己的恐懼,你首先要對他人表現出仁慈。一旦你開始以仁慈、善意和理解來對待他人,你的恐懼就消散了。」而「仁慈和智慧必須相互平衡」,這樣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她還期待符合佛教精神的政府。在《追求民主》一文中,昂山素季談到:「統治者必須遵從佛陀的教誨。這些教誨的中心是真理、正義和仁愛的觀念。緬甸人民在他們的鬥爭中所尋求的,正是建立在這些品質之上的政府。」

美得令人肅然起敬

此外,啟發昂山素季精神靈感的還有印度的國父甘地,出身名門的她一直在倡導非暴力反抗,暴力或許最有效,但那不是和軍政府一樣了嗎?她開始全國行走,號召群眾,要求緬甸當局進行民主改革,舉行大選。長在西方的她也崇尚西方的民主自由理念,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啟發她持續地追求平等自由。

有評論說,她的美並不是因為她長得好看,天生麗質,而是因為她內在的氣質,堅定自信、謙虛跟溫和。人們看到她,總是非常感動,她在群眾集會中,低頭微笑,甚至有一回,她面對冷漠地舉著槍的軍警,仍然保持著她一貫那種溫婉的狀態。美得令人肅然起敬。

1988年8月26日,昂山素季在仰光的瑞光大金塔發表第一次政治演說,人們後來回憶說:「當時就覺得她已經與背後的瑞光塔融為一體,成為我們國家的象徵。」◇

本文轉自252期【新紀元週刊】「專題新聞」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54/10150.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

緬甸變革 中共無奈失控
文 ◎ 孫芸


敘述昂山素季故事的電影《The Lady》,主角國際影星楊紫瓊遭緬甸政府列為入境黑名單。中共與其步調一致,在中國封殺這部影片。(AFP)


長期以來,緬甸軍政府因為殘暴對待民眾,而被國際社會孤立和制裁。但北京政府因緬甸的天然資源豐富,又是能源通道,一直跟緬甸軍政府關係密切。近期緬甸出現重大變革,若真正走向民主,中共將會失去對緬甸的控制力。

緬甸占亞太區重要戰略位置

緬甸地處中國西南,西南部大部陸地伸向孟加拉灣,直通印度洋腹地。中共之前與緬甸軍事政權發展密切關係,把緬甸當成中國接近馬六甲海峽的一處「衛星國」,以圖控制馬六甲。中國有60%以上的能源、貨物經馬六甲進出印度洋。

中國近八成的石油需要從中東進口,這樣在波斯灣—阿拉伯海—北印度洋—保克海峽—馬六甲海峽—南海—中國沿海地區等一線形成了「中國海上生命線」,其中馬六甲是「中國海上生命線」最重要的一環。

由於緬甸在亞太地區佔有舉足輕重地位,中共一直從政治、軍事和外交上支持緬甸軍政府。

譬如,2007年9月緬甸曾爆發「袈裟革命」,軍政府暴力鎮壓,遭到美國、歐盟及澳大利亞、日本等國強烈譴責。在聯合國內,美、英、法提出嚴厲制裁議案,但由於中國和俄國的反對而流產。中共成為這些獨裁小國的最大保護傘。

經濟上,中共不僅為緬甸軍政府提供大量無償外援,而且投入大量資金,用以建造新的道路橋樑、電力廠等工程,並提供大量軍火。中共還投資15億美元,建立高科技電子監控和作戰網絡系統,與緬甸共同監視緬甸克倫族、華族和佤族等;並監視經過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的、包括美國戰艦在內的所有船隻。

備受國際孤立和制裁的緬甸軍政府,幾十年來,也與中共當局互為依存,經常被說成中共的附屬國。它給中方的是石油、天然氣、寶石和木材,並在中緬兩國間修建了全長2,380公里的石油天然氣管道。

中共與緬甸軍政府步調一致

在日前的東亞峰會上,中共原本不願提出南海議題,一直堅持雙邊會談解決領海爭端問題,但在美國率先表態下,18個東盟國家領導人,除了緬甸和柬埔寨,全都在會上提出南中國海問題。而緬甸不存在南海問題,卻也支持中共。

此外,主演電影《The Lady》的國際影星楊紫瓊,據報導,遭到緬甸政府將其列入入境黑名單,永不允許再進入緬甸。中共與其步調一致,近日在中國封殺這部影片,甚至連該電影的片花和預告片都被禁止。中國人連一個電影鏡頭都還沒有看過,封殺的宣傳卻已充滿網絡。

這部《The Lady》是描寫緬甸民主運動領袖昂山素季帶領民眾進行非暴力民主革命的故事。內容簡單清晰。也許中共覺得,這部電影的任何一個鏡頭都不能讓中國人看見,哪怕是一絲一毫都有可能喚醒今天的中國人。所以連預告片都不給國人機會看到。

不過,有大陸網民說,無論用怎樣的手段封殺,無論這樣的手段多麼荒謬,這在中共看來並不重要。關鍵是別讓它欺騙著的中國人看到,別讓它的脆弱小命被這個真實給解體了。這才是它所關心的。

因而,中共的所謂強大,與緬甸軍政府一樣,竟然也懼怕這位纖瘦女子,可見內心之虛弱和恐懼。

緬甸欲走出中共陰影

不過,儘管是否真正走上民主路尚不明朗,政論家陳破空認為,至少緬甸新政府已經意識到跟中共綁在一起只會讓國際孤立,若走進國際社會就必須走出中共陰影,當他發現自己跟中共綁在一起時,不僅在國際上孤立,就連在東南亞也是孤立的。

緬甸政府也意識到中共所謂的經濟援助,實際上是掠奪,把資源大量地運到中國。跟中共這種合作沒有什麼出路,必須回歸國際社會。

今年9月30日,新政府突然宣佈暫停興建總值36億美元的伊洛瓦底江水力發電廠密松大壩(Myitsone Dam)。密松大壩如同中國的三峽大壩,是由緬甸軍方多年的盟友中共當局出資,建成後90%電力將輸往中國,而已完成投資20餘億美元可能打了水漂。

中共正失去對緬甸的控制力

緬甸現在徹底與中共破裂了,一位持有緬甸身份的華人楊才生對《新紀元》表示,在緬甸國內,甚至出現排華現象,持有緬甸身份證的華人,緬甸身份證都要沒收,戶口要被銷戶,從今以後再不能辦理了,只能給一個暫住證。

他說,緬甸目前與美國走得很近。以前在緬甸軍政府時期,在泰國境內的緬甸難民多達十幾萬人。一旦緬甸民主化了,昂山素季當政,這些人就可以返回家園。

泰國華人程為民始終認為,緬甸遲早會走向歐美的民主體制,在88年軍政府血腥鎮壓下,流亡歐美等其他國家的緬甸青年多達數十萬,這些人目前已成為壯年人,他們將為緬甸新政府提供很大支持,他們的思想更接近歐美民主,而肯定不會接受中共這種獨裁思想和體制。將來緬甸與中共的關係將越走越遠。

顯然,緬甸若真正走向民主,中共會失去對緬甸的控制力。新唐人電視台特約評論員竹學葉博士認為,這對於中共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因為支持它的爪牙越少,那它倒下去可能性就越大。◇

(本文轉自252期【新紀元週刊】《專題新聞》欄目,(本文轉自252期【新紀元週刊】「專題新聞」欄目,共有三篇文章。發表時標題有修改)
http://mag.epochtimes.com/b5/254/10151.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1-12-04 8: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